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办公桌底下含进去,重生嫁给三猎户H

藏在办公桌底下含进去 第一章

她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既然许家的和温家如此不识趣,竟然让个奴仆来他们府里耀武扬威,那她也不必给这个婆子什么脸面了。

什么管家管事媳妇儿,说到底还不就是下人?

哪怕是高一等的下人,下人就是下人,有什么资格在她跟前充老大?

这件

文学

事,哪怕是正说到苏老太太那里去,她也没有任何错。

许家的顿时面色一变:“三太太这是何意?”

“大过年的,你上门怪主人,一个下人,口口声声竟然挑剔起你们主子来了,你当我们这是什么地方,任由你撒野?!”苏三太太不再耐烦跟她打机锋,顿时锋芒毕露:“你不过是个下人,哪怕我们大姑娘在温家真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那也该是让温世昌亲自过来说,让温家的长辈过来谈,跟你一个下人有什么相干!?温家到底是什么意思,竟然让你一个下人上门来说这些颠三倒四毫无边际的话?你问我?我倒要好好问问你了,我们大姑娘到底做了什么,让你们说出什么三不娶的话来?!”

苏三太太最近本来就因为诸事不顺而十分气闷,如今温家派来一个管事媳妇儿说三道四的,她忍了自己亲娘忍了自己婆婆,甚至连女儿儿子都得忍,难不成现在竟然还要继续忍一个下人?

真是天大的笑话。

她出口就十分的不客气。

许家的被她说的面红耳赤,她在温家是管事媳妇儿,内院里的事情,除了侯夫人就是她说的算,有时候大少奶奶的话还没她的话管用。

加上她是大少爷的奶娘,大少爷对她向来格外的高看一眼,也十分尊重。

她来了苏家,一般苏家也是客客气气的,什么时候她被这么指着鼻子左一个下人右一个下人的说?

可她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去里头通报的绿藻就回来了,看了她一眼凑到三太太跟前轻声说:“三太太,老太太听说温家来人了,让带进去呢。”

苏三太太嗯了一声,看这许家的恶声恶气的,这次过来不是什么好事。

她火也发出去了,本来就不想费力不讨好的去管大房的事,听说苏老太太要见,她就冷笑了一声站了起来:“我们老太太要见妈妈,有什么事儿,妈妈跟我们家老太太说罢。”

她说着,已经起了身率先走了。

许家的窝了一肚子的气,本来要说的话都被堵在了喉咙里,一时被堵得脸色发青,可想到家里的情形,她的腰杆子又硬了起来,又雄赳赳气昂昂的跟着进了康平苑。

苏老太太一夜未睡。

昨晚等到三老爷三太太她们走了,她就拉着苏邀问起了进宫的事,听说宫里出了黑熊发狂的事,苏老太太就一整晚没有闭上眼睛。

今天原本她是强打了精神想让人去皇城候着,看贺太太出了宫就请贺太太直接过来的,可还没赶得及,就听说温家来人了。

苏杏仪是苏老太太一手拉拔大的。

一开始是因为当时大儿子和大儿媳在外头镇守,带着个小姑娘不方便,后来…..

藏在办公桌底下含进去 第二章

在场之人见了,不由得愣了愣。衡阳王世子千里迢迢带了这么一个精巧稀罕的冰盒来到这里,难不成真是为了一朵花?

果然,紧接着就听李毓说:“本世子早有准备,就等着你的人把花给我带回来了。”

迦南见李毓这么执着,犹豫了一下,看向薛行衣。

李毓也看了薛行衣一眼,微笑着缓缓道:“今日,无论如何我也要等到那朵雪莲花。我知道薛大人箭术了得,薛大人要不要再射一箭,来试试我的决心?”

李毓的声音虽然温和带笑,但是众人却还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强硬。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去看薛行衣,而薛行衣眼中的冷意让在场之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就在众人以为薛行衣要拿弓,给这位嚣张跋扈的世子射得浑身窟窿的时候,薛行衣却淡淡地说:“一个时辰之后启程。”

说完这句,薛行衣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薛行衣一走,气氛明显缓和了下来,在场之人不约而同地放松了下来,各自招呼侍从生火,送上热茶或者烈酒,不然在这冰天雪地里干等一个时辰,准得冻病了。

李毓也没再作妖,抱着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他怀里的暖手炉,悠哉悠哉地上了自己的马车,将一众看他不顺眼的视线都隔离在了车厢之外。

这大风大雪的天气,李世子是能不下马车就不下马车的。那些顾忌礼仪仪态的礼官们非得骑马,脸皮都被冰风雪雨吹得皴裂了,早上洗脸就跟上刑一样,看着就疼。李世子挺爱惜自己的那张秀色可餐的脸的,可不愿受这种罪。

迦南盯着李毓上了马车,然后回头看了一眼绵延着在大雪山之间的,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峡谷。大雪覆盖的峡谷很寂静,但是迦南心里清楚这不过是它的假象,这条峡谷被当地人称做“鬼门峡”,里面不知埋葬了多少白骨,困住了多少亡魂。

珈南脸上浮现出一个狠辣的笑容,回过头来,给自己的心腹打了个手势,让他们盯紧了李毓,然后朝着薛行衣离开的方向快步追了上去。为保计划万无一失,等会儿少不得需要这位手段狠辣的薛大人的配合。

一个时辰之后,迦南的部下终于将李毓要的雪莲花摘了回来。

李毓第一时间下了马车,亲自盯着那名亲卫将雪莲花小心地放进了自己手里的冰盒。

从未见过雪莲花的官员们,也忍不住好奇地围上来观看。只见被放置在冰盒中的雪莲只有小儿巴掌大小,如蓝水晶一般晶莹剔透,花瓣层层叠叠,随风颤动,不似凡物。有没有传说中的功效不好说,美确实是极美的。若不是这花难摘,又不好存放,这些大周来的官员们到也想摘几朵回去送给家中女眷赏玩。

李世子却盯着冰盒里的雪莲花左看看右看看,却皱眉挑剔道:“这么小一朵花?够炖一碗吗?”

被派去摘花的亲卫敢怒不敢言,还是迦南上来道:“世子,这花本就稀少,仓促中能找来一朵已算不易了。若是觉得不够,等回程的时候,我再多派些人去帮你找。那时候岂不是更加新鲜?”如果你还有命在的话。

藏在办公桌底下含进去 第三章

中午,病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的霍杳的手机又响起。

成明刚从洗手间回来,听到电话铃声,快步走了过去,迟疑了下,他还是拿起了手机。

看着上面备注为‘闵’的称呼,他指尖微顿,在接电话和挂电话上面犹豫,最后又抬起头看了眼病床上的人,按了接听键。

闵郁要是想找一个人,恐怕也是轻而易举。

接通后,成明直接告诉了他医院地址。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闵郁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成明看到他时,周身的戾气就下意识消敛,微微颔首,“闵少。”

闵郁客气的点了点头,走到床边,看着脸色苍白得几乎跟床单一个颜色的霍杳时,眉心就紧蹙成一团,“她一直这样不醒?什么原因?”

成明微垂着头,其他的没多解释,“院长只说是精神力消耗大,休息个两天应该就会醒过来。”

应该?

闵郁眼眸微凝,转而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静看了一会儿,便伸手握住了霍杳那只还在打着点滴的手。

手心温凉,即便是久握也明显感觉低于正常人的体温。

闵郁顿了顿,又起身,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随即他回过头又看了眼成明,“低温也正常?”

成明沉默了一分钟,早上他从护士那得知大小姐体温异常低时,他也询问过院长,“院长说是正常。”

闵郁见此,也没再多问什么,他收回手,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只是紧蹙的眉心始终没有舒展开。

又是一天过去。

霍杳还是没有转醒,和前一天的情况没有任何区别,脸色苍白,体温很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