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妇羞辱,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良妇羞辱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良妇羞辱 第二章

就在叶新和黄诗琪朝着魂阁赶去的时候,天丰城,古族的族地之内!

萧灭坐在代表着古族族长的位置上,他的手指头在椅子上微微的敲动着,而其目光,则是落在了下方的七人身上。

下方七人,来自八大势力其余七家,他们的身上,同样散发着永恒炎朽的气势。

其中,卓度也在里面。

萧灭的神色有些冷漠,他淡淡的问道:“几位同时造访,所为何事。”

他的声音响起之后,卓度冷笑一声道:“萧灭,你是在和我们装盲吗?魂阁之事,你们古族的所谓,难道不应该给人一个解释?还是说你现在就是和叶新穿一条裤子了?怎么?想报上龙骨和凤骨的大腿?未来想要一统万劫星?”

“是穿一条裤子又如何?不是穿一条裤子又如何?”萧灭淡淡的看了一眼卓定道:“轮得到你来指导我古族?”

卓定神色一呆,然后他冷笑一声道:“行,此事暂且不提,但是关于萧嫣儿的事情,你不该给大家一个解释?古族拥有了预言特性的事情。”

萧灭眯着眼睛看向了卓定道:“萧嫣儿是预言特性?我怎么不知道?魂阁随便找个借口,知道萧嫣儿和叶新交好,然后以此借口去攻击叶新。相较于此,魂阁那边还是自求多福吧,叶新已至永恒,酒鬼是其师,你先是想要借口杀掉他,后又进攻凤凰城…叶新那性格,你们魂阁在八大势力,恐怕没那么稳了。”

下方,一名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冷笑一声道:“魂阁的未来,就不需要萧族长多操心了,至于萧嫣儿是否有预言特性,你让他出来,我们检验一下便知了。”

“是吗?”萧灭的身上,一股威严的气势陡然散发了开去说道:“你把我古族当什么?众所周知,预言特性具有唯一性,被封印在了羊皮纸上,你现在找一个理由,要检验萧嫣儿?若是检验出来,她不是预言特性的拥有者,又当如何?”

说到这儿,他眼睛一眯道:“我可以交人,检查出来她如果是,任凭你们处置,但是如果她不是,事情是从你魂阁传出来的,如果不是,让宗珏提自己的头来见我可好?”

“萧灭,你别欺人太甚!”那个人瞬间暴怒,身上可怕的气势陡然散发了出来。

“欺人太甚!”萧灭目光一冷道:“魂阁无故攻我承诺岛基地,你们…才是那个应当给我理由的人!你再多说一句,我不介意魂阁的永恒炎朽只剩下宗珏一人!”

下方那名魂阁的高手脸色狂变!

其他的人也是眉头紧锁!

卓度眉头一皱道:“萧族长,你不愿意把萧嫣儿交出来,是心虚吧!”

萧灭淡淡的看着他道:“还是那句话,你们随便一个理由,我古族每个人就得交给你们检验?我可以交,但是如果她不是预言特性,你们得付出代价。否则我古族何以立身!”

下方,再次沉默了下来!

确实,见过萧嫣儿动手的人很少很少,加上羊皮纸的存在,萧嫣儿预言特性的可信度,本就大打折扣。

“代价?”卓度深吸一口气一声道:“萧灭族长,你别自误,关于预言特性,八大势力向来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此事并非空穴来风,人…你必须得交!否则明日,其余七大势力的大军,将会兵临天丰城!这…也是女帝的意思!”

萧灭听到这话,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但是他的心里,却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预言特性对于八大势力的威胁,比龙骨和凤骨还要巨大。

他刚才强硬的态度,也是想要让其他七大势力服软。只是…其余七大势力,显然不打算就此放过。

“萧嫣儿在沽源城便离开了,并未和人一起回到天丰城,其去处,我也不知道。”萧灭摇了摇头道。

“哼!”下方,来自血族的一个永恒炎朽道:“她不是预言特性,为何要躲起来,还是说就是你萧灭悄悄藏起来了。”

“我懒得和你废话,这是我的答案!”萧灭说道:“你们可以回去了,如果你们不信,可以来攻我古族,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

血族的那名永恒炎朽眉头皱了皱,而后点头道:“行,我们会查探,萧嫣儿不在蔚蓝星,我也不计较什么,我们会想办法追杀他,除此之外,今日我们齐至还有另外一事!”

“你们古族和叶新一起,在承诺岛上获取了十七支造化针!”血族的那名高手说道:“一旦你古族培养出了永恒炎朽,八大势力的平衡将会被打破,我这边建议,你交出一些造化针,我们各家用一些资源去进行购买。”

听到这里,萧灭的眼睛之中,陡然之间,有着寒光闪烁而过。

“可以!”萧灭平静的说道:“造化针,我可以拿出来,但是…我也在此宣布!古族,退出八大势力联军,不再参与和冥王殿之间的战斗!冥王殿,你们七家自己解决吧!”

良妇羞辱 第三章

房间里突然响起的电话声儿打断了薛洋的遐想,他站起身走过去拿起了电话,电话是酒店前台打来的,通知他去海尚的机票已经帮他订好了。

“小云,我在海尚等你回来。”

挂了电话后,薛洋满怀期待的对着手机屏保上的刘小云说道……

霍利所住的那家酒店出了一起刑事案件,同一楼层的客人都要协助一下警方的问询,霍利刚好也住在这一层。

黄易刚好来找霍利,于是也就留下来陪他一起等候警察来做调查,结果他们俩等来的是梅子林菲菲和吴越。

见面的一瞬间是惊奇的,也有一点点儿尴尬。

霍利和黄易第一眼就认出了林菲菲,当然林菲菲也认出了他们。

“霏霏,你居然是一个警察!”

霍利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惊奇,很大声儿的说道。

“我是一名实习警察,我念的是警校。”

林菲菲有些忸怩,没想到世界这么大,居然还能巧到这种不可思议的地步,这样都能遇到熟人。

梅子也同样惊奇的问:“你们认识?”

黄易苦笑了笑回答:“我们和这位年轻的女警官是好朋友。”

梅子和吴越都很诧异,从酒店提供的资料上,她们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两位客人的身份,她们惊奇的是:林菲菲居然还有两位这么有身份地位的朋友。

林菲菲红着脸羞涩的说:“我们还是先办公事儿,别的话一会儿再说吧。”

黄易又笑了笑说:“我们会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把我们知道的全告诉你们,不过,我们其实也不知道什么。”

梅子伸手拍了怕林

文学

菲菲的肩膀说道:“那这间房就交给你了,我和吴越先去下一个房间。”

“我们现在该怎么称呼你?林警官?还是霏霏?”

黄易故意开了个玩笑问。

林菲菲这下更不好意思了,迟疑了片刻后回答道:“还是叫我菲菲吧,叫我林警官我不适应。”

霍利却抢着说:“霏霏,你穿这身儿衣服很漂亮!”

“谢谢……”

“这下麻烦了,以后我们不敢和你一起吃饭了,怕有贿赂警察的嫌疑。”

黄易又开了句玩笑。

林菲菲瞬间又活泼了:“没事儿,和你们吃饭的时候我可以不穿这身儿警服。”

“哈哈……”

黄易立刻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林霏霏还是第一时间想起了自己要办的正事儿,于是三个人一起坐下来开始了“公事公办”的流程。

做完了问询调查后,林霏霏无意中看到桌子上居然有一张沈若夕和陈好的合影,她立刻诧异的问了一下。

黄易还真认真的解释了:“这是我们正要合作的生意伙伴儿,就像你们警察办案一样,我们也要研究研究我们的生意伙伴儿,这样才好在一起合作嘛,怎么?你也认识她们连两个人?”

林霏霏不无得意的回答:“她们俩都是我姐。”

和梅子形影不离了之后,林霏

文学

霏吴越也没少去沈若夕的家里,自然也就成了沈若雪刘小云她们那些沈家妹子们的朋友,所以沈若夕陈好她们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又多了这么两个小妹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