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一女多男很黄爽文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第一章

日头渐渐向西边落下去,一些狩猎队伍开始回归。这些提前回归的,多半都是那些自度没有机会取胜,自动放弃的。这些人,要么是在前面两天的比赛中接连败北,对今天的比赛本就没有什么期待的,要么是今天运气实在太差,总也达不到什么什么像样的猎物,主动选择放弃的。不管是哪一类,他们的所得都是极为稀少,有那么一两支队伍甚至空手而归,因为他们打到了一点猎物之后,居然原地玩起了野炊,烧烤起来吃掉了所有的猎物。

而太子和魏王武三思像是在赌气一般,迟迟没有回归。大家对此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毕竟这次的比赛终究还是他们两个之间的比试,他们两个是不大可能浪费一点比赛时间的,只要还没有到截止的时刻,他们都会一直努力争取猎杀更多的猎物,以期将对方彻底压制下去。

一队人马回来了,又一队人马回来了……

又是一队人马回来了!众人都懒得向南边那队正在向这边急剧靠拢的人马望去,现在这个时刻,回归的队伍一队接着一队,实在是太频繁了。而且,大家几乎都明白,来者一定不是今天的两个主角——太子武显或者魏王武三思。对于其他人,大家自然是没有什么兴趣的。甚至于,大家对于今天谁能夺魁,都没有兴趣,只想知道武显和武三思两个人之间的胜负。

然而,还是有人发觉事情不对了——这支正在向这边靠拢的人马,人数太多了,而且都是步兵。要知道,行猎是人马,都是十人为一组组成的,就算是十组或者二十组人马组合在一起,也不至于有如此大的规模。再者,出去行猎的都是骑马的,而这支人马全部都是步兵,岂能不令人惊异。

“站住!”前面的千骑兵马发觉不对了,厉声喝止。

回答他的,是一阵箭雨,那个发喊的千骑士兵,和他身边的几个伙伴,只在那一瞬间,就成为了刺猬!

众人这才意识到,又是一场兵变发生了!这一次的凶险程度,比起上一次来,又要更甚几分。因为,这一次的事情,发生在宫外,不可能会有援军前来。而且,先前十分意外的,千骑的主力部队已经被派遣出去,至今还没有回归,现在这边剩下的兵马,只有区区三百人而已!

群臣哗然,发一声喊,哭喊着四散逃命。只经过一霎那,方才还喜气洋洋,一派祥和景象的庄园,就变成了一个充满了恐惧和血腥的修罗场。为了逃命,众人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作为上位者的“范儿”。

武则天也是慌乱。她见过的大场面固然是多,甚至前不久就经历过一次兵变,甚至死里逃生。但这一次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意外了,谁也没有想到,在千骑的监视之下,还有人能调动眼前这么多的兵马而不被察觉,待得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武则天知道,一定是有些环节出了问题,但她一时间也想不透。不过,现在不是追究那些的时候,她现在需要逃命。天知道这莫名而来的叛军的目的是什么,说不定就是冲着她女黄的老命而来的呢。

“救驾!救驾——”

武则天有些歇斯底里,嘶声狂喝,在上官婉儿还有身边的宦者保护扶持之下,迅速后撤,而那些留下来保护她的千骑兵马纷纷迎上前去,挡在他们几个的身前,努力为他们的逃生制造机会。

千骑乃是皇帝的护卫部队,几乎是皇帝走到哪里,千骑就跟到哪里。千骑里的每一个士兵,都是经过严格甄选的,在忠心和能力方面,都是没有问题的,就算是战到绝望,也很难奢望他们会投降。而眼前的兵马虽多,想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消灭千骑,不啻异想天开。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第二章

当有资格进单间的人落座的时候,外面的西南蛮俘虏一队队出发。

他们已经知道积分什么的其实无所谓,李东主最在乎是否归心。

他们能找来的家人都到了,还没有到的,就是被别人给弄走的,在等待的时候,更家卖力工作。

“易弟,此西南蛮俘虏可信?”李隆基把自己的餐盘放下,听到宋德的汇报,问李易。

“一个官员被贬谪了,到岭南那里,九龄的家那边,然后等着要回京城的时候,另一个好友见到了他和他的歌伎。

于是写了一首诗,是: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李易把苏轼的定风波搬出来,关键在于最后一句,此心安处是吾乡。

李易曾经还认为大唐接受不了词和曲,结果发现,大唐文人什么都能接受。

再一想李白时候,李白写诗可不是一律近体,他也长短句。

这就跟他那时的人一样,听歌和看诗,好不好,不在乎固定的节奏与格律。

人对美的欣赏其实有着共通性,包括西方歌剧使用茉莉花旋律。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李郎,好美!”永穆公主被迷到了。

“是啊,我抄的这个诗,那个人确实厉害。”

李易承认,自己在文学方面,比不了苏轼,虽然自己也很努力地学过。

自己只能模仿,每一个人的风格模仿一下,但不入神。

不是自己写不了入神的东西,是一旦写出来,就表露出自己的内心,自己不愿意把内心展露给其他人。

所以自己别看从小就开始学文学,却永远达不到巅峰。

自己不够自信,不管在医术、文学、音乐、美食、经商,等方面,始终处在恐惧状态中。

想要获得最高的地位,一直不行,故此自卑。

“李郎,你总说抄,你不抄的呢?我相信你。”

永穆公主不愿意听李易一写出什么好的诗就说抄,总是谦虚作甚啊。

李易端起酒杯,仰头把二两六十三度的白酒给灌下去,看着永穆公主说:“抄不抄都一样,我有本事抄,就有本事自己写。”

李易豪迈了,决定改变自己。

那些历史上的诗人接受的教育,自己也接受过,而且自己所在的时空信息量多大呀!

何况自己随时能查,有系统,系统……哎呀,系统挺好的,不知道它吃不吃饭?

系统:“……”感动ing……

“嗯!”永穆公主开心地夹她自己点的茄盒。

她觉得她见到李易之后,就像活在梦里一样,不,梦都不敢梦。

“易弟对边民所治,当真有方。”

李隆基不管儿女情长,他对其他部族的治理方面最为闹心。

今朝有降,明日复叛。不用,边关有缺;用之,边关不稳。

“百姓所图,只在安稳。如狼群行规,强者当王。”李易对此有过研究。

谁强大,大多数人就会去依附。

但终究有人不是,这才叫脊梁。

最美丽的其实都是逆行者,当祖国处在贫穷落后阶段时刻想尽办法归国的,就是榜样。

当祖国发展起来,之前瞧不起祖国的人再回来,待遇就不一样了,只是商业金钱上的关系。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第三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文学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文学

..”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