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合高HNP,还敢逃吗师尊

公共场合高HNP 第一章

我坐在公司的会议室里,看着手里的华侨证,还有三张结婚证书,我笑了起来。

春风得意不过如此。

跟赵蕊结婚,跟巢馨结婚,也只是在那边办了个仪式,没有大办。

文学

对于巢馨他们来说,能跟我结婚,已经是一种幸运了。

这个时候赵静雅跟魏颖进来了,我看着他们,我就说:“有没有信心把我们公司做到世界五百强?”

赵静雅说:“有点难度,但是,我相信十年之后,我们林友生珠宝公司,一定是世界上最耀眼的珠宝公司。”

我点了点头,我说:“你们有信心就好,这样,我辞职之后,也不用担心你们没有干劲了。”

听到我的话,两个人都有些惊讶。

魏颖说:“你辞职?为什么?”

我笑着说:“太累了,想要休息休息,我出道这几年,每天都是朝五晚九,喝的昏天暗地,虽然赚了很多钱,却没有享受到人生的乐趣,人生就像是一场旅行,我已经错过了很多风景,以前是没有钱,不得已,现在有钱了,我没有理由不去享受我的人生。”

赵静雅说:“你说的可真直白,真不知道你怎么哄骗三个老婆到手里的。”

我笑了起来,我说:“大道至简,我明我心,花言巧语能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辈子,是不是?”

赵静雅看着我,他说:“真服你了,总是能给别人上课。”

我笑了笑,我说:“你要学的还很多,所以,以后坐在执行总裁这个位置上,多跟魏姐学学,他是老江湖。”

魏颖笑着说:“我不见得会教她,除非看她态度怎么了。”

赵静雅翻眼,她说:“我也不见得一定要跟你学。”

我笑着拍手,我说:“你们两个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要相处,如果你们一定想要过的很别扭的话,那就吵好了。”

魏颖看了赵静雅一眼,笑着说:“赵总,有事尽管吩咐。”

赵静雅也笑着说:“魏总多帮忙。”

两个人相互握手。

我点了点头,很满意。

这个时候李磊走进来了,他说:“你真的要辞职?你有没有搞错啊?我对这边人生地不熟的,人家做生意不鸟我的。”

我说:“报我林晨的名字,知道我的,多少都会给我点面子,不给我面子的,就收拾他好了,咱们现在不是无名小卒,手里掌握四家上市公司,手里还有很多小门面都可以上市,怕谁呢?就怕他们没能力跟我们斗到底。”

李磊立马说:“哎呀,你现在真是猖狂啊,以前没看出来啊。”

我微笑了一下,我说:“以前没资本,现在我有资本了,当然要猖狂了是不是?”

我说完三个人都笑起来了。

其实我也就是说说。

我做人还是很低调的,当然了,只要不是他们送上门来给我踩,我都无所谓的。

这个时候程欣走进来了,他说:“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噩耗。”

我说:“先说说噩耗吧。”

程欣认真地说:“唐利园自杀了,早上监狱发的公告。”

我笑着说:“那还真是个噩耗,要不要开瓶酒吊祭一下。”

所有人都笑起来,我早就知道唐利园这个人活不下去的,这种枭雄没办法接受一无所有,所以只要给他一把刀子,他自己就会死。

唐利园是所有老板之中,我唯一一个赶尽杀绝的人。

>因为我清楚,如果我不对他赶尽杀绝,他一定会找到机会报复我的。

而且,是不死不休的报复。

我贪恋我现在的生活,所以,我不愿意给他一丝苟延残喘的机会。

我说:“好消息呢?”

程欣说;“好消息就是,倪总诈骗罪名不成立,今天宣判了。”

我笑了笑,我说:“那这真是一个好消息啊。”

但是赵静雅跟我说:“他骂你不得好死,你还那么帮他?为什么呢?”

我说:“杀可杀之人,救可救之人,不为了倪鹤,也为了刘佳,这社会,就是一本人情账,是不是呢?”

所有人都笑了笑。

李磊说:“你可真是有办法,哄骗那么多女人,哎呀,不像我,嘴笨,马上四十岁了,连个老婆都没有。”

我笑着说:“你平时穿着拖鞋,背心衬衫,不修边幅,跟乞丐有什么区别?虽然我们都说要心灵美,也都说,每个人都是一本书,但是看到你的封面我都不想翻开,我怎么了解你啊?你们沿海省的人其实没必要那么朴素的。”

李磊立马笑起来,说;“难怪你每天都西装革履的,但是穿不惯啊。”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其他人都笑而不语的。

程欣拿出来一个文件给我签,他说:“咱们公司的收购案都完成了,基金会也成立了,下面,我们要做什么呢?”

我说:“教育,不管我们要做什么大事,不管我们的未来要发展成什么样子,教育一定是必不可少的,今年,我要建10所学校,援助100名乡村教师,并且,发展线上教育,这些投资不见得要有回报,但是,一定要对社会有贡献。”

魏颖笑着说:“我记得黄总是办教育学校的,他应该能帮忙。”

公共场合高HNP 第二章

别看当着商照夜在旁,此时的夏归玄眼里却只剩下殷筱如了。

如同殷筱如眼里也只有夏归玄一样。

刚刚的橘色如同虚假的橘色,没有人记得那匹被遗忘的马。

商照夜抱膝蹲在墙角,也在努力缩减自己的存在感,公主想南下这就最好的,别的还是不要随便说话,以免节外生枝对不对……

她也知道此时两人的情绪。

最能刺激男女心中情绪激荡的,“别离”至少可排前三甲。

虽然也就跟出差似的一两个月就回来了,本来不算什么,很正常……但谁都知道,这就是人类女总裁殷筱如和狐族公主殷筱如的分水岭。

夏归玄不会强迫她必须不变,一切在于她自己。

或许她还是二哈,或许不是了;或许会回来继续开她的饮料公司,或许留在神裔做族群领袖。这连她自己也不能预计,但无论如何,确确实实得去看一眼,该走怎样的人生路,总要做个选择,那是避不开的因果。

殷筱如选择在夏归玄“出差”的时候南下,也是故意挑了他不在旁边的时间,否则怕他忍不住出手干涉选择。所以一听说夏归玄要出去,她就想起了南下。

大家心知肚明,二哈不傻,夏归玄心里更如明镜一般。

耳畔仿佛又传来那一天的对话:“怕你现在如果不亲我,等你想亲的那一天,却已经不是现在的殷筱如了。”

“不管你做什么选择。”夏归玄轻轻俯首吻着她的唇,低声道:“只要不是被人夺了舍去,个人的选择那都还是你。我夏归玄一生起码变了三四次,现在还在变,那都还是我。”

殷筱如道:“是不是我变成什么样,在你眼中都是你喜欢的我?”

这话又开始了小狐狸的狡黠。

夏归玄从来没说过自己喜欢,这话却想坐实。

夏归玄如何听不出这点小话术,却只是笑笑:“是。”

小狐狸的眼波一下就变了,蒙蒙的,仿佛尽是水雾蕴藏其间。

口中却道:“果然壮阳药就是该给你用的,到了现在还说这些。”

夏归玄将她横抱而起。

殷筱如抱着他的脖颈呢喃:“我要去我自己的大床……”

“嗖”地一声,两人消失在客厅。

很快商照夜魂海里就传来惊怒的传念:“快阻止他们啊!”

商照夜奇道:“我还没感受到刺激,陛下的感觉这么大的吗?”

“感觉你个头啊,我的身子要被人破了你没想到这个吗?”

“……哦,这事……”这个是真没想到,商照夜一时也觉得狐王有点悲剧,无奈道:“怎么可能阻止,陛下你还是从了吧……”

“什么叫我还是从了吧?”狐王悲愤:“又不是我被人弄!”

“唔……”商照夜犹豫:“有区别么?”

“那如果是这么说,你也能接收我的意识反馈,和你魂海混杂共鸣,双倍。是不是你也在被人弄?”

商照夜深深吸了口气:“陛下,咱们换个词吧。”

“什么词只是次要,事实如何才是本质啊!”狐王都快炸了:“你也被殷筱如

文学

传染了吗?”

其实商照夜觉得狐王自己也很殷筱如,这种传染好像特别快……不过狐王目前是残魂,只是借她的灵光,如父神所言,如果这事情处理不当,狐王分离出来可能会成为一个傻子或人格缺失的疯子,也就是说如今的狐王性情不是狐王,不如说是被她传染后的再版殷筱如?

真正分离之后就不是这样了,期待原先那个雄才大略的狐王重生。

“所以……”商照夜很是坚定地道:“反正殷筱如那个残花败柳之躯不能用了,陛下还是考虑老老实实接受父神的意见,神魂分离另塑躯体吧……这之间需要多少时间,我会撑着,我看公主也像是有意负担起责任来了……”

狐王道:“我就怕她没什么变化,你要先被调教……啊……”

几乎与此同时,商照夜也抖了一下,缩在墙角抱着膝盖,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

公共场合高HNP 第三章

开阳剑首当其冲,刺入落下的这道神雷之中,熟悉的麻痛感刚刚有所减轻,又在此时变本加厉地降临在他身上,原本凝聚成一团的雷霆之力也被打散成万千雷蛇共舞,一百二十七道剑影随之冲天而起,穿过这片雷云同时,从中撕下一寸寸神雷,在开阳剑的带领下直奔蝠皇而去。

血红九头蝠皇看得目瞪口呆,旁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劫雷,竟然被他以如此粗暴的方式强行掠夺了力量,而且傅青轮的身体素质也让它颇为满意,它甚至怀疑,如果是他,是否有可能直接承受住两尊神位的神力?当然他现在唯一想要祈祷的便是,希望傅青轮不要死在天劫之下,毕竟它也无法阻止天劫的进行。

傅青轮这第二剑的速度并不是非常快,起码与摇光无法相比,却更显得声势浩大,蝠皇能够感应到冥冥之中的禁滞,但它大部分的心神都在吟唱移魂咒,自然没有多余的精神力挣脱开阳剑的锁定。

“七星,阳旸共律!”必中之剑,蝠皇无奈,只得再次送出一颗头颅,被袭来的满天剑影刺了个千疮百孔,最后一剑更是直接将其从短而粗的脖颈上斩落。

连续两道劫雷无功而返,似乎连苍天也跟着发怒了,剩余五彩的劫云中紧接着就酝酿出一条金黄雷蛇。

傅青轮早有准备,奋力抬起自己酸痛不已的右手,握住了身侧离他最近的玉衡剑。金蛇吞吐着电芒自天际似缓实快地蜿蜒而下,盘绕在剑身之上,让他握剑的手直接皮开肉绽。

不敢迟疑,左手凝剑诀,右手挽剑花,金蛇犹如一条缎带,不断盘旋,长剑一点,顿时带着蓄势已久的剑式螺旋着飞出。

傅青轮赶紧松开自己握着玉衡的右手,左指在几处穴脉上轻点暂时止住血液,直接以肉身应劫,比由剑传导而来的雷霆之力不知强大了多少,就刚才的几瞬之间,他的手就差点失去了知觉。

这一次蝠皇甚至没有了躲闪的想法,麻木地将一颗脑袋拦在雷蛇的必经之路上。

“七星,玉衡魔音!”这一剑自然少不了音波攻击。

傅青轮忍着头痛将刚刚恢复的一些精神力全部寄托在这一式剑法之中,巧妙的是,由于有着天雷的能量,原本范围极广,伤害分散的魔音被约束成一线,完美诠释了以点破面的含义,让他所剩不多的这点精神力能够发挥出最大化的效果。

金蛇夹带着无法目视的声波转瞬之间便到了蝠皇脸上,一个照面便毫无阻碍地钻入蝠皇的头中,正当它诡异地感觉不到任何攻击结果的时候,它也失去了对这颗头颅的控制。外边看上去安然无恙,实则内里早已被烧成了焦炭,其中裹挟的精神冲击更是连带地令它有些头晕目眩。

一连三剑,傅青轮也有些疲惫,但他的精神却格外亢奋,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支撑着身体完整地用出七星龙渊的后四式,在这一刻他甚至已经将生死完全置之度外,一心一意地投入到这场不对等的战斗之中。

尽管进入杀戮之都,踏上地狱之路前,他也没想到竟然会遇上这样的强敌,但人生如逆旅,从来没有一帆风顺,有的只是砥砺前行,此时他已经暂时抛弃一切杂念,只余最纯粹的战斗智慧。

傅青轮缓缓伸出完好的左手,天权剑飞上他的手心,剑柄抵着掌纹不停地转动。每转一圈,整柄剑便小上一分,直到最后如同一柄漆黑小匕浮在掌心上空。

一道碧绿神雷从劫云之中被引下,傅青轮不闪不避,任由它落在天权上,却没有惊起一丝波澜,好像堂堂劫雷直接消失了一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