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3)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2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一章

天枢面带冷蔑地一笑,天空星图瞬间落下无数星光。

星光汇聚他面前的九层星塔,一瞬间化为无数星线交叉蔓延除了被火红气息笼罩区域之外的空间,一种沉重的束缚感随之蔓延全场,周围天地流动的灵气似乎一下子也被凝固了,这让正在施展下一波神通攻击天枢的天焰圣军成员包括乌火在内全真一震,实力一瞬间被削减了好几分。

然后天枢轻轻一挥手,那九层星塔便一下子扩大无数倍,化为一座山峰重重压在了火红笼罩区域的上空。

“老祖小心。”

乌火这才反应过来一直用自己的天赋离火的毕方此时首当其冲,连忙身影一跃,强撑着重压朝着毕方飞去,妄图以身代替他直面九层星塔的重压。

只是他的速度虽然不慢,但在这周围空间都被束缚禁锢的情况下,他只刚刚冲出火红区域就被猛然加重的压力一顿,下一秒差点失衡坠落。

只这一秒,他已来不及去保护毕方,不由惊怖抬眸……好像已经看见毕方在九层星塔重压下陨落的画面……

但是,他最终只看见一片金红火焰的光芒蔓延整个天空。

“下去!”他的耳边响起少年熟悉不容拒绝的指令,然后便在一片金红光芒照耀之下缓缓飘落回了火红区域之中。

这……

乌火这一刻有些迷茫,不明白老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老祖还要自己对付天枢?

老祖实力还筑基呢!

他刚刚这么想着,天空突然轰一声响动炸开,让他面色惊变,可是当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火红的火焰区域似乎有了斗转星移的力量,他们身上的压力一瞬消失,他们再回神,身影已经彻底离开了之前星图笼罩的区域,而再看那一片区域,便发现满天的星辰已经被无数金色的火焰覆盖,雷火的气息笼罩全场。

只在这一片硝烟味十足的地方,一只巨大的身影张着燃烧金红火焰的羽翼纵横飞掠,所过之处无尽炙热。

这……

乌火一干顿时被张着羽翼的巨大身影惊呆了!

这……分明曾经他在天族古籍之中看到过的一种上古神鸟的情况,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老祖呢?

心底隐隐有些猜测的乌火陷入震惊和疑惑之中,但是天空之中很快传来的打斗之音却是解答了他的疑惑。

唰!唰!唰!……

金红的离火在此时显出的威力已经远远超出了毕方如今的实力,并且离火海洋覆盖了星光密布的天空之后,那星辰的力量便等于被遮蔽阻挡,再不能如之前一般落于大地,所以对于大地的束缚自然消失了。

但是只在离火海洋之中若隐若现的星光又代表了这样的遮蔽阻挡似乎并不能持续太久。

意识到这一点,乌火不再只顾着震惊,而是迅速冷静下来然后指挥手下天焰圣军快速进入关卡点之中列阵以对。

七星天军可以在天上布置星图阵法来对付他们,他们自然也可以用阵法对抗。

只是他们这个阵法必须借助血脉之力,受到如今血脉能力的限制,威力并不如七星图。

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二章

“早些说,你们信吗?”

锁链嚓嚓作响,谷玄牝脸上泛起嘲讽笑容:“道尊们取代巫神,最终以封神大战收场;那么师傅传下三千大道,便是要以此劫告终——”

“三千年灵气益衰,程师弟你又怎会不知?更遑论那道标了!”

水镜真人嗫嚅着,仿佛被击中最柔弱去。他承师命守护人间,却有意隐瞒灵气衰微、以及三清道标的真相。

南溟夫人也蹙起眉,即便此刻

小雪又嫩又紧的、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她们对道尊仍不乏敬畏,先前又怎敢怀疑呢?

“昔日一战,我早对这一脉绝了心念,三清假模假样的,说什么大道时而彰显、时而隐没,所为的便是天地众生……

“笑话!他们还能像和尚们一样慈悲普度?”

谷玄牝继续道,眼中有火焰在燃烧。

陆安平敏锐捕捉到话中漏洞,不由道:“你对道门绝了心念,为何要夺先天符图?而且拿了三道?”

南溟夫人与水镜两人齐刷刷抬头,望着笑容僵住的太一神君。

“…….”

“先天符图乃是先天而生,未必是三个老杂毛专擅,况且生机造化有不少可发掘处——”

谷玄牝声音柔和了几分,但面色仍不免戾气。

“师姐若是想上天,不妨将体内三道符图留下,我敢保证一入三天,符图便为那三个老杂毛收去!”

“还有你,若不是那大浮黎土图——”

他说着,流景金瞳突然疾转,金光从中荡出;然而刚出三丈,便被先天神禁摄住。

“说到底你还是难逃三清掌心?”

陆安平神情镇定,讥讽道。

“先天符图源出三天,一道阴阳二气图便成九幽之主,太一神君之名也大半建立在三道先天之上,还敢大言不惭吗?”

南溟夫人也开口帮腔,悠悠道:“谷师弟,幸亏你被缚在归墟中。”

“胡说!先天符图分明是我苦心寻访而来……”先天神禁的金光映出谷玄牝狰狞面孔。

“罢了!”

略顿了会,南溟夫人叹声道:“昔日巫神斩断沟通人间天界的建木,如今道尊收摄灵气、断绝大道,既然逃不掉,总该去走上一遭……”

谈话算不欢而散,水镜真人也跟着作势欲离开,心底却感到从未有过的绝望。

特别是真相早隐隐猜到,却不敢多想,偏要大劫到来时才不得不确认。

陆安平深吸口气,同样步至南溟夫人跟前。

“等等!”

身后传来谷玄牝的喊叫,“世间已经稀巴烂,师姐也要登天,为何不放我出去?”

“......”

南溟夫人停下动作,转身坚定道:“休想!”

水镜真人搓了搓手:“世间大难,更不能放你出去了……你说和尚们慈悲普度,放你出去,只会起到相反的效果?”

哗啦!

锁链发出一阵毛骨悚然的脆响,谷玄牝叫嚷着:“昔日天上众仙捉拿我,你们见死不救;先天神禁即将破开时,又是你们重新加封——”

“别忘了二师姐在怎么死的?”

青鸟扑闪着,南溟夫人微倾的身躯还是转了回来:“师傅说过,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即便道祖作孽的话,你也是后者……”

这话锵然有力,回响在归墟中,陆安平心中暗暗称是,只是遗憾谷玄牝那三道符图。

看来以南溟夫人之能,也无从剥取他那三道。

“谷师弟你别忘了!”

水镜真人终究仁厚些,“两千年前多少生灵因此涂炭,又有多少大祸与你有关,还妄自尊大,谈什么重整三界秩序……”

两人话语一软一硬,将谷玄牝作低姿态的请求挡了回去,这位太一神君脸上阴晴不定。

蓦地,那些锁链剧烈甩动起来,搅得水瀑横流,先天神禁也就此激发。

“嗬…你们以为本座自己,便逃不开此处?”

“待大劫落幕,还不知谁能活到最后!”

“自投罗网!”

“……”

声音越发癫狂,混杂着汪洋肆虐的水声,远远传了过来。

三人面色凝重,却没有回头。

待出了归墟,海天皆是墨色,混沌沌一片,看得人好不压抑。

这时南溟夫人终于开口:“有位叫乔玄的,手持中古时莲鹤方壶,你识不识得?”

陆安平点点头,他记得那日仪式,正是乔玄里应、血煞宗外合;后来两位女仙赶到,却令他逃了。

“我也要找他……”

……

……

片刻之后,昆仑山。

雪崩的痕迹还存着,甚至还有修行人没放弃希望,然而弱水石桥断开,无人敢登建木。

“师姐…”

水镜真人伸出手,喊了声。

“师傅当日从此下界传道,我今日从此登天,正好向三天道尊讨教!”

此刻的南溟夫人多了几分飒爽与决绝,陆安平既佩服又不免担心。

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三章

“让!让!让!”

马车刚驶进临淄,就听到一阵鸡飞狗跳。

人群熙攘的临淄街道,互骂的、叙话的、叫卖的、车鸣马嘶……在声音的世界里。乱中有序,直到被这辆横冲直撞的马车所惊扰。

满池春水皆皱了,惹人皱眉。

姜望并不说话,自顾清扫内府,秘藏虽然已经得到,但仍可以通过对内府房间的“打扫”,更深刻的了解自己。

探索自身,探索世界,修行永无尽头。

鲍氏车马行的车夫,也是训练有素的,老老实实把马车赶到路边,任由嚣张的来者过去。

“这谁家的马车,这么没有规矩,不怕伤着路人?”

“怎么着,你上去拦了?那可是国舅府的马车!”

“唉,走吧走吧,谁惹得起?”

人群中的议论,并没有逃过姜望的耳朵。

国舅府?

当今大齐皇后的亲眷?

太子姜无华的母族?

依稀记得,那聚宝商会有个名誉执事,叫曹兴的,就是国舅爷何赋的人。后来聚宝商会刚一出事,其人就抽身疾退,

小雪又嫩又紧的、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直接宣告了聚宝商会的崩塌。

此后一段时间,这国舅府几乎是销声匿迹,低调得不能再低调。怎么现在又嚣张起来了?

姜望有些不快,但并不打算做什么。

一则,对方态度有些横蛮,但也只是叫唤得嚣张,没真敢往哪个老百姓身上撞。驾车的马夫明显有些修为在身,手上控马控得很稳,明显知道底线在哪里。估计只是为了满足马车里那位公子的骄气——如此说起来,那还真是个废物。

姜望在齐国认识的公子哥也不少了,一掷千金的、杀伐果断的、流连花丛的……种种都有,但真没见着废成这样,以在老百姓面前嚣张来取乐的。

二则,他自己这边只是避道而已,算不得什么委屈。而且,马上之上又没有挂他的铭牌,也没谁知道马车里坐的是他姜青羊。

车夫重新将马车拉回大道上,小声地埋怨了一句:“也不知北衙干什么吃的,闹市纵车都不问,竟只能管些普通人。”

青牌从名义上来说,也是挂靠在北衙的。

“许是没人见着,见着了自然会管。”姜望有些尴尬,隔着门帘说道:“说起来,你们鲍家的马车,也会怕国舅府吗?还给他们让道。”

这辆马车是天府城城主府的人雇的,车夫并不知道马车上的人是谁。

本只是随口小声抱怨,没想到车上的主顾如此耳尖。

他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声多嘴,手里稳着缰绳,回道:“您说笑了。车马行打开门做生意,与谁置气呢?再说了,我们东家固然出身伯府,贵不可言,可我们这些下人,却哪里有扯虎皮的资格?而且,车上坐着您呢!我们哪能因为自己的一点脾气,把客人牵涉进去?”

姜望暗暗点头。鲍氏车马行能做得那么大,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们在这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已经驶过的街道那头,忽然响起一声暴喝:“与我停车!”

那声音正义凛然:“你是何人,胆敢纵车闹事,眼里还有王法吗?!”

驾车者怒道:“这是国舅府的马车!”

“什么府都不行!与我下来!”

这声音很有几分熟悉,姜望听出来,是北衙都尉郑世的儿子,郑商鸣。

不过,他与郑商鸣接触过好几回了,倒是从未见过其人的这一面。

姜望心中生起些兴趣来,正好车夫也下意识放缓了车速,便笑道:“停下来瞧瞧热闹。”

“好嘞!”车夫的声音,透着一股压抑着的兴奋。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305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