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一章

“人心隔肚皮。”君南夜亲了亲她的额头,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好似把她当成了珍宝一样。

幸好,她平安无事。

“可是,我平时也没得罪人啊。”程媛喃喃说着,觉得意外的时候,她并没觉得哪里不对,只当她出门没看黄

文学

历,或者运道差了一点。

可是这会,听到是人为的时候,她的脊背发凉,就像是暗处的毒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爬出来,咬你一口。

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工作中,她自认人缘挺好的。

“傻丫头。”

君南夜低头,看着她疑惑的眼睛,不想让她知道这些黑暗的东西,他抱着她,就像是哄小孩子一样,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道:“不用害怕,我一定会把想要害你的人,揪出来,只是,保护你安全的人,不能再甩了。”

“嗯嗯。”

程媛乖巧的点头,对于小命,她还是很爱惜的,她道:“对了,凌汐和嘉薇想要见你。”

“好。”

君南夜应声。

“凌汐又要回京都了,我想,明天请她们到家里,也可以见见我妈。”程媛偎在他的怀里,哪怕有坏人,她也没觉得害怕,仿佛有他在,便什么都不用害怕。

“阿姨。”

江凌汐和喻嘉薇带着礼物上门,看到顾晚的那一刻,两个人同款震惊的眼神。

“我妈妈,顾晚。”程媛介绍着,又道:“妈,这是……”

“江凌汐,喻嘉薇,一个学法学,一个学英语的。”顾晚笑眯眯的说着,看过照片上的人,因此,今天看到她们两个,一眼就认出来了。

“阿姨,一直就听媛媛说,你醒来了,这两天都没时间,今天看到你,我还以为是媛媛的姐姐呢。”江凌汐嘴巴甜的就像是抹了蜜一样甜。

“对啊,阿姨真年轻,媛媛和你长得真像,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喻嘉薇附和的说着,要不是程媛介绍,说是程媛的姐姐,她也相信。

“快进屋吧,你们嘴巴可真甜,我早听媛媛说过你们了,谢谢你们在学校里对媛媛的照顾,今儿个,就留在家里吃饭。”

顾晚热情的说着。

江凌汐和喻嘉薇本来就是来吃饭的,也没客气,等见到君南夜,看到君南夜准备的礼物时,原来两个人还琢磨着要警告他一番呢,这会看着礼物,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送给江凌汐的礼物,是君氏律所的敲门砖,只要江凌汐愿意,就可以到全国知名的君氏律所工作。

这就是一块大馅饼,江凌汐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

喻嘉薇收到的是国外大学的通知书,她早就想去国外再深造一下,再回国的话,她不仅能增加学历和见识,还能对她以后就业的方向,更多更广了。

“君老板,看来,你是有备而来的。”江凌汐和喻嘉薇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光是这两样礼物,明显是用心了的。

“我只是小小的提议了一下,剩下的都是他想的。”程媛比划了一个‘小小’的手势。

江凌汐和喻嘉薇两个人瞪了她一眼,随即看向君南夜道:“祝你们新婚快乐。”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二章

第1499章买铁

纪贞娘愣住了,看看韩氏,看看毓姐儿,见毓姐儿撇过头去不看她后,伤心的掉下泪来:“我不是有意的,我挺喜欢顾小鱼的,也感激她救过我。”

韩氏冷笑:“你的感激就是在背后嘲笑她?”

纪贞娘被怼得哑口无言。

经过几天的接触,韩氏是知道了纪贞娘的脾气,这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跟她越熟、对她越好,她越会得寸进尺。

谢成如是,秦弟妹如是,等过段时间,她家跟她混熟了,纪贞娘也会觉得她家对她好是理所当然。

“秦弟妹为人豁达,不跟你计较这些,可谢弟妹你不能不懂事,你年纪不小了,都快二十了,秦弟妹差三个月才十六,你比她大这么多,怎么能做出受她恩惠

文学

却在背后嘲笑她的事儿?”

“你这样的做法,要是在京城,不但会被人笑话没家教,还会得罪人,让人恨上你,继而在背后害死你。”

“你知道为何勋贵之家、世家豪族都看不起商贾吗?就是因为你们商贾人家光有银子却没见识、没规矩、还忘恩负义,所作所为堪比无耻小人……”

巴拉巴拉,韩氏是说了一大堆,把纪贞娘给骂懵了,眼泪一个劲的掉。

韩氏道:“别哭了,自己做错事不想着去解决改正,只会哭,哭是最没用的!”

又对车夫道:“停车。”

车夫是韩家人,听罢是赶忙停车。

韩氏道:“谢弟妹,你先回去吧,我家毓姐儿正是学规矩的年纪,你这样忘恩负义,不记着恩人的恩情,跟你待久了,怕是会教坏毓姐儿。”

纪贞娘懵了,她怎么就教坏毓姐儿了?

她正要狡辩,却被韩家的嬷嬷给拽住手臂,“扶下”马车。

“夫人!”谢嬷嬷赶忙跟着下车,扶住差点摔倒的纪贞娘。

匡氏看热闹不嫌事大,见纪贞娘突然被赶下章家马车,立马让人驾车跑过来:“哟,谢夫人,你这是又说了啥不中听的屁话,被人给赶下来了?活该啊!早跟你说过了,把你那小姐脾气收一收,你家就是临河府的商贾人家,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勋贵家的大小姐了?如今碰上真正的勋贵小姐,吃亏了吧。”

纪贞娘气得不轻,指着匡氏道:“你这个……”

“呸!你指什么指?有种你去骂章夫人啊,人家可是伯爵府的大小姐,儿子将来还能做伯爷的,乃是真正的勋贵,你敢去骂吗?你敢骂一句,人就敢去跟皇帝老爷告状,把你、把你全家都抓去京城砍脑袋!”

匡氏骂人凶猛,纪贞娘根本没有还口的机会,骂完就走了,留下纪贞娘继续哭。

匡氏还回头冲着纪贞娘吼了一嗓子:“你哭个屁,大过年的,正月都没过完你就哭,给你自个哭丧吗?!”

这话说的,怕死的纪贞娘立马闭嘴了。

谢成得知这边的事儿,骑马过来了,扶着纪贞娘道:“别哭了,先回咱家的马车去。”

纪贞娘看见谢成,算是找到了靠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我真的不是忘恩负义,就是说了句话。”

谢成道:“嗯嗯嗯,贞娘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走,先上马车。”

金百户带着麾下的将士路过,听罢是朝着谢成道:“谢百户,你这夫纲也太不振了,一个商户女罢了,又不是啥大家闺秀,你哄啥哄?等到了西北后,老哥给你找几个温柔懂事儿出身好的美人,别老是这么窝囊,哄个商户女,多影响咱们南人将士的威名?!”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