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mz:干空姐

1717mz 第一章

【旗.】,热门免费阅读!

迟迟打不开宝库,袁绍已急得暴跳如雷,这种独吞肥牛之事,自然是越快结束越好,只要时间一长,肯定会引起其他诸侯的注意,到时候,就只能将国库中的宝藏分成若干份了,这种明明已经煮熟的鸭子,临了临了又飞走的事,岂有不气之理。

“再增加兵力,加破城锤,给我往死里砸!”

袁绍几近咆哮,手下的将士不敢怠慢,又加派了人手,一起轰砸,可即使如此,国库的大门才在半个时辰后打开。

袁绍已经气急败坏,在库门被打开的刹那,他第一个冲了进去。

“哪来这么多衣裳,还有胭脂,发夹,脸盆,画笔……这些都是什么东西?我的国宝呢?”

看着地上凌乱堆放的杂物,袁绍简直气疯了,在将脚下的杂货捡起来查看过后,更是怒火冲天!

“搜,给我搜,他们一定还在这里,给我搜出来,千刀万剐!”

袁绍的吼声撕心裂肺,在国库中来回传荡,藏在地下的苏秦等人,静静地听着对方的咆哮,忍不住发笑。

紧接着,地面上又传来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估计袁绍的士兵正在搜捕他们。

“咱们走!”

飞天鼠嘿嘿一笑,带着苏秦他们从地下溜走了!

袁绍的士兵里里外外搜了一圈,连个人影都没有发现,只能弱弱的回报袁绍。

袁绍的怒火再次燃起,可正当他要发飙的时候,库门外突然闯入孙坚和皇甫嵩等人。

“好啊袁盟主,明明知道国库的下落,却要一个人独享,这就是你这个天下盟主的表率?”孙坚怒叱。

袁绍惊疑的望着对方,正要询问对方是怎么过来的时候,库门外又闯入其他诸侯的身影,一个个怒气冲冲的指着他叱问。

“不是,你们怎么突然全都过来了?”袁绍双眼茫然,心底的怒火已彻底被歼灭,剩下的只有担心和忧虑。实在是这次的行动太过冒险,即使他是天下盟主,可若是与天下为敌的话,连当今的皇上都没有用,更何况是他这个光杆盟主!

“哼!我们是怎么过来的?依我看,我们要是再来晚一步,恐怕国家的宝库就要被你袁绍搬空了!”朱儁闪出人群,在叱问对方的同时,他还弯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宝贝”!

“咦?这是什么东西?女式夜壶?不对,朝廷的宝库中怎么会有夜壶?还是女式的。”

朱儁的举动,引起其他诸侯的注意,在对方举起手中的女式夜壶时,各路诸侯也纷纷捡起脚下的国宝查看。

“这是什么?好像是枕头,榆木的!”

“我这个看起来是个胭脂盒!”

“我这个是一把扬木梳子!”

“我这个是……”

各路诸侯纷纷发出惊叹,唯有早已验过货的袁绍,犹如木鸡一般,呆呆地立在原地,在他的脑海中,一直在快速旋转着,思量着,可却怎么也猜不到,究竟是什么人给他,给天下诸侯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

“袁绍,肯定是你这个贼人,趁我们不在,早就将国宝转移到别处了,现在还拿这些破玩意来糊弄我们。”

1717mz 第二章

入了朝廷这些年,李鸿儒只觉遭遇了不少操心事。

尤其是这两年,他几乎是以朝廷为家,跑回来没多久又跑了出去。

虽说日子过得还勉勉强强,但李鸿儒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家里蹲了。

李靖这桩事牵扯不少。

若是不管吧,那显得他忘恩负义了一些。

若是管吧,李鸿儒又拿不出什么办法。

“这都叫什么破事”李鸿儒嘟囔道:“高刺史还真不是个善茬,这都要记恨一番。”

也许是武者无脑,又或秉性如此,觉得自己在军区丢了大面子,又在朝廷丢了脸面,高甑生状告了李靖。

他这番状告也并非完全是诬告,而是找了一些证据。

譬如李靖某些独门术法,又有李靖直接和大梵天主这种超然存在对弈,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只觉正常人力难及。

高甑生更是寻到了汗国皇后杨荷当初唾骂李靖时的见证者。

“据我所知,仙庭的掌刑使就叫李靖,你定然与他脱不了干系,哈哈哈~”

杨荷这一句话的影响依旧在持续。

同名同姓,同样出色。

对方掌控仙庭十万天兵天将,李靖同样掌控大唐兵马。

这是极为相似的履历。

当结合一些推测之言,也便有了几分真实与可靠。

朝廷从沉默到偶尔提及,最终形成了相互讨论的局面。

李靖也被动夹杂在了其中。

“唐先生是什么来头?”李鸿儒问道。

“好像是什么地方的长史,年纪很大,文法修为也不浅。”

长史的官职位于刺史之下,算是一个地方二把手三把手的待遇,这是文人在地方谋政的极高位置。

李鸿儒询问了数句,又去李靖府邸外瞅了瞅。

见得李靖府邸‘闲人谢绝入内’的牌子,他这才跑了回来。

“李大总管功劳盖世,实力又非凡,保护自己应该没问题!”

即便情况再糟糕,李靖想脱身也不难。

李鸿儒寻思了一会,也放宽了心思,但凡朝廷来人做询问,他配合作答就是了。

他放心下来,也是开始教导李旦修行《五虎断魂刀》,又有王梨在旁听。

这日子倒也舒坦。

李鸿儒一边教,一边有着熟练。

想教导一套好刀法,他自身必然要熟

文学

悉这套刀法。

连连刀光映射,传来了清脆的猛虎咆哮之声。

标准的修行,也让李鸿儒对《五虎断魂刀》有着教科书一般的演示。

这套刀法威力不凡,但配上割鹿刀总让李鸿儒觉得差了点什么。

若是配上史万岁等人的大刀武具,李鸿儒才觉得有些妥当。

割鹿刀太短也太走凶险之道,与这种大开大合的刀法有着不匹配。

这是一柄走‘奇’‘险’‘凶’‘快’的短刀,用来施展泼风刀法倒是没问题。

李鸿儒寻思了好一会儿,又看了看《浮屠刀法》。

被他修炼提升到50%,此时这套刀法就等待破阶提升。

除了修行,李鸿儒几乎没动用过这套刀法。

他教习完李旦,身体元神蠕动,模拟化成三脉。

只是瞬息,李鸿儒的身体便如一道流光飞纵而过。

庭院中用来做靶的厚木板瞬间破碎,以点到面齐齐崩溃了下去。

一击落下,李鸿儒脚步一稳。

他转身看着点到面摧毁性打击的厚木板,只觉这套刀法在他手中的威能不虚。

虽然只是三轮之力,但打击威能超出了他掌握的《落日弓》箭术,又较之《太乙玄门剑》爆发性要远强。

1717mz 第三章

乔拉齐·拉文霍德大公爵地出现及偷袭,出乎了奥斯的意料,不过当这位刺客联盟的传奇盗贼一击建功,并将法拉德一脚踹向地面后,奥斯迅速地做出了反应,追杀而至!

“咳!呕……”心脏伤势不轻,喉头鲜血涌动,忍受痛楚的法拉德怒不可遏,人族形态变得不再稳定,一条龙尾忽然甩出!

“砰!”

跌落地面,形态闪烁不定的法拉德急忙高举双臂,一枚枚鳞片逐一覆盖住每一寸肌肤,可这虽然给他带去了一丝信心,但面对飞跃而来,猛砸手中巨锤的奥斯,龙瞳中仍是难以掩盖惊愠之色!

“轰!”

尘土飚飞!

“啊!”

哀嚎乍起!

这一刻,倘若只是一个凡人,不管是人族还是奎尔多雷,也不管是土灵还是石灵,先后生受了乔拉齐和奥斯的连番重击,绝对是十死无生,能逃脱者万中无一。

但是,成年黑龙毕竟不是凡人,其肉体的强度和惊人的恢复力,使得法拉德尚有余力强压伤口,顺势借助奥斯捶击的力道,急速弹向一旁在没有命令下停止发威的畸形巨兽。

“克洛玛古斯,杀!”

“吼吼吼!”

听到主人的命令,畸形巨兽的三首齐齐左右摇摆,怒吼不断!仅仅是这一个动作,便引起了剧烈的风啸,化成一把把风刀,形成一道道声波,向着

文学

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随即,畸形巨兽同时动作,抬起右前足直踏奥斯,并以左侧龙兽,直接朝着胆敢站立在正中龙兽之上的蝼蚁,喷出了一口吐息!

“轰轰!”

“轰轰轰!”

刹那间,地动城摇,砖石碎裂!而湛蓝色的吐息再次照亮半空,淹没了畸形巨兽自己的身躯,也淹没了那个相比之下微不足道的传奇身影!

“呼……呼……呼……”

法拉德重新回到了克洛玛古斯的龙兽之上,他站在这里,放纵手下这头无匹巨兽肆意发威,看着在巨兽脚下来回逃窜的渎神者,脸上不由得荡漾起了夹杂着怨怼的笑意,仿佛找回了那种独属于神灵的,高高在上的变态满足感。

地面上,奥斯颇显狼狈。

畸形巨兽的体型实在是过于庞大,它的一踩一踏,一扫一拍,影响的范围无不是极其巨大,完全可以说是大范围群体攻击。

不仅如此,畸形巨兽还拥有着无法想象的恐怖力量,远超奥斯曾经正面较量过的祖阿曼巨熊半神化身纳洛拉克!因为奥斯只是找到机会稍微擦着边试探了一下,他就真的像是一个棒球似得,被击飞了上百米远!

“砰!”

“砰砰砰!”

一排房舍被奥斯径直砸穿,沉睡其间的人伤亡未知。而天神下凡,钢铁之躯,显得是如此的渺小。

狼藉中,刚才一直不露痕迹的乔拉齐突兀地出现,他站在奥斯的不远处,眼神中透露着前所未见的严峻,背后的衣衫已被冷汗打湿!

要知道,虽然畸形巨兽的六只眼睛一直在盯着奥斯,但它的攻击却是实打实地超大范围、超强威力,隐遁身形的乔拉齐同样躲闪的异常狼狈!

“不能再后退了,甚至不能再在这里交战了!整座山崖会塌陷的!”乔拉齐面朝畸形巨兽,语速极快,他知道奥斯听得见。

“哗啦啦!”

奥斯从碎石砖瓦中坐起身,双臂一抬,扫飞杂物,随后就一眼看到了那碎石砖瓦中的斑驳血迹,心中霎时一痛!他从未想过去伤害任何人,可此时此刻,整座洛丹伦王城中的无辜者,却因为他的缘故陷入危局,甚至已经出现了死伤!

“奥斯,我虽然有几个威力不俗的招式和战技,但我可以确定,不会起任何作用。”乔拉齐继续说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奥斯站起身,紧了紧不曾脱手的武器,所答非所问:“去城里,大公爵,黑龙军团正在屠杀平民,那里更需要你!”

乔拉齐一呆,旋即回身,脚步一错便瞬间闪至二、三十米外,声音却还留在原地:“最好将它引出城去,引到洛丹米尔湖……拜托你了!”

另一边,法拉德怨恨地望着闪身离去的乔拉齐,并没有命令克洛玛古斯发起追击,他虽然受伤不轻,但还没有疯狂,分得清主次。

“呵,哈哈哈哈哈!”

高居龙首之上,法拉德半真半假地张狂大笑起来,他目睹了渎神者的所有应对,明白蕴含着龙血诅咒的吐息似乎不起作用,克洛玛古斯的肉体力量足以杀死渎神者,偏偏又难以命中。

地面上,奥斯冷眼直视,呼吸的频率愈来愈慢,气势反而愈来愈盛。而他心里也很清楚,以他现在的实力和手段,同样对克洛玛古斯无可奈何。

“渎神者,那该死的小偷已经弃你而去,你还在抵抗什么?!”法拉德第二次发起语言攻势,“你的教友,你的朋友,全都没有与你并肩作战!你是罪人,你被抛弃了,你还在抵抗什么?!”

这般丑陋的说辞,根本无法动摇一个拥有信念的人,并且还是信念无比坚定的圣骑士!

“呵,你听听,你看看呀,渎神者。”

场面微微冷却,只留有被强压下躁动的克洛玛古斯的气息。而当这里变得安静了很多后,以奥斯的感知能力,他当然能明白城中正在发生着什么。

“除了你们那个软弱的教会,竟然还有抵抗力量?!”法拉德略显惊讶,也只是略显惊讶,“可他们还能抵抗多久?嗯?难道你真的要看着整座城市被屠戮一空?”

“嗯?!”重重地鼻音,敲打着奥斯的良心。

而奥斯,开口了:“耐萨里奥陛下躲在哪里?”

“放肆,渎神者!你怎么还敢如此冒犯吾王的威严,直呼吾主的名讳!”

奥斯神情惋惜地摇了摇头,如果不是为了拖延时间,他根本不会与一头恶行累累的、无可救药的黑龙,互放嘴炮:“耐萨里奥陛下不敢亲自前来,难道不是吗?他躲在哪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