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2)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宝贝自己来 第一章

雏田的仇人也不算少的,之所以找到水木,除了方便还有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了。

她不想让一个痴心等待水木回家的女人伤心。

虽然挺傻的,但是非常值得敬佩。

所以雏田打算让水木的梦想破裂,修炼完之后,他会带她去找大蛇丸的。

带他去找他一直梦想见到的男人,让大蛇丸亲自告诉他什么是咒印。

让他破灭所有的幻想,跟等待他的人回家好好过日子。

不过在那之前要先把修练做好。

雏田装作不屑一顾的,对着水木说到:“水木老师,你不用装了。我明白你心里是恨我的,现在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你想不想要?”

水木在心里嘀咕道:这是什么问题?是在考验我吗?

这小娘们明明外表清纯可爱,但是内在绝对不是这样的。

当年她就用纯洁的外表,让鸣人相信她。

明明当时这家伙说的话,没有几句是真的。一肚子坏水的女人,怎么会给他报复的机会??

他也想不通,所以不能回答同意!

水木仿佛是接受了一切微笑说到:“怎么会呢,那是我自己做的错事受到应有的惩罚。我的内心根本就没有看过雏田,还有鸣人。”

“我现在很后悔自己做过的事,居然对我可爱的学生干了那种事情。”

雏田后脑勺流了一滴冷汗,心里骂道:我去,你这家伙是真的能装,心里mmp,嘴上笑嘻嘻的!你又不是绿茶婊,你就不能大胆的承认吗?你可是一个男的。

“算了,懒得跟你拐弯抹角。实话实说吧,我能感知到人的恶意,所以说自从你知道我是雏田以后,你内心的邪恶全部都暴露了出来。”

“所以表面话还是不要说了,还有我要说的是刚才我说的话全都是真的。不会骗你的,现在我好歹也是一个统治了,根组织的大人物,我会跟你这种小虾米说谎话的。”

“我现在需要一个恨我的人来,打我。你不愿意的话我就去找其他人,反正恨我的人挺多的。”

“同意的话,我就会酌情减轻你的坐牢时间。”

“我手上有拿着现任火影纲手,大人的手令,所以减轻你坐牢,时间的事情也是能轻而易举办到的。”

水木听到这话也不装了,邪恶的笑到:“既然你什么都知道的话,那么我也不装了,我确实非常的痛恨你。如果你要找人揍你的话,我很乐意。”

“顺便问一下,你说的减少多长时间具体是多少,另外你这家伙不会还手吧?”

“先说好了,要是你还手的话,这生意我就不干了。”

能统治根组织的人,肯定不仅要头脑好,实力也要强的可怕。

他不认为自己能打赢雏田,所以有些害怕雏田会还手,然后把他打的妈都不认识。

但是恐怕对方的套路并没有这么简单,于是水木又试探性的问了一下,雏田说到:“你应该不会带了一些什么保镖之类的吧?就算你自己不还手,然后让自己的手下动手。”

“我的天你怎么这么想我,我这么强的人怎么会需要保镖呢?说实话我,好像并没有体验过有保镖的感觉。你放心好了,没人会对你动手的。”

宝贝自己来 第二章

“这……”

石矶虽然说是截教门人,但认识的朋友并不多。

这件事情连太乙真人都插手其中,秦柯不但杀了太乙真人的弟子,还把太乙真人的法宝给抢了。

太乙真人的确不会善罢甘休,自己留在白骨洞的确有些危险。

”不会……麻烦到兄长吧……”

石矶自然是还想继续活下去,尤其是刚刚半只脚踏入鬼门关之

宝贝自己来:老旺秦芸雨1一400

后,石矶更想活命。

因此,她也的确想要去秦柯的淦岛躲避一段时间,但担心影响到秦柯。

“石矶妹子你说哪里话,我们是兄妹,哪里有什么打扰不打扰,我的淦岛面积大,石矶妹子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不用跟兄长我客气。”

秦柯很是大方地开口道。

就这样,在秦柯的连哄带骗之下,石矶落入了秦柯的手中。

住进秦柯的淦岛,在秦柯的攻城掠地之下,石矶没几天都被秦柯吃干抹净了。

说实话,一般情况下,秦柯闯副本的时候都很少吃肉。

不过这一次嘛……肉这么多这么精良,而且就在身边,不吃实在是浪费了。

把石矶放到三界之中,让她调整一段时间,石矶的实力就在秦柯的后宫团里面算得上拔尖。

不得不说,不愧是其他种族的,给秦柯的感觉就是不太一样。

至于哪咤那个可怜虫,被秦柯两天就炼制成为了身外化身。

炼制成功之后秦柯就把哪咤重新放回去了,让他继续当陈塘关的三公子。

由于这一次是秦柯在主导哪咤,哪咤自然是不可能像之前那样调皮。

渐渐的哪咤也没有那么地讨人嫌了。

随着秦柯在淦岛待的时间久了,再加上石矶也不要他的白骨洞就居住在淦岛之中。

截教门人自然是对这个淦岛也注意到了。

时不时就有一些截教门徒来淦岛游玩。

秦柯也有模有样地招待了他们。

至于太乙真人,自从九龙离火罩被夺了之后,他自然是不甘心的。

找自己的师兄借来翻天印,准备去找回场子的时候。

发现白骨洞已经空无一人了!

这让太乙真人那个怒啊!直接把白骨洞给拆了。

但还是没得办法,后面好一阵子打听才知道石矶躲到了淦岛之中,和秦柯那个家伙结为道侣了!

“这对狗男女啊!”

有两个人在,太乙真人实在是不敢去。

毕竟,他手中虽然说有翻天印,但秦柯也有九龙离火罩,他一个人去可能要翻车!

再加上,淦岛在东海,那个地方截教的人多!

这个时候太乙真人是不敢去的。

“罢了,马上就是封神了!到时候找个机会吧他炸出来!直接送他,哦不,他们去封神榜!”

最后,太乙真人在心中打定了注意之后,这才回到了他的洞府之中继续修炼。

秦柯本人则是在淦岛只是好好的闭关。

在封神大战开启之前,通天教主再一次召集了截教门人。

当然,主要是厉害一点的,至少也要

宝贝自己来:老旺秦芸雨1一400

有金仙修为的。

秦柯自然是在其中,他是实打实的金仙,由于练体原因,秦柯的气息更在比拟太乙金仙。

这一次,通天教主除了告诫自己的门人封神期间不能下山之外,还进行了一番讲道。

秦柯听了之后,顿时就深受启发,回到了淦岛就闭关修炼七日之后,秦柯达到了世界境。

放在洪荒封神世界,已经是真正的太乙金仙了。

宝贝自己来 第三章

君临城外,黑水河边,上百座代表各个家族的帐篷,好似地里的蘑菇,分布在青草葱葱的土地上。

铠甲铮亮、大声欢笑的贵族骑士,高声欢呼的平民百姓,弹手风琴的歌手,推着小板车叫卖烤肠与瓜果的摊贩,还有数之不尽的在暖风中飘摇的鲜明旗帜......

“艾莉亚,看到了吗,与十多年前那次欢迎父亲的比武大会一摸一样,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多了很多人,也少了很多人,都和歌谣里传唱的一样壮丽。”

半空中,珊莎神色迷离,过去的美好回忆,现在的美好场景,让她情难自禁,几乎落下泪来。

“你看过大审判,也亲眼见到丹妮戴上人王冠,加冕为王,现在还欣赏完哀悼你去世的比武大会,该满足了吧?”二丫淡淡道。

“满足?怎么会满足,这本该是欢庆我登基的比武大会,不是葬礼!”珊莎激动道。

“命该如此,无可奈何。”二丫叹道。

“命运不公,我不服!”珊莎扭曲着脸叫道。

“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命运没任何人干扰,一起都是选择的结果。”

“你看布兰,”珊莎指着下方被独臂詹姆一枪捅飞七八米远的白骑士,“他还在笑,笑得多欢乐,我刚死,他就离开‘永不离开的’临冬城,还参加比武大会,还在哈哈大笑!!!”

“布兰小时候的理想就是成为巴利斯坦那样的骑士,虽然武技有点差,但现在也算实现梦想,为何不能笑?”二丫脸上浮现一丝不满。

“他知道我的未来,却没通知我,现在还这么开心,是何居心?”珊莎激动道。

“布兰知道耶歌蕊特会难产,他同样没告诉琼恩。珊莎,命运不受干涉,都是自己的选择。”二丫严肃道。

“我好不容易才得到铁......该死的铁王座,为什么,为什么我要执着于那把肮脏的铁椅子?

呜呜呜,他们都叫我‘烂屁-股的’珊莎,呜呜呜,我可是比征服者伊耿更伟大的开国女王啊,呜呜呜.......”

想起铁王座,珊莎不由悲从中来,又悔又怨,捂着脸哀哀哭泣。

“雷戈,雷戈,雷戈!”忽然间,比武场爆发海啸般的欢呼。

珊莎揉揉眼睛,仔细一看,却是交手六个回合后,雷戈侧身躲过布蕾妮的长枪,还同时将她击落-马鞍。

“呜呜呜......”看到雷戈将金牡丹花环待在女儿头上,珊莎岳母又哭了。

“我这辈子还没戴过‘后冠花环’呢!辛苦奋斗十余年,霸业终成,却连一天的正式女王的滋味都没享受过。我的命,太苦了。”

“该看的都看过了,跟我去地狱吧!”二丫不耐烦道。

“地狱?”珊莎呆了呆,“去地狱做什么?”

“服刑。”

“what?”珊莎瞪大双眼,咆哮道:“你有没有搞错?我一生谨慎,从来都不做......尽量少做违背七神教义的事,反而功绩一大把,怎么就要下地狱了?我还是四级大牧师呢!”

“你前半生小白花,无功无过;人生的中期,欺骗过伊耿的情感,也不算大错;后期你活人无数,功德无量,小罪不断,大罪稀少,总体上功德远超过失,去了天堂也能有个好职位。”

二丫先是宣读天父对珊莎的审判,才在她疑惑的眼神中,叹道:“可你不是一个人啊,你有母亲!”

“母亲?”珊莎皱眉道:“母亲的灵魂不是被补完了吗?从奴隶湾回来后,我还亲自将她的尸体焚烧了呢。”

“母亲的罪,你不晓得?因为血色婚礼,她当石心夫人那些年,专门做背誓与违反宾客权利的事。”

珊莎迟疑道:“把我的功德全部给她也没关系,为何还要我下地狱?”

“子女可以帮父母服刑、挨罚。”

“我怕痛......”

“母亲难道不怕?她生前为你做了多少事?”二丫冷冷道。

“你呢?”珊莎很不满她的语气。

“我在地府努力工作,赚的功德全交给母亲。”

“我能不能也在天堂努力工作赚功德?”珊莎问。

“即便你在天堂弄到一个职位,也难以赚到功德。而以你开国君王、四级牧师、大功德者的身份,一天的刑期能抵母亲一百天,效率太高了。”

珊莎面色数变,迟疑不决。

“你要拒绝?”二丫眼神变得危险。

“我若下地狱,会受什么刑罚?有没有打折优惠?”珊莎问。

“天父公正!你的惩罚与瓦德弗雷一样,违背宾客权利者,死后点天灯。”

“什么是点天灯?听着好可怕。”珊莎哆嗦着问。

“的确很惨,相当于灵魂放在火上灼烧,时刻保持最敏锐的感触。”二丫苦着脸叹道:“母亲叫得好凄惨,你下去陪她,和她说说话,帮她加油打气。”

“母亲五个孩子,只我一个下地狱陪她?”珊莎脸色阴沉道。

“小丹妮会随辛巴去国外当太子妃,等未来生下孩子,选一个儿子来继承人王冠。在此期间,七国政务由国王之手打理——”

“什么?”珊莎惊怒,“这是哪个蠢货的骚主意?让玛格丽那溅人独掌大任,我孙子的王位还要的回来吗?”

二丫白了她一眼,道:“你以为布兰为何还留在君临?就为了比武大会?”

“该死!”珊莎愣了愣,反应过来,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我当年邀请布兰做我的首相,他却冷冰冰拒绝了。”

“布兰不能为你服务,因为他是龙女王的白骑士。却可以为龙女王的媳妇与孙子效忠,这道理你不懂?”二丫淡淡道。

“这与我下地狱有什么关系?”

“布兰统治七国期间,会勤政爱民、宵衣旰食,努力造福七国,以赚取更多的功德。

所以,你明白了?你在努力,我们也都在努力,谁也没清闲着。”

“我不是不愿意努力,只是......”珊莎拉着妹妹的手哀求道:“能不能换个岗位?比如,让圣母把我复活,我保证再不养小白脸,每天宵衣旰食、朝乾夕惕?”

“你觉得可能吗?圣母连耶歌蕊特都没管。”

珊莎苍白的死人脸一阵阴晴不定。

半响,她咬牙恨声道:“好,非常好,我爱我的母亲,愿意分担她的一部分罪孽,但谁也不是孤家寡人。

我也有女儿!

艾莉亚,你和圣母说一声,我要给丹妮托梦,让她知道我在地狱受苦。

她也是个孝顺孩子,不仅会把功德分给我,也该时常下地狱点天灯。

还有我那女婿,我不收什么彩礼,就一起过来帮他奶奶天灯吧!”

“对了,还有我未来的孙子孙女,”珊莎越说越兴奋,“让丹妮的所有后代都下地狱帮我母亲点天灯,哈哈哈!”

二丫震撼当场。

“也许,为了母亲,可以试试......”她表情古怪道。

......

五年后。

长白山麓,一座石头城市正在兴建中,数以百计的自由民喊着号子,忙得热火朝天。

“北冰王,琼恩,瓦迩要生啦!”

忽然,城中心粗糙石头塔楼外走出个红发老汉,双手在嘴边合成喇叭,向着西方工地使劲呐喊。

琼恩闻言大惊,连忙将肩头的石条卸掉,扔在地上,狂奔回到自家城堡。

“现在才下午,不是说要晚上才到时候吗?难道出了什么问题?仔细算算,瓦迩也三十好几,快四十啦,年纪似乎大了点。”他紧张道。

“马奇罗那老头说是正常现象,孕妇生产能确定日子就非常难了,精准到时刻,几乎不可能。”头发生出些花白的托蒙德道。

说着话,两人就来到瓦迩的卧室外,却被曼斯雷德拦住。

曾经的野人王也满头华发,不过身体依旧笔直健壮。

“女人生孩子,男人别进去,你就在屋外帮她加油吧。“

听到老婆撕心裂肺的叫喊,琼恩额头急出豆大汗水。

“瓦迩,瓦迩?你会生个女儿,我在预言中看到啦,别怕。”

瓦迩没回应他,倒是屋内传出韵律奇特的歌声。

“圣母温柔地凝视,静静地等待,一位天使翩翩飞来,守望着生命的日出,一声声啼哭宛若天籁,圣母露出微笑,一位天使即将到来......“

可以听出,唱歌的是个老男人,音调粗嘎单一,但蕴含一种奇异的力量,可以平复人心,集中精力,还让产妇充满力量。

就连子宫也跟着音律有节奏地运动。

“这是分娩之歌。”琼恩松了口气。

据牧师统计,自三年前分娩之歌“七神化”以来,助产过的孕妇,超七成都是顺产,剩下的三成,也有大半能在圣疗术与分娩之歌双重作用下顺利产子。

更何况马奇罗还拿到手术刀牧师、药剂学牧师两个职业的博士学位。

“呱、呱、呱......”果不其然,只等了不到一小时,孩子嘹亮的嚎叫声就传了出来。

“果然是个女儿!”室内,妲娜惊呼道。

“哎呦,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琼恩刚大喜过望,就又听到大姨子惊慌失措的叫声。

“怎么了?”他再也忍不住,推开门冲了进去。

室内有不少人,曼斯雷德的女儿、托蒙德的孙媳妇......七八个人。

她们都看着妲娜怀中血糊糊的婴儿发呆。

见到急匆匆的琼恩,还个个眼神古怪,欲言又止。

“这是我的女儿!!”琼恩没留意到其他人的表情,他的视野中甚至没有其他人。

那个张着嘴吧嚎哭的红毛女婴,占据他的全部心神。

咦,等等,红毛......

琼恩揉了揉眼睛,不是血,那撮浓密的胎毛真是红色,如火吻。

“这孩子怎么是红头发?”大姨子讷讷道。

跟着进来的曼斯雷德呆了呆,看看琼恩的棕黑卷发,又看看老婆的金色长发......小姨子与老婆一样的金发碧眼。

种姓强韧,已经成为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理论上,这孩子应该觉醒坦格利安的银发紫眸,或银金色头发,蓝色眸子。

“怎么了,你们发什么呆?给孩子洗澡呀。”托蒙德摸摸脑袋,疑惑道。

“唰唰唰!”室内众人的视线,一齐落在他头上。

曼斯眉头皱起,也转向此地唯一红发男人,叹道:“托蒙德,琼恩让你做城堡统领,在他修建永冬城时照顾他的家人,你就这样照顾的?”

“我把瓦迩照顾得很好呀,你听,孩子的叫声多响亮,简直与我一样健壮。”托蒙德哈哈大笑道。

“也许,红发是突变基因?”琼恩强笑道。

曼斯走到托蒙德边上,低声问:“你与瓦迩有没有......这孩子是红头发,你也是红发,种姓强韧,你知道不?”

托蒙德愣了愣,才恍然大悟道:“你们疯了,竟然怀疑我和瓦迩偷情?!虽然我们早年的确——”

“闭嘴!”床上悠悠醒来的瓦迩怒喝,“都在胡说什么,这就是我和琼恩的孩子!”

众人默然不语。

琼恩囧着脸,不知所措。

瓦迩气抖冷,白着脸道:“马奇罗大师,根据最近几年流行起来的传统,贵族的头生子无论如何也得当众验血,以获得七神与领地人民的认可,你现在就试试,当着我们的面。”

黑皮牧师瞥了北冰王一眼,走到妲娜身边,手指轻轻在婴儿脚掌点了一下。

还黏着血污的小脚,立即渗出米粒大小的一滴血。

马奇罗没取琼恩的鲜血,用最简单快捷的“国王之血验证术”点燃血液。

“轰!”豆大的火苗瞬间膨胀三尺有余,颜色也呈现尊贵的深紫色。

“啊,王血,顶级的王血,好强大的魔能!”马奇罗大惊。

“这是我的女儿。”琼恩狂喜。

“对,她八成是您的公主,托蒙德可没王血。”马奇罗肯定道。

“喂,老头你看不起我吗?怎么说,我也是托蒙德侯爵啊!”托蒙德不乐意道。

等小公主清洗干净,换好衣服,又喂过奶,马奇罗又取她与琼恩的一滴血,进行更复杂,更正规的基因对比神术。

这一次,永冬城所有贵族与有名望的平民皆到场。

这的确渐渐成为贵族间的一个传统,不仅维斯特洛流行,一年前,龙女王的长孙出世时,也进行过类似的仪式。

对,它逐渐成为一种仪式,代表新生子的身份获得七神与天地的认可。

类似二鹿与蓝礼借口乔佛里非劳勃亲生子而发起叛乱的行为,未来几乎不可能再次出现。

“在圣母的见证下,此乃北冰王琼恩·坦格利安与王后瓦迩·雷德之女。”马奇罗托举白熊皮毛包裹的女婴,高声吟唱祝福之歌,一道圣光从天而降,落在襁褓上。

“王女,王女!”贵族与平民大声欢呼。

“也许,我有红发先祖。”事后瓦迩并没生气,她也知道种姓强韧的道理。

好吧,她也没理由生气,毕竟,她的过去......

七天后,孩子进行洗礼时,她的丹妮姑奶奶为两口子揭开谜底。

“你看看她,一张圆脸,扁平的鼻子,红色头发......你们就没想到谁吗?”丹妮姑奶奶看怀中女婴的眼神,就像一名画家欣赏用最大心血完成的画作。

“耶歌蕊特?”琼恩脱口而出,接着又疯狂摇头,“怎么可能,她妈妈不是耶歌蕊特,不应该长得像耶歌蕊特。”

“她不是像耶歌蕊特,她就是耶歌蕊特,耶歌蕊特的转世!”丹妮姑姑得意笑道。

“啊,这,这......”瓦迩惊呆了。

“你不是说耶歌蕊特的灵魂回归天地了吗?”琼恩怀疑道。

“当然回归天地了,如果耶歌蕊特的灵魂进入孩子的肉体,那不是转世重生,而是夺舍占据。我怎可能做那样的事?”

“轮回盘打造好了?”琼恩心中一动。

“还没有,轮回盘不仅会清洗灵魂,更会格式化生命印记,这孩子的生命印记却与耶歌蕊特一摸一样。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302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