小雪又嫩又紧的|军人回家不停做

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一章

晚风送爽,可算把浑身的火锅味给吹没了。

吃过晚饭,宋轻云和杜景景在护城河边慢慢走着。

夏雨天酒入愁肠,喝得有点醉。抢在晚饭结束之前跳上一辆人力三轮车上,逃单走了。

月亮升起来,很亮,河水微波粼粼。

杜景景欲言又止半天,才道:“宋轻云,我爸爸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说你妈妈找过他。”

“哦。”宋轻云心中一紧,感到不安:“怎么了?”

杜景景颤声道:“我爸质问我跟你是怎么回事,宋轻云,我需要一个解释。你今天帮了我,我很感激。但是,那事……我无法接受。”

宋轻云故意哈一声:“你说的是我们恋爱的事啊,先前银行里闹起来的时候,我妈正好在外面,都看到了听到了。其实,这事我是想帮黄二娃和关丽,只能委屈你了。”

他便把关丽房子的事详细跟杜景景说了。

杜景景恍然大悟,道:“黄明和关丽能够走到今天真是不容易,能帮那是必须帮的,我愿意和你假扮恋人关系。等到房子过户之后,到一定时间我们再去转户。”

“真是一个好心肠的姑娘。”宋轻云:“我代表黄明两口子感谢你。”

杜景景温柔地说:“黄叔人很好的,我去村里的时候他还请我吃过几次饭,自然是要帮他们家的。”

宋轻云见她答应帮自己骗太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促狭心起:“景景,既然咱们是恋人关系,我能牵你的手吗?”

说罢,就做势要去拉。

杜景景低呼一声,急忙跳开:“宋轻云,不好乱开玩笑的,我走了。”

说罢,转身就跑了。

她也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了,但但保持着心中的一分纯洁。说她笨也好,说她简单直接也好,此刻的她在前面竟然少女跳似地跑开。

宋轻云在背后喃喃道:“这么高个子,这么长的腿,少女跳她不协调啊!”

杜景景下班过来吃火锅之前已经换上一身碎花长裙,在晚风中,裙子飘扬,宛若一朵空谷幽兰。

宋轻云的心突然蓬蓬地跳起来。

忽然,杜景景转过身来。

两人的眼睛在夜色中碰在一起。

杜景景脸更红,急忙把脸藏在河边那颗梅树下,装着去闻树上梅子的模样。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月光如水,透过树叶缝隙落到她的头上脸上,那么的美。

宋轻云痴了。

最近几年,国家发展快,但城市的基础设置建设却跟不上。每到上下班高峰期,即便是在W市这样的县城,道路还是堵得让人心中烦躁。

宋轻云每次回城,都不太愿意摸方向盘。今天去上班,他就是坐公共汽车的。

夜在月光和路灯灯光中近乎半透明,好凉快,他的心一片火热,感觉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索性腿儿着回家。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到家后,太后正坐在客厅里看手机。

见她抬起头,宋轻云为避免麻烦,率先说:“妈,你什么都别问,反正情况就是那么个情况,你看着办,对了,问你个事,咱们老家的房子你没有租出去吧?”

“没租出去的,我时不时要回去一趟,也得有个落脚的地方。”太后不明白儿子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怎么了?”

宋轻云:“我可能会调回老家去工作,房子没租出去就好。”

“回老家去工作?”

“对,在市委上班。”

宋轻云说,他大概会做姜部长的秘书,算是有了一个太平台。像咱们家这种情况吧,吃饭没问题,就算当一辈子二世祖,几代人也不会饿着。可是,人总是要做些事才能找到人生的价值。

我在红石村做第一书记,一年了,我让那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改变了整个村的面貌,改变了村里八百多村民的生活状态甚至人生。这是多么有趣又有意义的事业啊,我深深迷醉其中。

现在要回市里做部长的联络员,我市那么多市区县,那么多人,我的力量虽然微薄,但还是能够做点事的,我觉得我找到了喜欢的事物。

太后这才明白宋轻云上次跟自己打电话说的那句话的意义,她有点郁闷:“宋轻云,你竟然要调走,加上黄明,我在W市已经买了三套房了。还有,景景好不容易来W市上班,你却要调走,以后不是要两地分居吗?”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当天晚上宋轻云睡得很不安稳,他不停做梦。

梦见自己和杜景景结婚了生孩子了,梦见杜景景和太后吵架了,梦境太后和老杜闹得很不愉快。梦境自己骑着一辆浑身发响的破自行车,沿着坑坑洼洼的烂路从市里回W市看老婆孩子。路是那么的远,他踩得浑身大汗,腿疼得要命。

等到醒过来,天光已经大亮。

他在床上坐了半天,才想起小时候爸爸还在一座乡下小电站做工程师。那时候家里还穷,老爹每周都会回一次家,就骑着一辆破自行车。

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二章

阳教主的遗书中,前面一大部分,写的都是阳顶天检讨自己,因为勤修《乾坤大挪移》、又是个粗人,疏于与夫人交流感情,心中愧疚……

令看到的小昭和楚鹿人,也有些尴尬。

中间写了自己这么努力的原因——波斯总坛已经从其他渠道,收回了中土明教丢失的圣火令,下令要么中土教主神功大成才能去取回、要么必须重新尊总坛为主。

而当时蒙古人已经打下了波斯,阳顶天教中的高层,都认为明教已经在中原开枝散叶,波斯总坛既然降了鞑子,那他们万不能听从总坛之令!

甚至待到鞑子南下,明教也誓要周旋到底、不负华夏。

只是圣火令不能不取回,那就只有另一个路可以选,如此这般,阳顶天自然日日苦修,连娇妻都顾不上,而且……娇妻还有个青梅竹马的师兄!

最后阳顶天也写明,自己已经走火入魔、眼看要没,准备要发动机关、将成昆与自己困在一处。

不过在上面画了另一条密道,希望夫人看在往日的情分,持书离去,将这遗书交给二使、四法王、五散人……

上面有他对明教最后的安排——由谢逊任代教主,掌管《乾坤大挪移》,依旧以“取回圣火令”者,为新任教主,在此之前,谢逊代行教主之权责。

并且嘱咐明教众人,要光大明教、周旋胡虏,行善去恶、持正除奸……

可惜,阳顶天还没有困住成昆,便已经气绝身亡,而教主夫人愧疚之下,没有看到遗书,便自尽而死。

成昆却逃过一劫,没有被阳顶天困死!

从阳顶天的安排来看,当年谢逊也应该是文治武功、人品仗义,都无可挑剔的人杰,至少比杨逍更适合做教主。

然而因为成昆的报复,全家被杀的谢逊,直接成了个“疯子”,不仅没有看到先代教主的嘱托,而且为了报复成昆,四处乱杀人,令明教本就不佳的江湖声誉更落千丈,几乎成了武林公敌!

并且左右二使、诸位法王散人,乃至于教主亲卫的五行旗,也因为阳顶天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而相互不服,偌大明教、分裂开来。

占着光明顶的杨逍,又是个老渣男,将明教的人缘,经营的更差……

若是阳顶天在天之灵,看到眼下的一幕幕,怕是要死不瞑目!

“可惜,这遗书晚了三十年,早已经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楚鹿人又不是张无忌,不可能脑洞大开的觉得,这遗书还有什么遵守的价值。

让现在的狮王做代教主?

那还不如杨逍接着干呢……

当务之急,还是先看看这《乾坤大挪移》,自己能参悟到什么程度——楚鹿人觉得以自己的武学造诣,普通程度的领悟,肯定不在话下

文学

,主要是……能不能简化!

“咱们先出去,免得被杨大小姐和张贤弟堵到……我怕他们尴尬。”楚鹿人很有道理的说道。

小昭:……

不愧是楚大哥,这时候居然是怕小姐尴尬?

幸好楚鹿人想多了,杨不悔也没有邀请张无忌来自己的闺房,楚鹿人和小昭很顺利的从杨不悔的房间溜了出去。

之后小昭带着楚鹿人,来到了正常应该是客人休息的地方。

刚好看到了杨不悔和张无忌——看来杨不悔这是亲自将她无忌哥哥,带了过来。

“你怎么才刚来?”杨不悔皱眉看着小昭。

自己和无忌哥哥聊了很久,才带他过来,怎么小昭也刚刚过来?

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三章

“邪神·恐惧根源!!!”

天空再度昏暗了下来,那压抑低沉的气氛,便仿佛连空气都被从山谷的领域里被抽干。

骷髅铠甲覆盖着的巨大胳膊探了出来,白森森的骨爪仿佛抓开了天空。邪神以万钧之势从天边落下,扭曲的白骨盔甲覆盖了神结实强健的躯体,恶魔造型的骨盔包裹了它的透露。

【邪神·恐惧根源,攻击力4000】

“这样一来就结束了!”貘良高喊,“邪神!给我把那个家伙轰成粉碎!”

巨大的邪神高举起了胳膊,迈步时脚步沉重地轰进了地面。它巨硕的胳膊伸得笔直,锋利的骨爪划下时便像是在空气中撕裂出了一道白色的裂口。

貘良瞳孔收缩,屏住了呼吸。

也许,这一击真的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变数?

游宇的存在着实让他心神不宁。无论对方究竟是不是貘良猜想的那个存在,他都希望对方能在此退场。

只要消灭这个变数,这场打牌RPG还不是他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区区法老王、三幻神什么的,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给我消失吧!”貘良捏紧了拳头,面露狰狞。

“发动陷阱卡!”游宇扬起手。

“没用!”貘良抢着喊道,“陷阱对邪神是无效的!”

就好像只要喊得够快够想,他就能趁着游宇解说效果之前让邪神给他一拳捶死一样。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游宇续道:“陷阱卡‘水晶替身’!这张陷阱在对方怪兽直接攻击、且怪兽攻击力在我方生命值以

文学

上时才可发动。

我可以在场上攻击表示特殊召唤一只‘水晶替身’,其攻击力和我的生命值变为相同数值。”

再把你的力量借我一用了,海马社长!

没错这又双叒叕是海马社长的卡,被游宇从他的卡库里随手顺来的。

这东西阴起人来,有时属实能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陷阱效果激活,一位全身水晶构成、光辉璀璨的晶蓝色战士踏上到了游宇面前,双臂交叉,手腕处装载着锋锐的刃。

【水晶替身,攻击力2000】

“想靠这家伙苟延残喘吗?没有用!”貘良喝道,“邪神·恐惧根源的效果!只要它存在于场上,其他所有怪兽的攻击力减半!”

【水晶替身,攻击力2000→攻击力1000】

“将军。”貘良嘴角一勾,低沉一笑,“看起来是我多疑了,或许你确实只是个天赋异禀一些的决斗者罢了。

也许你比较特别,但也并没有那么特别……总之再见了,决斗王大人,给本大爷去炼狱深处无限徘徊吧!”

恐惧根源重新调整目标,这次锁定了游宇场上那身躯有如璀璨钻石般的水晶替身。

仅一击,无尽的神压随着那舞动的手臂降下,恐怖的冲击铺天盖地,那挥落的骨爪便有如带来了一场永不会醒来的终极噩梦。游宇的替身在接触的瞬间就被黑暗压成了粉碎,从场地上爆裂了开来。

“成功了。”貘良难掩眼中的兴奋。

他的心头大患,他唯一摸不透底细、让他成天茶不思饭不想的男人,终于被拿下了!

……几乎。

邪神缓缓收回拳头,肆虐的黑暗气流四下吹散开来,显露出了伫在后方的身形。

貘良瞳孔微缩,电光火石的刹那眼前一道残影闪过。那分明应已经灰飞烟灭的水晶替身冷不丁地冲出,宛如瞬移般绕开邪神、闪到了貘良身旁,手起刀落狠狠劈砍在了他的身上。

冰冷剧烈的痛楚贯透了他的身体。貘良摇摇晃晃,退了半步,惊愕地抬起头。

【貘良,LP3700→LP2700】

【游宇,LP2000】

“为什么!?”貘良惊愕不解。

“永续陷阱-灵魂障壁。只要我场上有怪兽存在,我方受到的战斗伤害就是0。”游宇道,“接着‘水晶替身’的另一个效果。它被战斗破坏时,对方会受到水晶替身攻击力数值的伤害。”

“……切。”貘良撇嘴,“难缠的家伙……那么再盖伏两张卡,回合结束了!”

又是两枚石板从他面前倒下,“轰隆”地砸在了地面上。

这个回合的攻击暂时是防御住了,但貘良场上仍有强大的邪神“恐惧根源”镇场。首先它有着神族强大的抗性,再加上其全场攻击力减半的能力,想靠蛮力打下去也相当有难度。

游宇分明能感觉到,现在的貘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太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