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一章

泪水悄悄地滑落秦素颜的双颊,她想要说话,可是嗓子眼却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般,根本发不出一个声音来!她能够听的出来普天韵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她也很想告诉普天韵,姐姐也很想和你生活在一起,可是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

沉默半晌之后,秦素颜悄悄地擦拭掉脸上的泪水,收拾好情绪,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问道:“傻瓜,你好好学习,等你,等你上大学了,姐姐再和你住在一起,好么?”

“嗯!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不过我希望能够早点儿和你在一起!我会努力的!”普天韵郑重地点着头,他知道,秦素颜是县长的千金,而自己却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一个乡下的别人瞧不起的穷小子,虽然现在有了一些儿算不上成就的成就,可是那也不是自己的真本事,而是靠着女人的关系得来的!

可是现在,普天韵心里想清楚了,他觉得不可以这样,他要靠着自己的本事,努力的闯出一片天来,因为这样,他才能够真的让素颜姐成为自己的媳妇。也只有这样,他才算的上一个成熟的男人!

又是一番叙旧之后,普天韵这才想到答应诸葛思琪的事情,问道:“姐,我有个朋友,最近遇上了点儿麻烦,他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想找你帮忙在周县长面前说几句话!不知道行不行!”顿了顿,普天韵见秦素颜没有回答,赶忙说道:“当然,这事儿不能成也没事儿,反正也不是我的事儿,我就是觉得欠那个秦总一个人情,这才想帮帮看,姐,要是不行的话我就直接给她推掉就是了!”

秦素颜听着普天韵慌慌张张地话,嘴角微微上扬,会心一笑,她知道,普天韵这是在担心自己,“是那个帮村里收购西瓜的秦总吗?”

“嗯,就是她!”普天韵想了想,说:“姐,如果为难的话就算了。”他还是不希望秦素颜有什么为难的地方。

“没事儿!我帮你问一问,不打紧的!”秦素颜呵呵笑着。很是开心。

听到秦素颜答应了,普天韵这才松了口气,他想了想,决定以后除非是实在为难的事情,否则再也不会让素颜姐做难人,想来素颜姐一定非常的为难吧?唉!

“姐,最近在村子里还好么?会不会有人欺负你和玉凤婶儿啊?”普天韵关心地问着。

秦素颜咯咯娇笑一声,没好气地说:“你有你这么一个混世小霸王在,谁敢欺负我和玉凤姨啊?你呀,就放一百个心读书吧。努力把成绩弄好了,下次回来给玉凤姨一个惊喜!”

“嘿嘿,那成!就为了让你和玉凤婶儿开心,我也一定会取得一个好成绩的!”普天韵开心地笑着,顿了顿,他说:“那既然这样,姐,我就先不说了,你等下可别说是我打来的电话啊,玉凤婶儿还不知道我有手机呢!”

“好啦,知道啦。挂吧!我还要帮玉凤婶儿干活呢!”挂断了电话,秦素颜把手机紧紧地按在胸口,脸上的笑容也敛去了,再过几天她也要走了,离开这个留着她人生中最重要会议的小村庄,在这里,有着她最喜欢的人,也有着她最重要的回忆!

“一定还会回来的!”秦素颜紧了紧拳头,抿着嘴唇,眼中满是坚定。

挂断电话之后,普天韵这心里头总算是放下来了,只要村里没啥事儿,他这心里就踏实的很!

左右无事,普天韵想了想,决定还是探查一下传承玉简里的风水堪舆的本事,今天他只是稍微的使用了一些皮毛居然就能够让曹晴雨惊为天人,这让普天韵意识到了一件事儿,城里人似乎对风水这种事情很是迷信,而且越是有钱的人越是相信,当然,普天韵这也是有真本事!

盘膝坐在了床上,普天韵眼观鼻鼻观心地开始坐定,慢慢地,他把自己的神识悄悄地探进自己的脑海中很深层的识海里。普天韵发现,在自己的识海里有着很多的东西,在这里,他的识海仿佛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银河系,而那些还没有被他破解开来的东西便如同一颗颗星球陨石一般漂浮在识海中,快速的旋转着。

从传承玉简里,普天韵知道了,这些犹如星球陨石一般的东西便是传承玉简中的知识,需要自己去开发!

就近的找到一个比较小的星球,神识仿佛一个张开血盆大口的怪物一般,把那个娇小的星球给吞噬进了自己的神识,普天韵也不知道自己耗费了多少时间,神识总算是把那个星球给吞噬掉了。他这才满意的把神识给退了出来。

融合的玉简传承的神识,普天韵也算是懂得了更多一点的风水和堪舆之术的知识了。之前的堪舆之术只能够观人面相,但是这次获得的传承里面却讲述了改换风水!虽然普天韵以前从未学习过这些东西,但是当神识在识海吞噬过那颗星球之后,传承便会和普天韵融合,并不需要如何努力的修炼!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三章

(ps:今天第二更到,晚上零点以后就上架了,到时候会有更新,急需大家订阅支持,还有下个月的保底月票,恩,一切都全靠大家了!!)

“买回来了,老郭,你要是吹的不好,别怪我揍你,擦,这一根笛子可是花了我一百多块呢。”

二十多分钟后,ktv里,温心娅正在唱着一首甜甜软软的欢快音乐,而其他人则是有的在用心聆听,有的在说笑,等包房的门猛地被从外推开,拿着一根红色长笛的顾明伟才走了进来,开口就是大叫。

得,一下子,包房里才安静了下来,而后几人就全都笑哈哈看向顾明伟,这家伙头发以及身上都湿漉漉的,还喘着粗气,加上一脸郁闷的表情,样子真有些狼狈,

“辛苦你了。”郭正阳则笑着起身,看了眼顾明伟手中的笛子,只是一眼就看清了这是一根竹笛,而且还是一根卖相很不错的竹笛。

“外面下雨了?”杨广涛也诧异的看向顾

文学

明伟,顾明伟则郁闷的道,“靠,我出去的时候还没下,刚从超市出来就下了,还不小,郁闷死我了。”

抱怨中,顾明伟把笛子递给郭正阳,其他人则全都幸灾乐祸的打趣顾明伟。

“好了,别吵了,让郭正阳给咱们吹一首,他要是吹不好,真要揍他一顿才行。”

“你们还真指望他能吹多好啊,等着看笑话吧。”

“哈哈,那可不一定,听听就知道了。”

…………

嘻嘻哈哈打趣了顾明伟几句后,几个年轻男女才又纷纷看向郭正阳,而郭正阳也只是又坐回了沙发上,抓着笛子把玩了几下,才把笛子放在嘴边,试着吹了几下。

这几下也只是试音,声音算不上好,有几声还很刺耳难听,纷纷让正期待的众人吓了一跳,在那边又一阵笑骂中,郭正阳才冲几人点点头,“刚才只是试音。”

说了一句,他眼中也突然闪过一丝缅怀。

这缅怀,是对某个人的缅怀,也是对上一生的缅怀。

缅怀了片刻,又调整了下心情,在几人都等的有些不耐烦时,郭正阳才抓着笛子开始吹奏。

刹那间,一股空灵悠扬的笛声就在包房里泛起,也只是一声,不耐烦说着什么的杨广涛等人就猛地静了下来。

因为,这笛声真的很好听。

仿佛刹那间就能把握住人心扉中最软弱的方寸之地,让人不自禁的心神一震,情绪也跟着笛声开始飘扬。

而随后,空灵悠扬的笛声也逐渐蔓延,一股轻淡的苍凉、哀伤在不知觉间出现,随着笛声的泛响悄无声息入住每一个人心扉,被笛声带的平静下来的几人也逐渐开始缓缓落座,全都静静盯着郭正阳,盯着红唇白齿外的漂亮竹笛,思绪飘飞。

笛声空灵透彻,却又带着让人心跳麻痹的魔力,一点点婉转悠扬,郭正阳眼中,也逐渐泛起了一丝难掩的酸楚。

作为一个散修,在逆天改命的大道之上行走,过程真的太难,也太苦了,每一次冒着生命危险和妖兽搏杀,带着遍体鳞伤的身躯返回,为的,也可能只是几件别人眼中可以随手丢弃的下品灵器。

而在搏杀的道路上,认识几个至交好友,转眼间,不知道有谁已经成为妖兽口中餐,腹中物,死无葬身之地,那种心酸,有谁懂?

作为一个散修,辛辛苦苦奋斗一生,好不容易在灵域中熬出了出路,刚刚晋升至真人,还没来得及扬眉吐气,就被不知名强者的厮杀余波波及,眨眼间灰飞湮灭。

那种心疼,那种不甘,有谁懂?

父亲、母亲、爷爷,一个个亲人离世,就连最疼她的大姐,也在命运中饱受折磨和摧残,偌大天地间几乎再没有能容纳他感情的归宿,那种心疼,有谁可以体会?

杨志明,一个对他有情有义,几乎把他当亲弟弟看待的魁梧汉子,几次险死

文学

还生间,都愿意不惜损伤去救他,但却因为无意间得罪一名宗门弟子,轻微的冲动,就导致他被人抓了生魂置入邪宝中承受永生永世不间断的摧残,等他想去拯救,却费尽心机连对方的面都见不到,就被那人手下走狗差点打死打残,那种悲呛和愤怒,有谁可以体会?

宋依依,那个对他百依百顺,芳心暗许的倔强女子,他却总是嫌她烦,从来没分出过一分爱情,却是那样的女子,在一只堪比真人境妖兽的追杀下,不惜自爆肉身来换取他一次逃亡的机会,那种后悔和懊恼,有谁能帮他分担哪怕一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