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涂抹调教敏感依赖;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

药物涂抹调教敏感依赖 第一章

乔添早已攥紧的手指因过于用力而微微颤抖着。

莫说是父亲还活着这等虚无缥缈的妄想了,即便只是“真相”二字,已是他这些年来所求而不得的……

他一则是顾念家中母亲,二来亦是清楚单凭自己一人之力想要查出些什么无异于以卵击石……

乔添尽量压制着眼底的起伏,看向同自己对面而坐的少女,他知道,这个小姑娘同样也有着自己的目的,且从开口到现在也不曾掩饰过这一点——

若是一场合作,那他只需想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便够了。

他需要知道父亲之死的真相……!

而不知是否因为最好的朋友就坐在身边的缘故,乔添潜意识里对身边的一切更多了一两分愿意试着去信任的态度。

“不知许姑娘打算怎么做?”

“我想从乔先生这里了解些乔太医当年出事前后的经过。”

话至此处,许明意声音微顿,旋即道:“但有一句话,还须先同乔先生说明,令尊当年出事多半并非偶然,而这背后若当真藏有内情在,那这份内情必然不会是什么好事——即便如此,乔先生也还是要查吗?”

既然是要同人合作,那便不能只谈利而隐去弊处。

乔必应身上若当真背着人命,且与皇帝有关,那么真相一旦剖开,对乔家母子注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多谢许姑娘提醒。”乔添点头道:“我都明白。”

这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之事,他也不是没想过,整个太医署里那么多太医,却独独是他父亲出了事,会不会是因为他父亲做了什么事……

但同时他一直相信,若当真如此,那他父亲定是被胁迫的。

那么,父亲的死,一半的可能是被人报复,一半的可能是遭人灭口。

他一直更偏信于后者——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查明真相。

至于后果——是非对错皆有衡量的标准在,若当真是他们乔家欠下的债,父债子偿,他绝不会逃避。

再怎么样,也好过一直处于迷雾当中,被动地接受一切,不知何时便会有祸事降临。

听他这般讲,许明意遂道:“我方才提到的那位朋友

文学

,也有句话让我转告乔先生——即便日后证实乔太医与他家中有旧怨在,他想做的只是查明真相与幕后主使,绝不会迁怒无辜之人,这一点还请乔先生和令堂放心。”

这是吴恙同她说过的话。

乔必应听得微微怔住。

片刻后,方才抬手施礼道:“还请许姑娘替乔某同这位朋友道谢——”

他自身是无所畏惧的,也不会逃避任何,但他尚有一位老母亲在。

这是他唯一的挂碍。

若是父亲当年当真害了人,对方家中寻上门报复再正常不过,此番对方有此允诺,无论是否当真有恩怨在,他现下都需道一句谢。

而如此一来,他也能更放心些了。

乔添遂说起了父亲当年出事前后的经过,当年他不过十二岁,按说许多事情都该淡忘了,但至亲的父亲突然离世,当时的一切都已在日日夜夜的反复回想中,深刻无比地烙印在了脑海中。

更不必提这些年来他一直也未曾放弃暗查当年之事。

虽无大收获,但零零星星的一些小线索还是有的。

许明意认认真真地听着,将可查之处记了下来,最后问道:“敢问令堂是否有可能知道其它内情?”

药物涂抹调教敏感依赖 第二章

从平靖关往北,行程虽然赶得紧,却不急。

晚上或早或晚,不管邸店大小新旧,一行人必定找家邸店落脚歇息,热炕暖屋,好好睡一觉。

早上虽说很早启程,却必定热汤热水的吃过早饭再走。

中午晚上,有能吃饭的地方,必定停下来,有肉有菜有汤有水,要是实在没有能吃饭的地方,就自己挖灶支锅,多数时候是大常做饭,偶尔,李桑柔也动手做上一回两回。

吃过一回李桑柔做的饭,宋启明就觉得这位大当家,也不是哪儿都不好,至少做饭是真好吃。

一行人三辆大车,一辆半车用来装行李,每到县城,必定补足消耗,

车上带的暖水瓶多暖窠多,有熏炉有手炉,还有脚炉,不管什么时候都有热茶喝,各个炉子里都是红旺的炭。

宋启明不得不承认,虽然身为囚犯,这么赶路,还是比她和师叔师兄们赶往江陵城的时候,舒服太多了。

一连走了十来天,程善规矩老实,一步不多行一句不多说,李桑柔让黑马买了衣服鞋子,给了程善和罗启文。

虽说是单衣薄鞋,不过他们出屋上车,下车进屋,只要不往外跑,就一点儿也不冷。

只要有衣服穿,那就好的不能再好了。至少罗启文拿到衣服时,激动的眼圈都红了。

李桑柔一路走,一路查看顺风的递铺。

往北这条线,只有递铺是顺风的,派送铺什么的,都由庆安老号经营,各家派送铺,李桑柔顺便听几句看几眼,并不多管。

腊月中,一行人进了唐县地界。

唐县不大,唐县外的顺风递铺,却是前后两府五六个县最大的递铺。

黑马赶着车,绕过县城,直奔递铺所在的兴安镇。

兴安镇正好逢集,又是腊月里,喧嚣热闹从镇子里挤出来,铺向镇子四周。

好在顺风的递铺都在县城外镇子边。

慢慢走了一会儿,黑马就赶着大车进了顺风递铺的大院子。

递铺的管事老包看到大常,惊喜的唉哟一声,扔了怀里抱着的干草,奔着大常迎上来,“是常爷?真是常爷!常爷您这身膀,老远就能看到,常爷您怎么来了?

还有蚂爷,蚂爷您也来了!常爷蚂爷您们快请里头坐!”

“马爷?说我呢?”黑马指着自己,“他怎么认识我?”

“是我,蚂蚱,不就是蚂爷。”蚂蚱白了黑马一眼,抬了抬下巴。

黑马难得的傻呆了一回,“什么?你?蚂爷?还蝗爷呢!哎!他姓李!不是蚂爷!马爷是我!”

“老包,我姓李,大名李蝗,还有,别叫李爷,也别叫蚂爷,就叫我蚂蚱。”蚂蚱李蝗拍了拍管事老包。

“这是咱们大当家。”大常郑重的介绍了李桑柔。

李桑柔笑眯眯看着老包,微微欠身,“大常话少,夸人很少超过两句,他夸你的时候,足足夸了四句。

也是因为你,大常才把这前后两府的总递铺,放到了咱们唐县。”

“不敢当不敢当,见过大当家,不敢当不敢当。”老包打量着李桑柔,有几分不敢相信。

关于他们大当家,一件一件的事儿,跟那话本子一样,他常听往来的骑手说起,真是不得了的不得了。

可眼前这位大当家,跟他们镇上的小娘子,好像没什么分别,嗯,比镇上的小娘子好看。

再看到从车上下来,艳绿大袄下面艳红裙子的宋启明,以及两身单衣的程善和罗启文,老包简直有点儿懞头懞脑了,怪人太多!

老包看着两身单衣的程善和罗启文,顾不上多想,赶紧让着众人进了大院里的小院。

小院四圈儿都挂着腊肉腊鸡,还有十几条两尺来长的大鱼。

李桑柔看过一圈,才掀帘进屋。

屋里烧的十分暖和,程善和罗启文赶紧上炕坐着,宋启明脱下艳绿大袄,从炕头的茶吊子上,提了茶壶,先倒了两杯茶,递给师叔和师兄。

老包进出几趟,送了一大筐带壳熟花生,一大盘子自家炒的瓜子,一大盘子核桃红枣,接着又送了一盘子柿饼,一盘子麻糖。

老包老伴儿跟在后面,抱着一摞碗,提着个陶罐进来,摆上碗,从陶罐里舀出油炒面,一碗碗冲油茶。

油炒面的香味儿弥满了屋子,李桑柔接过一碗,小心的抿了一口,连声夸奖,“真香,这炒面炒得真好,又细又均,芝麻花生又香又脆。”

“大当家喜欢就好。”老包老伴儿看起来不擅言词,含糊说了句,抹了把额头的细汗,笑的眼睛细眯成一条缝。

老包两口子忙进忙出,众人吃也吃了,喝也喝过了,大常和老包去盘帐,黑马带着小陆子和大头,往后面查看马匹,仓库等处,蚂蚱和窜条往镇上采

文学

买。

李桑柔坐到廊下,对着只炭盘,嗑着瓜子,看着院子的热闹。

院子里搭着结实的棚子,棚子下支着大灶地锅,旁边几个炭炉上放着铜壶烧水。

老包老伴儿,和其它四五个帮厨的妇人,正忙着和面,咣咣咣剁馅儿,杀鸡烫鸡,切猪肉切羊肉,刮猪头上的细毛,择菜洗菜,泡干菜泡腊肉腊鱼,说着闲话,一阵阵笑着,忙着给李桑柔她们准备晚饭。

宋启明掀着帘子看了片刻,犹犹豫豫,还是从屋里出来,自己找了把椅子,坐到李桑柔旁边。

又过了片刻,屋里的程善和罗启文,裹着老包送进来的两件羊皮袄,一前一后出来。

宋启明急忙站起来,将自己的椅子先递给师叔,再到院子里拿了两把椅子过来。

程善和罗启文满腔小意的挨着炭盆坐下,李桑柔挪了挪,将炭盘让给两人,却没看两人,只管嗑着瓜子,看满院子里的忙碌和热闹。

一个瘦小妇人急匆匆进来。

“陶婶子来了。”坐在最靠外剥葱的一个妇人笑道。

“咦,你家不是搬到镇上了?怎么还晚了?”正双手拿刀,咣咣剁馅的妇人话语和剁馅一样爽利。

“被老张家娘儿仨堵上了。”陶婶子一边说着,一边对着院门,用力抖着怀里抱着的围裙,好像要把那股子恼怒和晦气都抖出去。

“不是早就跟他们说到底说明白了,怎么还来堵你?”剁馅儿的妇人接话也最快。

“就是要换亲,非换不可!两年前,咱们这顺风铺子刚开出来,我就跟他们说过,话都说绝了的。

就是因为村挨着村,他一家子,见了我们一家子就缠着不放。他那个儿子,有一回,揪着我们小翠往林子里拖,要不是小翠她哥赶到了,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要不是因为这个,我也不能这么急着搬到镇上,这刚搬过来,他一家子就来堵门了,真是气死个人了!”陶婶子抖好了围裙,围好,坐到案板旁边,细细切一块腊肉。

“他家那妮儿也来了?”剥葱的妇人拎着筐拎着小马扎,挪到陶婶子旁边。

“来了!真是气死个人!”

“你家大旺哪儿去了?别让那妮儿堵上大旺,再扯下衣服什么的。”剁馅儿的妇人关切的交待了句。

“大旺没事儿,跟他爹在后头侍候马呢。

大旺懂事儿的很,不说这两年,早几年就是,眼角瞄到他家那妮子的影儿,就躲得远远的,就怕她贴到他身上剥不下来!

大旺是个好孩子。

大旺说,他不是嫌弃那妮子,那妮子我也不嫌弃,可那妮子是留着给她哥换亲的,大旺招惹了她,那翠儿怎么办?”陶婶子说着话儿,切着腊肉,一片片铺出来,厚薄正好,肥瘦相间,十分好看。

“这一家子缠起来没完没了,当初,你们怎么跟这样的人家搭上了话?”旁边和面的妇人皱眉问道。

“当初他们家穷,我们家也穷,两家差不多,都是大儿子二闺女,再后头又是俩小子。

换亲这话儿,也就是句闲话。

他家那大小子,小时候瞧着挺好,闷声不响的,肯干,眼里有活,可后头,越长脾气越大,打他那个妹妹,照死里打。

有一回,我家翠儿往他家送鞋样子,正碰上他打他妹妹,把我家翠儿吓的,鞋样子都丢了,回来就跟我哭,说那样打,她可受不了。

药物涂抹调教敏感依赖 第三章

“死了?”对上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牢头猛往后退。

男子快步走进来:“出事了?”

看到男子走进牢室,牢头从震惊中回神。

在这种地方当差什么惨事都见过,死个把人太寻常了。

“人死了,您赶紧走吧。”牢头脸色不大好看,“我要赶紧报给大人了。”

男子没有动:“昨日来还好好的,怎么会死了?”

他说着蹲下来,仔细检查情况。

牢头伸手拉人:“别看了,再不走等别人发现你可有大麻烦!”

更重要的是他袖里藏的银子就保不住了。

“这就走。”男子嘴上应付着,把静纯的头翻转,看到脖颈另一侧一根只露出小半截的钢针。

男子盯着那里目不转睛,牢头也留意到了。

“啊,这小尼姑是被人害死的!”发现这一点,牢头催得更急了,“快走快走,不然等会儿只能吃不了兜着走。”

男子直起身来,顺手把一块碎银塞入牢头手中。

牢头一愣,这次没把银子直接收起:“您什么意思?”

“老哥别紧张,我就是想问问今日在我之前,是否还有别人来看过静心师父?”

一听是问这个,牢头紧绷的身体下意识松弛,不假思索道:“没有,没有。”

不是谁出手都这么大方的,他是那么好收买的人吗?

“老哥再想想,没有记错?”

“这里是大牢,又不是茶馆,有没有人来我还能记不住?”

在牢头连连催促下,男子快步离开。

牢头四下看看,藏好银子后这才一边跑一边喊:“不好了,地字三号房的犯人死了!”

男子很快回到顺天府衙对面的茶楼,向陆玄禀报情况。

“公子,静心死了。”

陆玄早有预感,闻言面色没有多少变化,问道:“怎么死的?说说具体情况。”

“右侧脖颈处有一根针,看起来应该淬了毒……”男子把进入牢房后的情况仔细说了,“小的问过牢头,牢头说今日没有别人去过。”

陆玄微微点头:“你先下去吧。”

等男子退出去,冯橙用力捏着茶杯开口:“陆玄,顺天府衙是不是有梅花庵的人?”

“可能是梅花庵的人,也可能是吴王的人,总之梅花庵不简单,暗中或许还有势力。”陆玄伸出手来,“走吧,我们也去旁听一下。”

冯橙把茶杯放下,满脑子想着静心的死没留意到陆玄伸过来的手,抬脚向门口走去。

陆玄默默收回手跟上去。

“静心一死,庵主又跑了,慈宁师太若是抵死不认,就太便宜吴王了。”冯橙一想那对恶心的母子得不到应有惩罚就心塞。

陆玄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宽慰道:“一口吃不成胖子,吴王风头能压过太子,哪是那么好解决的。何况事关皇家,就算有确凿证据也不可能公之于众,而对世人来说有没有证据有什么打紧呢?”

靠满天飞的流言揣测,足以令吴王名声一落千丈。

陆玄是个务实的人,一开始谋划这一切,对结果的预期便是如此。

能得到确凿证据令吴王无法翻身当然更好,若是不能也不亏。

冯橙睨他一眼:“你心态倒是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