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的时候埋在身体动: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

吃饭的时候埋在身体动 第一章

“卧槽,为什么她们会知道我们在这里,并且还在这里守株待兔?!”

几分钟后,在大片悬浮列车的追捕中,叶小倩极度无语的看着身旁已经开始跟不上体力而开始气喘的雨桐,一脸不满的问道。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明明我的通缉抓取技术并没有扫描到关于追捕咱俩的行动指令……除非……他们有额外的加密频道?!呼……呼,不是,你跑的太快了啦,我敏捷才不到20啊!”雨桐看着越来越远的叶小倩,委屈巴巴道:“难道你要丢下我吗?”

“不是……”轰的一声,叶小倩一个急刹车躲过了一道炮火,反手将锁链化为流星锤一般的东西回头甩出去砸烂了一辆悬浮车道:“你就不能直接先进到我身上的设备里来吗?刚好还能替我操作这些乱七八糟的黑客装备——”

“那不行喔,我并不想暴露我们的能力,毕竟谁也不能确保追捕者中有没有其他势力的超凡者,再说,你不觉得我们动用能力就像是玩游戏开了修改器了吗?那多无聊啊。”

“果然后面这个才是你不愿意暴露的根本原因吧?”叶小倩无语的微微弯腰道:“那么,上来吧。”

“诶嘿嘿,就知道小倩最好了!”闻言,雨桐连忙一个飞跃扑到叶小倩的后背上道:“其他人怎么样了?说起来按照计划你也该给他们点帮助了。”

“……那你就把自己当成骇客,专心执行计划吧。”看着雨桐玩的似乎有些开心的样子,叶小倩叹了口气道:“记得抓紧啊,你这家伙……”

与此同时,莉莉丝所在的精密基地中——

高达五层的密封基地此时已经千疮百孔,血液从尸体中缓缓汇聚成河,将原本亮银色的过道和走廊彻底染湿——而在最顶层的房间里,各种书籍放满了书柜,墙角还摆放着一架小提请的房间中,莉莉丝却是已经坐了下来,惬意的享受着一旁瑟瑟发抖的女仆递上的红茶。

她已经彻底扫荡完了这片自己苏醒的建筑,发现整个基地实际上是以地下三层为实验和各种稀奇古怪的研究为主的院区和地上两层的常规别墅构成,于是,在几乎杀掉了所有的服务人员和研究人员后,莉莉丝最终终于算是集齐了队友,在最后的房间里找到了几乎不需要辨别就可以知道是莎夏的管家。

原因嘛……自然是她身边那只完全没经过改变的乌鸦……

似乎是因为玛门已经成为契约使莎夏的使者的原因,导致它似乎在领域的判定中成为了能力而并非一个人……所以,它直接出现在了莎夏的身边,以乌鸦的姿态。

而莎夏刚才还在懵逼呢,就忽然被破墙而入的莉莉丝吓了个半死。

“嗯……整个别墅都清理干净了,除了剩下这个倒茶的,似乎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莉莉丝慵懒的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眯着眼睛,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道:“莎夏,安娜,斯特……唔,除了你们,整个基地其他人全部都是NPC,看来的确是属于同一个队伍的人会降临到一起的设定,但问题是……”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布伦特呢?”莉莉丝抬起下巴,不满道:“他竟然没有在我……我们身边?”

“那个……莉莉丝冕下……”闻言,腰间别着一柄亮银色手枪,身穿略显紧身,关节处装置着薄薄一层装甲的安娜一边仍然有些懵逼的打量着自己这一套装备,一边弱弱到:“为什么我的

文学

视线内,感觉除了你们整个世界都是模糊的……”

“嗯?就只有模糊吗?你看我们的时候有没有感觉一种若隐若现的吸引力?”

“吸引力?”

“对,就是那种忍不住下意识扫两眼的感觉。”莉莉丝端起咖啡,轻抿了一口道:“那就是破妄的力量,侦查类型的序列往往会加强所谓的直感,也就是第六感,而福尔摩斯的力量甚至比这个还要高级一点,他甚至能看破一切虚假的存在,追寻真实——”

莉莉丝伸出手,轻声道:“你所继承的力量跟这个领域出于同源,可以说你不仅是开启这个领域的钥匙,更是这个领域中最大的作弊器,撒,来,伸出手试一下,凝神冥想布伦特的样子,记住,要睁着眼睛——并且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松开我的手。”

“握住我的手是为了防止你被这个世界的力量同化——”

凝神……冥想?

闻言,安娜迟疑了一下,缓缓伸出手放在了莉莉丝的手上,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了一幕幕画面,自己与老板的第一次在咖啡厅中见面时他的慵懒,见到莉莉丝时他的邪恶,以及自己在沙发上睡醒时,看着他在自己的跟前,正将手伸向自己时那脸上的懵逼和无辜——

噗嗤一声,安娜不禁笑出了声,同时,她忽然发现周围的景色变得不再模糊了,但是面前自己的伙伴们,却仿佛变得无比显眼,就仿佛……在没有颜色的世界中,整个黑白的电视剧中,忽然出现的彩色人物一样——充斥着吸引她注意力的光辉。

“看样子是成功了。”

安娜的双眼中已经散发出宛如鹰眼般锐利的光芒,哪怕是莉莉丝都在这一瞬间感到了少许的厌恶和不自在,那种厌恶并非针对安娜,而是单纯的身为高傲之人对于这种目光的厌恶。

那是一种仿佛将你所有的一切都看破,仿佛浑身上下没有穿衣服一般,被审视着,被洞察着,那种任何隐私都仿佛无法隐藏,任何想法都被拿到放大镜面前被人观看一般的毛骨悚然。

这种已经消失将近两百年的目光,再一次出现在莉莉丝眼前时,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有些开心老朋友终究是有了传人,又有些难过,还有点厌恶这种窥探隐私的力量出现在世间,总之,有些复杂。

福尔摩斯的力量终究是传承了下去,安娜出乎意料的在这方面拥有天赋,这大概跟她那无与伦比的好奇心有些关系?

“咦……这就成功了吗?”闻言,安娜微微一愣,有些好奇的看向四周,但她的视线却总是忍不住的看向莉莉丝和其他人。

因为是以利姆露为目标发动的能力,所以她的视线中,跟利姆露越密切的人就越是引人注目,尤其是以莉莉丝为最!

“啊,成功了——”莉莉丝轻轻一挥手,强行把她的身体转了一百八十度道:“别用这种视线看着我,主要看看周围的物体——虽然你的能力会优先以你心中所想的存在发挥作用,但实际上,在这个与你力量同源的虚假世界中,任何跟唯一真实的那两件物品有关的东西都会引起你的注意力才对——所以……”

吃饭的时候埋在身体动 第二章

血是红色的,从断肢口滴下的血像缠绵的雨,在低长的哀嚎声中簌簌地落下,落不完地落,红不断地红,汇聚在地上成了别有新意的暗红镜子,倒影着歌剧院里每个人惶恐的瞳眸,瞳眸中又映着男孩手中的刀,刀刃上折射着二楼上再度走出的人。

刀光中她又从黑暗中走出了,脚步轻缓,压着枪口的雇佣兵们看着她,就像是被蛀空了的牙齿,麻麻木木的,在灯光照出娇小女人一成不变的面容和眸子时,里面蕴着的清冷波光还是像风一样吹过全场,让麻木的蛀齿里泛起令人发瘆的酸痛。

paco很目色平淡,踩着血迹斑斑的楼梯下来,没有人再敢拿枪指着她了,现在是大人们的谈话时间,小孩子就该在角落里把玩着自己的玩具枪,而不是将枪口对准大人们进行无意义的可笑威胁。

林年看着paco一路走到了歌剧院的内场中,当她的脚面踩在了地板上的血泊,鲜血溅射到裤脚染红血渍,她踩着自己的尸体登场了今晚最后的舞台。

“恩斯勤斯匪尔粮,何不往啮彼宵小之肝肠。”在她身旁,林年忽然说。

“谁是蝗虫,谁是窃国匪贼,谁是宵小?”paco很显然听懂了男孩的讽刺,从林年身边路过了,神情里惶恐没有紧张,像是一切都还大局在握一样,慢步走在通往舞台的过道里。

“藏在暗中,伺机而动,行匪盗之事,这不是宵小还能是什么?”林年问,他走在paco的身后,脚步不急不慢,手中握着合鞘的菊一文字则宗没有任何出鞘的意思,“你原本是可以逃的,镰鼬没有发现你,我大概率也不能,可你现在还是站在了我的面前。”

“你们策划了整场交易晚会,吸引来了各路牛鬼蛇神,可到头来你们本身能获得什么?这是我今晚唯一没有弄明白的事情。”林年说,“但现在我能理解为现在你没有在情况变糟糕的时候逃跑,而是选择登场的原因是你们主办方本身的真正目的还尚未达到吗?”

“真聪明,但可惜我没有糖给你。”paco说。

藏在幕后的主办方终于出场了,但却是以一种极为微妙的形式,paco之前表现出的两次死而复生让原本该是‘镇压’的走向变为了‘洽谈’,她利用了暴躁的雇佣兵们告诉了林年,杀死她,囚禁她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就算林年的手腕再强,刹那和时间零再快,对她来说也无济于事,她死了两次自然可以死第三次。

林年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只能静下心跟她说上几句话,从观察中找到paco死而复生的秘密,再真正的将她缉捕。

“无宦官乱政,不出匪盗宵小行世。我们应世而生,为救世而来。”paco踩着阶梯一步一步地登上了舞台,聚光灯落在她的身上,就像披上了银色的新衣,转身看向林年面无表情地说,“告诉我,今晚最后的胜者,你想知道什么?作为手腕最强硬的人你有资格得到一部分真相。”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举办交易晚会出于什么目的?罐子里的水蛭跟‘永生’有什么关联?”既然paco让林年问,林年也十分简截了当地问出了他的问题,可他却也没抱有会得到答案的期望。

paco站在舞台中央陈列台的边上,paco平静地看向陈列台后的阴影,直到躲在后面的红发女孩不好意思了,缓步挪了出来退到了一旁,她再满意地站在了陈列台后双手轻轻按在上面,隔着巨型水蛭的罐子注视同样登上舞台的林年:“回答你的答案,作为回报你会放我离开这里吗?”

“执行部从不跟罪犯做交易,我们只会欺骗罪犯,在获得对方的信任后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再一枪崩掉他们的脑袋。”林年说。

“真是够冷血啊。”paco冷冷地笑,“今晚这里出现过的一切东西也都会被你们收缴一空吧?”

“召集普通人收集有关龙族文明的物品,光这一点就足够崩掉你的脑袋数次了。”林年淡淡地说。

“可我很好奇这些东西被你们收缴后最终会去到哪里?”paco伸手按在了罐子的顶部,注视着里面黄绿相间的水蛭。

“所有东西自然都会得到最严密的看管。”林年说。

“不不不不。”paco摇头凝视着罐中的巨型水蛭,“唯独这件东西不会,冰窖的确是个好地方,炼金水银矩阵也很有威慑性…但却唯独没资格留下它。”

吃饭的时候埋在身体动 第三章

“既然神明的力量那么危险,那你还敢找巫女要回那部分力量?”漱石问道,“你就不怕再发一

文学

次疯?”

“不会的!我要吸收的是纯净的灵魂!”魍魉自信的挥舞着触手,“神明体系的危险在于思想的侵蚀,只要不是将巫女整个吞噬,那部分力量就污染不到我。”

漱石沉吟片刻,手心出现一层灵魂光圈,“你说的纯净的灵魂,是指的这个吗?”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魍魉声音一滞,不敢置信的看向漱石,“等等,为什么我的力量会在你这?”

漱石没有管它,自顾自的说道,“那就好,我还担心一不小心吃错东西呢!”

“你耍我?”魍魉压抑着怒火嘶吼道。

“没有啊。”漱石一脸无辜,“我之前说的是说服巫女主动献出力量,但没说把力量献给谁啊!”

魍魉只觉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庞大的身躯从地底深渊中爬出,如一座肉山一般。

“该死的混蛋,我要宰了你啊!”

漱石却是表情轻松,如果魍魉果断一些,他可能还真的有些麻烦,可拖延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大致熟悉那暴涨的灵魂力量了。

要知道,巫女的力量本身就和魍魉极为接近,否则也没办法封印对方。

现在,两股相抗衡的力量中加入了他这外力,天平会倒向哪边已经无需多言。

不过,漱石倒也不打算太快结束这场战斗。

对于魍魉之前提到的妖魔的力量,他还是有些在意的。

魍魉挥舞着触手,如山柱一般砸了下来。

漱石一记螺旋手里剑发射出去,将那触手直接切成两截。

不过,魍魉被切下来的那部分触手并没有失去意识,而是不断蠕动着,变成了一只小号淤泥怪。

“没有用的,这种攻击只会让我的身体越变越多!”魍魉发泄式的大笑道,“接下来,就让你看看我们是怎么用身体战斗的!”

说着,魍魉再次挥舞触手朝漱石砸来。

这一次,那柔软的触手竟然变成钢铁一般,砸下的同时,连空气都发出不堪重负的音爆之声。

漱石不敢怠慢,急忙躲开。

那触手重重的砸在他原先站立的地方,大地如纸张一般被撕裂,远处还算完整的宫殿在这一波冲击下直接崩塌。

漱石惊讶的看着这一幕,这算什么,武装色霸气?

魍魉又从身体中伸出数十只触手,狂风骤雨一般朝漱石扑打而来。

漱石直接用飞雷神躲到远处,然后一个冰河时代将魍魉瞬间冰封。

不过,这冰层转瞬就被魍魉打破了。

“这种攻击,根本没有意义!”

魍魉的身体不断变形,最后变成一只摇曳着九条尾巴的巨大橘红狐狸仰天长啸。

“果然还是有牙齿和利爪的姿态更适合战斗!”

漱石嘴角抽搐一下,你这侵权得有些不讲道理了。

魍魉可不会在乎侵权不侵权,利爪在“武装色霸气”的硬化下变得如同钻石一般坚硬,一爪拍下,仿佛连空间都要被撕裂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