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别人田6部分:三个校草溺爱拽丫头

肥水不流别人田6部分 第一章

“还有一条线索是里正提供的,但是他说什么也不肯要赏银”,史甲继续说道,“里正说小乔氏的鬼魂找过他,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了鬼手印,他说小乔氏恨他做了中人,所以想要掐死他。”

“什么?”华静瑶提高了声音,问道,“那鬼手印还在吗?你看到了?他的脖子上面还有?”

史甲笑着摇头:“里正拔开衣领给我看,可他的脖子上什么也没有,不过他的孙子也说,曾经亲眼看到过他爷爷脖子上有印子,不过当时里正说他嗓子疼,是自己掐的。小的觉得里正估计是心里有愧,所以才会胡思乱想。”

华静瑶却笑不出来,她对史甲道:“你现在再去问问里正,他是什么时候被掐的,只掐过一次还是很多次?你再看看他家的房子,严不严实。“

史甲没有多问,转身去了。

那边沈逍叫来国公府的护卫,让他们现在就动身,去小山子村,查一查韩家给儿子配冥(防)婚的事。

刚好有个村民经过,护卫问了问,村民告诉他,小山子村是在山沟沟里,离北后村其实不算远,就是山路不好走。

过不多时,史甲就回来了:“小的把里正家里里外外看了一遍,院子虽然不小,可就是篱笆墙,不严实,院子里有条大黑狗,里正说那是在他被鬼掐之后才养的,黑狗辟邪,养了那黑狗之后,小乔氏的鬼魂便再也没来找过了。里正说他在梦里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连续好几天他都有梦到,后来被那鬼掐过脖子后,便没有再梦到过了。里正还说,他这辈子就做过这一件亏心事,所以要掐死他的除了小乔氏没有别人。”

“嗯”,华静瑶点点头,对沈逍说道,“我们去坟地吧,骆仵作差不多也该验完尸了。”

在来北后村的路上,华静瑶和沈逍还曾讨论过,如果村里人拦着不让衙役挖坟怎么办,如果乔家二老躺到坟里打滚哭喊怎么办。

可是事实证明,他们真是多想了。

这挖坟的事,顺利得不能再顺利。

村里没人管,乔家二老连来也没有来,反倒是董祥留下来的那个汉子哭了几声,说这是他家表姑娘的坟,表姑娘是苦命人,死了也不得安宁。

骆仵作更是感慨万分,因为他那一点爱好,他没少干过挖坟的事,不过他自己挖的次数少之又少,大多都是雇人去挖,即使是雇的专业人士,那也是见不得光的事,每次都要偷偷摸摸。

这么多年,就属这一次挖得痛快,挖得舒心。

华静瑶看到不远处被尸布盖起来的那具尸体,便知道毛贵儿没有说谎,小乔氏的衣冠冢里埋着老李的尸体。

“骆仵作,验得如何?”华静瑶问道。

“从尸体的腐烂程度可以看出,死了约末有两三年了,与那个老李失踪的时间吻合,尸体骨骼粗大,是男人,另外他的左脚上生有六根脚趾,若能证明老李也有六趾,那便能确定了。”骆仵作说道。

华静瑶凝神想了想,一旁的沈逍看出她在想什么,便道:“我去问吧。”

若是老李生有六趾,大乔氏一定会知道,说不定也会告诉乔婆子。

肥水不流别人田6部分 第二章

宣平侯入宫便接到了即刻南下的圣旨,皇帝钦点他为南巡钦差大臣,暂代南海城水师总督一职,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价剿灭匪患,夺回南城岛屿。

宣平侯率领五百轻骑连夜出了京城,常璟亦在随行的行列。

顾娇从信阳公主的宅子出来后,坐玉瑾安排的马车回了碧水胡同。

家里很热闹,街坊邻居都过来看小宝宝,这真的是个又乖又漂亮的小宝宝。

秦公公与魏公公也来了。

顾娇此番入宫就是给姑婆与皇帝报喜,两位大佬因海上匪患一事连夜召集肱骨大臣议事,没办法亲自到碧水胡同来探望小家伙,于是让秦公公与魏公公过来。

“你都抱了半个时辰了,给我也抱一下!”

西屋内,秦公公幽怨对魏公公说。

魏公公背过身子,避开秦公公伸过来的魔爪,蛮横地说道:“不给!”

他先抢到的!

还是从六婶儿手里抢过来的,天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你下次再来抱!”魏公公坚决不让出小宝宝!

秦公公气得直磨牙。

小样,跟了皇帝一场,就忘了谁才是后宫第一内侍了是吧?

魏公公不管。

他不让不让就不让!

秦公公又不能上手去抢,万一伤了孩子,庄太后还不得拧了他脑袋呀?

秦公公引诱道:“让我抱抱,回头我把德全送过去给你玩两天。”

德全是秦公公养的小王八,他最宠爱的那一只,魏公公眼馋很久了。

魏公公不假思索道:“去去去!”

有了小宝宝,谁还稀罕你的王八?

主要也是他馋秦公公的王八不是为了玩,是为了炖王八汤啊!

秦公公最终也没能抢过魏公公,很是让总被仁寿宫压一头的魏公公扬眉吐气了一把。

夺宝大战一直到小净空从国子监回来才结束,小净空一出现,基本俩人没戏了。

谁抢得过他呀?

小净空还不大会抱小宝宝,他把小宝宝放进摇篮里,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没有摇篮高,于是他不得不搬来一个小板凳,踩在凳子上看小弟弟。

“弟子的鼻子像我,嘴巴像我,眼睛像我,眉毛也像我!”小净空挺起小胸脯,晃了晃小脑袋,无比得意地说道,“真是个帅气的小男子汉呢!”

所有人:“……”

搞了半天,你其实就是想夸你自己吧?

月子里的孩子除了吃就是睡,并不能很好地回应小净空的逗乐,小净空玩一会儿弟弟就没兴趣了,继续去胡同里溜鸡。

姚氏暂时住东屋,她奶水不大够,刘婶儿给介绍了个奶娘,奶娘是老实人,比姚氏小几岁,与家中嫂子差不多月份生下孩子,她的孩子交给嫂子去喂。

她则搬过来,住姚氏原先的屋,她主要是夜里喂喂孩子,白日里若孩子吃不够就再多一两顿。

得知顾娇一会儿要睡在西屋,最开心的是小净空。

“我可以和娇娇睡啦!”

他将自己洗得香喷喷的,小寸头梳得光亮亮的,雄赳赳地去了西屋。

“娇娇!我来啦!”

他蹬掉鞋子往床上爬。

谁料他一只小短腿儿还没爬上去,便被坏姐夫提溜了起来。

萧珩:“你去姑爷爷那边睡。”

小净空一阵扑腾:“我不要!我不要!我和娇娇睡!”

不要也得要。

小净空被坏姐夫无情地拎去了隔壁。

顾娇洗了澡回到西屋时,床上的被子已经铺好了,只铺了一床,小净空不在,萧珩……在,不过却是在收拾自己的寝衣。

“你不睡吗?”顾娇问。

她刚洗过澡,头发还没来得及擦,用一块干爽的棉布裹在头顶,独独遗漏了一缕湿漉漉的秀发,耷在她耳畔,晶莹的水珠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有些诱惑。

萧珩轻咳一声,移开视线,看向手中的寝衣,道:“我和净空过去睡。”

顾娇看着西屋的床铺,好叭,这张床睡三个人确实小了点。

其实不是床小不小的问题,而是——

萧珩看着她日渐美好的身躯,在夜深人静时格外令人难以冷静,他深吸一口气,摒除在识海中翻涌的旖念,正色道:“时辰不早了,你早点歇息,记得擦头发。”

“嗯。”顾娇点点头,顺手将头上的棉布巾子拿了下来。

乌黑的长发滑落,铺满她的肩头,衬得她娇嫩的肌肤莹白如雪。

肥水不流别人田6部分 第三章

董唤娣一脸慈爱的问萧原:“可好些了,身上觉得咋样?你可得好好养着啊,等养好了,婶子给你做好吃的。”

“好多了,多谢。”萧原回了一句。

董唤娣转过头看着金三娘:“我瞧着这孩子就好,长的多俊啊,品性又好,和我们家还有缘份,不然这么着吧,咱们两家结个干亲,让我闺女认你当干娘,要不

文学

让原子认我当干娘也行,往后啊,这俩孩子就是兄妹了。”

“咳,咳……”

萧原剧烈的咳嗽起来。

安宁坐在一旁低头闷笑。

萧原瞪了她一眼。

“这个不成,这个不成。”

金三娘急了,赶紧摆手。

董唤娣拉着金三娘的手乐呵呵道:“你跟我还见外啊,咋就不成了,是我们家成分高还是咋的?对了,也不知道这俩孩子谁大,你说这是兄妹呢还是姐弟呢。”

“这俩孩子都……”

金三娘想说萧原亲了安宁的事情。

董唤娣大声道:“这有啥啊,这不是兄妹么,当哥哥的救妹妹咋的了。”

敢情董唤娣昨天想了一晚上想出这么一招来。

别说,这招还真管用,瞧金三娘可不就急的额上冒汗了么。

眼瞅着煮熟的媳妇跑了,金三娘心里可不使劲骂董唤娣阴险奸诈。

萧原也不能让煮熟的媳妇给跑了啊。

这要真认了干亲,他还怎么娶媳妇啊,难不成这辈子还得打光棍。

萧家可就他一个儿子,还指望着他传宗接代呢,可不能让他打光棍的。

“娘,我胸口闷,我喘不上气,哎呀,我头疼的厉害,不行,我头太疼了……”

萧原这会儿不能当着董唤娣的面说娶不上你家闺女我这辈子就得打光棍,他现在唯一的法子只能装病,先把这茬混过去再说。

果然,金三娘一听萧原说不得劲,就赶紧上炕去扶萧原:“哪儿不舒服,头疼啊,你赶紧躺下,我给你拿药去。”

董唤娣也吓了一大跳。

她拉着安宁从炕沿上跳下来,看着萧原这么一会儿功夫都疼的快打滚了,她心说这应该是真不舒服,为了救自家闺女,这孩子也是遭了罪的。

她微微低头,掩住眼中的心疼和焦急。

“孩子,你赶紧躺下,大妹子,赶紧给孩子弄点药啊。”

董唤娣不住的催,金三娘满屋子乱转。

安宁已经找了碗倒了一碗温水,金三娘拿了药给萧原。

安宁顺势把水递了过去。

萧原把药方到嘴里,接过碗一口气喝了小半碗水。

董唤娣看这样子今天是谈不拢了,就拉着安宁道:“让孩子养着吧,我们就先走了,改天孩子好点了我们再过来探望。”

金三娘点头:“你们慢点啊,我就不送了。”

大牛想要去送安宁,让萧原一把给拉住了:“你干啥,赶紧坐下给我捏捏头。”

安宁从萧家出来就想笑。

这董唤娣也是一能人了,竟是把萧原都逼的只能装病。

董唤娣这边还和安宁絮叨呢:“我看原子不像装病的,看起来是救你的时候落下了病根,要是萧家紧抓着这点不放,咱们还真不好办,不如这么着,你等两天再过来,来了就给萧柱子和金三娘跪下嗑头,不管他们说啥,你就只管喊干爹干娘,就管他儿子叫哥,最好在人多的时候认下这门干亲,你这头嗑了,我看他们还有啥脸面要娶你过门。”

董唤娣这边教安宁认干亲。

那边金三娘看着萧原笑嘻嘻的坐着,忍不住拍了

文学

他一下:“你真是要吓死娘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