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宝贝自己来

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第一章

“你说得对,如此一来,本官有负皇恩,叶天,本官这项上人头暂时寄存在脖子上,等案情水落石出,自然会割下来送给你!”

有了台阶可下的渊理沙也没脸赖在这里,让士兵们带上一干人犯和银元,匆匆离去。

“呸,什么铮臣,我看就是欺世盗名之辈。”

冷笑一声,叶天懒洋洋的说道:“这种人,都能混成帝党的核心人物,这帝党,也不过如此,时辰不早了,咱们回去睡觉。”

玉鼎县郊外,一起惊天大案成功告破,与此同时,北安真腊边境,一起震惊世人的惨案正在发生。

天刚蒙蒙亮,熟睡的熊木忽然被一声惨叫惊醒,他迅速起身穿好衣服,将耳朵贴在门边仔细聆听,却没有听到任何响动。

有点不对劲。

警惕性极强的熊木心中隐隐觉得不安,往常这个时辰早就听到村子里的鸡鸣声,此刻却出奇的安静,于是熊木小心的将放在门口的柴刀拾起,蹑手蹑脚的准备开门查探一番。

就在他刚刚打开院子大门,一道白光从他眼前闪过,本能驱使他向后连退数步这才刚好躲开迎面而来的夺命连环刀,只见一个未曾识面男子二话不说再次向他发起了攻击。

起先,熊木还没有从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中反应过来,只能一边躲避一边勉强反抗,凡是能被他用来当武器的物件都被扔了出去,可那男人依旧像是一头凶猛的狮子一般,想要扑上来将他撕个粉碎。

这个时候,熊木忽然想起前段时间管邻居要来的黄豆,还有磨制了一半的豆粉,趁那男人没有防备之下,熊木二话没说先抓起一把豆粉洒向男人面部。

那男人光顾着用手阻挡,却没有看到脚下被熊木撒了一地的黄豆,一个不小心重心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机会来了!

熊木拿起柴刀趁他还没有起身一个腾空飞跨,直接踩在那个男人的胸口,接着右手接过左手的柴刀,从上至下狠狠将刀插进男人的胸膛,一口鲜血咳在他的脸上,男人便一动不动了。

“吓死老子了。”熊木长长的舒了口气,顺便将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他注意到这个人身上的服饰像北安人,心中疑惑北安人为什么会对他痛下杀手呢?自己貌似并没有得罪过他们。

就在熊木困惑不解之时,忽然村子外面传来一声嘶吼,熊木灵活起身行至院门外,只见乌央央一片身着北安服饰的人冲进了他们的村子。

这群人二话不说直接分散冲向旁边的村户家中,尚在熟睡的村民莫名其妙被杀害,他们像是魔鬼一般扫荡着村子,甚至连家畜都不放过。

熊木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提着花白的刀子走进去,然后又提着沾满鲜血的刀子走出来,接着又走入另外一户,忽而听见一声啼哭,短暂的像是幻觉一般又消失了。

双眼噙满泪水的熊木走了出来,心中的愤怒让他忘却了恐惧,他站在自家院子口呼唤村民赶快撤离,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有不少村民已经料到发生了何事,熊木没有选择逃跑,他站在那里注视着这些大开杀戒的魔鬼。

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第二章

:.

辽国的西京大同府府城云州四门紧闭,周长二十里的城墙上,守城士卒布列齐整,城头守具准备充分,随时准备应对南边不远正疾奔而来的周军书友上传

朔州失陷,应州失陷,堵住勾注塞古道的广武城寨虽然是精心修筑,却也挡不住周军的锋芒,整个桑干河谷地区就此向周人敞开了怀抱云州的南边虽然还有一座怀仁*县城,不过西京道的辽军上下却谁也没有对那个小小的县城抱有幻想——怀仁*县城左近的河谷地带还是偏宽敞了,周军攻城的话可供腾挪的空间相当的大,县城里面的守军又不多,也算不上擅长守城,既然连广武城寨都

文学

没有坚持几天,想来怀仁*县城是难以发挥阻击作用

大辽要还想继续保有西京道,云州就是必守的,而且只能指望于云州的城防与城内的守军了

好在云州城经过了人类上千年的经营,可以称得上金城汤池,虽然北魏早期的都城平城早已在六镇之乱中成为丘墟,隋唐以来的累代经营也是相当不错了,当年石敬瑭向契丹交割领土的时候,云州军民拥戴大同军节度判官吴峦抗拒辽军,在外无援兵的情况下都坚守达半年之久,契丹对之无可奈何,最后还是石敬瑭召吴峦归阙,这才让契丹得以收取云州

尽管契丹兵并不擅长守城,汉儿军的忠心又不能让耶律斜轸放心,不过西京道的大部分兵马却都是撤到了云州此时耶律斜轸手中掌握的兵力几乎有三四万的样子,以云州城的坚固程度和城中的仓储积蓄而论,守上个一年半载却并非难事,当然前提是周军不在城下大规模使用火药炸城

然则此时云州城内并不是兵强马壮的模样,城头的守军加上城内轮休的堪堪万人而已,加上城中的青壮百姓,也就是将将能够满足守城的基本需要,正由大同军节度使耶律善补率领着在城内厉兵秣马

此时的西京道辽军主力却驻扎在云州城东的白登台

“周军来势汹汹,此战并不好打啊……广武城寨专为克制周军的炸城之法而筑,却也没能多顶些日子,这云州城虽然高大坚厚可是未必能够及得上广武城寨,然则陛下将西南面军事交托于我,若是不经一战便弃守西京,我心中着实难安惟愿敌军连胜之余心生骄狂让我军可以择机胜上一阵了……”

白登台南面的冈阜上,耶律斜轸驻马凝眉看着从南面滚滚而来的烟尘,不禁忧形于色,尽管上京方面并未勒令他坚守城池,甚至有让他必要时弃城保存兵力的暗示而且他自己对此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在实际面对这种抉择的时候,耶律斜轸仍然不免心中抱憾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以往可以在中原纵横来去的契丹铁骑面对南朝军队居然处处缚手缚脚可以说是攻不成守不就,小规模的冲突或许互有胜负千人以上规模的交锋在最近这十多年来竟然无一胜绩到了今日

文学

,堂堂的大辽南院大王总理大辽山西军国事的重臣大将,手握重兵面对敌军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居然不是迎头痛击,也不是坚守城池让敌军碰个头破血流,而是为了保存力量随时准备遁入草原

太祖皇帝和太宗皇帝连年征战给契丹铁骑打下来的赫赫声威,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是消失无踪

怎么的也得争取胜上那么一阵,哪怕是随后就立即转进呢耶律斜轸在心里面暗暗地发狠,但是他对此却又毫无把握,因为从过来的烟尘推测,周军的前锋显然行伍整齐进军极有法度,就这么驱使西京道的主力离开青陂道向南邀击,其中的胜机可谓相当的渺茫

萧斡里驱马凑上前来,抬头往南边望了望,这才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大王无需太过忧心广武城寨的失陷,定然不是因为城墙的防御不够好,据朔州、应州的溃兵所言,实在是那杨无敌狡猾透顶,没有正面强攻广武城寨,而是出石碣谷迂回到了城寨的侧后,此等伎俩可一而不可再,云州城墙虽然不如广武城寨,却也是根据皇甫继勋的进言做过加固的,周军想要破城绝非易事此处有大王统领西京道强兵策应,卑职料想我军必有一胜……大王脚下踩着的冈阜名叫白登山,千多年前汉人的皇帝亲领大军出塞邀击匈奴单于,曾经在这里被围困达数日之久,一直到遣使献宝求告于方才得免,如今来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杨无敌,大王定能借此福地破之”

耶律斜轸一瞬间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之情,不过并没有搭腔,而是静静地打量了一下身周的地势

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第三章

三年的时间里大唐的变化非常大,各个方面与西征之前相比像是两个时代。

首先是经济方面,大唐连续三年的国库收入涨幅都超过了百分之三十,俗话说大河有水小河满,百姓的收入增长的更多,基本上实现了全民温饱。

其次是科研和教育。全民温饱这个词是云家提出的,受益人却是大唐的皇帝和百姓,云家并未得到太多的好处,相反,云家的收入减少了一大块,在维持正常的商业运行之外,大部分的收入都投入到了科研和教育领域,皇家三分之一的收入也投入其中,让大唐的科研和教育有了大踏步的进步。

识字学校的数量不断增加,李二顶着压力在大唐全境推广五年义务教育,文华司终于找到了组织,成为礼部的正式在编的下属机构,礼部的教育经费支出达到了每年三百余万贯,几乎接近军费开支。

这些投入都是无法在短期内获利的,但是打下的基础足以在未来的二三十年的时间里慢慢的转化为国力。

再有就是基础建设的进步。三年的时间里,大唐新修了长达两万多公里水泥路,基本实现了贯穿全国的三横两纵的道路网络,五条主干道几乎把大唐所有的重要地区和城市连接起来了,减小了地域间的交流障碍,增强了中枢对地方的统治。

北方的铁路已经完成,北至大凌河,南至幽州和津门,并从幽州继续向南延伸,目前已经修到了邯郸,长安至洛阳的铁路也在施工,长安至邯郸的铁路也在规划之中,预计五年后大唐会拥有一套由三条铁路组成的简单铁路网,大唐北方会和中原连成一体。

交通的便利进一步促进者经济的发展,两湖地区的优越自然条件吸引力不少势力的目光,朝廷拍卖出了大量的土地使用权,得到不菲收入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大量的粮食补充,南洋出产的粮食也可以通过便利的水陆交通运往各地。

变化最大的是工业产能,尽管高端的工业产品还是掌握在云家手中,但是大量出现的大小工厂可以给市场提供很多初级的工业产品,大唐成为世界的制造业中心,供应着亚欧非大陆所有的市场需求。

三年时间,仅是进出口的关税收入就达到了三千多万贯,加上商税,国内的税收之中农税所占的比例还不到两成。

大唐海外开发集团进行了第二次分红,人头税正式取消,人口增长进入快车道。

军事方面,十六卫完成火器化,士兵配备五发弹仓的直拉栓动步枪,重武器包括火箭弹和前装线膛火炮,各地府兵规模缩小到不足十五万,预备役军队的规模扩大到三十万,轻武器是十六卫退役的单发步枪和前装滑膛炮,府兵和预备役还保留了一部分冷兵器部队,近卫军则是完全按照岸防营的标准装备和训练,成为世界上第二支纯火器部队。

兵部在崖州成立中级军官学校,按云家传出的作战方式授课,专门为个部队培养中级军官和技术军官。

长安的大唐军校则是负责培养高级军官,云家人知道自己的斤两,培养能指挥作战的军官没有问题,但是要论战略战术,以李靖为首的那些老将才是大拿。

各地折冲府则是开办了很多预备士官学堂,为军方培养初级军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