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1)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一章

巴尔克此刻只觉得自己被一种狂暴的力量研磨着身躯,这股力量有火的狂暴,土的厚重,木的坚韧,水的阴柔,以及金的锋锐,这么多性质的力量被硬生生的糅合在一起,充满了毁灭的气息。

巴尔克全身火焰激荡,不断向外排开,试图破开这混乱而又充满毁灭之意的狂暴力量,仅仅只是刚才那么一下,便对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重伤还谈不上,但也绝对不是轻伤,至少也会影响他的实力挥。

体内本源之力不断消耗,爆火焰的巴尔克,终于逼开了那不断涌来的无形灭绝之力,在被五行灭绝之力覆盖的那片地方,一道碧绿火光乍现,将象征五行灭绝之力的五彩霞光彻底震散。

重重的喘了两口气,刚刚摆脱险境的巴尔克还来不及高兴,就被接踵而至的各种攻击打散碧绿火焰,狠狠的落在了巴尔克的身上。

一根百丈大小的尖锐石锥撞在巴尔克身上,尽管有火焰甲胄挡去一部分力量,可仍旧被石锥本身重量加上破空而来的惯性,所形成的恐怖力量冲撞的五内翻腾,“啊”的一声,呕出一大口鲜血来。

身体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被石锥抵着,向后倒飞而出,好不容易震碎百丈石锥,还没停下来喘上口气,便又瞧见一柄漆黑镰刀仿佛跨越空间一般,向他当头斩下,而在漆黑镰刀上还缠着一条死气缭绕,内含无数冤魂的冥河。

这声势俱佳的一击,虽然不弱,可若是换做平常时期,他也能轻轻松松的接下,可刚刚震碎石锥的巴尔克,面对这突然而来的一击着实有些措手不及,只得聚气于拳,简简单单一拳轰出。

一道道碧绿火焰形成的拳印轰向从上而下斩来的死神镰刀,不出所料,临时动的仓促攻击根本敌不过莫西斯蓄力已久的攻击,火焰拳印“砰”的一声,被死神镰刀彻底击碎,死神镰刀微微一顿之后化作一道黑色虹光,带着死气弥漫的冥河向着巴尔克头顶落下。

巴尔克的第二道防御工程火焰甲胄面对这凌厉一击,在抵消大半力量之后,也支离破碎,化作点点火星消散。

威力大减的死神镰刀差点便将巴尔克的头颅斩落,好在巴尔克在危机关头后退了一段距离,不过纵使如此,也被死神镰刀上的气劲所伤,胸口添了一道深深的伤口,深可见骨,隐隐约约还能看见那跳动的心脏,以及缓缓蠕动着的器官。

巴尔克牙缝中挤出一声闷哼,催动着体内力量,妄图愈合胸前的伤口,可是胸前的伤口萦绕着丝丝缕缕的黑气,充满了死亡腐朽的气味,如同跗骨之蛆一般,不断向着体内蔓延。

这时,那柄斩空并且威力大减的漆黑镰刀气息暴涨,再度向着他挥来,看样子,是完全不想给巴尔克一点喘息回气的时间。

有完没完!

还在被胸前伤口上那些如跗骨之蛆一般的死气而困扰不已的巴尔克,瞧见那气势磅礴,横切而来的漆黑镰刀,几乎咬碎一口钢牙,心中大骂不已,可有不得不运起火焰,化作一道火焰屏障挡在前面。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二章

吴迪最终还是看在秦禹的面子上找了上层关系,把老李的事儿压了下来。

两天后,老李被廉政署释放,同时正式向市议会提出离职申请,市议会经过简单的开会研究,也同意了他的申请,并且限他三年内不准离境。

这个结果对于一个一心想在仕途上有所作为的人来说,无疑是非常痛苦的,老李离开警司后,总共在区议会任职还不到半年,心里很多想法和激情,还没等付出行动,就彻底烟消云散了。

秦禹准备离开松江之前,曾单独跟老李在江南区一家茶室见了一面,二人相互看着对方,内心都有些感慨。

“吴迪是比小三强,起码你在他那里说话是有一些分量的。”老李插着手掌,轻声说道:“你的选择是对的。”

秦禹挠了挠头,也冲着老李宽慰道:“歇一段时间也好,首席议员的位置虽然没了,但起码咱人没事儿,等个几年,说不定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哈哈!”

老李闻声一笑:“我都这个岁数了,还能有几个几年可以等?!算了,我看开了。”

秦禹没有吭声。

“你有眼光,也有胆量,关键时刻还敢下注。”老李看着秦禹,轻声说道:“药厂干好了,你会有个大前途的。”

秦禹喝了口茶水,没有接话。

“小禹,你知道我今天为啥被搞的这么惨吗?”老李突然笑着问了一句。

秦禹一怔,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药厂的事儿只是个铺垫,去七区才是你的大机会。”老李低声提醒道:“多积累一些自己的人脉,不要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内,因为哪天一旦你手里的篮子的没了,鸡蛋放在地上,那还有安全保证吗?”

秦禹看着老李,心里很疑惑的问道:“叔,老徐要倒之前,你为啥不抽身呢?换个立场,也许你不会是现在的结果。”

老李搓了搓手掌,话语平淡的回道:“因为我沾上了,被贴标签,外面谁都知道,江南区首席议员是徐家的人,我怎么走?说实话,小三和老徐的很多想法,我都并不赞同,可我享用了人家带来的资源,就要有被迫妥协的地方,这是很公平的交换,所以我也没啥心里不平衡的。”

秦禹听到这话,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往后小心点小三,他这个人跟你不一样。”老李轻声说道:“你是步步有坎,皮实耐操,像滚刀肉一样,稀里糊涂的爬到了现在这个位置,所以你不怕事儿。但他不一样,他顺惯了,心里经不起失败,再加上老徐肯定是要没了……所以他很可能变得跟以前不一样,在有些事儿上会走极端。”

“我知道了,叔!”秦禹点头。

“呼!”

老李长长出了口气,点头说道:“行了,你走吧,我一会想四处转转。”

秦禹看着这个有些落魄的中年男人,心里感触颇多,也就是几个月前,他还意气风发的站在主席台上,激情澎湃的做着任职演讲,可一不留神,现在啥都没了。

秦禹斟酌半晌后,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顺着桌面推到老李的身前:“叔,这个你拿着,密码是老猫生日!”

“呵呵,我还没到用你们接济的时候。”老李毫不犹豫的把卡推了回去:“好好在七区干,我也希望看到你好。”

“拿着吧!”

“……你给我留点面子,不行吗?呵呵!”老李笑着回道。

秦禹怔了一下,缓缓拿回银行卡,起身活到:“那我先走了,叔!”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93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