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短篇合篇500篇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一章

瞎眼老爷子还想再问,满身奇怪的水汽的牛澜绮蓦然出现在人群中。

牛澜绮的状态非常不对,本源波动诡秘晦涩,就像是刚刚被冷冻过后又立马跑到了蒸笼中去,浑身上下呲呲冒着气,整个人都在滴着蓝色的水液。

牛澜绮趔趄着对瞎眼老爷子鞠躬,咬牙说,

“老爷子,这事,您到底管是不管?”

瞎眼老爷子忽然一阵剧烈的咳嗽,表情显得有那么一丢丢的惆怅,

“咳…”

“牛家丫头不要激动嘛,如若不是林小子我黑军怎能有如此大胜,光是虚兽就斩杀了不下二十头,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声啊,难道你牛家的老头没有在这场战斗中捞到好处么?”

“话虽如此…”牛澜绮身上开始咔嚓咔嚓的结冰,“这么说老爷子你是摆明了要拉偏架了?”

众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瞎眼老爷子是整个海防线最受尊重的老人,这个牛澜绮太放肆!

同时牛澜绮的话也让他们觉得很挫败——从什么时候开始黑军要看明光的脸色行事了?

“咚!”

牛澜绮身后突然又多了个人,是牛澜山。

说起来牛澜山明明是牛澜绮的弟弟但看起来却比牛澜绮的爷爷还要老上几分,光看那张满是褶子的脸的话,唔,估计最少也得是太爷爷辈分的。

牛澜山低声道,

“姐,别说了姐,你这是干啥…”

牛澜绮一脸桀骜,

“我就不信今天没人给我评这个理了?!”

牛澜山讪讪的笑,对周围道,

“咳咳,我姐她,受伤了,受伤了,老爷子您别跟她一般见识,您还不知道她呢,一直都是这稀烂的狗脾气。”

瞎眼老爷子道,

“牛家丫头,林小子对海防线的意义非比寻常,以你的身份,又是在这种特殊时期,更该有容人之量。”

牛澜绮气得呵呵冷笑,

“我没有容人之量??是不是要等到他害死我的时候你们才会觉得我有容人之量?”

“姐!!”

“你闭嘴!”

瞎眼老爷子也不生气,

“牛家丫头,这是为了你好。”

牛澜绮瞪大了眼睛,讥讽的问,

“哦?”

瞎眼老爷子话里话外包庇的意思实在太明显,周围一圈儿年龄大的家伙脸有点红,表情有点僵硬。

瞎眼老爷子道,

“呵呵,小丫头要是实在过不去这个坎,我做主,准你的假,甚至可以亲自动

文学

手为你屏蔽黑沉海的束缚,你便去找林小子讨个说法吧。”

牛澜绮道,

“什么意思?”

老爷子脸上没了笑容,

“字面意思。”

“你们不会插手?”

“当然不会,当然,如果牛家丫头你有性命之危,海防线不会坐视不理的。”

牛澜绮转身就走,却被牛澜山一把拽住,

“姐,姐我们打不过那小子!”

牛澜绮:???

瞎眼老爷子噗嗤一声笑了,撸着胡须,

“总算有个能看得明白的。”

牛澜绮的脸色都无法形容到底有多难看了,嘴巴张大,半天都没挤出一个字来。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二章

地球。

时空的异变已经上升到了极致,整个世界的根基都在动荡。天空摇摇欲坠,黑云之后的太阳空前黯淡,仿佛每一秒都可能释放出无尽的能量吞没这个星系。

碎裂的街道之间,空间中陡然闪烁出金色的电流,形成一道漩涡的形状。白色利箭从漩涡之中一射而出,带出的无形气压仿佛无数利刃割开了碎石满地的地面,风压轰得周匝的玻璃片接连炸裂。

一连冲出了老远才终于刹住了车,拖着长长残影的几道白光凝聚成了人形停在了残破的街道上。布雷德半跪在满目疮痍的地面上**,罗伊和芭芭拉就在他身侧一两步的位置,同样已经虚脱,状态比他还要糟。

不久前,三人在时间零点处赢得了一场史无前例决战的胜利,感觉就好像半只脚在鬼门关里来回晃了无数次一样,那绝对是你这辈子不会再想尝试第二次的经历。此刻,三人都感觉像是虚脱了一般,像是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储存的能量全部被释放了个干净。

三人就这么无声地**,空气中弥漫着呛鼻的硝烟味,还有像是食物烧焦的糊味。

淡淡的一层绿色光芒像是从虚无的空间中漫出一般。刹那间,天地都被笼罩进了淡绿的薄纱中,废墟、火焰和硝烟都变得虚幻了起来,一切都像是被印在了一张巨大的画布上。

“时间的自我修正。”布雷德轻声道,“他做到了。母盒的力量全部融入到了时间线本身里去,如果把肖恩比作一个肿瘤的话,那么母盒的力量已经帮助时空自身彻底清除它了。现在,时间正在进行自我修复,清除时间线中的所有异常……很快这个世界就会恢复到被他修改之前的样子了。”

说到此处,布雷德的声音也逐渐变得遥远了起来。他的身体像是分解成了无数白色粒子一般,仿佛被看不见的引力朝着空中吸引,逐渐变成了半透明的颜色。

罗伊问:“你……”

布雷德微微一笑。

“看来这个世界的时间还是把我判定为了‘不属于这个时间的异类’呢。”他轻轻说,“不过无所谓了,我该做的也都做完了。”

罗伊点点头,正色道:“谢谢。没有你的话……我们不可能做到。”

布雷德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应该谢谢你才对。”他说,“我已经离开了自己应该在的地方太

文学

久了,遗忘了我自己的身份,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我始终是人类,我总是应该站在人类的立场做出选择。我想……是时候结束旅途了。”

芭芭拉也笑道:“嗯,一定还会再见吧。”

“啊,一定。”

布雷德身体半边已经消失不见了,他伸出几乎已是一团白光的手,罗伊微微一笑,紧紧握住,直到白色的闪电侠彻底化作了星点的白光从这个空间里消散。

而后,他转向了芭芭拉。

“这次……也多亏了你呢。”他说。

芭芭拉自豪而开心地笑了,她轻轻靠在了罗伊怀里。

世界被绿光笼罩,一切都在消散,天空的颜色也在逐渐变淡。顷刻间,天地间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粉尘和烟雾都在空中静止,世间仿佛只留下了融为一体的两人而已。

但这不是末日,而是一个新的开始。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三章

蓝锦被高高的吊在野蔷薇山庄的大会场主席台上,脸上新添了几道鞭挞的伤痕,但是她的表情却非常平静。

从上往下俯瞰,她非常惊讶这里的布置太像机关的会议大厅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从心理角度分析,这样的布置表明林子荣其实是个奴性入骨的家伙,非常崇拜权威——而权威在中国的具体体现就是当官。

事实上,奴性入骨的人是非常危险的,他们会为了某个目的做出非常残忍的事情来。当然,这样的人也缺乏自信,但是表现得却非常强硬——蛮横的态度也是他们的特点,也就是所谓的外强中干。

现在,林子荣和几位长老坐在听众席第一排商量着丐帮大会的事情,林子荣特别的表现出霸道和豪气,手势也学着电视中领导讲话时的动作。不过谈话中时时会冒出一两句:“叉他老母”“仆街仔”之类的脏话,又明确的表现出他的江湖气质。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林子荣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骂道:“仆街仔!”拿起手机一看,立即捂住手机,紧张兮兮的左右看了看。

丐帮六大长老识趣的靠在椅子背上,表示自己对这个电话一点也不好奇。不过笑容有些古怪,似乎在猜测这是林子荣老婆打来的电话。

林子荣不好意思的解释了一声:“蓝筹!”前面已经说过了,蓝筹是行话,表示在公检法卧底的坏份子,也就是内鬼。

六大长老全都释然了,表情严肃起来。

林子荣捂着手机走上主席台,左看右看的,似乎在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接电话。

自从出事后,蓝锦其实一直在分析那个出卖自己的蓝筹到底是谁?

审问孙辟没过多久,自己就遭到了绑架,在这么一段时间里,大多数警员都和自己呆在一起,没有机会和林子荣通风报信。能够有机会打电话的只有两人,一个是小陈,另一个是小张,这两人都是自己派出去的。

也就是说,自己派了两人出去,其中刚好有一个是内鬼——这种机会可以说少之又少。但是,犯罪心理学家当然明白,要做到让领导派自己出去而不让他察觉这是自己的意图,其实也不复杂,只需要用到一个魔术技巧就可以实现。

这个魔术技巧叫:让观众以为是自己选牌的技巧。当魔术师在舞台上表演扑克魔术时,有时会让台下某一个观众抽出一张牌让自己猜。当观众走上舞台时,他是非常紧张的,这时候魔术师会把自己想让观众抽到的牌推出去一点,递到观众的掌心。观众会很自然的接过牌,并且不会察觉这是魔术师的意图,以为这就是自己选的牌——其实这是一种控制对方的技巧。

回想起来,审问孙辟时自己故意谎话连篇,但是文化程度不高的孙辟居然信以为真。然后自己派出小陈,让他装做去泡咖啡时,这时所有警员都低着头,忍着笑——派他们出去做额外的工作还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他们都回避开了自己的目光,这是人之常情。

接下来,自己扯到了天上三颗卫星照着孙辟,要派另外一个警员去打电话关闭卫星时,只有小张主动与自己的目光对视,所以自己选了他出去打电话——没有想到,他是真的打了一个电话。

所以,小张让领导选中自己执行任务的方法其实非常简单,就是与领导的目光对接——如果你想当体育委员,可以试试这个方法。

林子荣匆忙中也忙了会场上还吊着一个人——也许他可能认为蓝锦必死无疑了——他走到蓝锦的脚下,举起手机压低声音说:“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联系我,你也要注意安全。”

虽然蓝锦怀疑小张,但是当林子荣的手机里传来小张的声音时,她还是从心底叹息了一声。

“林帮主,这次的消息我要一百万。”

“一百万!你当我的钱是那么容易挣的啊!我告诉你,每天天不亮我就要派人把那些小叫花布到街上去,还要注意他们的安全,还要供他们吃喝,就这样,他们讨的钱我也不能全拿。”从事后的调查得知,林子荣从事的这一行有规矩的:每个乞丐讨来的钱他只能拿百分之七十,剩余的百分之三十必须归乞讨者。“你开口就要一百万,怎么不去抢?”

手机另一头小张嘿嘿冷笑,“我免费给你说一点,你看我的消息值不值一百万——在刑侦局,前段时间救了两个失踪儿童,其中有个孩子叫胡彬彬。他会一种类似天眼通的异能,可以看到太阳系附近的事情。”

林子荣“咕”的吞了口唾沫,“他看到什么了?”

小张故意调侃说:“我好像记得他说什么太阳系九大行星是错的,哈哈哈!八十万,一分不能少,不然你就别想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林子荣厌恶的把手机拿得尽量远离自己的身体,这样一来他不得不伸直手臂,长长的吐了两口气之后,他下定决心似的重新把手机靠在自己的耳朵边:“六十万,一分不能多,人要懂得知足常乐的道理——喂,喂,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