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24)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1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收起] 文章目录

新翁熄粗大 第一章

“哈哈哈!不愧是明教的教主,闻名不如一见,果然敏锐非凡,佩服,佩服!”随着这声音,一个青色的人影从门外“倏”的穿了进来。全\\本//小\\说//网

看见来人,吴和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往后退了两步,眼中尽是惊骇,而躺在床上的胡秀儿到了这会,终于流下了第一滴眼泪。她双手紧紧地抱住自己身前走光的部位,上下嘴唇紧紧地黏合在一起。

来人正是刘聪。别看这厮在李家,尤其是在李唐面前,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这时候居然很有几分高手的风度。

“你还有几位同伴在屋檐上,何不让大家都上来进来一见?”虽然已经意识到了危险,但沐云却依然毫不慌张,他忽地向方腊使个眼色,方腊顿时会意,抱着俊哥往床边考了靠,来到了胡秀儿的身边。

事到如今,既然被找出来了,一切都将化为泡影,但只要控制住两个人质,还有机会逃生。

刘聪微微一笑,道:“不必了,沐教主,他们其实今日将要对付你的,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其他人都只是在旁边掠阵。若是我二人之中有一个人伤了,才会上来递补。不过,不要怪我没有提醒沐教主,外面的人不但个个武功高强,而且身上都带着劲弩,你只消在窗外或者门外一出现,他们就不会和我一样和你硬拼的,他们只是以杀人为目的!”

沐云不由有点慌神,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能在不声不响之间完成了这样周密的布置。一时间,他不由恨起吴和来,若非吴和方才闹出那样大的动静,敌人完成这样的布置,以他的武功,是绝对不可能如今才察觉的。

“哦,两个人!那,另外一个何在,我倒想见识见识,他的武功也如阁下一般强悍吗?”

沐云虽然和刘聪尚未交手,但却知道,刘聪的武功极为强悍,即使比自己稍差,也不会差得多远。若是他的帮手也有他这样的武功,沐云今日就不大可能幸免于难了。

“不就是他吗?”刘聪忽地用手指了指方腊,道:“十三郎一向低调,没人知道他的真实武功,但他的武功,的确是在我之上的!”

沐云双目中射出奇光,罩定已然不声不响地将俊哥放到胡秀儿身上的方腊。方腊竟是沐云否定,只是淡淡地向沐云一笑,那神色间,哪里还有一丝恭敬之意在!

“很好!”沐云心中发冷:“想不到你也背叛了我!”

“沐教主此言差矣!我方腊从来没有背叛过,我自始至终,都是‘潜龙阁’的人!”方腊一脸的骄傲。原来,“潜龙阁”中神秘的第二高手,竟是方腊!

“那么,当初,你和李家——”

“沐教主素来都喜欢玩弄手段,这一点苦肉计都看不出来吗?以我的武功,当初若是想要杀掉我们李阁主,谁能阻止得了?”

沐云点点头,道:“好!不愧是‘潜龙阁’端的好手段,好算计,若不是你亲口告诉我,我不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你这个和李唐有‘血海深仇’,甚至被他弄进牢狱的人,居然会是他‘潜龙阁’的人。”

刘聪微微一笑,向沐云道声:“请!”也不打话,神掌便向沐云拍了过去。不一会,两个人便战作一团。而方腊只是站在那里护着床上的胡秀儿和俊哥,偶尔也出手助两拳。有时候,刘聪会忽然脱出手来,来到床边,而方腊会立即接上他的位置,和沐云战作一团。很明显,今天,方腊和刘聪这两个高手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以车轮战将沐云耗死!

也不知是几大高手的倏忽还是怎么回事。一直站在一旁的吴和居然无人问津。他就这样在三大高手的环伺之下,偷偷地溜出了房间。

但他刚刚走出房门,就此愣住了,房门之外,正有三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他,其中一个是李唐,而另外两个——

新翁熄粗大 第二章

夜幕降下了。

城市东头,原本名叫众安坊的这片街区,如今挂的已是“平等王”时宝丰的旗帜。

由于前期占领得早,并未经历太多的折腾,此时这众安坊已经成为城内最为热闹繁华的街市之一。从西面的坊门进去,一侧聚集了宝丰号的各种店铺生意,另一边则围起了大量的院落,成为被外界称为“聚贤馆”的贵宾居所。

作为公平党五支势力中最擅长做生意、负责后勤与运转物资的一系,“平等王”时宝丰从起事之初走的便是交游广阔的路线。尽管由于公平党最初的复杂状况,这边与天下最大的几个势力并未有过明显往来,但不少崇尚富贵险中求的中小势力过来时,最容易接触到的,也就是时宝丰的这支“宝

新翁熄粗大,男人插曲女人988视频

丰号”。

而在这样的过程里,同样有不少亡命之徒,通过与“宝丰号”的贸易,进行危险的物资转运,进而自窘迫的状况里逐渐崛起,成为了小型或中型的武装集团的,因此也与时宝丰这边结下了深厚的缘分。

这一次江宁大会的消息放出,每一系的力量都展现出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转轮王”许召南聚集大量的教众,甚至请来了北上已久的大光明教教主坐镇;“阎罗王”周商维持着偏激的作风,收拢了大量悍不畏死的亡命之徒,顺便裹挟众多想占便宜的外围苍蝇,聚起浩大的声势;“平等王”时宝丰这边,则从一开始便有众多成规模的大小势力过来捧场,到得八月间,三山五岳各路带着名号、甚至能说出不少英雄事迹的势力代表,每一日都在往众安坊聚集。。

相对于“转轮”“阎罗”两系人马虽多,却多为乌合之众的局面,时宝丰这边,一拨一拨的远来者都更为“正规”也有更显得“有模有样”,这中间,有行走各地、交游广阔的大镖局,有盘踞一地、代表着某一系豪绅的大商会,也有许多在女真肆虐时真正做了抵抗、有着事迹的“英雄豪杰”……

他们每一支进入众安坊后,附近的街头便有专门的人手,开始宣扬和吹嘘这些人的背景,随之引来围观者的仰慕与赞叹。

以生意起家的人最懂得什么叫做花花轿子人抬人,而对于这些远来的大小势力而言,他们自然也明白这一道理。一时间,进入“聚贤馆”的各个势力相互往来不息,每日里互相拉关系也互相吹捧,端地是一片和乐融融、群贤毕至的氛围。以至于部分“懂行”的人,甚至已经开始将这边的“聚贤馆”,比作了成都的那条“迎宾路”。

当然,如此多大小势力的聚集,除了明面上的热闹和睦以外,私底下也会如水波浮沉般出现各种或好或坏的复杂事情。

如同前几天抵达这里的严家堡车队,一开始由于严家的抗金事迹、以及严泰威独女有可能与时家结亲的传闻引来了大量的讨论与关注,不少中小势力的代表还特意前去拜访了领头的严家二爷。

然而到得这两日,由于某个消息的突然出现,有关严家的事情便迅速沉寂了下去。即便有人说起,众人的态度也大都变得暧昧、含糊起来,支支吾吾的似乎想要暂时忘掉前几日的事情。

八月十六,严云芝在院子里坐到了深夜。手中摩挲着随身携带的两把短剑,静谧的夜里,脑海中有时候会传来嗡嗡的响动。

前几日突如其来的热闹,又突如其来的散去了……

事实上,严家这一次过来,结亲并不是一定要实现的目的。从出发时起,父亲就曾经说过,口头上的约定不见得有效,对于两个大家子而言,最牢靠的关系始终还是彼此都需要的利益交换。倘若两边能够合作,彼此也欣赏对方的人品,结亲自然可以亲上加亲,但倘若彼此看不上,严家也有自己的尊严,并不是一定要巴结什么“平等王”。

当然,话是这样说,按照一般的情况而言,这场婚事多半还是会履行的。

严云芝今年十七岁,在思想上并没有多么的出格、反叛。对于嫁入时家这种事,她首先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早几日抵达江宁,“平等王”时宝丰据说还在江北主持其它的事务,聚贤居这边,由“平等王”天地人三才中的几名大掌柜以及时宝丰的次子时维扬主持接待。若是没有太多的变故,这位时维扬时公子,便会是与她履行婚约的那个人。

乍然的接触中,严云芝对对方的观感不算差。在几名“大掌柜”的辅佐下,这位时公子在各种事情的处理上应对得体,谈吐也算得上稳妥,并且还不错的长相以及武艺高强的传闻中,严云芝对于嫁给这样一个人的未来,忐忑之余却并没有太多的排斥——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人生,逃总是逃不掉的。

但随着那条消息的传出,这一切就迅速地变了味。

过去几日众人的热情当中,正面吹捧的大多是严家抗金的事迹,与时家的婚约由于时宝丰尚未过来拍板,因此只在小道流传。但“平等王”的势力愿意让这等小道消息传出,看得出来也并非反悔的做派。

但在关于通山县的消息突然出现后,早两日不断上门的各方贤达已经远远避开了严家居住的这一片范围,对于婚约之类的事情,人们并不是调侃,而是直接选择了闭口不言。在旁人看来,时宝丰显然是不会接受这场婚约了,众人再谈论,实际上得罪的就会是“平等王”。

十七岁的少女已经经历了不少事情,甚至艰难地杀过两名女真士兵,但在之前人生的任何阶段,她又何曾见识过身边氛围的这般变化?

遇上敌人尚能奋力厮杀,遇上这样的事情,她只觉得存在于此都是巨大的难堪,想要呼喊、辩解,其实也无从开口。

前几日她喜欢到前头大堂里静静地坐着,听人说起城内各种各样的事情,到得这两日,她却连离开院子都觉得不自然了,用膳与散心,也只能留在这处院落里。

亥时左右,叔父严铁和过来陪她坐了一阵,说了一会儿话。

“……今日外头出了几件大事,最热闹的一件,便是大光明教教主林宗吾,以一人之力挑了周商的五方擂,如今外头都传得神乎其神……”

或许是担心她在这边憋闷,严铁和特意跟她说了些城内的新消息。不过这一刻严云芝的心情倒并不在这上头。

“我们严家的事情……怎么办?”严云芝尽量让自己冷静,“要不然……我回去吧……”

“没到这一步。”严铁和道,“这件事情……大家其实都没有再说什么了。因为……最终呢,你时伯伯他还没有入城,他是心思通透的人,什么事情都看得懂,等到他来了,会做出妥善处理的,你放心吧。”

“但是……”严云芝吸了吸鼻子,微微顿了顿,“消息是谁放的,查出来了吗?”

严铁和低头沉默了片刻:“五尺Y魔啊……这种外号,总不可能是那小魔头本人放的,而通山的事情,除了咱们,和那个该杀的东西……还有谁知道?”

“……李家?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咱们在通山不是谈得好好的?”严云芝瞪大眼睛。

严铁和摇了摇头:“……李彦锋如今就在城里,他老子就是大光明教的护法,他如今也接了护法的位子了。放这种消息,无非是要给你时伯伯难堪呗。”

“许昭南与这边不对付吗?”

“进城这几天还看不懂吗?公平党五家,谁跟谁对付?而且这中间还有其他的理由。你忘了……那小子是从哪里来的……”

严云芝想了想,便即明白:“他是想让……这边……结个西南的仇家……”

“若是事情闹大了,你……平等王的儿媳受辱,这边怎么可能不讨回个公道来,而西南来的那小子,又哪里是什么善茬了?李彦锋号称猴王,实际上心机深沉,所以才能在通山立下那一番基业,对方在通山一番捣乱,他反手就将问题扔给了对家,如今头疼的要么是我们,要么是你时伯伯。他的厉害,咱们见识到了。”

新翁熄粗大 第三章

犬养健把几个词翻译出来,一边写,一边读,还一边解释。

林创很快就学会了。

原来,林创想到竹下雄文设计的图纸肯定是日文的,他不懂日文,担心就算“日语小学”的设计图纸摆在自己面前,自己也不会知道。

所以,为了避免引起犬养健的怀疑,他把“日语小学”这个词嵌在刚才那几个词里,分别学会了“日语”、“小”、“学”这几个词,再去寻找图纸,就不至于当睁眼瞎了。

三人边喝边聊,到下午二点,酒足饭饱,各自散去。

“先生,用不用我去盯着竹下雄文,查找一下他的住所?”车上,坐在副驾驶上的李洪林回过头来问道。

他跟易莲花一样,称呼林创为先生。

“不到时候,还有几项工作要铺垫。”林创闭着眼睛把之后要做的事想了一遍,睁开眼说道:“洪林,你去买点白磷,最好在法租界买,如果法租界买不到,再到公共租界看看。记住,一定要易容,不能让店主看到你的真实模样。”

“是!先生,你想要竹下雄文的命?”李洪林颌首应下差事,继而问道。

“老小子骨子里看不起我们中国人,今日还骂了我,死有余辜!要不是还用得着他,今天晚上就是他的死期!

不过,老小子死不死的,看他造化了。”林创眯着眼睛,恨恨地说道。

“他妈的,敢骂先生,简直活得不耐烦了!”李洪林骂道。

“先让他活两天,给我把活干完再说。”林创说完,又吩咐纪老六:“老六,你把我送到吴府,然后把莲花和洪林送回厂去。找纪军把那幅《秋窗读易图》找出来,放到车上备用,再到吴府来接我。”

易莲花一直没有说话,其实她比任何人都恨竹下雄文。

“师兄,多买点白磷。”易莲花轻轻嘱咐了李洪林一句,然后对林创道:“先生,那几个日本词我已经记住了。”

“聪明!”

林创夸了一句,顺势捏了捏她的手。

……

林创来到吴府,佘爱珍欢天喜地地迎了出来:“小明,你来了?正好,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是不是张劲庐的事成了?”林创问道。

“你真是料事如神,就是这事。刚才劲庐打来电话,告诉了我这个喜讯。”

佘爱珍把林创让进客厅,让他坐到沙发上,自己则靠着他坐下,捻起几上一颗葡萄,把皮剥了,送到林创嘴边:“吃颗葡萄,刚摘的,新鲜。”

“我自己来。”林创去接那颗葡萄。

佘爱珍把手一缩,嗔道:“跟姐客气上了?别倒手了,你的手没洗,不干净。”

“嗯。”林创只好乖乖坐着,让她喂到嘴里。

“小明,张劲庐说了,那块地的事不用你操心了,她已经给你办下来了。她还说了,建房子的事她也替你办了,你只管到时候入住就行了。小明,张劲庐办事还是挺讲究的哈。”佘爱珍道。

“不,姐,你告诉张劲庐,把地拿下来就可以了,盖房子的事还是我自己来。”林创赶紧推辞。

“干嘛?放着省钱不省钱,你钱多烧的?”佘爱珍白了林创一眼。

“不是那个道理。姐,你想啊,她现在欠我一个大人情,如果让她把房子盖好送给我,这个人情就还得差不多了。另外,她刚干上招待所所长,很多人都眼红呢,如果让有心人知道她是替我盖房子,告她个贪污,她这个职位就不保了。咱得替她着想,是不是?”林创道。

“行,我就这样告诉她,好让她欠你个大人情,一个永远也还不清的人情。”佘爱珍把一颗葡萄送到林创嘴里,起身就要去打电话。

“姐,你先别打。你问她一下,招待所现在可以住人吗?”林创止住她。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307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