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黄又刺激好看的小说,乖女林小喜1全文阅读

又黄又刺激好看的小说 第一章

<!–go–>他转过身,盯着我就说道:“谢谢。”

这一句,情真意切。

我一笑,忽然还想起来了:“对了,当初摆渡门叫你上东海报信,是为什么事儿?”

我有直觉,这件事情,也许也跟四相局有关。

真龙穴的钥匙,一直被存放在摆渡门,夏家仙师也去了摆渡门,可以说二十年前真龙穴被打开,就是因为江瘸子机缘巧合到了摆渡门,才引发了后来的一切。

他没想到我会有这个问题,犹豫了一下。

显然,那件事情,摆渡门的机密,哪怕他已经被摆渡门逐出,可责任心没丢。

略一思忖,他才回答道:“我是帮摆渡门一位长老,来跟那位神主娘娘传话的,说是那件事情,已经谈好了。”

“那个神主娘娘是谁?”

“官定渡口的河神,河洛娘娘。”

对了,他之前就说过,那个时候,两个水神还没有争斗。

神女的原主,是河洛?

那正是修建四相局的时候,那个时候,河洛跟摆渡门的某个人,也有某种关系?

从头开始捋——四相局改局,跟夏季常有关,而夏季常在四相局改局之后,得到了成仙的机会,是四相局的唯一受益人。

而他是到了摆渡门之后才成仙的。

而夏季常曾经发现了什么,还跟江瘸子产生争执。

难道——是夏季常作为四相局的监工,发现了改局的漏洞,找到了江仲离对质。

接着,江仲离许给了夏季常某种好处,让夏季常把事情给捂了下去。

程星河早听出来了:“修仙本来就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这是个天大的诱惑,难怪卷毛的祖宗……”

他看向了夏明远。

夏明远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现在,只是猜测!只有见到了我祖爷爷,才能知道这一切!”

可我和程星河一对眼,两个人已经心知肚明。

结合我们知道的一切——只可能是夏季常为了好处,答应下来,所以四相局改局对景朝国君瞒天过海,他至死不知道这件事情,被缠在了九,龙抬棺里。

是河洛串通摆渡门的某人,许给了夏季常成仙的好处和退路,唆使夏季常背叛景朝国君的。

只有河洛有这个能力。

程星河低声说道:“从现在这一切线索看来,也只有河洛有当真凶的本事和动机了。”

是啊,照着这些线索看来,是她利用四相局,打败潇湘,把潇湘镇压其中永不超生,自己成了新的水神。

我立刻问青鸾:“当年摆渡门叫你传话的那个长老,到底是谁?”

他沉默了一下,像是下定了决心:“剩下的,我就不能多说了。”

已经足够了。

摆渡门跑了一个欧阳长老,八成,他就是河洛安插在摆渡门的叛徒。

而夏季常带着四相局的关键之物,进入摆渡门,修成了夏家仙师,把那个关键之物妥善保存,可谁知道机缘巧合,被江瘸子盗走,引发了二十年前真龙穴被打开的事件。

这一场意外之后,我降生了,当年那些人,不可能让我活下去,才步步紧逼,还怕夏季常这个唯一知情人抖落出当年的真相,找了水百羽去冒充夏季常,想让我对夏季常恨之入骨,势不两立。

却把真正的夏季常藏匿起来,确保消息不会走漏。

这一步一步,简直是一层一层的网,滴水不漏。

杜蘅芷也反应过来了:“北斗,你说,我姑奶奶他们消失,是不是,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个秘密?”

肯定也有这个关系。

非找到夏季常他们不可。

杜蘅芷拉住了我的手:“一切,就全靠

文学

你了。”

“我一定尽力。”

也许——最后的真相,就在眼前了。

这个时候,白藿香拉了我一下,示意我看身后。

一回头,那个戴宽沿帽子的抬起手,对我行了一个礼——摆渡门的礼节。

“我的事情做完了,咱们后会有期。”

接着,他对着那个小庙过去了。

神女的尸骸,就葬在那附近。

凉粉大伯他们都莫名其妙:“不是,一个要饭的,他到底做什么啦?”

又黄又刺激好看的小说 第二章

顾泰安接起电话,腰板笔直地说道:“蒋学的回电,都已经发到我这里了。目前基本可以确定,你在兴山上搞到的情报是属实的。在北风口附近,或者更远的地方,确实可能存在一个秘密建造的军事基地。军情局这边,我会让他们继续追查,你现在要动用,你在北风口的力量,来追查这个事情,先确定这个基地的位置,再搞清楚里面的情况。”

“是!”秦禹立即起身回道:“我马上跟北风口那边沟通。”

“好,就这样,有什么问题,我会让军情局直接联系你。”

“好,司令!”

二人沟通完毕,结束了通话。

秦禹拿起手机,迈步走到窗口处,拨通了吴天胤的号码:“喂,胤哥!”

“你派去在外围盯梢的人,已经联系过我了,我知道他们被控制的那个生活村,你别着急,我这边会跟。”吴天胤知道秦禹打电话来的用意,所以率先回了一句。

“那就好。”秦禹语气严肃地说道:“胤哥,这个事儿,现在已经不光是我在搞了,给你打电话的人,也不是我派去的,他们都是八区情报部门的,专门盯这条线的。你务必用用劲儿,帮我照顾好派去的这些人,搞清楚这个基地的确切地点,以及里面的情况。”

“我明白。”吴天胤点头。

“行,那你有信儿了,马上给我打电话。”

“好。”

吴天胤挂断手机,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转身看向了安仔:“给沿路的牛鬼蛇神打个电话,让他们盯上拉人走的那个车队。”

“好。”安仔应了一声,拿起电话走到了窗户旁。

吴天胤弯腰坐在破旧的办公椅上,依旧穿着他标志性的老旧军大衣,摸了摸满是胡须的下巴:“呵呵,真怪事儿了啊,北风口这儿趴了这么一伙人,我竟然不知道。”

……

大约八个小时后,晚上11点多。

安仔迈步走进了吴天胤的住所,语速很快地说道:“对方的车队,根本就没在北风口停,而是直接进了西伯无人区。”

吴天胤立即起身骂道:“他妈的,我就说嘛,北风口这儿要是趴了这么一伙扎眼的人,咱们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秦老黑第一次收集的情报不准确,对方搞的那个什么基地,肯定不在北风口。”

“是的,应该在无人区深处,或者是在更靠近俄六区的范围。”安仔回。

吴天胤背着手,在屋内走了起来。

“现在的情况有点尴尬,无人区的道路非常简单,我们的人如果直不愣登的跟进去,那很容易引起对方的警觉。”安仔轻声提醒道:“这个活儿不好干。”

“动脑子啊。”吴天胤立即做出部署:“命令,新胜生活村的3号仓库,往外放两架直升机,然后给俄区的米哈伊尔打电话,让他跟波尔塔的空中管制单位打招呼,就说咱们要进货,调二百桶飞机燃油过来。”

“可以。”安仔想了一下回道:“那途径路线就是西伯无人区呗?”

“对,买燃油是其次,主要是让飞机有个正当理由进去,给我盯着对面的车队。”吴天胤点头。

“好,我马上安排。”

“等一下!”吴天胤摆手再次叫了一声:“两架直升机也不保险,万一有雪舞天,他们就啥都看不着了。你这样,你再让新胜生活村的拉货车队出五台卡车,也去波尔塔那边拉钢材回来。记住,一定要用带LOGO的集团采购车。”

“行。”安仔点头。

“去吧。”

吴天胤摆了摆手,立马走出办公室,伸手打开了蒙着挡灰布的军用沙盘,低头看了一眼西伯无人区附近,眨眼说道:“他妈的,这有一千多平方公里的无人区,周围全是山……上哪儿找什么基地去啊!”

……

次日,晚上九点多。

押解蒋学、孟玺、何大川等人的车队,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行驶,终于来到了西伯无人区深处,并且在俄区巴什基尔矿业集团旗下的一处开采基地落脚。

又黄又刺激好看的小说 第三章

“金丝雀有些不安了啊……”

林齐光轻声呢喃了一句。

就在旁人不明所以的时候,监控画面陡然发生变化。

定向声波采集器精准的捕捉到那车辆漂移时发出的刺耳摩擦声。

一辆敞篷白色跑车横着从桥底甩出,驾驶位空空荡荡!

嗯?

眼镜男一惊,林韵雪人呢!

就在人们注意力出现偏离的刹那,白色跑车划出一个巨大的半圆停下,一道人影陡然从阴影中跳出,带着跳水运动员从跳板腾飞瞬间的优美,纵身一跃。

身后,是一道浅白色的轮廓疾射而出,瞬间与人影合二为一。

下一息,浅白色的轮廓迅疾翻滚腾跃,而后湛蓝色的尾焰喷涌。

眼镜男的视线瞬间切换,全身冷汗密布。

构装机甲!

那道浅白色身影竟然是一台构装机甲,浅白色的甲叶和光学拟态的设计,让看到的区域只有构装机甲实际大小的三分之一。

林韵雪竟然利用跑车冲出阴影的瞬间完成了弹跳、启动构装这一整套动作。

“【新月】构装!”

眼镜男身后两人脱口而出。

这台浅白色的斗士机甲正是林韵雪小姐的独有构装,后背那标志性的对称弧形引擎是新月构装的独有设计!

当他们不由自主开口之后,同样是如眼镜男一般的遍体冷汗。

林韵雪,是何时发现的他们!

……

……

林韵雪当然不是通过陆泽发现的。

或者说,她从未想到陆泽也已经发现了来自天空的注视。

这台Polestar7跑车,作为裴霜赠送给林韵雪的礼物,早已经过战斗协会顶级科技的改装。

穹顶之眼系统,便是这辆车独有的监控。

这也是林韵雪亲自和战斗协会工程师沟通后的结果。

今天这种情况,自然早就在裴霜和林韵雪的意料之中。

虽然和陆泽出行散心,林韵雪的警惕心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小心。

因为弧形引擎的猛然加力,林韵雪面前原本柔和的空气瞬间形成凌厉的罡风。

天空中的两只“燕子”也

文学

不再伪装,转身准备逃离。

林韵雪的目光中毫无波动,她右手推开机甲单手剑的某处开关。

剑脊处机关开启,六枚莲花状飞镖错落弹出。

白色光芒一闪,林韵雪单剑横扫,与这六枚莲花飞镖相撞。

一片火花迸射,六枚莲花飞镖瞬间消失在原地。

叮叮叮!

高空之中,火花闪耀。

两只想要分开的“飞鸟”翅膀断裂,身躯一歪,不受控制的开始下降。

这时,借助机甲引擎喷射的力量,林韵雪已然升至百米高空。

灵动的剑意一闪而过。

一只“飞鸟”应声炸裂,另一只则被林韵雪反手抄在手中。

引擎关闭,灵活的空翻旋身。

引擎开启,加力再现。

新月机甲在林韵雪的控制下,完成了一段堪称教科书级别的喷气式直线折返。

浅白色机甲笔直下落的半空里,林韵雪将这只被切断翅膀的“飞鸟”拿到眼前,冷漠注视。

砰。

残存的这只“飞鸟”被她单手捏爆。

林韵雪在即将落地的瞬间,身后矢量引擎瞬间进行反冲。

新月机甲轻盈落在敞篷化的Polestar跑车上,后车厢位置弹出的机械手精准锁住机甲。

林韵雪随意从机甲上走出,落在驾驶位。

构装机甲拆解安置,冰白跑车的车顶重新弹出。

无声无息间,澎湃的动力自静音电机中涌现,这辆跑车继续向前行驶。

从穿过桥底到漂移而出、林韵雪骤然进入构装机甲发难,再到一切归于平静,整个过程不过短短9秒。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