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下部、太粗硬小寡妇受不了

裸睡的丹丹 下部 第一章

只见一身着墨绿色长袍的瘦高男子从黑衣人身后走出,竟是皇甫询!

“见过皇甫大人。”领头的黑衣人向皇甫询行了个礼,“皇甫大人,此人可是上位指名要的,您还是不要干预。”

“闭嘴!”皇甫询冷冷道,“本大人做事何时容得了你插嘴!”

“这…是。”黑衣人显然有些不高兴,但碍于皇甫询身份高于自己,他只得忍下这口气,恭敬的退到一旁。

“皇甫询…我当真没料到你是夜舒的人。”夜澜扯扯嘴角,“你隐藏的很深。”

“殿下恕罪。”皇甫询有些羞愧,或是不敢面对夜澜,他将头低得很低,声音也压的很低,“我奉命而来,只能得罪。”

“既如此,那便不要手下留情!”夜澜话毕,拔剑迎上。皇甫询也拔剑抵挡,可他只防守,没有丝毫进攻的意思。

“皇甫大人,上位的命令,你我无法违抗!”旁边的黑衣人冷声提醒。皇甫询不吭声,也不理他,只是一个劲避让。

按往常来说,夜澜的武功远在皇甫询之上,可如今夜澜的内力大不如前,和皇甫询打斗起来颇有些吃力,额上渐渐冒出冷汗。

两人相持着,夜澜一个飞身跃起,足尖一点,快速逃跑,皇甫询紧随其后,二人来到无人处,都停下了脚步。

“你是玄宫的弟子?”夜澜开口。

“是。”皇甫询将腰间令牌解下,举到身前给夜澜看,“我是玄宫长老,一直受命隐藏在殿下身边,蒙殿下厚

文学

待,今日属下断不会伤害殿下。”

“可你不杀我,又如何向他交代?”夜澜面无表情,冷冷打量着皇甫询。

“还请殿下配合。”皇甫询似乎在恳求,“将身边常佩的玉佩给我,我将其拿回复命便可。”

“可我回了京,一样会将此事告诉皇上,到时候他岂能饶你。”

“那属下…便听天由命。”皇甫询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睁开时,眼睛是澄澈明亮的,丝毫没有犹疑。

“好。”夜澜道,听不出语气。他将身上的玉佩解下扔给皇甫询,皇甫询单膝下跪

文学

行了个大礼,然后默默磕了个头,接过玉佩,转身快步离去。

皇甫询到时,黑衣人们正在和夜澜身边的护卫将军厮杀。只见那护卫将军身上鲜血淋漓,落下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口子。他用剑撑住身体,仍不停息战斗,嘴里不时喷出一口鲜血。

“都收手,已经办完了,我们撤!”皇甫询冷声命令。黑衣人们收到命令,跟着皇甫询一溜烟消失不见。

“殿下…”护卫将军大呼一声,终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

夜澜一路小跑行走在靖翠山,他脑中仍在思考——皇甫询什么时候和夜舒南玄机扯上了关系?这其中……怎么说都不大可能。

在夜澜心中,他一直以为皇甫询是铁血军的暗探,可难道是自己想错了么?

“砰!”夜澜的思绪猛地被拉回,他下意识拔出剑。

裸睡的丹丹 下部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裸睡的丹丹 下部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