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3)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一章

春天里,春暖花开的时候,沈洛辰的任命书送达,他提升为通城的州同,原州同大人高调别处任通判。

通县的有心人,其实隐约打听到消息,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沈洛辰只是高调到通城,他们的心里面一时有些打鼓起来,总觉得沈洛辰这个人的运气太好了一些,一般人轻易别去碰。

一时之间,官宅多了许多贺喜的人,乔云然态度平和见了她们,还是和从前一样婉拒了她们带来的贵重礼物。

掌柜娘子来贺喜的时候,直接提了小背篓的春菜,说:“等到新来的知县大人来了后,你们就要搬走了,我们以后见面就没有那么的容易。”

乔云然瞧着她面上的神情,想着她从前提过的展望,提醒说:“你和掌柜的年纪都不大,通县这个地方发展起来后,你们也可以来通城瞧一瞧有没有新的机会。”

掌柜娘子听乔云然的话,摇头说:“早几年,我们还有这个心思,现在年纪大了,是真的不想再挪往别处,以后就在通县了。孩子们要是有心往别处去,我们也不会拦着的。”

掌柜娘子和乔云然说,她现在这个年纪渐渐的懂得从前老人们的想法,为了孩子们的前程着想,当父母的人,宁愿受尽思子之苦,也愿意放手由着孩子们去高飞。

乔云然听掌柜娘子的话,想起沈家的长辈,再想起乔兆拾的话,乔兆拾说,他现在年纪大了,为了乔柏轩兄弟前程着想,也不愿意过飘泊的日子,京城是最好的选择。

沈洛辰私下里和乔云然说过,乔兆拾如果外任一些年,他的仕途生涯一定会长久一些,但是乔兆拾选择巡查司的差事,每一年最多半年在外面,有的时候,他甚至于是不需要出京城。

乔兆拾的仕途,在有的时候,是比不过愿意外任的同品级官员,他们有机会治理一方政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务,他们的功绩特别的明显,而乔兆拾的差事,则有一种行走在刀尖上的危险。

乔云然当下脸色白了白,然而想起乔兆拾眼里面坚定的神色,立时镇静下来,说:“父亲心里面有数,我只愿意他差事平顺。”

沈洛辰也觉得岳父大人适合做这样的差事,别的官员,大约没有乔兆拾得天独厚的条件,他和威正镖局的关系,在很多的时候,能够方便行事。

春天的时候,通县的新知县接任,他四旬已过的年纪,面上写着郁郁不得志的神情,在沈洛辰和他交接的时候,三句话里面,总有两句话感叹,他错过了最好的年纪。

沈洛辰和他交接非常的明快,毕竟他来的时候,通县只有空架子,他走的时候,通县至少给下一任留了一些东西。

乔云然和家里的人,在听说新来知县已经快来的时候,已经从官宅直接搬到客栈居住,等到新知县到来的时候,他听说官宅已经空了出来,面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他低声和沈洛辰说:“州同大人,我的家人还要晚半个月来,我其实可以住在外面。”

沈洛辰把官宅交到知县的手里面,由着知县大人进官宅查看,表示有什么不了解的地方,他现在可以和知县大人说一说。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二章

他急慌慌的赶到青灵的住所,还没入内。就看见里面人人面带喜色,大声喊:“恭喜皇上,皇后娘娘有喜了!”

有喜了?

练星宸听到青灵有喜的第一想法竟然也是:等生了儿子,继承了皇位,就可以云游四海去了……当皇帝,真的挺累的。

于是乎,大余的太子殿下练太微自出生后就被寄予厚望。刚刚十三岁,父皇母后就把皇位丢给他跑了。

太微也好想出去玩,然而舅舅青玄和太傅花无眠天天盯着他学习治国。告诉他要担起大余的未来,还说什么邻国的白帝比他年纪还小的时候就当了皇帝。还当的很好,叫他不能输给白帝,不要辜负父母的期望。

那个白帝太尉见过,某年来大余访问,见到他父皇就哭了。那么一个爱哭鬼,有什么值得他学的?

不过父皇母后不在,他确实愿意努力把皇帝做好。要不然等他们回来天天盯着他,只会管的更严格。

父皇母后给他定了一门亲,是平南王谢时风的女儿。平南王是出了名的美男子,听说他的女儿也貌美的很。不过太微没什么感觉,毕竟从小,他就能见到最美丽的郡主谢晴。

可惜了郡主嫁给修羽后生了个儿子,若不然,生个女儿定会貌若天仙。

太傅花无眠一直没成亲,虽然身边有个红颜知己的师妹,也没孩子。有次,太微忍不住问:“太傅,你为什么没孩子?”

花无眠笑笑回答:“太傅有你就够了,不是每个人都必须有孩子的,太傅家里可没皇位要继承。”

哦——

太微明白了:原来家里要有皇位,才必须生孩子。

再后来,他那对满世界乱跑云游天下的,顺便捣鼓出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卖,赚回金山银山的父皇母后又给他生了个妹妹练璇玑。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三章

廷尉署的办事效率出奇的快。

年三十的前一日,陈熠带着官兵在城郊一处荒废破庙找到户部丢失的库银,同时还出示了原户部右侍郎贪墨的铁证,证明晋阳侯府是被人栽赃陷害。

长宁帝随即下令,将张承宣两兄弟无罪释放,就此结案。

满朝文武提心吊胆半个多月,如今终于舒了一口气。

翟似锦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亦是感叹陈熠手段非常,不但将张承宣从贪墨案里撇得干干净净,还能让他主动解除婚约。

是了,张承宣从廷尉署离开后,连侯府都不曾回去,直接策马入宫拜见了长宁帝,主动提出解除与赵宜乐的婚约。

……

……

年三十,除夕夜。

翟似锦照例入宫,马车刚停在宫门口,赵宜乐从外面掀了她帘子,眉眼带笑地喊道:“表姐!”

翟似锦提裙下马车,被她拉住手腕,径直朝着宫门口走去。

“表姐,晋阳侯当真找父皇退婚了!”赵宜乐面带兴奋,忍不住向翟似锦汇报这个消息。

翟似锦淡笑看着她,道:“早就知道了,昨日晋阳侯前脚出宫,后脚大街小巷就已经传遍了。”

今晚宫中要摆除夕宴,宫门前人满为患,禁卫军设下关卡,须持腰牌或请帖才可入宫。

黄昏的霞光映在两人肩头,在雪地里投出两道浅浅的影子,赵宜乐一边向禁军出示腰牌,一边继续对翟似锦道:“这一回真的多亏表姐,要不是你的话,这件事根本就没有转圜的余地。”

侍卫们按规矩办事,将腰牌接过查看了番,递回给赵宜乐,才开口放行。

只是赵宜乐忽然有些出神,并没有伸手去接,弄得小侍卫也愣愣地站在原地,气氛一时有些古怪。

“想什么这么出神?”翟似锦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帮把她腰牌拿回来,交给身后随侍的女官。

赵宜乐回过神,揉了揉脑袋,随手给翟似锦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马车,惊奇道:“表姐你看,那不是户部主事嘛。”

翟似锦顺着望过去,轻蹙了眉。

户部主事李毅,李谦的父亲。

想起当初放狗咬断李谦双腿的事情,倘若不是赵奕劝她别把事情闹得太大,她才不会同意让太医去给李谦治腿。

断了最好。免得他将来祸害人。

赵宜乐挽着翟似锦的胳膊,好奇道:“每年的除夕宴宫中只邀请五品以上的官员参加,这李主事为何能来呢。”

她说完不久,李毅被人扶下马车,捋着山羊胡摆着架子,向侍卫出示请帖,随即得到放行入宫。

翟似锦嗤笑,“管他为什么来的,外臣都聚集在长青殿,咱们是去景阳宫陪着舅母和女眷们的,跟咱们没关系。”

赵宜乐听她的语气不太对劲,立即反应过来,翟似锦和李家算是结了仇的,连忙转移话题,“也对,诶算了走吧,表姐咱们快去拜见母后吧,皇嫂这时候应该也进宫了,今年景阳宫里布置得可热闹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了。”

她有意哄着翟似锦,翟似锦也有意迁就她,两人一道先去了景阳宫。

景阳宫正殿里摆了席位,众人按照身份高低入座。

时辰尚早,赵宜乐觉得在殿里坐着也无聊,索性拉着翟似锦去往东暖阁。

“为了报答表姐的大恩,我特意准备了一份大礼!”

赵宜乐神神秘秘地关上门,还让女官把灯烛熄灭,整个暖阁顿时黯下来,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什么大礼,这么神秘。”翟似锦倚在绣榻上,看着赵宜乐小心翼翼捧着一个长方锦盒出来,“还有啊,你用不着这样谢我,真正帮了你的是陈廷尉,你要准备礼物,应该给他也准备一份。”

“啊……”赵宜乐正要打开盒子的手顿住了,后知后觉倒抽一口凉气,“诶呀表姐我忘了,我只顾着给你准备,忘了陈廷尉那一份了。”

翟似锦伸手点了点她额头,笑道:“算了,正巧他还欠着我一份生辰礼,你便也不用绞尽脑汁送他了,就当扯平吧。”

黑暗中,赵宜乐摩挲着翟似锦的肩膀,在她身边坐下,“表姐还说跟陈廷尉没关系,他怎么就欠你一份生辰礼了?”

翟似锦有些心神不宁,没听出她话里的揶揄意味,顺嘴就答了,“上次他瞧见皇嫂送给我的生辰礼,主动说要送我一份。可整整一个月过去,后来也见过几次,他却全然没提,怕是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赵宜乐不厚道地笑了,将手里的长方锦盒献宝似的塞到翟似锦手中,“表姐别管他了,来来来,快看看宜乐送你的礼物,可合你的心意?”

寝阁里黑黢黢的一片,翟似锦摸着铜扣打开盖子,一道清幽的萤光从盒子里散发出来。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304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