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一章

听着花涿这样一说,诸葛桑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趁着徐青流没注意就拉起了徐青流的手腕,把脉。

然后眉头是越皱越紧,跟刚刚发现这个秘密的陈顾横表情也差不了多少了。

“徐青流你……”

徐青流还是不想说出来,知道诸葛桑发现了以后,直接打断了诸葛桑的接下来的话:“没什么,我就是刚刚醒,身体没有恢复而已,过几天就好了。”然后看了看花涿:“你还想着喝我的血呢?”

这样的开玩笑,缓和了刚刚有一些紧张的气氛。

花涿包括其他的人也没有再过多的怀疑,然后都询问徐青流的状态,不过诸葛桑却不说话了,一直在旁边默默的看着徐青流。

因为这个房间里面有玄冰棺的原因,所以最后他们来到了客厅。

说话的时候自然会说到洛向南的父亲洛成功对徐青流相关消息在江山古董城的委托。

徐青流也揉了揉眉头,想了想。

这个时候,陈顾横也提议:“青流哥既然你现在已经醒了过来,那就该去见见那个徐江峰了,还有赵姨那边……”

不过陈顾横的话还没有说完,徐青流就直接的摇了摇头。

“现在正是一个好的机会,我这么多天没有露面,不光是洛向南,宁致远还有宁致从他们会怀疑,其他的一直关注这我还有凤凰展的人也会怀疑。”徐青流说的就是另外两个委托人,一个是想活捉徐青流的,还有一个是想直接要了徐青流的命的。

现在就是引出他们最好的时候,想来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快等不及了,所以也应该不在乎,徐青流这个凤凰展得载体到底是死是活……

“所以,徐青流你想怎么办?”都明白了徐青流的意思,但是具体怎么样,还是得听徐青流自己说。

徐青流也是想好了的,所以徐青流直接勾起了嘴角:“既然他们可能已经猜到我出了什么事情,那就告诉他们,我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就好了。”

众人还是有一些疑惑的,都在等着徐青流继续往下说。

而后徐青流也不再卖关子,开口:“告诉外面的人,

文学

就说我已经死了,至于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就说幽灵集团在执行那个想要活捉我的任务的时候直接杀死了我。”

“然后呢?”陈顾横的反应一直是最慢的,不过这一次没反应过来的,可不只陈顾横一个人,其他的人也都没有反应过来,还是等着徐青流继续往下说。

“然后把我的‘尸体’带去幽灵集团,进行一场地下的公开的拍卖,这样就可以引蛇出洞了。”

这还真的是一个绝好的办法,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这个时候陈顾横突然找到了什么,有一些困惑,的开口问出了一个问题:“可是洛向南,宁致远还有宁致从他们已经知道了玄冰棺是我们买回来的,是不是到时候拍卖的时候,就不能让青流哥你躺在玄冰棺中了?”

这个时候徐青流又是摇了摇头:“必须是躺在玄冰棺中,而且对外说的时候,还一定要说连同玄冰棺一起拍卖,这样热点也有了,毕竟只有玄冰棺才可以保证我的尸体不腐烂,所以也会更加的让别人相信,我已经死了。”

陈顾横听到这里还是有问题的:“不过宁致远,宁致远还有洛向南他们指定不会相信,我会跟苍然他们联手把你杀了的。”

确实,不仅仅是洛向南,宁致远还有宁致从他们,就连知道他们的也不会相信,陈顾横会成了要了徐青流命的帮凶。

徐青流松了松肩膀:“他们三个不也知道,苍然是你的亲弟弟吗?直接这样说的话,他们也是可以相信的,毕竟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坚持原则的人,还有最重要的就是他们可能也都认为陈顾横你虽然厉害,但是并不聪明,受了苍然的蛊惑也是有可能的。”

“青流哥你是说我蠢?”陈顾横瞪大了眼睛。

徐青流呲着牙笑了笑。

苍然也是点了点头:“这个是可以说的过去的,我同意。”

然后众人也都跟着点了点头

这下陈顾横可是无奈了,无奈的都有一些绝望了。怎么会给别人这样的印象呢?

毕竟陈顾横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很聪明的,而且陈顾横一直坚信,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比自己的那个弟弟苍然要聪明的多。

可惜呀……有时候,事实就是事实,在丰满的现实面前,骨感的理想可以说是一文不值的。

“我们这些人不能都去幽灵岛,一是因为如果这么多人去了以后,且不说会不会引起其他的人的怀疑,宁致远他们一定会怀疑的,而且徐江峰还有宋慈欣这边也需要有人看着,所以必须有人得留下来。”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二章

奥迪车上,沈鑫一边开车,一边透过车窗,看了

文学

眼擦身而过的SUV,奇怪地道:“这么晚了,在这种偏僻的地方还能看到其他人,真是奇怪。”

“无须在意其他小事。”

沈泽言坐在副驾驶位,沉声道:“现在首要目标是杀了陈非,为曹子尘报仇。”

沈鑫神色一正,道:“根据消息,陈飞宇到了废弃炼钢厂后,就一直没有出来,也不知道他在那里面做什么。”

突然,坐在后排一直闭目养神的曹衍忠突然睁开眼,道:“废弃炼钢厂?

那里很有少人出现,是斩杀陈非的最佳地点。”

“看来连老天都帮着我们,陈非绝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沈泽言哈哈大笑起来。

此刻,废弃炼钢厂内,陈飞宇一道剑气射向苏先生。

“你区区‘宗师后期’的实力,根本没办法对我产生威胁。”

苏先生神色轻蔑,等到陈飞宇的剑气袭到跟前时,突然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弹了一下,瞬间将剑气击的粉碎。记住网址https://m.xbiqugela。com

方玉达大喜,高声道:“苏先生天下无敌!”

苏先生呵呵而笑,眉宇间有一丝得意,道:“不敢说自己天下无敌,但击败甚至是擒下陈飞宇,却是轻而易举。”

柳天凤神色担忧,如果陈飞宇没有被秘法反噬,想要击杀苏先生手到擒来,可是现在,已经实力大幅度下降的陈飞宇,又要怎么做才能抵挡得住一位“传奇中期”强者的攻势?

陈飞宇神色不变,甚至眉宇间胜券在握,他的武道境界的确下跌了,可不代表他面对苏先生就束手无措,至少,陈飞宇强悍的精神力,就足以轻易击败苏先生,一如在东瀛海宁岛上,陈飞宇用精神力轻而易举击败柳家的雷傲。

此刻,苏先生收敛起笑容,暗中运转体内真气,做好战斗的准备,高傲道:“白阳宗苏文将一会阁下高招!”

他刚说完,轻喝一声,一股强悍的气势瞬间席卷整个炼钢厂,而他上半身的衣物,“刺啦”一声爆裂纷飞,露出了他精壮的上半身,棱角分明的肌肉中仿佛蕴含着无穷的爆发力。

紧接着,他突然启动,向陈飞宇冲去!魁梧的身躯,强悍的气势,无穷的爆发力,仿佛一辆人形坦克,带给所有人强大的压迫感。

柳天凤花容失色。

陈飞宇眼中惊奇一闪而过,站在原地不闪不避,甚至连防御的举动都没有,突然喊道:“等一下!”

“嗯?”

苏文将也是当世一等一的强者,这么强悍的冲刺竟然也是说停就停。

就在他距离陈飞宇仅剩1米的时候,心念一动,立即停在原地,就像一根标枪插在地上一样纹丝不动,皱眉道:“怎么,难道你后悔了,又想跟我交易了?”

“不,我只是想给你看一件东西而已。”

陈飞宇说着,把手放进了口袋里。

方玉达还以为陈飞宇在耍什么花招,急忙道:“苏先生,小心陈飞宇使诈!”

苏文将摆摆手,示意无妨,道:“在我面前,还没有人有机会使诈。”

柳天凤也是好奇地看着陈飞宇,不明白为什么陈飞宇突然喊停,这不符合陈飞宇以往的性格。

众目睽睽下,陈飞宇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碧玉扳指,递到了苏文将的眼前,挑眉道:“你可认得此物?”

“这……这是……”苏文将脸色大变,下意识就要伸手将碧玉扳指拿过来。

陈飞宇迅捷地收回手,不满道:“让你看没问题,可是想动手抢过去,这就太没规矩了吧?”

他话语之中,隐隐带上了训斥之意。

苏文将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震惊地道:“这枚碧玉扳指,怎么会在你手上?”

柳天凤和方玉达心中疑惑,陈飞宇手中的碧玉扳指有什么奇特之处,竟然能让苏文将产生这么激烈的反应。

“在回答你问题之前,有一件事情,是不是得先搞清楚?”

陈飞宇神色严肃下来,道:“这枚碧玉扳指是白阳宗宗主信物,见扳指如见宗主亲临,你既然是白阳宗的人,见到我为什么还不行礼?”

苏文将脸色一变,虽然心有不甘,但依然向陈飞宇抱拳作揖,恭声道:“陈……陈先生好,苏某有利了。”

这一下如同平地起惊雷,把方玉达和柳天凤雷得外焦里嫩!不同的是,柳天凤除了一开始的震惊外,心中充满了惊喜,眼眸中异彩涟涟,她怎么都没想到,实力如此可怕的苏先生,竟然会对陈飞宇恭敬地行礼,既出乎她意料之外,又让她为陈飞宇骄傲自豪。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