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一章

秦轩徐徐睁眼,他望着鸑鷟展翼,如若一座大岳,巍然而落。

鸑鷟注视着秦轩,它发出了一声长鸣。

秦轩未曾听懂,不过,似乎察觉到了鸑鷟之意。

它想要让秦轩随他离去,只见秦轩却是淡淡一笑,“我在此地等你三月,可并非是要随你离去!”

只见下一瞬,秦轩的身躯震动,体内本源世界归一,黑暗宝界盘绕相融。

秦轩的身上,强大的气势油然而生。

鸑鷟盯着秦轩,随后,它忽然羽翼一震,便向秦轩拍来。

轰轰轰……

只见在这天地间,秦轩一界祖境,却在与通古境的鸑鷟在交手。

两道身影在这天地间交锋,这一次,仍旧是以秦轩重伤。

不过鸑鷟的状态比起上一次不知好了多少,秦轩的祖身不断有裂痕浮现,身躯也有不少地方骨折。

鸑鷟展翼,满是傲然的鸣叫着,似乎在嘲笑着秦轩的不自量力。

秦轩轻吐出一口气,他再次展翼而去,鸑鷟并未追及。

不见鸑鷟踪影之后,秦轩方才寻一处而盘坐,他身上伤痕累累,他却并不在意。

这鸑鷟对他并无恶意,但作为通古境,鸑鷟的实力无需言表。

甚至,在与他的交手中,鸑鷟仍旧未曾动用全力。

“普通的通古境,我勉为其难能够抗衡,可鸑鷟这样的生灵,我绝不可能是其敌手。”

秦轩轻吐出一口气,他再次盘坐,感悟这一次大战的收获。

同时,对于上至古帝秘也有更深刻的领悟。

相隔一个月之后,秦轩再次醒来,他将上一次大战的收获尽数收入心中。

只见秦轩身在一座山岳之中,他忽然身躯一震,身上,便浮现出一条条纹络,其色如夜,却如绽昼光,颇为玄妙。

“上至仙体!”

文学

秦轩将此身躯命名为这四字,本就是脱身于上至古帝秘,体内祖界与黑暗宝界相融合,他如今的力量,算是可以抗衡真正的通古境,当然,只是那种最为普通的通古境。

等到他体内十万界大成,等到他黑暗宝界修炼到足以匹敌界主境巅峰本源世界的存在,他施展上至仙体,或许能够真正的斩杀通古境。

祖境杀通古境,不借助其他之力,这简直是九天十位未曾有人开创的奇迹。

甚至,有人连想都不敢想,可秦轩却即将要做到,看到了未来。

余下两个月,秦轩在不断的完善着上至宝体,另外,他将咒令、旗山、牧神等种种古帝秘的一些力量凝入其中。

甚至,秦轩还创下了两种神通,这两种神通,是他真正能够将他如今的实力展现的淋漓尽致的。

近乎第四个月,秦轩看到了鸑鷟,翱翔于天地,在寻他的踪迹。

秦轩忽然一步而起,入山之巅,他望着鸑鷟,只见其双手相对,掌心之中,上至仙体之力在不断凝诀,秦轩更是直接破舌尖滴血,化作了一把暗红色的飞刀。

此刀三寸,上有一道道纹络,像是在流动着。

四周的天地也在风起云涌,天地之力不断涌入到这三寸飞刀之中。

秦轩忽然抬眸,他望向那鸑鷟,漆黑的眸子内,宛如幽冥之鬼。

鸑鷟察觉到,它转身望向秦轩,口

文学

中发出一声嘹亮的长鸣。

下一瞬,秦轩的手中的飞刀消失了。

只见天地失光,一抹影子,仿佛斩开了天地,即便是鸑鷟都未曾反应过来,便直接略过其脖颈。

飞刀入天三千丈,方才消散,只见鸑鷟的勃颈处,有翎羽被斩断了,甚至,勃颈处流出了紫红色的鲜血。

凤鸣之音,惊天动地。

鸑鷟宛如暴怒,她未曾想到,自己居然真的被秦轩所伤,还伤及到这种地步。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三章

‘只是三色魂花只出产在极阴之地,经过数百甚至数千年的时间,才会形成。这种地方,对一些阴物和修阴气的修仙者来说,绝对是一处洞天福地。尤其是在地球这样贫瘠的修炼环境中,就显得越发珍贵,往往会吸引某些异兽阴物盘踞其中。’

叶阳摸着下巴,一阵沉思。发现能出产三色魂花的极阴之地,并非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这种地方,虽然对普通修士,是噩梦之地。但对于某些专门以阴气修炼的修仙者,还有异兽阴物而言,就是圣地了。

而且据柳擎天所言,栖雾山阴龙洞,居然是御鬼宗的地盘。如果叶阳没有记错,之前法器拍卖,那个阴鬼道人,貌似就是御鬼宗的弟子。不过御鬼宗盘踞这么一块宝地,想来阴鬼大师的师父也是阴修之人。

只是若御鬼宗真的掌控了这种宝地,凭借那处圣地,他们应该早就称霸省北,乃至整个中都省,如同西北日月魔教一样。

而不是默默无名,一直处于半封山状态。

还有,听潘虎所言,他之前貌似去过栖雾山……

一个普通人,怎么能进得了栖雾山?

莫非这其中有猫腻?

叶阳盯着潘虎,一言不发。

潘虎正在那吐沫横飞,被叶阳盯得发毛,虚声道:“叶大师,您这么盯着我看干嘛?该说了我都说了啊。”

“你在骗我?”叶阳淡淡道,也不生气:

“栖雾山,又名又叫西嶙山。据我所知,此地一般人根本进不去,而且此山,又有御鬼宗坐镇。按理说,你一个普通人,应该没法进山的。但听你之前所言,好像你进去过一样,对此地无比了解,你是不是得给我一个解释?”

“叶…叶大师,你原来知道的这么详细啊。”潘虎终于色变,身子颤抖着道。

他只是透露了有关栖雾山的传闻,没想到,叶阳能推测出这么多东西。

“老实说,你究竟还有什么瞒着我?”叶阳眼露寒芒,一丝淡淡的杀意,充斥在车的内部。

充当司机的易一道人,顿时如溺水了般,连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

潘虎身体一僵,脸色惨白,最后咬牙道:“叶大师,我说,我说。”

叶阳散去身上的杀意,冷声道:“机会只有一次,再敢骗我,我就把你从车上丢下去。”

潘虎闻言,哪还敢在隐瞒一句,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叶大师,我并非是有意隐瞒你,这件事说来话长。”

潘虎叹了口气,徐徐道:“我早年到栖雾山游玩,之后不小心被山上的迷雾遮住了眼,也就是民间俗称的鬼打墙,被毒瘴所伤,但侥幸被坐镇此山的御鬼宗一位道人所救,在山上住了大半个月。我回去后,给那位道人打了一笔钱……

久而久之,便与御鬼宗结下了不解之缘。大概在三年前,被那位道长破例,收作弟子,加入了御鬼宗。”

叶阳点点头,示意潘虎继续说下去。

潘虎道:“我们御鬼宗,在祁州盘踞一百二十多年。我师祖御鬼道人,在百年前,清晚期,便是省北有名的入道大师,但却迟迟不得真人之境,直到带着三个徒弟,也就是我师父,师叔,还有师伯,发现阴龙洞内的蛇龙潭,情况才有所改变。”

“最后师祖更是把御鬼宗地址,搬迁到蛇龙潭附近,他当时凭借着蛇龙潭源源不断,远胜外界一切的阴气,半只脚跨入入法境,外界更称之师祖为小真人。但没想,师祖在最后一次闭关,冲击入法境时,却被……”

说到这,潘虎显然想起什么恐惧的事,身体忍不住都哆嗦起来。

“却被什么?”易一道人好奇心大作,忍不住问道。

他虽然是省北术法界有名的术法大师,但对于神秘的御鬼宗这段往事,却不是很清楚。

叶阳心中却大致猜到什么,但不敢确认。

“却被,蛇龙潭水底,一头巨大怪物,给打成重伤,三月之后,便不治身亡。”潘虎深吸一口气道:

“潭下面居住着一个怪物,一个师祖都不知道的大怪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