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猎艳警花美乳美妇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一章

叶梓安看到了,不过却没说什么。

沈蔓歌吃完之后也懒得看刘峰的脸,直接要了房间去房间休息了。

叶梓安跟着沈蔓歌进了房间,关上房门之后发现了一些摄像头,不由得勾起了唇角冷笑了一声,然后一抬手,嘴巴里一块口香糖直接弹到了摄像头上,遮挡住了视频的电子眼。

沈蔓歌见他这样也没阻止,反正到了这里倒是让她有些收获的,毕竟见到了刘峰本人。

至于为什么那么确定是她,或许是一种直觉,但是这种感觉相当强烈。

胸腔里充盈着一股燥怒无法平息,沈蔓歌只能倒了一杯水喝了下去。

叶梓安将周围的电子眼给挡住了,这才来到沈蔓

文学

歌身边坐下,低声说:“妈咪,你怎么打算的?”

“既然见到了刘峰,自然我要查清楚外婆当年和这个男人之间的恩怨,你说的没错,在我们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他是不会动我们的。”

沈蔓歌感觉一杯水还不足以让她平息怒火,不由得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叶梓安看到这屋子里有电脑,不由得打开却发现根本上不去网,显然这就是一个摆设,或者说是刘峰故意的。

沈蔓歌看到叶梓安挫败的样子,有些心疼的说:“不用太在意这些,有些事儿即便是他不想让我们知道我们也会知道的。而且我相信你爹地会来救我们的。”

“妈咪指的是那箱水果?”

叶梓安的话让沈蔓歌笑了笑,却没回答。

叶南弦这边带着人赶去酒吧的时候按照事先演练好的,将刘宁引了进去,并且给活捉了。

刘宁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居然栽在了徐克的手里,那一刻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徐克早就被刘宁给碎尸万段了。

徐克倒是有些瑟瑟发抖,他对刘宁的恐惧是刻在骨子里的,想到自己曾经被眼前这个人下了蛊,他就吓得腿都软了。

叶南弦倒是没管徐克的恐惧,将刘宁控制住之后冷冷的问道:“你和刘峰是什么关系?”

“关你屁事!”

刘宁浑身戾气,即便是五六十岁的人了,依然凶光满面的,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李俊池看到他气的牙根痒痒,仗着他被叶南弦的人给控制了,上去就是一脚。

“八年前你算了我们李家,让我们李家一蹶不振,后来又和苏灿勾结,逼迫苏语嫁给了我,这些年你们做得那些勾当到底是什么?”

刘宁养尊处优惯了,此时被李俊池踢了一脚,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顿时让他整个人都暴躁起来。

“你敢打我?你一个小小的李家,还是落败了的李家居然敢打我!你信不信我灭了你们全家!”

“你还敢威胁我?靠了!”

李俊池身体里的血性也被激发出来了,顿时像疯了似的踢着刘宁,叶南弦倒是没阻止,这八年来的怨恨和憋屈,他总要找个发泄口才是。

徐克看着李俊池如此阳刚的一面,不由得想起两个人之间的过往,突然觉得之前认识的李俊池仿佛镜花水月一般的不真实,而此时的李俊池又是那么的陌生。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二章

褚贞燕自然点了点头:“完了。”

“先把论文交上来。”一位监考人员在考试中做了录音。

褚贞燕没有任何禁忌。她马上站起来交了论文。然而,在考试结束前,她不能离开。所以尽管她交了考卷,她还是不得不回到座位上等待考试结束的时间。

考试结束后,褚贞燕收拾自己的东西。曹永庆坐在她面前,摸了摸她的头发,转过身来。她没有任何其他反应,因为她昨天已经知道了褚贞燕的婚事。

他非常友好,转头盯着褚贞燕说:“褚贞燕,我猜你一定申请了Y大学!”

曹永庆可以看出,褚贞燕学习很好,考试也考得很好。

褚贞燕的眉毛几乎看不见。她笑着摇了摇头:“没有。”

“你没有申请Y大学,只有少数几所大学可以申请考试。除了Y大学,第二好的是财经大学。黄学艺震惊地看着褚贞燕说:“你去财经大学了?”

黄学艺不相信褚贞燕会申请其他学校。

褚贞燕自然点了点头:“怎么了?”

“没什么……”曹永庆摇了摇头。他还申请了财经大学。换句话说,他和褚贞燕将来可能会成为校友。

曹永庆站起来,微笑着说:“祝我们大家好运。”

褚贞燕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考场。

毕竟,他们彼此不熟悉,所以离开考场后,他们走自己的路。

“贞燕!贞燕!”郝朝辉不顾一切地叫住了褚贞燕,拎着包,匆匆向褚贞燕的方向跑去。

褚贞燕罕见地看了郝朝辉一眼。这两天,郝朝辉更频繁地找她。

由于郭洋清被禁止参加考试,毫无疑问,竞争的空间是存在的。郝朝辉松了口气,她对褚贞燕的

文学

态度也不是那么专一。

她知道褚贞燕很擅长英语学习。她笑着说:“贞燕,等一下。”

郝朝辉追上了褚贞燕。她压着声音说:“贞燕,你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三章

“主人要见你们。”领头的人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再也不肯开口,然后他挥了挥手。

从领头人后面走出四个人,他们两人一组,解开窦小娥和钱小多身上的锁链后将她们架了起来。

领头人转过身走在前面,架起窦小娥的小组走在中间,架起钱小多的小组则走在最后。

在领头人的带领下,他们穿过了曲折的暗道,来到了一间密室。

“人已带到。”寡言少语的领头人总算是开口说了第二句话。

“灯点上。”

“诺。”

随着一盏盏灯亮起,整间密室的布局也映入窦小娥的眼中。

密室的所有摆件都是成双成对的,且以疑似密室主的那个人为准画一条直线成对称分布。

四面墙十分单调,几乎没有什么装饰,只有四角挂着的四个灯笼最为显眼。

这间密室还非常干净,哪怕没有生活的痕迹,也要保持不落灰尘的干净。

如果说关押窦小娥和钱小多的暗牢有着与暗牢不相符的整洁可以看出主人家对于整洁有着莫名地执念,那么这间密室布置则可以看出主人家的一些其他品性。

密室主对于对称和整洁还真的是有一种莫名的执念啊。

观察完这间密室,窦小娥又开始观察起密室内的其他人。

那位疑似密室主的人身着月白长袍,两枚一模一样的玉佩分别挂在腰间的一左一右。

窦小娥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严肃脸,但是这张脸她怎么看都觉得与这身打扮相符。这个人给她有一种偷穿别人衣服感觉。

只见那个疑似密室主的人好像是站累了,他示意下两个奴仆搬来一张椅子然后坐下。

“其实杀了你才是才是上策。”

对于这句话,窦小娥是左耳进右耳出,他们要是选上策的话何至于非那么大劲儿把她绑到这里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