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嫁给最喜欢的男人之后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一章

@@@@

尊敬的读者朋友:

新书《神级鉴宝师》已经发布在17k小说网,精彩内容持续更新中,敬请大家关注。若觉得新书好看,请点击收藏投推荐票,为我助一把力。谢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二章

晚上。

回到家。

林渊没有继续去畅想他未来想要拼凑出西游的宏伟蓝图,而是选择上网冲浪,这是他以及很多人都喜欢的休闲方式。

网上有很多新闻。

比如当下部落热搜第二的话题:

“年度综艺《我们的歌》十强歌手出炉”!

虽然作曲人们休息了,但歌手们还在综艺里比赛,现在已经比出十强了。

节目收官前,估计还会找作曲人出手。

林渊最近没有参加录制,但平时也会关注一下比赛情况。

从这个比赛的热度来看,热搜按理说应该是第一名才对。

是什么爆炸新闻把《我们的歌》热搜都抢走了?

林渊好奇的看了一眼。

此时。

热搜第一的话题赫然是:

“这是燕洲童话界最黑暗的一天!”

什么情况?

林渊忍不住点了进去。

然后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原来是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和韩洲顶级童话作家之一大卫文斗的后续瓜——

就在昨天!

白杰输掉了文斗!

话题下面还有详细的新闻报道:

“自从楚狂以一己之力镇压燕洲童话界之后,作为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白杰老师被燕人奉为本土童话界最后的希望,在燕人心中,他们本土那么多童话作家,只有白杰可以击败楚狂,为燕洲童话界在去年的失败中力挽狂澜,或许白杰老师也这么认为,所以他向楚狂提出了文斗,但谁也没想到的是,楚狂以‘没空’为由干脆的拒绝了这次文斗。”

“而在大家都在感慨楚狂恃才傲物之际,韩洲童话作家大卫和白杰展开了文斗。”

“整个燕洲都认为白杰可以轻松击败大卫,证明自己以及燕人写童话的能力,同时也让楚狂看到燕人真正的实力,结果却没想到,在口碑相差无几的情况下,白杰老师的作品销量输给了大卫。”

“他输了。”

“燕人童话的骄傲,燕洲童话的最后希望,竟然在和楚狂对决之前,输给了新加入合并的韩洲作家大卫!”

“……”

难怪热搜第一的话题说,这是燕洲童话界最黑暗的一天。

燕人被楚狂童话一挑九,已经够耻辱了。

现在白杰出手,本以为能扭转乾坤,结果楚狂不理他。

倒是韩洲冒出来一个大卫,直接把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给灭了。

大卫,踩着白杰乃至整个燕洲童话界上位,在五大合并洲一战成名!

更气人的是,大卫事后竟然发了条动态。

两个字母:

“K.O!”

白杰向大卫发起文斗的时候,大卫的回复是“ok”。

但大卫赢了文斗之后,却把两个字母倒了过来,变成了“K.O”。

有不懂英文的人,去查询了一下,明白了“ko”的意思。

字母……还是那俩字母。

但意思……却截然不同!

简直是杀人诛心!

对此。

各洲都在议论:

“完了,燕洲童话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作为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白杰还没跟楚狂交上手就直接凉凉。”

“先有楚狂后有大卫,燕洲童话,是谁也打不过啊。”

“不过有一说一,大卫是真的强,他的童话确实很棒,跟现在童话界流行的王子公主那一套完全不同。”

“万万没想到,白杰这么厉害的主儿,竟然输了文斗!”

“我本来以为白杰会击败大卫,然后引起楚狂重视,然后二人展开文斗对决呢。”

“楚狂:我还没出手,你就倒下了。”

“……”

感慨的同时,各洲网友当然也没忘了调侃燕人,尤其是新加入的韩洲人!

“咱韩洲猛不?”

“如果不是长篇童话不方便操作,大卫也能一挑九!”

“毕竟,连你们韩洲最厉害的长篇童话作家也败了。”

“韩洲童话,无敌!”

“就这?”

“我以为你们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有多猛呢,结果就这?”

“战斗之洲,在我们韩人面前,也不过如此。”

“我之前感觉楚狂一挑九好猛啊,简直是传奇级人物,但看到咱们大卫老师直接干掉了燕洲童话第一人,我忽然感觉楚狂也没我想象的那么猛嘛。”

“他能做到的事情,我们这边也有大佬能做到!”

“……”

韩人是骄傲的。

蓝星各洲都有自身特色,但韩人身上最大的标签,就是“骄傲”。

他们仿佛不知道什么是谦虚。

而这种骄傲,一旦被催发,就会发展成膨胀。

大卫击败白杰,就催发了韩人的骄傲,让他们迅速膨胀起来。

他们已经直接喊出了“韩人童话天下无敌”的口号!

而此时。

燕人已经自闭了……

面对韩人的嘲讽,他们憋屈到不行。

毕竟之前他们也曾得意洋洋的表示,大卫是撞到白杰枪口上了。

被楚狂拒绝的白杰,正处于愤怒模式,大卫这时候跟白杰文斗,会直接成为白杰的情绪发泄口,白杰会把对楚狂的所有愤怒都转嫁到大卫的头上。

结果倒好,白杰根本打不过大卫。

这时。

忽然有怒极的韩人站出来了:

“赢了我们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让大卫找楚狂去!”

诶?

这话说的。

燕人像是忽然找到了反击的方向,一个个涨红着脸表示:

赢了楚狂!

只有赢了楚狂,我们燕人才承认你们韩洲童话是真的牛批!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三章

天京市时间希伯历3034年2月15日晚上8点47分,伴随着平安阁国家大会堂的这场惊天动地的世纪大爆炸,备受全球吃瓜群众瞩目的东华国第二十四届全国全民事务委员会全体大会闭幕会后半程会议,不出意料地被迫取消。东华国最高机关秘书处在半小时后紧急宣布,会议后半程决议将在二月份结束前向全球公布,内容包括正式

文学

敲定东华国的新一届领袖以及委员会最终六万人大名单,并同时确定第二十五届全体大会的开会时间和地点。

但全球吃瓜群众,对此并不是非常关心……

相比起东华国的新一届领导人选,人们更在乎的,还是耿江岳和唐威到底谁打赢了。

在这个极冬节刚刚过去,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时节,憋了一整个寒冬的瓜民们,仿佛是迫切需要这么一个大事件,让自己精神振作起来。

天京市的直播画面,很快重新被连上。

平安阁的上方,几十上百架无人机悬停在夜空中,照亮地面上的残垣断壁。数不清的消防车、救护车和工程车辆,从天京市的四面八方紧急奔向国家大会堂。

东华国方面,丝毫不掩饰地将一切画面,转播给全世界。

这是无声的抗议和呐喊。

屋子,是耿江岳弄塌掉的……

人,是耿江岳害死的……

客观事实不容否认,至于到底是对是错,就留给全世界的瓜民们自己判断。

很高明,但显然也很愤怒。

混乱的人群中,耿江岳不管不顾他人的目光,四处拦下被人从废墟瓦砾中挖出的大佬尸体,拦住一个,现场复活一个,原本废物一般的大复活术,今天却一招一个准,搞得前来救援的医护人员各个都产生自我怀疑,感觉自己就是个多余的。李太虎也看得傻眼,一路跟在耿江岳身边,目瞪口呆问道:“神仙哥哥,你已经这么变态了吗?”

“进化了。”耿江岳淡淡道,“我这十天,顺便参透了天机。”一边说着,把一个被炸得肠穿肚烂的知名科学家从坟地里拉起来,拍拍他满身的灰,就蹦跶着继续朝远处飞去。留下那衣衫褴褛的大佬,满脸愕然地盯着耿江岳的背影,暗自奇怪自己的老花眼、颈椎痛等等毛病怎么都没有了,浑身上下前所有为的舒服,看世界还那么清楚,仿佛回到了少年时候。

这特么,被炸得值啊……

李太虎像个游手好闲的混子,跟在耿江岳身边不肯离开,不停追问道:“什么天机?大哥你要是不建议,说不出大家一起探讨一下啊?说不定我还能在补充一点什么玩意儿。”

“你补充不了的,已经是世界规则的边缘了。”耿江岳装逼地解释道,“我给这个境界起了个名字,第八重境界,叩天门。”

“第八重?”李太虎微微皱眉,“破魔剑诀第八重?”

“呵,破魔剑诀算个屌?”耿江岳道,“从今天开始,这一整套玩意儿,叫江岳心法!查庸自己都没悟到这一重,凭什么老子要给他打广告?”

李太虎道:“大哥,你这就过分了吧?”

“我过分?”耿江岳脚步一停,反问李太虎道,“海狮城现在全国两百二十万人靠玩《李太虎猎鹰传》发电,谁特么更过分?”

李太虎无辜道:“这破游戏是特么右前额电力集团开发的,我只是卖了个版权啊!我每次看我家领导玩这个游戏,我特么自己心里也很尴尬啊!”

两个中二少年和青年站在废墟上吵吵嚷嚷。

不远处,朱星峰搀扶着刚被救活的荀继新看着他们两个,双双沉默无语……

这一夜,耿江岳忙活到大半夜才走。

所有因参会和观礼而受伤和死亡的大佬,尽数安然离去,只有唐威下落不明。

耿江岳甚至还顺便收拾了一下现场的建筑垃圾,把一整幢国家大会堂的房子都搬走,只留下一个清清爽爽的地基,所过之处,真心寸草不生,看得所有人全都无言以对。

这战斗力,这空间后勤能力,这战场清扫能力……

顶一个集团军都有富余……

靠着平安阁国家大会堂的建筑垃圾,耿江岳的储备灵力值勉强回了百来万。离开平安阁大会堂后,当晚就退掉了东华国的养老院,把痴呆的祖母接回海狮城国内,在缺少职业护工和各类专用护理设备的情况下,勉强把老人家安顿下来。

随后数日,东华国便完全没了耿江岳的身影。

而受灾后的东华国国内,舆论也诡异地平静和理智。

许是因为耿江岳的善后工作做得太清爽,人没死,垃圾也没留下,顶天了,就是东华国突然少了一个极具象征意义的地标建筑——但这屋子的寿命差不多也快三百年了,原本就是打算要重建的,这下被耿江岳整体断掉,貌似都省了一笔爆破费——这种结局,就在人们心中很难留下“损失”的念头;但更大的可能,还是耿江岳在和唐威作战时所展现出的非凡战斗力,终于让人们从心底里对他产生了敬畏感。这种敬畏感,很直观地在网络上表现出来。人们甚至开始开玩笑说,打个唐威都要把房子炸了,耿江岳这个渣渣……

玩笑能开到这份上,显而易见的,全球上下,已经完全达成了某种共识——那就是耿江岳要搞死一个人,无论是谁,就是该不费吹灰之力的。

哪怕是前救世主,也照样该一刀秒了才对。

至于唐威到底有没有袭击过耿江岳的老婆孩子,以及耿江岳当着全世界的面弄死唐威到底对不对,这两件事,说实话,不管真相还是对错,人们何止是不关心,根本就是不在乎!

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

丛林社会温情脉脉的外衣,终于还是被耿江岳用绝对的暴力无情地掀开。

对此耿江岳自己也深表无奈。

“平安阁事件”次日,光明神教反应神速,迅速宣布就地解散光明神教圣战骑士营,所有圣战骑士就地解散。同一天下午,雨林大陆联盟宣布,将在二月底之前派舰队接送维和部队回家,不劳耿总理费神。中南次大陆联盟则在强撑了12小时之后,于深夜时分偷偷给海狮城市政厅秘书处发报,承诺将在月底之前,先解决滞留海狮城长达一个多月的新移民的问题。以三哥的不要脸逻辑底线,这也算是已经做出了相当大的妥协和退让……

而为了避免三哥再次耍赖,栗子当天晚上就把这条消息,公布给了全球。多重压力之下,到了2月20日这天,中南次大陆联盟终于派出相关人员,对海狮城的滞留人员做了处理。

处理的主要办法,是抽签……

两万人直接转为中南次大陆联盟的现役军人,补充进维和部队。剩下还没来得及自杀、自残、被杀、受伤的,就跟随船队返回中南次大陆国内。

至于副正员级待遇……当然是不可能的。

中南次大陆联盟现场撕毁承诺,筒子楼区里,顿时一片鬼哭狼嚎。负责接待中南联盟政府官员一行的端木翔和幺筒,对这些痛哭流涕跪下求收留的人们,半点都不同情。耿江岳昨天刚给他们开了会,洗了脑,做了思想工作。这些人的去留问题,就是做给全世界看的。没有后悔药,离开了海狮城,就不再是自己人。哪怕要留下,海狮城也只收留顶级的科学家。但这些人当中,没有一个符合条件的。

没抽到返回中南次大陆“新家园”的签的人,现场被强行换上了中南军协的军装,像被押送犯人一样,被押进了距离筒子楼区也就最多五公里远的西区军营。两万人走在街上,看着眼前曾经那么熟悉,今后却再也不属于他们的地方,嚎哭声响彻天际。不少人互相憎恨地在路途中厮打起来,立马就被中南军协的军官们无情地鞭打制服下去。对待这些连被耿江岳抛弃的海狮城二五仔,中南军协的军官们,下手可是丝毫不留情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