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 骚动(高干) 小说,好看的肉肉高干文

评 骚动(高干) 小说 第一章

轰隆一声,连这第七脉主都飞了出去,四周的大地全部震裂开来。

可偏偏这时候,不知道何方出现了一条修长的青色叶子!

它就跟彩带似的,嗖嗖几声,将李天命、姜妃棂等四个人全部包成了粽子。

呼!

李天命眼前一绿,人就已经飞了出去。

“东神玥!你疯了!这里是祖地!”

第七脉主‘林舞仪’脸色扭曲,直接尖叫。

在其背后,马上有数千强者聚集,为她撑腰,冷冷看着那血色骷髅头。

“你这丫头当上第七脉主,了不得了啊,还敢直呼我姓名?你父母在我面前,都得把腰玩下去!”骷髅头阴森道。

“你这老不死的,为何不能称呼你姓名?你算什么东西?”

林舞仪怒道。

“我算什么?哈哈,你听好了,我东神玥就算老了,不到巅峰期一半,我在界王榜的排名仍然比你高,你要是不服,直接和我去无量战场生死战!我虽然一身老骨头,也不影响吃你这所谓的壮年血肉!”

这生死战三个字一出,加上无量战场,对于闇星来说,这可不是开玩笑。

一旦林舞仪迎战,那就要分生死。

她还年轻,有未来,万一死了,那就亏大了。

毕竟这脉主才刚当上呢!

故而东神玥此话一出,林舞仪直接一滞,一脸铁青,一个字都不敢放。

“我呸!什么鸟玩意儿,就屁大点本事,就可以目无尊长了?放在两千年前,你这种人,给我提鞋都不配!”

骷髅头再冷笑。

在这讥讽笑声中,林舞仪想到‘无量战场’三个字,还真是没法反驳。

她气得浑身青筋暴起,牙齿颤抖!

“那个,二爷,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冲动好,大家先都冷静下来,这里是万剑神陵。”第三脉主沉声道。

听得出来,虽然他们和‘林老二’都是脉主,但辈分却不是一样的。

李天命的‘爷爷奶奶’,辈分明显比这两个脉主高得多。

“林啸云,你也滚。”

直到这时候,那血色风暴才散去!

李天命被拖到了一个地方。

身上的叶子滑走后,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身边两个老人。

一个身穿大裤衩,跟跟班似的站在边上,一脸局促,胡子梳成鞭子的老者。

一个手持骷髅拐杖,身穿黑红长袍,站的笔直,容光焕发,表情凶狠的老妪。

“孙儿林慕……啊不,李天……啊不!林枫,见过祖父祖母,祝二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他紧张得差点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他开口的时候,这两位老者,也都在呆呆的看着他。

老者嘿嘿笑了一下,冲李天命眨了眨眼睛。

老妪很严肃的看着他,但可以发现,她眼眶是通红的。

说实话,其他人一看李天命这模样,就认定他是林慕之子,更别说这两位了。

此刻,这万剑神陵内,因为这二老的到来,一片死寂。

第三脉主‘林啸云’再度轻咳一声,道:“二老,他是林慕之子,正所谓父债子偿,林慕的过失,由他来偿还,再合适不过。所以我们全体决定,让他在这跪拜先祖,为父赎罪。二老若是有异议,那就直接召开林氏宗会,在宗会上谈吧?”

“父债子偿?”

那老妪‘东神玥’冷笑一声,道:“我偿你全家!这么多年,林老二还得还不够吗?这事和孩子没关系,他是无辜的,别在这给我生搬硬扯。”

“婆婆,二爷付出了很多,但……万祖剑心一日不归,永远偿还不够。”林

文学

啸云道。

“对!”

很多人附和。

“那也是我们的事,和孩子没关系!这事早就由我们扛,我们还没死!”

东神玥那骷髅拐杖,重重的敲击在地上,引得周遭直接地震。

她冷眼扫着所有人,用最冷酷的语气,一字一顿道:“你们所有人,都给我听好!林慕的事,我们两个没死的,迟早会给林氏一个交代!这一切都跟孩子没关系!”

“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剑神林氏,就是我第二剑脉的一员,就是我第二剑脉的继承人,此后,谁敢动他、杀他,我东神玥哪怕不要这条命,都要灭他满门!”

“我们这两条老命,在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依靠了,所以,千万别和我来硬的、狠的,我东神玥这辈子杀过的人,比你们见过的都多!和我玩,我让你们全家死绝!”

“最后,全部听好!我就算死了,我兄长也还是‘泰北东神氏’的帝王,我泰北东神氏,虽然不

文学

再是‘无量界王族’之一,但也能端掉你们半个林氏!”

这长长一段话,一个字一道雷霆,炸得祖地轰轰作响。

李天命快懵了。

评 骚动(高干) 小说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评 骚动(高干) 小说 第三章

听着几名下属的分析,惜雨脸色已经被气的一片铁青,双目含煞,怒不可歇,简直是恨不得立即将这些人给揪出来,全部挫骨扬灰。

那些资源,全部都是属于天元家族的私有财产,同时也是支撑着天元家族发展壮大的基石。

毕竟现在的天元家族也算是家大业大,人口众多,每天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去养着,一旦资源跟不上,那后果可就相当严重。

而这些被天元家族招募的外来护法,在享受着天元家族给出的丰厚福利还不知足,竟敢得寸进尺,暗地里\\b侵占属于家族的私有财务,给家族带来了巨大的损失。甚至是之前几名监察使的失踪也与他们有着脱不了的关系。

这在惜雨看来,已经是属于罪大恶极的严重罪行了。

只是当惜雨一想到对方是无极始境修为时,心中便生出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虽然她在剑尘走后,暂时掌管了天元家族,可她毕竟修为低下,那些投奔天元家族的始境护法对剑尘是唯唯诺诺,言听计从。可对于她这位副家主,就没那么尊敬了。

哪怕她是惜氏皇朝的公主,可这样的身份放在南域的这帮始境强者眼中,分量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毕竟这里不是在北域。

“可惜许然前辈不理俗事,一直都在闭关潜修,不然的话,若是有许然前辈出面,事情就好办多了。”惜雨暗暗叹了口气,发现自己这个副家主,\\b当是真是有些窝囊。

“剑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要是在的话,那家族目前所遇到\\b的一切困境,都将迎刃而解。”这时候,惜雨心中不禁开始怀念起剑尘来。

“你好歹也是天元家族的副家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掌管整个家族的生杀大权,几个护法就将你给难成这样了吗?”

就在这时,一道让惜雨牵肠挂肚的声音传来,只见在水云殿的正殿中,剑尘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那里。

没有人察觉到他的何时出现的,直到他声音传出时,惜雨连同几名下属才发现他的存在。

水云殿虽然是一件中品神器,但器灵早已经臣服剑尘,因此剑尘在水云殿中早已可以来去自如。

“参见家主!”正殿中的几名下属一眼就认出了剑尘的身份,神态间立即露出恭敬之色,纷纷是神情激动的行礼。

惜雨目光怔怔的盯着剑尘,脸上逐渐的露出了一抹轻松的笑容出来,道:“你终于回来了,只是我终究是辜负了你的期望,没有替你管理好家族,导致家族损失了大量资源。”

“资源这些倒是不重要,以家族如今的财富,即便是损失了这点资源也无伤大雅,最主要的原因是你作为天元家族的副家主,还缺乏一份果断力。”剑尘一脸郑重的对着惜雨说道:“惜雨,你要明白一点,我们天元家族与其他势力的权力结构不一样,目前我们家族没有老祖,没有太上长老,家主就是权力最大之人。而你作为天元家族内唯一的副家主,我不在的时候,这个家族的一切大小事宜,自然都是由你说了算。”

“那些投奔天元家族的始境强者,你不仅有选择接受或是拒绝他们投诚的权利,当家族内的始境强者做出了有损家族利益的事情,\\b你甚至也有审问以及开除他们的权利,若是有人反抗,你就让家族内的其他始境强者出手,进行强力镇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