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我在桌子做 椅子上有按摩棒坐下去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一章

怎么说楚毅也是他们的小师弟不是吗,如果说到时候让楚毅受了人教、阐教门人的欺负的话,那他们这些做师兄,师姐的还有什么颜面见人啊。

不管怎么说,到时候他们必然要护着楚毅,不然的话,不说他们这些做师兄师姐的颜面无存,最重要的是,他们截教丢不起这个人啊。

楚毅看着赵公明、多宝道人等人一脸理当如此的模样,心中不禁感叹不已,截教上下可谓是义气深重,若非是如此的话,将来也不可能一个人都能牵扯一大串的截教弟子,前赴后继的上了封神榜。

琼霄素日里在这几人当中,那是相当没有话语权的,几乎都是被说教的对象,这会儿好不容易有了楚毅这么一个小师弟,那自然是找到了发泄的对象。

此刻琼霄拍着楚毅的肩膀,一副大姐头的模样向着楚毅道:“师弟尽管放心,到时候有师姐在,谁若是敢欺负你的话,那就先问过我们姐妹。”

楚毅冲着琼霄笑了笑道:“如此便谢过师姐了。”

一众人之所以聚在这里,自然是为了见楚毅,这会儿已经见过了楚毅,叮嘱了楚毅一番,多宝道人便各自离去,毕竟眼见三教盛会即将到来,他们做为截教核心弟子,自然是要为此做准备。

很快一众人散去,赵公明大步向着楚毅走来道:“来,来,随师兄我前去较量一番,也让我看看,这几年师弟你在朝歌城中大门不出一步,究竟有没有精进。”

楚毅脸上自是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他虽然说卡在大罗瓶颈之前,但是这几年的苦修却也不是没有一点的效果的,至少楚毅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进步,只是一直没有寻得机缘突破罢了。

现在赵公明想要考校他一番,他自然也想同赵公明较量一二,或许能够从同赵公明的较量当中获得一些灵感。

三霄尚未离去,此刻听了楚毅同赵公明的一番话,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虽然说她们并不看好楚毅能够在赵公明手下走上几招,但是看热闹的心思谁都有,就算是去看楚毅被赵公明虐菜也好啊。

很快几人便到了赵公明的住处,从外界看不过是一处庭院,可是进入其中却是另外一方天地。

纳须弥于戒子的神通对于大罗之境的存在而言不过是小术罢了,这点手段就算是楚毅都能够施展出来。

一进入这一片天地,琼霄便叫道:“大兄,不如让小妹考校一下小师弟吧。”

赵公明看了琼霄一眼,摇了摇头道:“三妹你修为不足,只怕不是师弟的对手啊!”

听得赵公明之言,琼霄顿时大叫起来,看了看楚毅,再看看赵公明,琼霄顿时一脸不信的道:“大兄你定是在骗我,我修行多年,道行难道还不如楚师弟吗?”

说着琼霄跳将出来,看着楚毅道:“师弟,你可敢同我斗法!”

楚毅没想到琼霄竟然会突然插这么一道,脸上禁不住露出为难之色。

云霄、赵公明那是大罗之境的存在,论及修为的话,他自然是不如二人,可是碧霄、琼霄二女比之云霄、赵公明来那可是差了一筹,修为至多也就是同楚毅相当罢了。

楚毅自问不是云霄、赵公明的对手,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就不是琼霄、碧霄的对手啊。

只是琼霄、碧霄二人明显是被赵公明、云霄素日里护持的太好了,从琼霄的性情就能够看出一二来。

立足一旁的云霄端庄而又文静,却是颇有神女之风范。

这会儿看着琼霄不依,嘴角露出几分笑意,目光投向楚毅道:“师弟不妨就如三妹所愿,也好让她知晓一下厉害,省的她平日里不肯下功夫修行。”

似乎是没想到云霄会这么说,琼霄不禁跺了跺脚,冲着云霄道:“姐姐,你也认为妹妹不是师弟对手吗?”

看琼霄那一副不依的模样,赵公明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同时向着楚毅点头道:“师弟,大妹所言甚是,你就替为兄好好教训一下三妹,也让她知晓不下苦功修行的后果。”

既然云霄还有赵公明二人都这么说了,楚毅再看琼霄,上前拱手一礼道:“还请师姐手下容情才是。”

赵公明还有云霄以及碧霄后退开来,将场地让给了楚毅还有琼霄。

与此同时就见赵公明长袖一挥,顿时就见一道道流光冲天而起,赫然是二十四颗明珠高悬于空中洒下无量光

文学

辉。

楚毅只看一眼便认出,这便是赵公明随身灵宝,二十四颗定海神珠,此灵宝可谓是威能无限,怕是赵公明自己都料想不到,这件宝物会在他陨落之后落入燃灯道人之手,成为燃灯道人成道之宝。

如今赵公明将定海神珠祭出,却是定住了虚空,虚空被这件灵宝给定住,以楚毅还有琼霄二人的实力,就算是倾尽全力,只怕是也难以撼动四方虚空,如此一来,二人便可以放手而为不用担心会影响到四周。

琼霄手中拎着一柄宝剑,眼中满是跃跃欲试的神色看着楚毅,大有随时出手攻向楚毅的架势。

楚毅同样也打量着琼霄,面对赵公明、云霄的时候,楚毅感觉就如同雾中看花一般,根本就看不出二人的实力究竟如何。

但是这会儿看着琼霄,楚毅倒是能够看得分明,琼霄一身修为同他相当,至于说孰强孰弱,却是要斗上一场方才能够知晓。

云霄、琼霄、碧霄三人素来是一起而行,三仙更是共同执掌混元金斗、金蛟剪这两件灵宝。

遇到敌手之时,有云霄在,不管琼霄、碧霄修为如何,自然是吃不了亏。

但是这并不代表琼霄、碧霄她们的实力就可以同云霄相媲美了。

拱了拱手,楚毅向着琼霄道:“还请师姐赐教!”

琼霄撇了撇嘴,先前被自己大兄还有姐姐提及她修为不如楚毅,琼霄心中自然是非常的不服气,这会儿看向楚毅的时候,眼中带着几分跃跃欲试的神色。

手中长剑一抖,琼霄当即向楚毅攻了过来。

只是一剑刺出,楚毅便感觉到琼霄这一剑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唯有正面硬悍方可,单单是这点就能够看出琼霄的道行其实并不差。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二章

…………

风未停,雪未消。

落在长安城南幽巷的南门观此时朱门大开。

朱门一侧,站着大唐国师李青山,或者用依靠更为合适,他佝偻着身躯,依靠着左侧朱门,凝望着巷口,不时的发出些咳嗽。

那自肺部始的沉重咳嗽声最终被呼啸的寒风与落雪簌簌声掩埋,那佝偻的身躯有若寒风里的荧荧烛火,随时可灭。

五境知命,既知天命,也知己命,李青山很清楚他将要回到昊天的怀抱了,可在那之前,他还想要再见师兄一面,因为这应是他最后一次见师兄,而长安城今日之局面,有他之责,他自责,愧疚,所以他必须站在这里,而他确信,他的师兄最终一定会选择这里。

殷切目光投入巷口,在白雪纷纷中,那辆在风雪里独行的黑色马车,出现了。

拉着这马车的是大黑马,宁缺的大黑马,精钢打铸的马车很沉重,但大黑马已经习惯,它拖着黑色马车漫步雪中,终停在南门观前。

颜瑟走出马车,看着依靠在门侧的李青山,二人目光交错,只是一眼,颜瑟便明其意,但他却未露愁容,反而微笑道:“师弟,你我当初的约定,如今看来,是不成了。”

“不妨事。”李青山轻咳几声,侧目看了看渐渐逼近的那抹青衣,“人之一生,岂有完美之理,有缺憾,才是常理,何况回想我这一生,最精彩的时光都是在这里,那在这里结束,也未免不是一种完美,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昊天对我的安排吧。”

只是说到这,李青山突然把目光转向皇城方向,“只是我蒙陛下赏识,添为国师之位,又蒙师门长辈赏识,师兄厚爱,添为南门观观主之位,可身居此位,却无一建树,后又教徒无方,以致惊神阵受损,终酿成长安今日之危境,最后竟还要师兄替我收尾,着实愧对陛下赏识,愧对师兄厚爱。”

“师兄,师弟在此,只能说声对不住了!”

这句话说完,李青山便对着台阶下的颜瑟弯腰躬身重重行了一礼。

“哎!师弟你这是什么话。”颜瑟微笑着摆了摆手,“当初你我一起授命下山入唐,至今已有几十年,这些年你我共同经历无数风雨,早已不分彼此,而何明池虽说是你弟子,但同时也是我师侄,至于毁坏惊神阵之事,你也不必愧疚,这是天意,我相信即便没有何明池,昊天也会借旁人之手。”

话语到此,颜瑟便抬手拍了下大黑马的屁股,“哎,其实说到底,还是宁缺那小子的不是,如今这些事,都是他没有管好自己的媳妇儿惹出来的,也真是够丢老夫的脸,现在出了事,他反倒躲了起来,到最后,竟还要我这个做师父的出来擦屁股。”

“真是一点都不知道体恤老人家。”

望着低头的大黑马,颜瑟伸手轻抚,低声呢喃。看得出,他没有生气,也没有一丝责怪之意,恰恰相反,他对收宁缺为徒,很是骄傲,其言辞神情间,也尽是对宁缺的想念。

也是此时,观主只人负剑踏雪沐风而来。

抱着我在桌子做 第三章

直播间弹幕爆发!

【啧啧啧,这就叫做几家欢喜几家忧。】

【看到沈清执那个表情没有?男人,你的名字叫嘚瑟!!】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准备原谅他,睡觉这个男人笑起来竟然该死的迷人!】

【prprpr】

【啊啊啊啊忽然get到了沈清执的苏点,直播间沈清执的粉丝呢,挎着个菜篮子来买菜,求沈清执演过的甜甜的恋爱剧。】

【……楼上想屁吃呢,沈清执出道以来从来不演恋爱剧。】

【啊,那他演的什么?】

【刑侦悬疑,还有变态变态的凶残大反派!!】

【???貌似也有点带感是怎么回事?】

【……】

【不要歪楼,沈清执现在站的那个位置,我看他分明就是故意站出来给楚妩看到的,你们还说于澄然心机绿茶男呢,我看最心机的明明是他才对!】

【沈清执路人影迷,无意间看到这个直播间,现在心情复杂。】

【姐妹我理解你,崩崩你就习惯了,哈哈哈哈甜甜的恋爱嗑起来也不错,毕竟执哥至今没演过男女感情戏,当爱情片看也不错?】

【也行,只怕他自己入戏太深,假戏真做啊……】

组队失败,于澄然同样垂头丧气的去到了待选区。

“小于啊,要坚强。”

过来人肖玄朗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这种事情一回生两回熟三回就没脸没皮了……习惯就好。”

于澄然:“……”

不好意思,他一点都没有被安慰到呢!

但为了符合人设,且一片真心错付的男二角色也相当吃香,面上,于澄然仍维持着失落伤心问:

“肖哥,我是不是很逊啊?看起来非常不适合谈恋爱……”

然而,直男肖玄朗注定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

“你想听我说实话啊?”

于澄然心底咯噔一下,可面上仍然要说,“是、是啊……”

他委委屈屈的,“我想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肖哥你说实话吧,我顶得住,不用害怕伤到我。”

他一点都不想听,请你一定要闭嘴!

可肖玄朗要是能看懂气氛,那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只见他左看看右看看,又拍拍这位澄然弟弟的肩膀,“小于不是我说,你这脸是比别人差了一点……”

于澄然:“……”

冷漠.jpg

不好意思,他现在一句都不想听!

他直接背过身去,当然面上还要做出一副受到打击的模样,但肖玄朗的直男开关既然已经发动了,又怎么可能是你想停就停呢?

“没事,脸是爹妈父母给的,生来就决定了,改不了,除非你整容。但——”

“我们可以在别的地方曲线救国啊!”

肖玄朗语气振奋,搞定于澄然刚慌了,紧接着,他的肩膀

文学

又被十分大力的拍了两下:

“小于啊,以后你就跟着我一起练肌肉吧,只要练出一副健硕的肌肉,女孩子就不会只关注你的脸了。”

于澄然试图自救,“但,但是肖哥,我要演偶像剧的啊……”

醒醒吧,他这种爱豆转偶像剧的小生不可能联肌肉的!

奈何,肖玄朗听不懂人话,“那又有什么关系?等你肌肉脸出来,你可以转变戏路……”

“不!”

终于,于澄然忍无可忍的打断了他,总是被粉丝评价成小路一般澄澈的眼眸此刻显得幽幽:

“肖哥一身肌肉,刚刚还是被溪云姐拒绝了。”

被扎到了命脉的肖玄朗:“……”

弹幕:

【哈哈哈哈哈!】

【肖玄朗真是一个神奇的男人,谁跟他同框,无论是在告白还是在感伤,下一秒画风就会往搞笑的方向发展hh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