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0)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收起] 文章目录

我妈结果成功了 第一章

夜深人静,那时不时传来一阵旖旎之声的寝殿终于回归了平静,这几日守在外头的侍卫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香艳的声响。

此时那暧昧的帷帐之下,雪白的玉体香汗淋漓,夏柔纯缓缓从已然陷入疲惫昏睡中的男子身上起来,可表情却没有丝毫幸福愉悦的柔情,只有一片越发冰冷的恶意。

她突然有些恼恨,为何没有早点发现这么好的东西,让她白白受了卫玄麒那么多的委屈!

近几日,这无情的男子对自己不再如先前那般冷冰冰,每到夜晚更是火热至极……应该差不多了吧?

不如再加点儿药量,她已经快要等不及了,等不及看着这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对她言听计从,俯首跪舔的模样,那一定非常有趣!

窗上出现了一道熟悉的影子,夏柔纯眼神微微一变,随后毫不留恋的穿上了衣衫,看也没看榻上的卫玄麒一眼便无声的离开了屋子。

“娘娘,方才三公主宫里头的人送了一封信来。”只见眼前的宫女神秘的将袖中的信件递了过来,夏柔纯轻轻挑了挑眉,伸手接过一看。

“呵,听说这位公主今日又在花园里与镇国府的少爷发生了争吵,真是够丢人现眼的,为了区区一名男子竟连颜面也不要了,好一个金枝玉叶。”夏柔纯全然忘了从前她是如何在卫玄麒的面前卑躬屈膝,如今倒是嘲笑起了慕晴雪。

不过,多一个盟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也算是那个贱人把慕晴雪逼急了,丽妃眼下疯疯癫癫,三公主一下子没了庇护,想要动夏浅薇一根头发谈何容易?

况且那个贱人的背后还有幽王撑腰,所以慕晴雪才红了眼找上了自己这个异国贵客求合作。

夏柔纯美目流转,莺莺笑道,“也罢,本太子妃就发发善心。”

一旁的宫女小心翼翼的回道,“奴婢听闻定兴侯府的三少爷被血肉模糊的扛了回去……”

夏柔纯心中一动,她再深深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密信,顿时计上心头。

……

另一头,定兴侯府。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定兴侯爷阴沉着表情望着榻上自己的儿子那血肉模糊的后背,一条条鲜红的薄皮被生生勾了下来,浑身上下已然找不出一出完好的肌肤。

旁边,定兴侯夫人正在被大夫喂下救心丹,方才魏鸿霖身上的衣衫被剪开的刹那,她就被眼前的景象吓昏了过去。

欺人太甚!

定兴侯爷的双拳咯咯作响,被牵连的魏鸿霖尚且这幅模样,好像只要他大哥晚一步,他的小命就要交代在那儿了,那么此刻还被关在幽王地牢里的魏鸿飞又会是怎样的处境可想而知!

明明是被冤枉的,却要受这样的苦楚,幽王分明是假公济私!

他们已经调查清楚了,那几个人确实不是魏鸿飞的部下,而是有人打着他的旗号作恶!

“此仇不报非君子!鸿杰,你一定要将你二弟救出来!”

一旁那眼中尽是阴霾的年轻男子嘴角渐渐扬起了一抹残酷的冷笑,虽然自家三弟伤成了这般,但他却是第一个犯了事儿却能活着离开幽王地牢的人。

我妈结果成功了 第二章

撩我妈结果成功了,大尺度到肉黄文

那眼神,仿佛就是再说。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没想到你居然喜欢女的?”

“不敢相信!女同竟在我身边!”

秦初灵额头的青筋跳了跳,猛的翻了个白眼,说道:“得了吧你们俩,我对你俩没兴趣。”

听着这话,顾以柠跟方思瞳将位置挪了回来。

秦初灵又想翻白眼了,看着碗里的饺子,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之后,忽然有点难以下咽。

自己不说,就是怕发生这种事情,没想到……她们原来还是接受不了。

方思瞳看着她那闷闷不乐的模样,开口道:“初灵姐,那你喜欢的女孩子,是什么样?”

闻言,秦初灵抬眼看着她,道:“开朗,阳光,积极向上,我为了她留级,放弃当老大,因为她想考A大,从年级倒数冲进了年级前十,最后……”

她嘴角扯起了一抹冷笑,道:“最后她接近我,只是为了我兄弟而已。”

“她觉得喜欢女生很恶心,我也觉得自己恶心,所以一直没有跟你们说这件事。”

可刚刚……她们也觉得她恶心了吧?

闻言,方思瞳跟顾以柠对视了一眼,随后对着她说道:“初灵姐,我们刚刚就是闹着玩,你别生气啊。”

顾以柠抿唇,道:“我也没觉得喜欢女生是个恶心的事情,不都是情侣吗?有什么区别。”

“只是可惜了你为她这么努力,唉~”摇了摇头,表情格外的无奈。

秦初灵嘴角扬笑,看着她们俩,说道:“你们俩真是个活宝。”

“彼此彼此。”

顾以柠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秦初灵,道:“所以潇哥是谁?”

撩我妈结果成功了 第三章

毒宗。

这日是发放神药的日子。

宗主说了,只要吃了这神药,他们便可延年益寿,再也不会跨不过不惑之年。

“来,大伯伯,这是你的,拿好了。”

“大伯母,这是你的……”

发放神药的,是灵儿。

十三岁的小丫头,此刻脸上洋溢着会心的笑。眼睛像月牙一般挂在了眉下,娇唇不点而嫣红,鼻子小巧却高挺。

这是个美人胚子。

“听说宗主这次为了神药,可是花了不少银子!灵丫头,这宗主……”

前来领药的人脸上带着些许担忧。

“俞表舅放心,九霄哥哥一点儿事都没有。”

“在他心里,什么都不能与族中亲人的性命想比。银子没了可以再赚,可族中人的性命,却是几代宗主的夙愿。”

“是啊!”

神药发放完毕,灵儿去给俞九霄复命。

“九霄哥哥,神药都已经发放给大家了。”

俞九霄此时正摆弄着药草,他的前面还放了一张药方。

听到灵儿说话,他却头都没抬,只淡淡嗯了一声。

灵儿早已习惯他这个样子。

也没再言语,只走到桌前,为他沏了一杯茶放在了手边。

而后,坐在了一旁静静的看着。

俞九霄的注意力一丝都没有分散,全都放在了手中的药草上。

他时不时拿起一个小盒子放在鼻子前闻一闻,而后又在身侧的药箱中翻找出药草,与桌上的混合在一起。

灵儿托着腮,只觉眼前人认真的样子让她移不开眼。

***

俞九霄一直试着配方,却好像一直都没有成功。

三天了。

他烦躁的将桌上的药草扫落在地,而后疲惫的捏着眉心。

为什么还是不行……

灵儿将一切看在眼里,悄无声息的离开,出了毒宗。

宸王府。

“王妃娘娘,就请您将神药的配方告诉灵儿吧!”

俞宁儿没有想到这小丫头竟然会找上门来。

“可是……本王妃还靠着这东西赚钱呢,若是告诉了你,还怎么赚?”

灵儿模样有些急。

“钱、钱……灵儿日后会努力赚钱,赚来的都给王妃,只求您能告诉灵儿!”

俞宁儿手敲着桌面,问道:“你怎么会突然到本王妃这儿来要这药方?”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91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