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3)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标

寡妇情缘|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签:标题1] 第一章

两个保镖没有想要再理会她的意思,乔若也不再自讨没趣,这两个保镖挺没意思的。

在乔若又在想些小聪明的时候再朝岂突然回来把乔若揪走了。

“为什么不问清楚再离开呢?”乔若挺疑惑的,她敢肯定的是第二个保镖也绝对撒谎了。

“第二个保镖说他没有离开过半步,但是如果他睡着了呢,也不是没有离开过半步嘛,况且昨天晚上下着雨也打雷,出点声音也不好被发现。”乔若分析道。

再朝岂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乔若,表扬中夹杂着无奈:“你分析的有道理,说不定就是你说的那样。”

“我也觉着有道理。”乔若傲娇的把双手放到衣兜里,接着就拿出一个口香糖,利索的放到口中嚼了起来。

“你要不要来一个口香糖?”乔若吹了一个泡泡,又拿出一个口香糖。

“不了。”再朝岂嘴上说着不了但是他的手已经把口香糖接了过去。

“戴维夫人已经找到了。”再朝岂把口香糖很自然的放在西装里面内层的口袋里。

乔若一脸惊喜的看着再朝岂:“真的啊,太好了,戴维夫人怎么样,还好吧?”

再朝岂没有回答乔若,而是一直往前走,直到进入车里面乔若看不到他为止。

乔若一路小跑,关上车门:“怎么回事啊?”

再朝岂这个样子很反常啊,难道戴维夫人出什么事情了:“难道…”乔若不可置信的吞了一下口水,差点把口香糖吞下去。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戴维夫人遇害了。”

汽车平缓的行驶着,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寡妇情缘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寡妇情缘 第三章

张特助下意识的就想笑,就凭她?如果不是总裁,她早就被白家人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他没说话,眼神里有些嘲讽。

白染也没期待他会相信自己,她淡淡的看了张特助一眼,后者却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可怕,这个白痴什么时候,也有这种可怕的视线了?

张特助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再仔细看,还是那个又蠢又肥的白染。

他收回了视线,心底暗骂了自己一句。

白染直接推门而入。

傅景深站在窗边,穿着黑色的西装,背影高大。

看到他的身影,白染忍不住红了眼眶,委屈蔓直心头,顷刻间就红了眼眶,她吸了吸鼻子,上前几步。

“老公~”

声音又甜又软。

别的不说,虽然白染人傻了些,却有一口好嗓子。

听到她的话,傅景深神情有些复杂,他率先转身,冰冷的视线从白染身上滑过,声音冰冷,不带一丝起伏。

“张特助说,你想见我?”

白染愕然。不解的看着他,又是委屈又是难过。

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打算解释吗?

白染气呼呼的。

“张特助说,你要跟我离婚,还要赶我走。”白染委屈巴巴的说着,一边说,一边可怜兮兮的看着傅景深。

傅景深心情复杂,他淡淡的说道。

“既然你那么希望和秦风在一起,我成全你便是。”

白染脸色大变。

“不要!”

傅景深没看她,长腿微跨,他来到沙发边,坐了下去,长腿随意的交叠,十指交叉,放于腿上,他说道。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过字了。”

白染脸上瞬间就滚落出点点泪珠,她哽咽道。

“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

傅景深冷眼看她。

“比起你所为,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他这是什么意思?

白染脸色大变,不知怎地,她想到了临死前自己的动作。

不,不会吧……

白染心头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测,可是她又不敢去想。

她试探性的问道。

“难道你也是重生的?”

傅景深微微颔首。

白染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她一直以为,重生是自己最大的王牌,可显然并不是。

但白染很快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既然他们都重生了,那秦

寡妇情缘|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风和白柒呢?

她脸色大变,可随即又恢复了过来。

即便是重生又如何?她能杀的了他们一次,就能杀的了第二次!

白染心里想道。

但回过神,看着傅景深冷冰冰的模样,白染就有些委屈。

她被傅景深宠坏了,受不得半点委屈。

可如今,最大的委屈都是他给的

白染抿了抿唇,可怜兮兮的叫道。

“老公~”

傅景深皱眉。

“白小姐,我们已经离婚了,请叫我傅先生。”

白染一怔,眼眶红的更厉害了眼泪汹涌而下。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不是说会一辈子爱我吗?你忘了你当时怎么在我爸妈坟前说的吗?你不是说会替爸爸妈妈照顾我一辈子吗?你怎么可以不要我……”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303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