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白洁最刺激一篇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一章

第1496章谁在戏弄谁

刚才苏然的种种表现,不耐烦还有情绪的波动,话语上的遮掩和心虚,都在说明磊风做的很正确,并且还取得了显著成效。

虽然没有让苏然就范。

但是最起码,让苏然紧张了,不耐烦了,情绪波动了,失了定心了。

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本来,这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是让磊风得意的事情。

毕竟,在其他人口中都传神了的苏然,自己第一次接触便取得了成效。

难道不该得意吗。

但是,苏然最后的那句话,却是将磊风建立起来的得意和自豪击得粉碎。

听苏然的意思,是欢迎磊风来此咨询问题。

那语气和话语,就好像是欢迎磊风来此给苏然解闷。

那欢迎的程度十分热情。

不仅能够陪苏然解闷,还可以得到一袋金子,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还有最后那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更是让磊风心中晃荡一下没底了。

刚才,到底是谁在戏弄谁?

磊风是越想越觉得不对,越想越觉得心中没底,苏然的那个笑容始终都在磊风的心中,挥之不去。

磊风觉得是自己力压了苏然一头,给苏然施压,取得了显著成效。

但是,现在怎么觉得是苏然故意如此,不过是引导磊风说出更多苏然想听到的,想知道的事情呢?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像是种子发了芽,再也难以扼杀,难以清除。

现在磊风之前的得意和自豪,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被苏然戏耍了的感觉。

不管是韩清姝的事情,还是风烟的事情。

苏然不费吃灰之力便从磊风的口中得知,而且还得到了一袋金子。

磊风的如此行为,非但没有对苏然造成半点的施压影响,还愚蠢的为苏然免费提供了帮助。

某种意义上来说,韩清姝和风烟的事情,算是他提前给苏然通风报信了。

这无异于打草惊蛇。

韩清姝和风烟,肯定是和苏然有关系的,甚至暗中一直都在联系。

这样一来,若是苏然告密的话。

那磊风他们岂不是更加抓不到韩清姝和风烟的罪证,更加让她们两人逃之夭夭了。

想到此,磊风就内心好似一团火,真的是越想越不该,越想越难以忍受。

自己怎么就那么傻,明知道苏然和韩清姝和风烟的关系,竟然还如此大摇大摆的说了那么多。

这不是愚蠢是什么!

这不是白痴是什么!

磊风现在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事情一定是这样的,不然的话,苏然不会在最后露出那样意味深长的笑。

那是对磊风的嘲笑!

是在嘲笑磊风的无知!

想到此,磊风心中便是满满的愤恨,马上就把自己的愚蠢忘掉,将一切都归于苏然的奸诈之上。

不是他蠢,而是苏然实在是太过奸诈的缘故,所以,磊风才会上了苏然的当。

而且,磊风甚至都怀疑,刚才苏然肯定是在上下杂货铺中放了什么蒙神香,或者糊涂虫一类的东西。

磊风正是在那些东西的情况下,才会失了理智,乱了神智,才会对苏然说了那么多的话。

磊风一时间想了无数种为自己开脱的理由,不管多么荒诞可笑的理由,都让磊风觉得有肯定的把握和证据。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二章

第889章答案

杀人诛心,小纪终于被介这番话吓着了,她瞪着无神的大眼睛,倏地抬起头,哭哭戚戚的喊道:“杀了我,快点杀了我………。”

介手指轻轻一点,止住继续流淌的鲜血,面色淡然道:“人就是这样,无论你本身见证过或实施过多么残酷的事情,只有当残酷降临道自身的那一刻,才能真正感受到受创者心里那种畏惧。

现在的你,体会到恐惧了吗?”

小纪轻轻转动脑袋,看着天空中的太阳眨了眨眼,胸脯大幅度起伏了几下,倏地手掌成刀刺向自己的心口。

不过才刺到一半,她就发现她的动作就像被无形的空气阻隔了一眼,无论她多么用力,手掌都保持着一巴掌距离,迟迟无法刺入心口。

介淡淡道:“你今后的生活,是被我关在笼子里,牵往各地游行参观,我会让所有人见证你这个缺胳膊短腿的畸形儿,就像被关在玻璃柜里的马戏团小丑那样。

死!对你来说并不是解脱,为了防止你会继续求死,我看这两条胳膊不如也一并剁掉吧,毕竟那样才符合马戏团里的小丑……..。”说着、介将小纪的胳膊缓缓拉直,再次抬起了手。

“不要!”哭喊声响起,小纪似拨浪鼓一般摇着脑袋,大眼睛里里的汹涌的泪水,抑制不住的往外流:“求求你不要,我………我知道错了。”

介心中一松,终于屈

文学

服了,即便明知道不管小纪多么凄惨,对他来说都不过打响指的问题。

但强忍着怜悯,将一个少女如此糟蹋,折磨的血淋淋的,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极其不舒服的。

好在女孩终究是年纪太小,没能抵御住双重折磨。

略微一顿,介露出一个自认为柔和的笑容道:“很好、那么第一个问题,你和那家伙是怎么认识的?”

小纪擦了把眼泪,略一踌躇答道:“我…….我不认识她,是她自己找上我的。”

“哦、说的详细一点。”

“有一天晚上,她突然闯入我家里,问我害不害怕。”

一个陌生人突然闯入你家里,还问你害不害怕?介摸了摸脑袋,心中浮现一抹怪异。

小纪继续说道:“她问我眼睁睁看着那些怪物肆意为祸,一定很害怕吧?还问我有没有想过要除掉那些东西。”

介插话道:“怪物!是指虚吗?你天生就可以看到那种东西?”

小纪抽了抽鼻子,点头道:“是的。”

闻言,介心中将力量感知排出选项,毕竟星可看不到虚。

稍一沉思介继续问道:“你的力量得自于哪里?她的教导?还是说她的赋予?”

小纪摇头:“她并没有教导过我,只是说,将身体借给她,她就可以回馈给我力量,我现在所掌握的,就是她回馈给我的。”

介疑惑道:“代价呢?不会没有代价吧?”

“代价!”小纪沉思了几息道:“没有代价,不过继承这种力量是要求的。”

介眯了眯眼:“什么要求?”

小纪摇摇头:“具体的我不知道,只知道被选中的人一定要没做过H的事。”

处子!介目光一动,心中泛起一丝丝波澜:“你和她平日里都做些什么?”

“就是铲除那些怪物,然后杀一些四处为恶的家伙!”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三章

“金,我这几天要走了,不过离开之前,我需要请你帮我一个忙。”

“我没钱。”

“我不是要借钱,我是……”

“反正我就是没钱,不管你借不借钱。”

老牛将一个钱袋子砸金肆脸上:“我不找你借钱。”

金肆舔着脸捡起钱袋子,一边数钱一边笑呵呵的说道:“老

文学

牛,我们几十年的兄弟,你说吧,要我干什么,就算是让我杀了达拉然的议长,我也在所不惜。”

“帮我照顾露娜。”

露娜是当初路上救回来的那个孩子。

金肆顿时失去了兴趣。

主要是……露娜还太小了。

金肆将钱袋子塞回老牛手中。

“再见。”

“金,你不帮我照顾露娜,我离开后,她要怎么办?”

老牛恳求着又将钱袋子塞给金肆。

“你看我像是会照顾小孩的人?”

“不像。”

“你tm的回答之前,能不能稍微犹豫一下?”

老牛沉思良久,说道:“不像。”

金肆青筋暴起:“知道我不是照顾小孩的人,还把小孩托付给我,你到底是有多想让露娜死啊?”

“你虽然不是能够照顾小孩的人,可是你足够强大,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你都能保证她的安全。”老牛的回答相当的朴实。

在这乱世之中,最能保证一个人安全的不是金钱或者权力,而是力量。

金肆可以在达拉然胡作非为,而且还没死。

所以他的实力很强大。

老牛要回雷霆崖莫高雷。

带着一个人类女孩,终归不太方便。

而且自己即将继承皇位去了。

到时候免不了又是勾心斗角。

实在没时间照看一个人类女孩。

金肆对露娜是真没兴趣。

就算是要养成游戏,那也是十年起步。

金肆从来就不是个有耐心的人。

“你其实可以托付其他人,罗宁、温蕾萨,他们都比我更适合。”

“你真的不愿意帮忙?”

“不愿意。”金肆不舍的将钱袋子还给老牛。

“好吧……”老牛没有强求,说道:“那我就去找罗宁吧,他应该不会拒绝我的请求。”

金肆回到自己的法师塔,发现温蕾球和露娜正在自己的法师塔里。

“温蕾萨,你和露娜怎么在这里?”

“凯恩让我将露娜送到你这里来的。”温蕾球回答道。

“你搞错了,我已经拒绝了凯恩的请求。”

“是吗,不过凯恩已经离开达拉然了。”

金肆楞了一下,玛德……老牛这是打算强行送女儿?

等等……他既然强行送女儿,至少也要把钱袋子留下吧?

亏了,亏大了!

金肆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好痛。

多了一张嘴,还少了一笔横财。

温蕾球看着一脸痛苦,抱头蹲在地上的金肆。

“金,我突然觉得你是个不错的伴侣。”

“哈?”金肆一脸懵逼的看着温蕾球。

你说这句话是不是太迟了点?

“怎么?你不愿意吗?”温蕾球微笑的看着金肆。

金肆是不怎么愿意,你现在这样,我很难接受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