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一章

<!–start–>——我愿意,我想嫁给他!

喵喵又说了一边,她心里的确是不高兴,的确觉得难过。

因为结婚是她的事情,可是她却好像一个局外人一样,被所有人都屏蔽在外,每个人都在忙碌着,每个人都忙着她的事。

然而,她却一概不知。

等到tyr出现那一刻,喵喵才知道。

这种被人蒙在鼓里的感觉真的很差劲。

可是……这些都是她的家人,都是她的亲人,喵喵心里的难过不快,其实也都是一会儿,并不会持续太久,因为,他们所有人的都是在为了她好,都是为了她能幸福。

如果她真的为了这件事跟他们争执起来,那才是真的矫情。

生活不是戏剧,生活之要靠自己才能活的更好。

她父母,她的亲人,她的朋友,她的孩子……还有她爱的人,现在……都来到她的身边了,这场婚礼或许不是她曾经憧憬过的那种婚礼,但……这个婚礼将是她一生中最难忘的记忆。

这个婚礼,是所有人努力下带给她的。

她肚子里有孩子,她挽着爸爸的胳膊,她爱的那个男人在前方等着她,所有亲朋都祝福的看着她,这样的婚礼,没有什么遗憾的。

连城雅致唇角勾起,道:“我从小捧在手心的小公主,要嫁人了,你知道我有多想将那个小子弄死吗?”

喵喵眼眶一红,连城雅致虽然是笑着说的,可是她还是从这话中听到了无尽的落寞和伤感。

喵喵道:“爸爸,我不会离开的,我不会离开家的。”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二章

周立固插嘴道:“其实二哥想把话说清楚的,但景家的小娘子不主动开口,二哥也不好多嘴,万一自作多情了怎么办?人景家小娘子脸上也不好看,所以只是避着,想着一二次后景家的小娘子就明白了。”

满宝若有所思,“奇怪,为何景先生不拦着景家的小娘子呢?”

周立学几个一起摊手,谁知道呢?

这也正是他们最疑惑的地方,按说之前周立威没有定亲时景先生都没看上他,这会儿周立威定亲了,景先生应该更加看不上他才是。

周立威将兰馨送回到兰家的门口,这才将篮子递给她,“快进去吧,菜要冷了。”

兰馨红着脸点头,提着篮子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看,见周立威还站着看她便抿嘴一笑,推开门进去。

周立威见她将门关上了才转身离开。

兰馨躲在门口悄悄的看,见他走了还悄悄的往外探头看了一眼,直到他过了景家门前,一直走远才重新将开了小半的门偷偷掩回去。

她拎着篮子笑着转身,一转身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站在她身后,她给唬了一跳,手里的篮子差点儿就飞出去。

影子幽幽地道:“可别摔了,这可是我下酒的菜,嗯,你这次找的借口是我要喝酒还是你大哥要喝酒?或者是家里来了客人要喝酒?总不能说的是你叔叔要喝酒吧?”

兰馨忍不住跺脚,“爹!”

影子这才哼了一声转身,忍不住嘟囔道:“三天两头的跑去找人要吃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家多穷呢。”

走了几步,堂屋里的灯光就映照出来,屋里的几个小孩儿跑出来,围着兰馨转圈圈,“小姑,好香,好香。”

兰大嫂笑着上前接过篮子,打开看到里面的菜惊讶,“怎么要了这么多道菜?”

兰馨不好意思道:“我推辞不过。”

当时她光顾着想事情,等回神时周六郎已经下油,她不好改口说不要,不然落在周家人眼里反倒显得她小性了。

兰母看了一眼后道:“收起来吧,晚食都吃过了,这会儿拿出来干什么?明日午食再热了吃。”

两个孩子却扒拉着桌子不肯离去,兰馨就道:“蒸肉还热着呢,给他们吃一些吧,剩下的再收起来。”

兰母看了一眼眼巴巴的两个孩子,到底还是点头了。

兰大嫂拿出一碗来给两个孩子,剩下的拿到厨房,顺便把兰馨也给拉过去了,她小声问:“景家那边是过去了吧?”

兰馨点头。

兰大嫂就冷哼,“不是我说话难听,景家的这位大娘子也忒不讲究了,周立威没定亲之前也就算了,这会儿他都是我们家的姑爷了,她还用那种眼神看姑爷算怎么回事?”

兰馨皱皱眉,小声道:“大嫂别说了,这事儿我们知道就行,你可别告诉娘和大哥。”

“放心吧,我不说。不过,”兰大嫂压低了声音道:“你看周立威还有没有那个意思?”

兰馨想了想后摇头,“我去的时候他在楼上呢,那会儿景妹妹刚出来,看着不像是碰面的样子。”

“还是要小心点儿。”周立威以前给景家的大娘子多送一块肉的事情她是知道的。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三章

第739章挑战兽

“哦对了,你们梦见什么了?”

王白白这句话一出,就看见面前两人脸色都变了样,尤其是江妄,目光躲闪,满脸都写着“别问了,不想说”。

王白白大概知道自己问错了事,只好打着哈哈道:“我梦见了王家翻身了,宝库里面有很多珍宝,变卖之后,王家全都翻新了,还开了个文玩中介所,光是收介绍费的钱就收到手软,也做起了文玩生意,孩子们也都能吃好穿好了……”

这听起来的确是非常美好的场景。

江妄问:“那你是怎么醒过来的?”

“因为我发现,大家过的生活虽然很好,但是却不是王家人真正想要的,”王白白摸了摸头,有点不好意思地道:“虽然我们向往富裕的生活,但骨子里还是

文学

文人,有自己的傲气,相比于做生意赚钱,大家更希望能追求自己的梦想,所以……”

若不是王家实在是走投无路,家里孩子们的基本需求都成问题,他们是绝对不会打宝库主意的。

就算这次打开了宝库,他们也不会变卖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瑰宝,这是王家人作为文人世家最后的底线了。

“那我们就继续吧,”沈今初见王白白并没有损失什么体力,就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土:“这关应该是过了。”

三人继续走去,在沈今初幸运的指引下,经历过两个完全安全的路段后,又遇上了二选一的局面。

“这怎么选?”王白白一脸愁容地看着眼前摆着的两个东西。

那是两种宝石,一块是红色,一块是蓝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