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用锁链锁住受调教改造:肥水不流外田第8

攻用锁链锁住受调教改造 第一章

来到地面之后,发现这是一片苍茫大山,四周,不时传来阵阵妖兽的吼啸。

“不知师尊如何了?还有香香他们!”

陆鸣露出担忧之色。

“泡泡,你先进山河图吧,我要回一趟龙神谷!”

陆鸣对泡泡道。

泡泡点点头,身形一动,回到了山河图内。

而陆鸣的身体,开始变化起来,最后化为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年,气息,也是大变。

接着,陆鸣向着苍州的方向而去。

就此离去,陆鸣心里实在难安。

他要打听清楚云龙谷主,谢念卿,还有香香,天锤等人的下落,不然就此离去,他会留下心魔,对以后的修炼,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以陆鸣的修为,施展幻息术,只要不碰到至圣强者,应该看穿不了他的易容,只要避开至圣就可以了。

陆鸣腾空而起,极速飞行,一路上,并没有碰到邪灵教和帝氏一族的人。

不久,陆鸣来到之前云龙谷主停下的地方。

这里一片狼藉,地面之上,全是一道道深不可测的剑痕,纵横交错,延绵千里,可见当初那一战,有多么激烈。

甚至在一处地方,陆鸣还看到了血迹。

“师尊,怎么样了?”

陆鸣担忧更浓,然后离开了这里,不久之后,陆鸣来到了九霄剑宗附近。

九霄剑宗很平静,有人进进出出,看起来很平和,但在其中,陆鸣看到了几个身穿金袍的身影,那分明是帝氏一族的弟子。

看来,九霄剑宗,已经被邪灵教掌控了。

陆鸣离开了这里,一路向南。

沿途,他经过几个强大宗门,暗中观察,都发现这些宗门,都已经被邪灵教掌控了,显然,很多人都被布下了禁制,听从邪灵教吩咐。

很明显,邪灵教已经全面掌控苍州各大势力了。

数日之后,陆鸣来到了龙神谷附近。

陆鸣并没有进入龙神谷,而是在外面等待起来。

“嗯?”

不久之后,陆鸣眼神一凝,他看到了一个‘熟人’,天宇魔宗宗主。

“龙神谷看来也被邪灵教拿下了,香香他们如何了?”

陆鸣担忧无比,收敛气息,远远观看。

天宇魔宗宗主脸色有些阴沉,向着北方飞去,转眼消失无踪。

陆鸣继续等待,第二天,他看到一队人从龙神谷内飞了出来。

“紫枫师兄!”

陆鸣眼睛一亮。

他看到了紫枫。

一群人,向着远处飞去,陆鸣远远的跟着。

“紫枫师兄!”

等离开龙神谷一段距离之后,陆鸣给紫枫传音。

听到陆鸣的声音后,紫枫身体一震,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我忽然记起,我还有点事,需要回龙神谷,你们先去吧!”

紫枫和其他人道。

其他人点点头,继续飞行,转眼消失,而紫枫四处张望起来。

“紫枫师兄,我在你左侧的一条山谷之中!”

陆鸣的声音在紫枫耳边响起。

紫枫身形一动,向着左侧飞去,飞入一条山谷之中,看到了陆鸣。

“陆鸣师弟,我听说你逃出去了,现在邪灵教,天宇魔宗宗主很多人,都在找你,你怎么回来了,这样很危险啊!”

紫枫担忧道。

攻用锁链锁住受调教改造 第二章

见两大世家族人争吵不休,诸葛司马一脸蛋疼,但还是上前劝阻。

“别吵了,大家别吵了。”

“二舅,二叔,都是一家人,别骂娘啊!”

“还有两位老祖宗,大家都稍微注意一下形象”

诸葛司马苦口婆心开始劝架,想让气氛缓和下来。

然而,并没有太大效果。

诸葛元与司马承两人置若罔闻,依旧吵得飞起。

他们的叫骂声如轰轰雷鸣,响彻整个飞舟。

这二人都在说自家场域力量最厉害,想要在口头上争出胜负。

见到这一幕,诸葛司马嘴角微微抽搐,心中嘟囔着。

老祖宗真幼稚,上万岁的人一点都不成熟。

若是被外人看到,还不得笑话死?

……

在吵架这一方面,司马承显然有些不及诸葛元。

他被气得满脸通红,白须直翘。

司马承被逼急,吹胡子瞪眼:“诸葛元你行,你全家都行。”

“有本事别找我们帮忙,自己独立打开混沌星岛的场域啊!

司马承双眼赤红,气上心头。

因为此地存在混沌大阵,远非寻常人能破解。

况且,这里还有令万族心悸的混沌气。

以诸葛家的力量,想要独自进入混沌星海根本上不可能。

所以,他们才会与司马家共同联手探寻。

但谁能想到,他们在外围区域迷失了一个月。

两大家族花费巨大代价,消耗大量资源,才勉强进入深处。

这比他们预想时的计划,损失超过预期太多。

所以,两大家族开始互相甩锅。

但论甩锅能力,诸葛元可是个高手。

他硬生生将司马承怼得无话可说,占据上风。

司马承也是要面子的人,根本受不了这气,直接打算撂挑子。

然而诸葛元才不吃他那一套,冷哼道:“自己来就自己来,怕你不成!”

他可不怕司马承撒手不管,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又岂能说不干就不干?

……

这一幕,令诸葛司马哭笑不得。

两大家族齐心合力都这么吃力,差点迷失。

如今要是再闹矛盾,分道扬镳,估计所有人都得凉凉。

诸葛司马神色肃然道:“两位老祖宗,我们还是快点找到悬天神岛吧!”

“再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个事。”

“以我们现在能源储备,支撑不了多久。”

他们如今已经进入到混沌星海深处,危险远超先前。

飞舟外围波涛汹涌,海浪侵袭,威势滔滔不绝。

混沌气恐怖至极,宛若惊涛骇浪般侵袭而来。

每一次都会将飞舟轰撞得剧烈震颤,神光爆散。

那由两件大器构建出来的场域大阵,也撑不了多久。

唯有加大能源供给,才能勉强维持阵法。

若是大家不抓紧时间,等能源耗尽,那可就死定了。

听到诸葛司马的话,诸葛元与司马承神色一怔,顿时反应过来。

他们来这里可不是吵架的,而是另有目的。

为这次混沌星海之行,两大世家千辛万苦准备数千年。

若是因为一些小矛盾,导致功亏一篑,那岂不是血亏?

想到这里,司马承率先冷静下来,道:“老夫不跟你吵,先找到悬天神岛要紧。”

诸葛元撇了撇嘴:“你以为老夫想跟你吵,白白浪费这么多口水?”

他们也意识到事情轻重,暂时放下矛盾。

“好了好了,小家伙们都别吵了!”

“好好掌控飞舟,寻找悬天神岛!”

两大老祖都冷静下来,皆走了出来缓和局面。

见到老祖宗都不斗嘴,两大世家的小辈自然不再继续争吵下去。

大家都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该操控阵法的操控阵法,该掌舵的掌舵。

见到这一幕,诸葛司马终于松了一口气。

……

两大世家操控飞舟,继续前行。

然而就在这时,有人发出了惊呼:“那……那是什么?”

众人凝眼望去,便看到前方海域出现惊变。

海浪侵袭,云海翻涌,似要搅得天翻地覆。

两大世家弟子顿时吓得肝胆欲裂,悲呼道:“不会,遇到什么天灾吧!”

若是寻常地区,他们根本不会担心。

但这里可是混沌星海,周围布满混沌气。

若是这个时候发生天灾,威势绝对恐怖至极,难以抵御。

“不对,那里有道身影!”

有眼尖之人看到无尽混沌之气中,有一道身影正在驰骋。

这道身影威风凛凛,气势汹涌。

他宛若绝代仙,对万灵心悸的混沌气视若无睹!

挥手间震散无数混沌气,令天地分出一条大道。

两大世家弟子身躯剧震,眼中充满惊悚与骇然。

简直太恐怖了!

世间竟有如此恐怖的存在?

此人,到底是谁?

诸葛元与司马承也是满脸惊骇,感觉到后背发凉。

他们都是活了万年的老怪物,见多识广。

但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胆敢在混沌星海深处这般通行。

就算准仙级强者,也绝不可能如此肆无忌惮啊!

诸葛元声音微抖道:“咱们难道遇到什么不详生灵?”

混沌海域太过于神秘,没人能解释清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以往也有人深陷其中,最后被抹去神志,变成混沌星海中的小动物。

但哪里有小动物,能爆发出这么恐怖的威势?

司马承眸光惊悚道:“难道说,是昔日的无上强者被侵蚀,还保留着生前的力量?”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清楚这道身影为何不惧怕混沌之气。

真是越想越恐怖,越想越吓人。

众人顿时感觉到毛骨悚然,心头发颤。

以上可能无论是哪一种,都绝对不容掉以轻心。

以他们现在的力量,怕是不可能承受住这等恐怖生灵袭击。

“快开启阵法防御”

司马承连忙大吼,命令弟子将阵法打开。

很快,飞舟升起绚烂光幕,散发出浩瀚莫测的力量。

一道道奇异的场域符文升起,交织缭绕,令大阵绽放无尽神辉。

场域大阵气息威赫,霞光四溢,散发着强烈威压。

这是由两大世家联手布置出来的场域大阵,坚固无比,能抵挡住准仙攻击。

然而,在面对这道身影散发出来的威压,远远不足。

众人神色凝重,如临大敌。

……

而这时,那道身影终于临近。

此人身形伟岸,宛若一株挺拔青松,屹立天地。

通体氤氲缭绕,霞光四溢,被无尽混沌气笼罩。

他立身虚空,仿若与天地融为一体,气息深不可测。

两大世家之人身躯剧颤,心神寒栗万分。

这股气息太恐怖了,仿佛能令天地万灵都臣服。

就连两大世家的两位老祖,此时都满脸惊骇,神色忌惮。

司马承上前一步,语气肃然道:“不知这位道友,为何拦住我等?”

虽然众人猜测这道身影乃是不详生灵,毫无神志可言。

但他们还是抱着侥幸心理,打探一下情况。

能不打,就尽量不打。

此人太恐怖,他们没有一点取胜把握。

然而,朦胧混沌气中传出清亮的声音:“你们,是诸葛家与司马家之人?”

听到回应,诸葛元与司马承神色大喜,道:“是的,前辈知道我们这一脉?”

听到混沌气中传出的回应,两大世家之人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此人既然回应,就不是丧失神志的不详生灵。

可以说,危机暂时解除。

但随后,众人心中激起惊涛骇浪,震撼万分。

既然不是不祥生灵,那到底是谁?

为何能无视混沌之气,在混沌星海随意驰骋?

难不成,这是某个隐世的绝顶强者?

可是,从未听说过有哪个道统出现过如此存在。

这位前辈的修为,绝对无法估量!

攻用锁链锁住受调教改造 第三章

突破了!

张清元睁开双眼,长舒了一口气,

体内本就雄浑的真元几乎是成倍增长,如同瀚海般奔腾不息,引得周遭的空间都是为之一阵阵震泛。

感受这变得更加强大的力量,

此刻他的心中,也是生出一股舒畅来。

突破了!

实力更上一层楼。

距离洞真仙境,

也更近了!

以他如今的实力,或许不用掌中佛国这样的杀手锏,也能够与先前真元九重的张猛抗衡了!

动用那些底牌之后,

击杀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

实力再度提升,

心中自然欣喜。

好片刻的功夫过去,张清元方才将心中的激动之色压制下来。

突破是意外收获。

此行的目的,他可未曾忘记。

收拾好心情,

目光开始打量四周。

一场大战,

将地面打得支离破碎,周围坑坑洼洼,一道道巨大的裂缝在四周蔓延。

然而在不远处,

那一座古朴的大门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未曾有半点的变化。

由此至终,

大战产生的冲击,没能对其产生丝毫的影响!

“这该怎么打开?”

张清元走到大门前,

才猛然想起一个问题。

当日他确实从魏天星口中得知了不少的消息,但那也不过是关于公孙兰的谋划,张猛等人异动,目的都是为了前往打开某一个大门,然后得以进入见到那一位罢了。

但是关于其的实际情况,

比如说那大门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能够见到那一位存在,找到门之后如何做。

魏天星基本上是一无所知。

事实上,

大师兄情报源头的公孙兰也是从一个极为隐秘的消息渠道得到了某些情报,也仅仅知道一点透露出来的消息罢了,对门内的情况一无所知。

这对于公孙兰而言,也不过是一次探路的尝试。

成了自然不错,

不成也损失不到什么去。

也正是因此,

即便是张猛对于如何打开大门也不得而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就这样发难,先行将司九等人清理出去了。

相比之下,张清元就更加不清楚,

文学

没有半点的头绪。

抬头仰望着那一座如同矗立了不知多少个千年的古老大门,内心之中只有一种亘古洪荒般古老的苍莽感觉弥漫,岁月在其留下了斑驳的痕迹,却依然无法磨灭它那坚不可摧的沉重。

凝视片刻,

想了想,他伸出手来,站在这高大的古朴大门前,尝试用力一推。

纹丝不动!

没有丝意外。

继续加大力道,

真元开始狂涌,以他为中心一重重的气流如同海啸般朝着四面八方冲击席卷。

掌中所附带的可怕力量,若是在外界,足以将一座上百丈的厚重石山轻松推开!

但,

这一座大门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麻烦了,难道这一行要无功而返了吗?”

张清元眉头紧皱。

如果说这大门有那么一丝的弯曲变化,张清元至少觉得应该能够动用某些暴力方法强闯打开。

但现在眼前纹丝不动的大门表明,

很明显不能。

接着,

张清元又使用动用神识,蔓延进入这大门,想要寻找打开这门的方法。

在没有得到什么反馈收获之后,

接着这一切又试了滴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