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第一章

果然!

左臂里面空空如也!

那中年男子并没有欺骗苏寒,小王的左臂,的确已经被朱平给砍断了。

“呼……”

长舒了口气,苏寒神色更加阴沉。

线索到这里,似乎已经完全断了。

可就在他打算离去之时,门外却是忽然涌现出了一大批的禁卫军。

他们看起来,并不像是要包围苏寒的样子,只是井然有序的站在宫殿之前,脸上带着各种情绪。

似乎……非

文学

常疑惑。

“陛下有令——”

之前离去的中年男子,此刻再次出现,且手中拿着一道圣旨。

“小王身陨,寒凌宫不可一日无主!”

“今,册封白衣居士为第六王,抛去‘小王’之名,封赐——寒凌王!”

“接旨!”

话音落下,中年男子深深的看了苏寒一眼,目中还带着些许的尴尬。

他本来是偷偷离去,打算将所有事情都告诉陛下的。

可谁曾想到,陛下听了此事之后,居然直接册封这白衣男子为第六王。

要知道,直至如今,都没人知道,白衣男子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显然,陛下是看上了他那出神入化的实力。

六王之中,小王实力最弱,完全就是普通人,不然也不会被朱平袭击。

这白衣男子的出现,正好弥补了第六王战力的缺失。

不得不说,陛下真的是英明至极。

中年男子觉得,若将自己换做陛下的话,那必然是第一时间,将此人给拿下。

这就是差距!

……

同一时间,接到圣旨的苏寒,也是愣在了那里。

不过,看中年男子那尴尬的神色,他很快就明白是因为什么。

本不想理会,可他回头,再看那冰棺之时,竟出现了幻觉。

躺在那里的小王,面容不知何时变化,与自己……一模一样!!!

“就是他!”

苏寒眼瞳收缩,脑海轰鸣。

眼睛眨动,苏寒仔细看去,小王的面容,又恢复了原先的样子。

“我绝不可能看错,那一定不是幻觉!”

苏寒深深的吸了口气:“区区凡人世界,怎能令我出现幻觉,他方才的变化,已经说明了一切!”

想到这里,苏寒原先的想法,尽皆抛出。

他走过去,接过了圣旨。

“拜见寒凌王!!!”

一众禁卫军,尽皆跪地,恭敬行礼。

那中年男子,也暗暗松了口气。

这寒凌王,似乎并没有打算找他的麻烦。

……

自这一日开始,苏寒便成为了皇城第六王——寒凌王。

他从未见过皇上,皇上也从未召见过他。

甚至,其他的五王,他都没有见到过。

按照中年男子的说法,其他五王都在镇守边境。

近段时间,边境战乱不断,甚至还有妖魔横行,已经完全超出了理论,那其他五王,忙的不可开交。

皇上没有下令,让苏寒去往边境,他也就没有去自告奋勇。

对凡人来说,命运决定了一切。

此刻所发生的事情,似乎就是在按照黑衣老者所想的轨迹在运转。

一月、两月、三月……

终于,在半年之后,皇上的命令,传入了苏寒耳中。

第五王死于战乱,有其他国家出现超级高手,并且与妖魔同流合污。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第二章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第三章

第932章青龙,太阴

在这牌匾前,众人都是莫名的震住了几秒。

然后才有些敬畏的往里走!

青龙圣殿!

这……是什么高大上的所在啊……

一个个忍不住心里都肃穆了起来。

一行人持续深入,视线豁然开朗之瞬,却是一个广阔的大殿引入眼帘。

看起来,这个大殿几乎有数千丈的方圆!

无数的物事,散碎了一地,稍有处的彼

文学

端,有几块散落的骨头,发出晶莹的光芒!

而正是这些碎骨片,散发着浓浓的威严气息。

“这是龙威!真正的龙威!”

龙雨生颤声说道。

这处大殿当真是空旷到了极点,在东方的位置,乃是一个巨大的宝座。

一个人,就坐在上面,龙盘虎踞,身子微微的前俯,一只手放在扶手上,另一只手已经不见了,想必一侧散落的骨头,便是这只手。

这人浑身不见伤势,只有眉心位置留有一道白痕。

但正是这一道白痕,要了他的命。

他虽然死去了已经不知道多少万年,但其身上流溢的那份威势,始终不曾散去!

就连左小多这种胆大包天的惫懒之徒,在正面看这个人的时候,也是情不自禁的挪开眼睛。

这就是一位王者,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君临天下。

俯瞰着自己的臣民,俯瞰着自己的江山!

眼神中,还带着一丝笑意。

纵然身故已久,仍旧如是!

笑意?

左小多下意识的以为,自己看错了,但仔细看去,发现这人的眼神,当真在笑。

虽然已经凝定,但却还是笑着的。

左小多想不通,在他保持这个姿势的时候,他已经身中致命之伤,就快要死了。

而他自己,想必对这个状况是非常清楚的!

既然如此,他在笑什么?

在这个人的对面,乃是一个宫装女子,一手负后,一手持剑,剑尖指着地面。

虽然还只是背面看去,仍是风姿绰约,如同云雾中人。

随着众人进来,气息鼓荡,大殿中沉寂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空气流通,这女子的一身白衣,也在轻轻飘动。

似乎,人还活着。

依然是灵动婉约,风华绝代。

大殿中,两人就这么一坐一立的面对着,宝座上的男人在笑。

左小多等人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唯恐惊扰了这一对男女。

纵使左小多一行人很确定面前这两人已经死去了数万年,但这样的风姿风神,只怕是再过亿万年,任何人来到这里,也不敢对他们有丝毫的不敬!

及至转到女子对面,众人忍不住惊艳了一下。

美,真真是太美了!

这女子冰肌玉骨,飘然出尘,脸上亦是带着一股子淡淡的释然笑意,眼神中,还有些怅然。

腰间一块玉佩。

手上一把长剑。

头上一根玉簪。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装饰。

但只要一看见她,就会瞬时感觉到天地洁净,一尘不染,美丽绝伦,不可方物!

天地之间,没有任何污秽,能近得她的身。

纵然死了已经不知道多少万年,依然是冰清玉洁,高空皓月一般,清冷孤寂,漠然悬空。

很明显,这个男子,应该就是这个女子所杀;而这个女子,也是与这个男子同归于尽,共走九泉!

这一节,大家都隐隐猜了出来。

大殿之中,明明有左小多等好几个大活人进入,却仍旧呈现出一片寂静。

诡异的寂静!

一男一女,一坐一站,尽都面含笑意,却已经死去了不知道几万年。

但就是这两个死人,却令到左小多等人气势压抑,几乎不敢呼吸。

及至尝试着走到一男一女对视的中间区域,竟觉气势激荡更是左近数倍,尽是纵横捭阖!

左小多勉力尝试,更是直接被两人的气势,轻而易举的抛了出来。

轻飘飘的落下之瞬,几乎如同在做梦。

“这两个人,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万年……彼此对峙的气势不但仍旧存在,还有这么大的威势存在,这……这怎么可能?!”

左小念等人闻言尽皆忍不住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修为?

死后数万,数十万年,肉身不腐,栩栩如生,表情不变,神韵仍旧,气势依然!

这种境界,已经超出了左小多与左小念等人的认知,匪夷所思,难以想象。

而就在左小多尝试介入气势之中、却又被抛飞的那一刻,蓦然间,一股氤氲的雾气,突然自地下升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