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2)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第一章

“多宝,长耳定光仙一事,与贫道无关。”

玄松淡淡看了一眼多宝如来,说道:“贫道来此,乃是跟你讨要一件东西。”

多宝如来眉头一皱,心中隐隐生出一丝不妙,道:“若是天尊前来,是想讨要八品功德金莲的话,那么还请天尊无需多言。”

“八品功德金莲乃是我小乘佛教至宝,不容有失。”

昔年太清让他立下小乘佛教,分化佛门一脉气运,阻止佛门大兴。

当时降下的无量玄黄功德之气,被太清收走,化作一件功德至宝,名曰:金刚啄。

按理来说,金刚啄应当是小乘佛教至宝,由多宝如来执掌。

可是太清岂会将一件功德至宝,交给多宝如来!

故而,接引才会将八品功德金莲赐下,让多宝如来执掌,镇压小乘佛教气运。

偏偏在幽冥世界之中,冥河出言点明,玄松正在收集四朵先天莲花,自然不过放过八品功德金莲。

“并非是八品功德金莲。”

玄松摇了摇头,道:“昔日诛仙剑阵一战,诛仙四剑中的三柄,被玉清圣人收走,剩下诛仙剑则落在贫道手中。”

“可那诛仙阵图!”

说到这里,玄松大有深意看了多宝如来一眼,道:“只怕是在你身上才对!”

诛仙阵图!

玄松是为了诛仙阵图而来!

多宝如来浑身一震,脸上隐隐涌出一丝慌乱。

正如玄松说的一般,当日四圣破诛仙,收走诛仙四剑,仅剩下诛仙阵图,一直留在他的身上,并未交给上清。

一时间,多宝如来不禁闭口不言。

既无法出言诓骗一位三尸准圣大神通者,又无法承认下来。

诛仙阵图,虽然没有什么用处,却事关它日诛仙剑阵能否再次出世,只要将其留在佛门。

那么洪荒第一杀阵诛仙剑阵,便永无出世之日。

“诛仙阵图乃是截教至宝,亦是玄门之物,而非是佛门的宝物。”

玄松可不管多宝如来有何打算,继续说道:“如今你乃是佛门中人,岂可继续执掌诛仙阵图!”

“还是将诛仙阵图交出来为好。”

要是让太清知道,诛仙阵图一直都在多宝如来身上,非得露出恼悔神色不可。

“还请天尊见谅!”

多宝如来轻叹一声,显然不想把诛仙阵图交出。

“既然诛仙阵图乃是截教一脉至宝,那么它日自有截教门下弟子前来讨要,而非天尊。”

他的意思十分明白,让上清或者截教门下弟子前来,他自会将诛仙阵图交出,而非交给玄松。

“此事怕是由不得你!”

玄松怎会不知他的打算!

上清何等高傲,岂会亲自前来讨要诛仙阵图!

至于截教门下弟子!

眼下只有赵公明一人,勉强算是保全下来,拥有大罗金仙境界。

奈何,比起佛门来说,赵公明一身本事,怕是尚且不如四大菩萨。

“天尊此举,是想以大欺小!”多宝如来深吸一口气,全神戒备起来。

“你大可将西方二圣接引、准提唤来,否则休怪贫道以大欺小!”

玄松身上,隐隐浮出一层先天五行五色神光,毫不在意西方二圣。

要是换做八品功德金莲,西方二圣必然不会坐视不理。

可眼下则是诛仙阵图,只怕西方二圣还没等来到西贺牛洲,就会被其他圣人拦了下来。

事关诛仙阵图,至少太清万万不会坐等西方二圣前来。

见此,多宝如来脸色变幻不定,心中颇有一些无可奈何,暗恨长耳定光佛惹事生非。

要是早知玄松会现身前来,讨要诛仙阵图,他说什么也不会离开八宝灵山。

足足沉默半响时间,多宝如来神情一暗,最终还是将诛仙阵图取了出来,抛给玄松。

“还请天尊让开道路,容贫僧将长耳定光佛救出!”

然而,不得多宝如来话音落下,就见九曲黄河大阵光华一敛,消失不见,云霄一脸意气风发的走了出来。

“多宝,世间从此再无长耳定光仙!”

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第二章

轰,第七雷落下,叶江川一剑继续斩碎,但是这一刻,已经真元耗尽,全身受伤。

他长出一口气,没有办法,立刻拿出奇迹卡牌。

卡牌:展现活力

解释,一瞬间,活力恢复。

歇言:满血复活,精力充沛。

本来还想着在众神轮盘中使用,但是没有办法了。

激活奇迹卡牌,顿时一闪,叶江川全身所有一切,都是恢复,无伤无疼!

第八道劫雷落下,还是一气纯阳天劫雷!

但是刹那间,天空漆黑一片,大地好像静止一样,只有那一道贯穿天地的纯阳雷光傲然闪耀,这雷可怕无比!

轰,叶江川基继续出剑,一剑破雷,毫发无伤,不由的发出哈哈大笑,来吧,劫雷,我不怕!

好像被叶江川所刺激,那劫云中,最后一雷,开始凝结!

这团直径超过百丈的巨大雷团徐徐滚动,一气纯阳天劫雷赫然变化,一道道纯阳雷光如蛇般向游进了雷团中。

滚滚的雷团发出滚滚的轰鸣声,那声音低沉雄浑,大地在这震鸣中颤抖不已。

但是叶江川不给它机会,一跃而起,疯狂出剑!

他飞腾天空,整个身体发出光芒,以身化剑,人即是剑,剑就是人,人剑合一,向着这可怕的劫雷杀去!

一剑之下,叶江川使出自己的所有力量,整个人化作一种奇异的光芒,一声轰鸣。

在叶江川的一击之下,一气纯阳天劫雷慢慢消散,被叶江川给一剑粉碎,一气纯阳无量锋度过雷劫!

至此彻底炼制成功,有在这个宇宙存在下去的资格!

叶江川无比高兴,缓缓收剑,至此多一九阶神剑一气纯阳无量锋。

而且这个剑,和人心血相合,完美合一,因为是他人剑渡劫。

不知道躲在那里的诺兰德出现,使劲的鼓掌,高兴的喊道:

“叶,厉害,厉害!”

叶江川微笑说道:“多谢大师!”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叶江川感觉诺兰德好像疯狂消退了很多。

“多谢你,叶,你在此渡劫,那雷劫,蕴含无尽的纯阳,我也是受此刺激,我的疯狂减退了。”

“多谢大师,太好了!”

“多谢你了,叶!”

“大师,既然我帮了你,你能不能帮一帮我?

我想购买一些反预言类的奇物,活着梦境之中辅助战斗的奇物?”

“这个简单,你有钱吗?”

“我有!”

“那就容易!”

如此,叶江川又是购买了一个言灵降神项链,造化流离戒子,专门用来破坏那些预言类袭击,梦境类法术。

至此叶江川剩下六个大道钱,八个天规钱,四个超品灵石。

购买完毕,叶江川告别诺兰德,回归太乙宗。

叶江川可没有什么通道行走能力,自己那两个奇遇通道,迟迟没有激活,只能使用七阶战堡飞遁。

最后叶江川足足用了一个半月,这才回到太乙宗。

这一路之上,叶江川不断修炼,熟悉九阶神剑一气纯阳天劫雷。

这些天的修炼,《太岳通天大乘蝉蜕度世圆满天重经》渐入佳境,虽然没有达到法相境界的修炼,都是完成,但是神通天重,悄然诞生。

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第三章

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运输车队里能坚持到现在的,除了新人,就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一听就明白上面是什么意思了,于是车载频道里,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才有人叹口气,幽幽地发话,“他们……真的行吗?”

这一声很轻,但是真的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如果没有这个指望,多数人还是跑得掉的,就算虫子发现运送的是能量石,又能怎么样?

无非就是增加攻击力度,左京市能坚守到现在,是因为虫族攻击的力度不够吗?

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有足够的决心坚守,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不是虫子们手下留情。

不过命令已经下了,大家也只能默默地执行,这种场合有异议没事,抗命是要吃枪子的。

然而紧接着,几个观察哨都发出了惊呼,“咦?”“我去,什么情况?”“虫子呢?”

差不多用了半分钟,指挥中心就得出了结论,“虫子们飞进雨区不久,生命反应就消失了,看来我们的合作伙伴,还真不是吹牛。”

差不多又过了五分钟,指挥中心发出了命令,“警报解除,各单位继续行动。”

没人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消失的,在雨区里,军方的监测手段并不多,更别说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只是有点微微发白。

事实上,颐玦和冯君的神念,感知范围远远超出军方的仪器,只不过在此之前,虫族并没有进入雨区,两人虽然也有能力灭杀掉它们,但是没必要表现出这种能力。

严格来说,颐玦使用思甘霖的神通,灵气损耗还要更大一些,但是……手段足够隐蔽。

反正三支虫族队伍进犯,只要进了雨区,来一支灭一支。

灭虫子是颐玦的事,捡尸就是冯君的事了,颐玦为了防止本地人去捡尸,特地提高了降雨密度,同时生出了白雾——你们老实运输,就不要探查我们的战斗力了。

大部分人真没有心思去琢磨,那些虫子是怎么死的——运输任务本身就很重了,一天一夜要运送那么多能量石,不少人甚至都穿上了太空真空吸尘内裤。

这个东西是给太空战士穿的,简单来说,就是战斗中万一想解手了,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小号大号都能解决,可以多次使用,使用成本……较高!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发明,但是用得久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其实是习惯性,万一哪天没穿这种内衣,却以为自己穿了,那些下意识的行为,会导致不忍直视的后果。

所以哪怕是太空战士,回到地面之后,都不会再穿这种内衣。

但是现在这些运输的司机,直接选择了这样的内衣,可见任务有多重了。

至于说睡觉?想多了,大家已经做好了奋战一日两夜的准备,疲劳驾驶什么的,根本顾不得考虑,大不了偶尔选择一下“无人驾驶辅助模式”,稍微眯一会儿。

当然,司机是这种反应,终究还是有人要探查虫子死因的,比如说……军方某些人。

不过当他们发现,虫子失踪的地方,有浓密的白雾遮蔽的时候,没谁敢贸然进入白雾——这些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白雾有多么诡异。

白雾第一次出现,围攻基地的虫群就不见了去向,白雾第二次出现,海量的物资被运送了过来,现在是白雾第三次出现……

其实有个别人知道,当初围攻基地的虫子里,还有两只帅级,雨云涌动的时候,两只帅级虫子直接升高,飞到了雨云之上。

但就算如此警觉,它们终究也被两团白雾笼罩,不多时就消失不见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白雾,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个人生死是小,惹恼合作伙伴就不好了。

颐玦的神识何等厉害?不但诛杀那些虫族轻而易举,也能发现这些前来试探的的人,“有两个人进了白雾,该怎么处理?”

冯君皱一皱眉,“这两个是一起的?哦……原来是分开的,杀了吧,我去收尸。”

颐玦有点不解,于是出声发问,“这两人不但是同族,还都是军中的……杀了?”

“杀了吧,”冯君淡淡地表示,“我敬重军人,但他们贸然进入白雾探查,却不肯请示上级,无非是恃勇贪功的弄险之辈……这样的军人,就算是骁勇,也是毒瘤,不如割了。”

军人讲的就是团体和几率,只知道争功不知道配合的,真的是害人害己。

颐玦倒是有点好奇,“如果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是上官的意图呢?”

“那就是上官该死,这个咱们可以调查,”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那么他们的死,也是上官让他们送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99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