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小雪里面整满|虐乳小说

把小雪里面整满 第一章

转眼间就到了冬至,作为泰昌元年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祭祀,此次的祭天仪式的排场不可谓不隆重。

祭天大典的举行,不但是像上天和朱家的列祖列宗,正式宣告朱由校皇位的合法性,更是给大明的百姓注入一剂强心剂,祈祷明年大明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万邦来朝。

当然以上这些只是文官们的幻想,要是祭天拜神有用,那历史上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朝代,皇帝也不需要管理国家大事了,天天吃斋念佛,祷告祷告,漫天神佛每天拜一拜,就能万代相传。

朱由校可是清楚的很,要是没有自己穿越过来,这明朝已经是强弩之末,冢中枯骨,很快会亡于内乱,最后被螨青捡了便宜。

从夏朝以来,每个朝代都会有祭天仪式,重复华夏衣冠,延续华夏正统地位的明朝显然也不会例外。

朱由校作为大明的主人,在很多人眼中已经干出了许多出格的事情,算是相当劣迹斑斑,罄竹难书。

但大明现在还是以儒家为主体,儒家最看重什么,礼。

你皇帝不遵守祖宗成法,行,那我们认了,但你皇帝要是连孔子老人家都不认,那对不起,就算是面对建奴屠刀,软弱的像绵羊的文官,也敢起来和皇帝拼命。

所以今天朱由校一反常态的穿了一身庄重的礼服,,朱由校也不知道这礼服是怎么穿上的,反正是在十几个宫女的帮助下才总算穿好。

这礼服好看是好看,但朱由校穿在身上是别扭不已,就像被五花大绑的大闸蟹一样,施展不开拳脚,平常随意伸手,抬腿的几个动作,做起来都吃力无比。

还有头上那带着的珠帘,一走起路来就在朱由校眼前来回晃动,搞的朱由校是心烦不已。

朱由校的本意是要穿上那套闪瞎人狗眼的黄金盔甲,即霸气,又有安全感,好过这束手束脚的礼服一万倍,还有朱由校的黄金头盔也是照着新军的头盔改造过,加装了面罩,戴在头上,心安无比。

可当朱由校说出此意时,不但孙如游不同意,就连一直站在朱由校这边的方从哲和孙承宗也不干了。

开什么玩笑,哪有皇帝穿着盔甲祭天的,你到底是去弑天,还是祭天,还有你把面目遮个严严实实,还怎么让百姓瞻仰天资。

虽然到时候百姓都是跪在道路两旁,没人敢去细看朱由校的面目,但这不重要,朱由校这次的想法,彻底让文官们炸毛了。

既然自己人都反对,朱由校只好放弃这个安全的办法,但朱由校自认为没有什么主角光环,该小心就得小心,是以在礼服内还加了一层软甲,以防不测。

祭天仪式确实是搞的隆重无比,但作为祭祀主角的朱由校可是难受无比,祭祀开始前三天就已经开始斋戒,就算对吃方面要求不高的朱由校,嘴巴里也快淡出鸟来。

从昨晚开始更是未进一粒米,水倒是能喝,但也就喝了一小口,现在腹中空空如也,时不时传来的饥饿感,气的朱由校直想爆几句粗口。

怪不得正德皇帝不喜欢这帮文官,和这帮文官待在一起,他们就会用各种礼法来束缚你,让你动弹不得,最后变成一个乖乖听话的提线木偶。

武官虽然文化水平不高,可这帮人直来直去,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不会左一句这个不行,右一句祖宗成法,让人恶心的不行。

把小雪里面整满 第二章

ps:祝大家新春大吉,牛气冲天。

战争就是后勤这一点在刚刚结束的津门之战中被贯彻的是再清晰不过了。

只不过这一点距离百姓的生活都太遥远了。

别说是那些黄土地里刨食的农民,就连士绅地主们都不关心这个。

他们现在的目光都是在盯着各地的试验田呢,然后就是在犹豫着是否要投身工业。

如今的中原,工商这一理念也被宣讲的如火似荼。

至少在汝州、陈州境内,许多大大小小的作坊正在全速运转着,他们的生产囊括了民生军用许多类行业,军工厂所需的各类配件——从铁料到被打磨好的木枪托,还有钉子、螺丝、准星、护木和弹簧等,可以说一个火枪所需的绝大部分零部件都是外购的。

这些零部件由事先前规定好的规格,外头的作坊工厂只要能生产出来,各地的军工厂都是敞开了收购。

这样才能更快更有效的制造出更多的火枪不是?也能顺带着把赵亮制定的各种新度量衡在市面上传扬开来。

所以当各地的军工厂建成之后,陈军军械局的火枪产量急速攀升,而且还能越来越快。

到了下半年,开足马力的各处军工厂,一月造出两万杆燧发枪来都没什么问题。

所以说,到了年底时候,哪怕陈军的规模还有进一步的扩大扩充,那全军上下也能全员换装燧发枪。

不过日后的陈军肯定不是单单一个进一步扩大扩充,那是会远超现在的规模的,火枪自然是多多益善了。

也是因此,那此前就已经投产的工厂作坊,‘钱途’简直是无量的。这就引起了不少人眼红。

只不过大家都清楚,现在投身工业,那就几乎等于是押宝在赵家了,日后大清如果杀了回来,定饶不了他们的。

这种顾虑就使得很多人虽然心动,但却始终不敢行动。

只不过“工业”这个词却也在赵家的掌控区域内越发的传扬开了。

火炮的制造速度也不慢,绝对跟的上军力的增长幅度。

而且十二斤乃至更重的重炮数量一直在增加。

赵亮现在更操心的是枪炮弹,特别是火药的问题。

此前时候赵亮明里暗里已经在龙路口储备了大量的硫磺硝石,前者来自南洋和日本,绝对的质优价廉,后者来自天竺,别看远渡重洋,但价格比之中原内地也依旧有着不小的优势。

可是别看他在龙路口储备了很多这东西,可龙路口的那点份量比之他放在南洋的量来说,那是小巫见大巫。

毕竟这东西是有一定的风险的,赵亮再是有和珅护持,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将海量的硝石硫磺随便堆放不是?

便是北海商行在库页岛上储备的份量都比龙路口的要多——随着北海商行在库页岛上的经营有了一定基础后,大批的硫磺硝石被储存到了这里。

龙路口的储备,比之清军地方火药局的库存都要多出十倍百倍,但放在十几万大军中,那可就太不显眼了。

也就是赵亮起兵后就一路横扫四方,缴获了不少粗糙药粉和原材料,加之内部也一直坚持收集土硝,所以在年前拿下苏北之前,始终能保持着药粉的充足。

而等他拿下了苏北后,靠近了海洋,与胶东、大员都有了直接联系通道后,大批的硝石硫磺输入进来,这才彻底解决了药粉供应问题。

只是好景不长,荷兰人和英国人已经出手卡断了天竺的硝石运输线,现在土硝又成为了陈军药粉来源的重要组成部分了。

甚至随着不远的未来全军装备燧发枪后,药粉的消耗必然会再度提升一个数量级。所以现在硝石俨然就成为了大陈最要紧的短缺物资了。

把小雪里面整满 第三章

舅舅?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林昭立刻浑身一个激灵,就连方才在鹿鸣宴上沾染的一点酒意,也立刻散去了七七八八,他整个人僵在了原地,抬头看向已经走进月光之下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看面相只有三四十岁年纪,但是头上的头发已经有了不少斑白,尤其是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疤痕,看起来像是刀疤模样。

林昭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慢慢冷静了下来。

林昭有舅舅这件事,之前在见那位刑部秦先生的时候,他自己就已经猜到了一些,不过那个时候林昭猜想自己这些舅舅,因为当年相府的大难,被发配到了各个

文学

地方,此时就算活着,也很难联系到了。

但是没想到,他刚中了进士第一天,便有人自称自己的舅舅,找上了门来……

到目前为止,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眼前些人真是自己的舅舅,那么他绝对不可能是今天才找到自己,多半是很久之前便已经知道了林昭的存在,甚至已经暗中观察了林昭很长一段时间。

想到这里,林三郎深呼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眼前的这个中年人,面露警惕之色:“这位先生,我从未听母亲说过,她在家里有什么兄弟。”

这个中年人走到林昭面前,上下认真打量了林昭一眼,一时间有些愣住了,过了片刻之后,他才缓缓说道:“你与…五娘少时,生得好生相像。”

说完这句话,这位中年人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你母亲虽然不曾与你说过我们兄弟,但是你到了长安之后,应该是托人打听过当年旧事的,是也不是?”

“我记得去年的时候,林元达就曾经找过一些刑部的旧人。”

听到这里,林昭只觉得背脊发寒,他缓缓抬头看向眼前的中年人,神色复杂。

去年林昭曾经拜托过林元达,帮他向刑部查问查问当年荥阳郑氏的旧事,但是这件事除却林家叔侄两个人,以及那位秦先生之外,并没有其他人知道,而这个中年人,竟然可以随口说出来!

也就是说……

林三郎声音有些晦涩:“这位先生,从去年便开始盯着我了?”

这个中年人虽然脸上有一道疤,但是生得并不丑陋,他对着林昭微微一笑:“确切的说,是从你离开东湖镇的时候,我就开始派人看着你了,你还记得两年前送你出东湖镇的那个人,姓什么么?”

林昭浑身一震,只觉得心中骇然。

两年前他是坐了东湖镇上一名菜农的菜车,才离开了东湖镇,而那个常年从东湖镇往越州送菜的菜农,大家都叫他……

郑伯!

与荥阳郑氏同姓!

因为从记事以来,郑伯就在东湖镇种菜,往越州贩菜,导致即便后来林昭知道了荥阳郑氏的事情之后,也从没有对郑伯的怀疑产生一丝一毫的怀疑。

但是如今听这个自称他舅舅的中年人提起这件事,林昭顿时心头大震。

他猛地

文学

抬头,声音嘶哑:“郑伯……是荥阳郑氏的人?”

“不错。”

这个中年人轻声道:“他是我们郑家的家仆,从五娘在东湖镇家人之后,我便安排他在东湖镇安顿下来,帮忙照看五娘的情况。”

听到这句话,林昭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那个幼年时经常给自己母子送菜送鸡蛋的郑伯,并不全是因为好心,而是因为……他也姓郑!

听到这里,林昭对这个中年人的身份,已经相信了七七八八,他沉默了一番之后,缓缓开口:“换个地方说话?”

中年人缓缓点头,叹了口气:“我在平康坊的晴雨楼准备了雅间,你跟林家打个招呼,咱们舅甥可以坐下来慢慢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