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一章

第五十二章何处狂徒?一剑云山动色

这正是:

“没事,哥哥有办法的。”

“飞喽!”景天一声大叫,这魔剑便载着二人,化成一道雪亮的剑光,飞入无尽的苍穹。

“哈哈哈!”

“哎呀,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什么叫骗人?花楹,这你就不懂了。”景天振振有词地说道,“哥哥以前在渝州城外一个寺庙里,跟那个小和尚聊天,他跟我说,佛门里有句话叫‘方便妄语’,就是说,有时候为了做好事,可以不拘小节,说点儿谎话的。”

眼见为实,再听得景天这么说,一向自负的张怒眉顿时颓然若丧!要知道,所谓碧雯达到五阶“剑魂”,不过是他吹牛恫吓罢了。实际上碧雯四阶“剑罡”,还在要突破未突破之间!

“当然相信!”

他却不知道,景天所用的在他眼中这样精妙绝伦、宛如神鬼的手段,说出来并没那么神秘。开始顺势而为,用低级土系法术示之以弱,只不过是渝州市井街头打架中常用故伎而已;而昨晚静观云霞涌动,景天告诉自己一定能从蜀山烟霞中悟出破解之道——结果他果然悟道,便是刚才那一个借整个云天日空变幻之势的攻敌之招!

“不行,我改主意了!”景天猛然大喝一声,“飞沙走石!”

“啊!”无论一贯如何优雅雍容,这时候张怒眉也无

文学

法自制地失声大叫,那张俊脸面色如土!

景天立于蜀山绝顶之巅,举目四顾,只见得天外青山无数,尽在霞波中浮沉。漫天的云霞,或作胭脂赤色,或如锦缎金紫,五彩纷呈,变幻莫测。而高处清寒,天风从四面飒然吹来;风中景天青衫磊落,花楹裙带飘摇,二人偶然回首,便见天悬玉盘,淡霞环绕,原已是明月升焉。

再说景天和花楹。拉着花楹的小手,景天带她来到东南山峰的边缘。此时心情畅快,他便长啸一声,御起魔剑,离地飞起。

“当然不愿意!我不乐意离开雪见姐姐和你们!”

“快看!快看!是彩虹!”花楹忽然指着前面,惊喜地欢呼!

只是,张怒眉好不容易

文学

挨到日上三竿,看样子快到约定的时间,却还是没见半个人影。

“哈哈!”一看这些零零散散的乱草石块,张怒眉就笑了。“小子,就算是耍花样,就你这实力,还不够格!”

顿时,草丛中便有些草皮和石砾朝张怒眉飞来!

“嗯,好像没问题了……”这一通问答,花楹倒是想不出有什么不对,只好点了点小脑袋表示赞同。不过,过了一小会儿,小花楹却忽然想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先前示弱的少年,这时仰天狂笑!他看也不看,便在五六个呼吸之后,将张怒眉死死地逼到乱世堆的死角!这时张怒眉的脊梁骨已死死贴在一块高大的巨石上,他已经无路可退!

再说景天得手之后,手提魔剑,对着已被完全制住的张怒眉恶狠狠说道:“什么上清宫的高人?竟敢打我学生妹妹的主意,真是不想活了!现在,我终于可以动手了!”

“啥?”靠近点儿一看,张怒眉却见一只六翼小灵兽,正浑身闪着石质光泽,朝自己迅猛扑来!

“莫笑清风谈夜月,方知流水演真空。”立于蜀山之巅,景天就这样从落日西斜,一直看到明月东升,其间始终一言不发。待皓月悬空,青光万里,他便牵着花楹的小手,一起回返蜀山派客房中。

而景天察言观色,发现张怒眉已经完全被自己吓住,便拉着已化为人形的花楹,大笑着离开。这时候,他二人背后空门大开,毫无防备,但此时张怒眉却是斗志已丧,冷汗淋漓,丝毫不敢起什么偷袭之心。

“哎呀!果然在那里!”这下张怒眉听得分明,顿时勃然大怒,“好个禽兽!竟敢在献给我之前做下坏事!”

“你们果真在这里!”张怒眉一穿过乱石堆,便看见景天和花楹。不过和他那个龌龊的心思相反,这两人现在却是衣冠整齐,显然并没什么。见担心的事情没发生,张怒眉便放下心来,也没顾得细想,便板着脸,傲慢地说道:“怎么样?景天师弟,现在就把这小妖怪交给我吧!”

“哈哈!真漂亮!那我们就穿越彩虹!”景天畅快大笑,一按剑光,对准那横亘天穹的七彩霓虹破空飞翔!他们闯入了漫天的白云,穿越了绚丽的彩虹,在飘逸的身姿之后,留下了千万点流光溢彩的晶莹残影。

再说张怒眉,他左右一看,就如同见了鬼一般:“你你……你竟然三系同修!”

揶揄已毕,他也不回头,只是举剑向空,大喝一声:“石化准备——‘花楹流星弹’!”

御剑长空,飞云扑面,之前所有的郁气都一扫而空!遨游于蜀山浩渺云海,景天只觉得心中一点浩然之气奔腾涌动。这一刻,他想仰天长啸,他想告诉这山川草木,他大爱这云空江湖!

在他认真思考之时,景天却对他刚才那句话很不屑。

“咦?”花楹一脸不可思议,“花楹以前在乡间游荡,看见那些妈妈教育小孩子,不都是说不能骗人的吗?小天哥哥,你怎么也骗人啊?”

“来!”立于魔剑,景天对地上的花楹伸手邀请。

“这……”面对天真娇憨的小少女,景天实在哭笑不得。没法,大敌当前,他只好耐住性子解释道,“你叫得大声些,那个坏蛋就以为哥哥要对你做坏事,一定会被引来。这样哥哥就好打他了!”

张怒眉闻言大骇,颤抖着说道:“你要杀我灭口?”

于是,这一天里,景天和唐雪见、龙葵等人相处时,谈笑自若,丝毫看不出心中有事。只有花楹,和他心照不宣,在他傍晚跑去看蜀山诸峰间的云海霞涛时,坚持在一旁相陪。

面对花楹小妹妹诚惶诚恐的发问,景天哈哈大笑,手抚她松软顺滑的青丝,说道:“怎么可能呢?你这么信任我,叫我哥哥,还愿意做我的学生,我怎会恩将仇报,将你送出呢?”

一剑东来,紫电盘空。景天整个人也如同蜀山中那些亘古纵横的长风一样,猛烈吹来!刹那间,这地上犹如飓风过境、万草低伏!

“嗯?”张怒眉闻言莫名其妙,正不知所以时,却突然感觉天空中有一个黑点飞来,越来越近,越变越大。

万里白云飞虹雨,

几承剑气一飘然!

此后他便反复召唤这个新开发的招数“花楹流星弹”,直揍得张怒眉鼻青脸肿、遍体鳞伤!

“不用!”景天一挥手,毫不在乎地说道,“一点儿鸡毛蒜皮之事,两个闲杂人等,我就能解决!”他拍了拍胸脯,跟花楹打包票,“你小天哥哥,乃是骨骼精奇的景大侠,如果这点儿小事都不能解决,以后还怎么保护你们啊!”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二章

颠覆一书写了一年,刚好一百万字,本来前两天就可以结尾的,因为肋骨和一个朋友约好了,要等星期天才结束,所以拖了两天。

这本书刚开始构思的时候,仅仅是由于和一个朋友的一句戏言,他说洪荒文到现在应该已经没有可能再玩出什么花样了,当时肋骨不太同意,说封神和西游随便那一章抽出来都能写个故事,然后就有了这本书。后来才发现自己掉进了坑里,白天上班,晚上写书真的是累得要命。不过还好坚持了下来。

刚开始写的时候,也没想过要怎么,后来就有编辑和我联系,要我签约。签了之后,糊里糊涂的推荐,封推,上架。在肋骨的记忆当中,好像很少跟编辑直接联系过,因此后来有很多朋友在群里问肋骨有关签约上架的信息,肋骨只能说不知道。这个不是矫情,是真的不知道。唯独有一次是刚刚上架后,编辑主动找肋骨,就一句话,说上架了要每天多发一些。肋骨当时唯唯诺诺说是是是,其实没怎么往心里去,实在是没有时间。要像某些高人一般一天一万来字,还不如杀了肋骨好些。

更新不快,加上本身文笔所限,本书的推荐一直上不去,还好订阅还成(其实肋骨也不太清楚多少算多,多少算少),这里非常感谢花钱看肋骨的书的各位朋友,也感谢不花钱看肋骨的书的朋友。不管看的是哪种,都是对肋骨的支持。没有你们本书就不可能完本。

谢谢群里的朋友,玉鼎、表弟、逍遥、扯蛋、小青等,无法一一列举,给肋骨非常宝贵的建议(当然很多也是胡扯,笑),肋骨十分感激。也谢谢编辑老大们给肋骨的机会。

再次感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三章

西梁女国一行不过是一个提前的安排,那里属于西牛贺洲范围是佛门经营无数年的地盘,以道门如今的情况难有作为。

因此莫言对牛奔做了安排后就再次回到南瞻部洲,整合一切可以为道门利用的势力来对抗佛门咄咄逼人的入侵。

庞文博作为散修多年,也被分派出去联系各路散修,利用莫言与东海的关系,占领东海各大岛屿,为的就是形成屏障,避免佛门从东胜神洲方向渗透南瞻部洲。

当然也是在为将来做打算,以后道门实力上来了,就可以用这些岛屿做踏板,进入东胜神洲。

不过东胜神洲他也没有完全放弃,让唐玉进入东胜神洲,尽可能的发展势力为将来做打算。

为对抗佛门,自然也少不了窝在昆仑多年未动的那群仙人,不过他们能动的确实不多。

从不收徒的黄龙真人下山回到二仙山麻姑洞广开山门收徒传教,期间自然少不了与佛门弟子争斗。

好在佛门进入南瞻部洲不久,这里人心还向着道门,虽然黄龙真人是个直性子算计不了别人,不过在二仙山范围内,佛门也一直未能打开局面。

道行天尊也回到了金庭山玉屋洞开门收徒,不过当年收的徒弟全部身死上榜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里阴影,因此收徒只是记名弟子,也并未全心全意的教授徒弟。

最终导致他的徒弟们心性不佳,不少弟子被佛门渗透,他道场附近佛道混杂,佛门得以畅通无阻的传教。

广成子下山传下了崆峒派,他多年掌管昆仑,对管理还是很精通的,而且修为不弱名头响亮,短时间内就发展成了一个拥有两百余弟子的大派。

因此,崆峒派不仅牢牢控制了崆峒山方圆三千里范围,还向外派遣弟子,与佛门争夺控制权。

赤精子下山游历多年,挑选了一处与南海观世音菩萨道场最近的一处洞天福地,创立了罗浮派。

他没有广成子的修为,也没有广成子的名望与管理经验,不过他脑袋活泛,常以莫言师伯的身份去东海寻找帮助,还利用昆仑十二仙的身份去南海打秋分,甚至还不时的去动胜神洲传道。

他门下弟子虽然不多,罗浮派弟子不超过三十,但经过他那么一来,南海观世音菩萨倒是也忙的焦头烂额,没工夫想着要派人进入南瞻部洲,也算小有成就。

灵宝大法师是个没什么主意的,见广成子搞得风生水起,以自己道场也在崆峒山为由,一头扎进崆峒派,崆峒派快速发展也算有他一份功劳的。

清虚道德天尊这货比之赤精子与灵宝大法师来说,脸皮更厚,人家直接以自己道号与莫言师父相近,洞府道场与紫阳派两字相同为由,直接进了武夷山,在紫阳派选了一座山峰,以紫阳派的名义开始收徒。

这货收徒后只传下道法,然后万事大吉什么都不管,只说有事就去找掌门。老道多次找他谈过都没有结果,最后莫言咬牙切齿的对着昆仑方向拜了一拜,心安理得的将昆仑道法学了个通透。

当然事后免不了被昆仑原始天尊惩罚一番,不过如今形势特殊,这事儿也是清虚道德天尊造成的,毕竟还要教授他昆仑弟子的嘛,因此都是小惩大诫,并无大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