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长巨龙挤进美妇;翁熄合集

粗长巨龙挤进美妇 第一章

十万西凉军群情激奋,斗志昂扬,气势如虹,骂声如潮,杀声震天,巨大声浪如排山倒海卷向曹军。

一时风起云涌,草木含悲,山河变色。

与西凉军相反,曹军不少士兵交头接耳,面露愧色,神情落寞,军心浮动,士气低落,阵脚松动。

夏侯渊见势不妙,又急又气,忙令督战队压住阵脚,大喝道:“马超小儿,两姓家奴,休逞妇人口舌之能,两军阵前,刀枪无眼,战斗争胜,有本事放马过来,一决雌雄!”

马超微微一笑,置之不理,命令继续全军继续大骂。

夏侯渊越听越烦,被骂得三尸神暴跳,泼风大刀一挥:“射生营儿郎们,给我放箭!统统射杀了这些西凉叛贼!”

“得令!”早已按捺不住的射生营突然暴起,含恨拉起硬弓劲弩,弓弦如月,羽箭似雨,向西凉军暴击而去。

一瞬间,阴暗的天空更加暗淡无光,狂风骤雨般的狼牙羽箭,似乌鸦像飞虫,铺天盖地,张开乌黑的死神翅膀,面目狰狞,张开血盘大口,黑鸦鸦地掠过长空,扑向西凉军阵。

“敌袭,举盾!”庞德一声低喝,西凉军应声齐刷刷举起巨大的盾牌,整齐划一天衣无缝勾连起来,从空中看下去,如同一个巨大的乌龟壳。

漫天的箭雨落在乌龟壳上,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像一曲在春雨中奏响的交响乐,煞是好听。

几轮箭雨,西凉罗马军阵毫发无损,无一人受伤。

几个调皮的勇士居然不顾羞耻,竟然扒下亵裤,掏出物事,向曹军撒尿,还转过身,露出白屁股晃来晃去,无比嚣张地喊道:“曹贼,有本事来舔你爷爷的屁股啊!”

西凉军阵倾刻响起震天的起哄声。

“他奶奶的,真是欺人太甚!”

“两姓家奴,太过份了!”

“冲过去,宰光他们!”

曹真、曹休、夏侯尚等诸曹夏侯骂声四起,磨拳擦掌,群情汹涌。

“杀!”夏侯渊再也按捺不住,大喝一声,挥军杀向敌阵。

“来得好!”马超见状,面露喜色,暗道了一声。

等曹军前锋骑兵冲到近五十步时,马超沉声命令:“让!”

罗马方阵纷纷移动,让出一条条纵道,几千名牛高马大的士卒站在通道上,也不带盾,只有一杆长光溜溜的投枪,长约1米有余,雪亮的枪尖闪着死亡的寒光。

“起!”

“投!”

西凉勇士依令助跑八步,像一个个奥运运动员,姿态优美,力量充足,奋力向前投出手中标枪,枪雨在半空中划出一个个美丽的弧度,发出巨大的呼啸声,如狼似虎扑向曹军。

半空落下的标枪,密密麻麻击向前行中的曹军,一些反应快的骑兵眼疾手快举起盾牌,妄图挡住标枪。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锋利的标枪带着巨大的冲击毫不费力地洞穿皮革、木板、薄铁皮,无情地落在人体、马身上。

伴随着一朵朵血雾散开,曹军骑兵和马匹发出一阵阵惨叫声,痛苦的呻吟声,血肉横飞,死尸狼籍,转眼间数百骑兵死于非命。

粗长巨龙挤进美妇 第二章

给人当狗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有的人会说很爽,因为主人会提供自己一辈子都赚不来的荣华富贵,而自己最多只需要被打几下骂几句,这实在是太划算了。而有人却会觉得主人就是个王八蛋,完全不拿自己当人看,这种杂碎就该被砍死。

毫无疑问,范增是属于后者。

刚加入就思索着怎么把主人给做掉,范增也算是行业内翻脸速度最快的一个了。

范增重新回到法鲁克学院,把唐炜弄得又惊又喜,好像看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激动的不行。

“哎呀,你走的时候怎么不说一声啊,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呐。”

“切,我上街买包厕纸也要向你汇报一下吗,神经病。”

范增故意骂骂咧咧,把事情模糊化过去了。

唐炜倒是无所谓,但是炼化团那些阴险狡诈的家

文学

伙让范增相当忌惮。

不过,他还有个小小的问题想问唐炜。

“我说阿炜,你在王都呆了有一段时间了是吗?那么,关于王都各路要人的情报,你手里有多少?”

“重要人物的话,基本上都有个大概了,不过也只是比较公开的情报和一些小道消息,毕竟我现在没有深入上位者的上层,甚至连中层也没到。”

唐炜眨了眨眼,好像点搞不懂范增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

“你想知道哪位大佬的情报。”

“有坂公司的伊贺流,你有印象吗?”

大概是这个名字太有震慑威力了,唐炜瞬间猛吸了一口凉气。

“这已经不是有没有印象的问题了吧,你为什么会问出这个名字。”

“爱说就说,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范增不耐烦道。

唐炜思索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整理思路,差不过过了一分钟他才慢慢说出了情报信息。

“有坂公司原来并非伊贺家的产业,最早的当家人乃是有坂章武,王国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武器大师之一,据说就是他奠定了白衣上位机动铠的基本样式,为上位军团的崛起立下了汗马功劳。不过,他本人虽然是一名优秀的武器设计师,但是却是个很烂的企业家,在武器研发上投入大量的资金和精力,却没把一毛钱用在营销上,到他病逝前,整个公司已经濒临破产。”

“伊贺家就是这时候站出来的,本来家主伊贺清直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股东,但是却通过超强手段合纵连横,不断吞入有坂家掌握的股票,等到有坂家反应过来时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被迫将董事长的宝座让给伊贺清直。从此以后有坂家逐渐沉沦……….”

“唉,话说,你能不能直接切入主题,这样我听着很累啊。”范增翻了个白眼道。

唐炜认真回答道。

“不行,如果不结合背景来看情报,那么就是个严重错误。”

“伊贺清直有两子,其中长子伊贺流早在伊贺家阴谋夺权时代就已经开始帮助家族做事。他思维敏锐,行事风格雷厉风行,为达目的甚至可以无视人命,在伊贺家早年的开疆拓土中立下了赫赫功劳,被伊贺清直委以重任,现在伊贺老头表面上已经退居二线不问世事,伊贺流几乎就是有坂公司的无冕之王。”

粗长巨龙挤进美妇 第三章

华历八年,十月初八,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蒙兀残军的营盘内,满满都是此起彼伏的鼾声如雷。接连六七日时间,不是征战就是赶路,昨夜还闹了一阵逃兵事件,直令可怜的蒙兀儿郎们身心俱疲,便是处境维艰,也无法阻碍每个人的向睡之心。炬火几点的映衬下,也就剩下数十名足够坚忍尽职的精锐族兵,犹在顽强的睁眼警戒。

“吱嘎嘎…”与之同时,五里之西的赤牙营地门户大开,三千联军骑卒随之鱼贯而出,些许的声响在呼呼朔风中几不可闻。于营外略一整理之后,他们便在赤班等人的低声喝令下,趁着暗夜遮掩,缓骑而行,悄然摸往东方的蒙兀营盘。

“咻!咻!咻…”只可惜,行至半程,黑暗中忽有响箭破空,并接连次第的向东传递,转眼便在蒙兀营地内引发了更为高亢的鸣锣声响。不消说,赤牙队伍是被蒙兀人设在营外的暗哨给发现了。

“弟兄们!各按部署,冲啊!”暗夜中传来赤班的一声怒吼,三千骑卒立即齐齐加速,提前露馅虽然出乎意料,却未令赤牙联军产生任何慌乱。渐趋轰鸣的蹄声中,他们兵分数股,或直面突击、或侧夹包抄、或外围拉网,浑一副有条不紊。

其实,与其说赤班一众今次是打算摸黑偷营,不如说他们本就是根据逃兵提供的敌营情形,意欲来一次强袭突击。毕竟,大军对战之际,没几个对手会傻到轻忽生死而放弃警戒,只有那种小白指挥官,才会一门心思的美梦着直入敌方大营,从而丝毫不考虑稍逊些的突击预案。

“隆隆隆…”奔马疾驰下,两三里的距离压根不算距离。待得赤班所率千五主力杀至敌营西门,营内的鸣锣不过才半盏茶时间而已,不少深度睡眠的蒙兀军兵,甚还不曾醒来。就是醒了,久乏得歇的蒙兀族兵,其身体也无法快速转入战斗节奏。

最可叹的还是蒙兀人草草扎就的所谓营盘,基本就是间隔数丈的木桩加上横拉的绳索构成,纯粹的样子把式,最多圈圈战马而已。赤牙联军只需随便择地砍断绳索,便可溜弯般的随地杀入其内。

由是,一场虽被敌方提前察觉警报的突击,依旧打出了摸营偷袭的效果。顺利冲入敌营的赤班等路人马,所需者仅是肆意砍杀迫降那些兵甲不整且毫无组织的蒙兀人。更有提前安排好的某路赤牙军,在第一时间夺占了蒙兀人的马厩,令他们连不战而逃的机会都被剥夺。

“降了!我等降了!别再杀啦!”营盘中央,几名方脱梦境的蒙兀千夫长眼见势不可违,纷纷丢下兵器,其中那位年长稳重些的还不死心,对着率众杀来的赤班叫道,“赤班大头领,我等降了,您昨晚令人传来的承诺可得兑现啊。”

“哈哈,兑现承诺?”赤班嗤笑一声,继而冷声斥道,“某此前承诺是对主动投靠者而言,适用于昨夜主动离营转投我赤牙营地之人,他们皆可直接成为我赤牙部落的仆从民。至于尔等,只是被迫乞降的俘虏,只能从奴隶做起,要怪的话,只怪尔等太过贪心,不舍既有私利,却害得寻常蒙兀族兵随尔等一道受苦!”

“你!你…”千夫长们不禁悲愤交加,却不知也不敢如何斥骂。而下一刻,他们更是颓然发现,那些与他们同样跪地乞降的寻常蒙兀人,本该紧紧围绕在他们周围的部落同泽,大多已向他们投来了抱怨甚至憎恶的目光…

天色放亮之时,这一场摧枯拉朽的战斗已告收尾,战力士气的巨大悬殊带来的是战斗场面的毫不激烈。除了乖乖投降之辈,最后的两千蒙兀残军,死伤不过二三百,而失去黑夜的掩护,大量战马又被赤牙联军先一步掌控,令得逃脱的蒙兀族兵更不足百人。

就此,这一区域的原霸主蒙兀部落,算是彻底覆灭,也再不能给取代它的赤牙部落留下外部隐患。当然,哪怕蒙兀部在各种招数下冰消瓦解、人心离散,可赤牙部落以蛇吞象之势吞并蒙兀,想要完全消化也并不轻松。

是以,夜袭战过后,赤班旋即将俘虏中的中高层胡将,乃至此前劳作中表现抵触的数百名蒙兀奴隶,悉数押至山间营地独立关押,直待开春之后,如同草原常见作法,用之交换一批其他部落战争所产生的,更易驯服归心的奴隶。

再一次粗暴排除不稳定因素之后,赤班又从山间营地掉来了大部分故有的赤牙部众,混入赤牙新营地以加强同化,同时,他打发走了特战军兵与牛慕斯部落,并在大雪落下的前一日彻底封闭了赤牙营地。沿袭四阶政策的诸多成法,赤牙部落的消化壮大只是时间问题,而没有强敌打扰

文学

的一冬时间则正应其时,当然,这也正是赤班等人此番选择冬前大举发动的主要考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