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王爷隔着布料捏揉肿胀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第一章

那天从京淮航大回来,大概是在雪地里玩得比较疯,盛蔷回来后就发了烧,整个人都恹恹的。

事实上两人不仅手写了字,后来打闹间盛蔷还埋了一脸的雪。

她趁着这几天没有航班飞,好好地在主卧里窝着,哪儿也没去。

沈言礼不放心,请了家庭医生过来,等到挂了盐水后,盛蔷才昏昏沉沉地入了眠。

半梦半醒间,她依稀感觉到自己被紧紧地拥住。

大脑当机了好一会儿,盛蔷雪背稍弓着朝后怼了怼,很快,自后贴近而来的,是更为确切的感知。

“你干嘛啊……”她的声音透过被褥瓮声瓮气地传来,“我发烧你还是别靠太近了。”

盛蔷原本想着两人分房,就让他去客卧睡,奈何他这几晚都不安分,偏偏要凑过来。

好比现在。

沈言礼置若罔闻,反而将她箍得更紧,“发烧又怎么了,又不会传染。”

是没怎么,可他这会儿就像是蹿着火的炉,烘得盛蔷不太好受。

晕晕乎乎间,她下意识地汲取被褥外的凉爽,直接掀开被边的一个小角儿。

而刚刚怎么也不肯走的沈言礼终于有了动作,他在黑暗中抬手横过来,帮她掀开的被角翻回来,继而掖了掖紧。

“医生说你不能再着凉,防止你晚上踢被子,我决定还是得抱着你睡。”

这人真的……

沉晕间,盛蔷敛下长睫,终究还是没忍住,无声地笑了笑。

“折腾来折腾去的,你就不怕自己也中招?”

“中招的话不更得两人一起睡了。”

沈言礼没有半分犹豫就回了这么句,一副很有道理的模样。

“………”

这会儿,沈言礼掖被褥的动作也没能停下。

女孩被裹得半点寒意都没渗进来。

她难得无言,是真的懒得理他,却也什么脾气都发不出来了。

毕竟还是年轻人,身体好得快,重返南槐机场预备飞行的那天,盛蔷精气神十足,没有什么大碍。

在上机前的休憩时刻,她给沈言礼发了几条信息。

今天的航程其实和往常一样,但予她来说有些特别。

虽说照例是飞往法国,但从戴高乐机场返航再降落至南槐机场的时候,时间点上来说,倒是能堪堪赶上S&S实验室的最后一次试飞。

最后试飞的地点这次没有选在郊外的航空基地,反倒是安排在了南槐机场。

她事先和沈言礼核对好了时间,准备到时候下机就过去。

登机的时候,同航班的孟晚正在整理衣襟,“这天气时好时坏的,也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按时返程。”

盛蔷听了她这话,透过半开的舱门往外看。

前几天京淮突降暴雪,冷锋南下,这会儿已然抵达南槐。

天色阴沉,不远处的机场大厅在灰霭的云际中显现。

收回视线的同时,似是心中冥冥。

盛蔷的手机也应声而响,嗡嗡两下。

她缓缓划开手机屏幕,视线凝在上面。

是沈言礼复又发来的消息。

S&S:「安全降落,我等你回来。」

飞机中法双程往返,航班很快在按部就班的条序中启航。

待到飞机在戴高乐机场中转的时候,一群空乘凑在一起,还把林开阳给捞了过来打花

文学

牌。

盛蔷的注意力明显不在这上面,抽空玩了一局就摆摆手退到一旁,时不时地刷手机。

成茹毕竟年长,心思细腻,也能猜出这时候她在想些什么。

“还在想着试飞的事呢?”成茹问着也没等盛蔷回,复又开口,“之前那么多次都成功了,这回应该也没差,再说了他们试飞的时候我们还在航班上,你担心也没用。”

“我还好茹姐。”盛蔷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抬起,“也不全是担心吧,我就是这会儿觉得心里慌慌的。”

总感觉有事要发生,说不上是关于沈言礼,还是关于其他。

莫名而又突如其来。

成茹还没说些什么,一旁的孟晚听了在桌子上敲了三下,“停停停,打住打住,界内规矩啊,可不能在飞前说些不吉利的话,蔷妹你也快来敲三下。”

盛蔷像是才回过神来,当即反过手背来在桌面上利落地叩了三声。

这样还不够,其他空乘,连带着机长都被孟晚一一地要求过去。

一时之间,此起彼伏的笃笃声骤然而响。

成茹赏了孟晚一颗爆栗子吃,“你哪儿弄来的这个界内规矩?我当了这么多年的乘务长,听都没听过。”

孟晚揉着额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茹姐你刚好像就没敲吧?”

成茹沉默了三秒。

到底撇开自己刚刚的那番话,也跟着做了。

历经这一茬,机组一行人有说有笑,氛围倒是好。

返航的时候,还顺带聊起了沈言礼。

之前盛蔷在航空基地里目睹了首次试飞,

文学

算是亲临了现场。

大家这会儿好奇,非拉着她让她详细地阐述当时的心境。

盛蔷聊完又去分拣餐食,再回到前舱隔间的时候,拨了拨鬓侧的发。

在手抬起预备着去轻拢碎发的瞬间,她脚底略晃了下。

不过是刹那的功夫,盛蔷直接抬眼望向其他人。

“你们……有没有觉得飞机有些不稳?”

几个小空乘原本都还在聊天,接收到盛蔷探过来的视线后,也正色起来。

面面相觑中,某种不明的意味缓缓蔓延在机舱内。

就在这时,飞机以难以察觉地弧度,轻轻地摆动了下。

盛蔷训练多年的警觉瞬间便出了鞘。

之前她就模拟过不下百场的舱内演练,此时此刻,某些画面一一回档。

乘务长在这时候朝着盛蔷望来一眼,两人对视后,分头的行动很迅速。

只不过还没等到两人的动作进一步,飞机在下一刻直接剧烈地晃动起来。没给任何反应的时间。

还待在前舱的人被直直地抛向上,继而又狠狠地掼向地面。

嘭嘭沉重的闷响声混杂着机身的嗡嗡响彻在耳边。

成茹示意着盛蔷,也很快便作出定夺,这不是一般的气流颠簸!

来回不过几秒,不远处的客舱内很快便传来阵阵高低的惊呼。

瞬间的凌杂慌乱中,盛蔷尽量站稳,几步快速迈着,摸到广播的位置。

她尽量稳住声音,开启中法双语的广播。

“各位乘客,飞机受气流影响有较大颠簸,请您系好安全带,不要随意走动,也不要惊慌,小心头上的行李架,感谢您的配合,机组全体人员将随时为您服务。”

在她播报的瞬间,隐隐约约听到客舱内传来更为高亢的尖叫,以及重物跌落的声响。

几名空乘已经尽力地朝那边靠,副机长林开阳略扶着从驾驶舱探出半个身子,急忙解释,“遇到气流,机长预备向管制员申请新高度。”

而就在林开阳复又迈向驾驶室的档口,新一轮更为强烈的颠簸频频袭来。

盛蔷扶着墙侧保持平衡,随后找到了支撑点,快而迅速地掀起客舱的帘子往里挪。

客舱内近乎一片狼藉,上方的行李舱被破打开,里面的行李垂落着砸向安坐在座位上的人,复又滑了起来,几乎是从头飞到尾。

哭喊尖叫混杂着,破天的嗓音尖锐地飚起。

盛蔷帮人挡行李的时候,手臂不小心被击中。

那样击凿着的力道让她整个人连带着手都不受控制地往下压了压,但她无暇顾及这样的痛意。

机身左右摇摆着的间隙,有乘客捂着头,也有没来得及系上安全带的人被甩向半空中,很快被狠狠地荡回来。

慌乱的嘈杂中,盛蔷的视野里几乎没有可以定点的地方。

她扬高声调,“大家不要离开座位,尽量系好安全带!”

而随着又一轮新颠簸的来临,舱内传来驾驶室内机长通知让大家注意的广播音。

音效结束后,飞机倏然不受控制地向下迅速掉落。

近乎失重的状态下,盛蔷在差点被甩向舱顶的瞬间,拉住空乘专用的手柄。

呼吸在此刻迅速地在颅内扩大回音。

深一阵浅一阵的心跳中,她忽然想到了姻缘结,想到了他。

骤然加持的摇晃中,盛蔷长睫轻颤,腕骨使劲,紧紧地攥住。

坚持着等着……熬过去就是晴天。

一秒、两秒、三秒……

一分钟,两分钟……

不知过了多久。

剧烈地颠簸后,迎来的是微小的振幅。

晃动仍然存在,而机身摆平的瞬间,新的广播音传来。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第三章

向淮指着其中一幅不起眼的人物抽象画:“这个,是XXX画得。”

见薛夕对人名不敏感,他干脆换了一种说法:“这幅画,在二十年前的拍卖会上,被拍出了二千万的高价。”

薛夕:!!!

二千万?

这可以买二百个孤儿院了吧!!

她抽了抽嘴角,就见向淮又指着另一幅画:“这幅画,也价值千万,而且这幅画曾经有个富豪放出话来,说是愿意花五千万购买,希望拥有者能拿出来卖给他。”

“……”

薛夕瞪大了眼睛,就这么跟着向淮从走廊这头,走到了走廊那头,听着向淮介绍着那平平无奇的就那么随便挂在墙上的画作的价值,只觉得不可置信。

那副因为挂的靠边了点,被太阳直晒,都已经有点掉色的破画,竟然值几千万?

向淮更是啧啧称叹。

这里的画,随便拿出来一幅,都是可以放到博物馆去的。

恐怕财神集团养孩子,才这么个奢侈的养法吧!

怪不得小朋友无论看到什么,都不会惊叹了,而且知道的东西很多,因为人家虽然看着可怜,说是从孤儿院出去的,可这完全是被当成公主养的了吧?

等走到薛夕的房间门口处,他再往里面一看。

这房间似乎在薛夕走后,没有人住进来,里面还是老样子,一个套房,但是,那个床垫看着平平无奇,却是世界知名品牌最高级的定制床垫。

那个小沙发看着灰溜溜的,可其实是真皮制造,坐在上面非常舒服。

向淮:!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道温和的声音传了进来:“夕夕,你回来了?”

薛夕回头,就看到温和的院长妈妈正站在门口处,对着她笑着,眼神里带着惊喜。

看到旧人,薛夕还是开心的,点了点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