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蛮腰真的好想要;宝宝我们换个姿势

小蛮腰真的好想要 第一章

取七星离火图的过程,颇有几分波折。

主要是这离火图迥异于大家过去所了解的任何一个法宝遗府,从来没见过。

当世先天灵宝本就寥寥,一时也没有多少参考的前例。

抢先抵达中枢,高兴是挺高兴的,但也有些懵,苏云绕着头顶那七颗星星走了一圈:“……这怎么搞?”

真是不走寻常路,不像阴阳子母镜那样有本体在就算了,这星星还挂得这么高,整个中枢也空荡荡的,别说提示了,连个踮脚的东西都没有。

只是既然抢了先,那可不能白丢了这先机的,姬玄渡微微蹙眉盯了七星一眼,猛提气一跃而起,先尝试触摸这七颗星星。

星星倒是能触摸得到的,也没什么陷阱,只是它们也不动,姬玄渡尝试过多种方法,包括灵力心头血术诀阵法等等,都一一尝试过了。

可惜都不对。

漫天闪烁的小星星,拱卫着七颗大星星,七星散发柔和光辉,静静照着底下的一众人,不管怎么折腾,却也原封不动,这处中枢也未出现任何变化。

一小刻钟之后,姬玄渡跳了下来,眉心皱得紧了一些,“有些棘手。”

尝试不得法还只是其一,最重要腾空损耗的力极巨,而他们现在也没有任何补充灵力的丹药灵石。

这七星离火图择主要求也是颇高,就算抵达中枢,也不会给人多少尝试的机会。

按损耗灵力算计,就元婴修士而言,腾空三次已经顶天了。

好在他们人多,除了三人外,王谦也后脚赶过来了,一共有四个人。

云长虚略略沉吟半晌,飞身而上,尝试推动这七颗星星,未果,他又以北斗四季变化规律再次尝试挪移,依然未果。

王谦眉心夹得死蚊子,尊主和云尊能尝试的法子都一一试了遍,他也没有更好的法子了,于是十分忧愁:“这如何是好?”

时间是一分一秒过去了,如果不能赶在其他人抵达之前收取离火图,后续又要有麻烦。

苏云也试过了,她回忆了原文剧情后试的,“……凤千音端详片刻,一跃而起,手触天枢,与那妖王遥相对望,乍星光大放,斗转星移,赤图化作臂长卷轴,落入她的手中。”

就很意识流,主要情节甚至还是安抚恼怒的后宫之一妖王的,唯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凤千音先碰触的是玉枢星,然后不知怎么搞,七星就动起来了,之后就成功收复了。

她也跃上去,凑到云长虚和姬玄渡身边,围着那颗玉枢星转了几圈,睁大眼睛推挪拍按全套都上了一遍,可惜这不识相的家伙依然毫无反应。

能试的都试过了,不行啊!

在没头绪的情况下继续消耗腾空机会也非明智之举。

这就麻烦了。

苏云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她很快就把主意打到了九霄战君头上了。

她眨眨眼睛:“咱们不会有人会啊!”

王谦不免道:“那九霄战君只怕不会帮咱们吧?”

人家还想着拿了七星离火图,然后换轩辕戟呢。

苏云闻言一笑,那双杏仁大眼在柔和星光下熠熠生辉,笑眼弯弯,看着机灵又狡黠,“不不,他会的。”

姬玄渡转念一想就明白过来,不免勾了勾唇,这个促狭鬼。

苏云笑嘻嘻,一手拉着姬玄渡一手拉着云长虚:“快,我们等一等吧!”

王谦慢了一拍,她见这帅小伙还有点愣,好心补充一句:“这帮不帮的,得看情况。”

如果问九霄战君,苏云他们和凤千音两边,他帮哪一边?

那肯定不能是凤千音啊!

所以吧,这个自己人还是得对比一下,才能对比出来的。

她翘了翘唇,想必,九霄战君现在是领会到了女主的气运了吧?

……

确实领会到了。

九霄战君是从来没有想过他想杀个元婴小人修,居然还有杀不到的一天。

先是被凤千音的火剑惊了一下,但九霄战君也没很在意,毕竟他是媲美大乘大圆满的老牌大妖,七星离火图择主诸多限制,却没有禁锢灵力,两人实力天差地别,区区一把剑,又能如何?

可偏偏他最终却没有把凤千音,几番下手,屡屡变故,最后竟被凤千音抓住机会趁机遁撤。

他气得七窍生烟

文学

,二话不说急追而去。

这二人一番纠缠,长达数个时辰,最后抵达中枢。

刚冲出,余光便见几个人影,苏云蹲在地上等了些时候,见他来,兴冲冲跳起身,还十分欢快又自然大方地打了招呼:“嘿,前辈,这七星离火图得怎么取呀?”

真可够开门见山的,九霄战君被她逗笑了:“做什么美梦呢,老子不会自己拿啊?”

说话间,他还和凤千音缠斗着,正确说话是九霄战君急追凤千音而入,一记重拳冲凤千音后脑勺砸过去,一边冲笑嘻嘻的苏云吹胡瞪眼。

四双眼睛看着这边,或兴致盎然带笑,或抱臂闲闲斜力,这是在看猴戏啊?

九霄战君牙根痒痒,等他解决了这个棘手人修取了离火图,再和这个小丫头说话。

九霄战君吐槽得还真没错,苏云还真挺像看戏的,闻言也不恼,啧啧两声:“行,那咱们不要了。”

兴冲冲托腮看着。

那凤千音闻听脑后隐隐雷声的拳风,咬紧牙关,其实九霄战君出手她再躲避,是绝对来不及的,万幸她还有混沌空间。

眉心灼灼暖意,流经四肢百骸,冲开禁锢她身躯神魂般的庞大灵力,她反应极快,九霄战君才刚冲近,她就奋力往侧边一番。

拳风擦着她后脑而过,火辣辣剧痛,她甚至连抽空看一眼苏云的空隙都没有。

直面九霄战君,她九死一生,尤其当对方对她动了杀意的情况下。

之前借着坚硬的圆柱星体还能勉强斡旋,来到这处空旷处,根本是避无可避,凤千音又勉力躲避了两招,重重扑倒在地,眼前即将身死当场的关口,陡然一声暴喝:“老匹夫尔敢!!”

少年清越又有一丝沙哑待几分邪气的声音,千钧一发,一个黑色人影闪电般跃出,挡在凤千音身前,接下了九霄战君一拳。

他掌风剧毒,重重“轰”一声声浪爆开,骤不及防,九霄战君略退二步。

这时,瞿氏兄弟也赶到了。

一见狼狈的凤千音,瞿万城怒喝一声:“老匹夫你找死!!”

兄弟二人面沉如水,瞬间围攻而上!!

只九霄战君的战力,举世罕见,当年瞿氏兄弟也是使了计谋才将其拿下,在这等大家都手无兵刃的情况下,前者是占尽优势的。

秦越二话不说,将凤千音扶起,柔声叮嘱:“你先取了七星离火图。”

旋即,他眉目一厉,一跃而上,再次将一度逼退瞿氏兄弟的九霄战君压了回去。

三对一,四人大战成一团!

饶是悍勇如九霄战君,也不得不陷入下风,脱身无望。

凤千音一回头,视线就对上头顶七颗灿灿的明星,双目陡然大亮。

她正要喊秦越回来,给她暂压制住苏云三人时,谁知却不及苏云快。

苏云三人退到边缘了,站在一个星体侧边,催动隐匿功法连秦越三人都一时没留意到他们,她一直盯着,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她闲闲笑喊:“前辈,你可莫要便宜了旁人才好。”

把九霄战君和凤千音气了半死。

九霄战君吹胡瞪眼,凤千音咬牙切齿,她一听苏云声音就恨得两肋生疼,生怕九霄战君中了苏云圈套,当即厉喝一声驳道:“她不可能不要!!!”

这话没说错。

只九霄战君闻言,却直接呸她一口:“难道老子还给你不成?!”

他异常悍勇,身处下风也见了血,但却在场上前进后退,声势隆隆酣战异常激烈,迅雷般挪动,闻听凤千音的话,他不屑大怒猛逼至近前,被拦住打不到,他直接一口唾沫呸了上去。

凤千音骤不及防被呸了一脸唾沫子,大怒目眦尽裂,可不待她再动作,九霄战君已有决断了。

那边苏云的话一直没停:“这女的运气贼好,她一上去保管离火图就归她了!”

这点,九霄战君刚深刻体会过了。

呸了凤千音一口,他斜眼看苏云,见那个小丫头一双灵活的乌溜溜大眼,见他望过来,她还笑嘻嘻冲他眨眨眼睛。

小蛮腰真的好想要 第二章

小蛮腰真的好想要 第三章

绿帽红车,阎西山骚气离去,阎肇回头跟陈美兰说:“西山那煤窑光他自己一个人干可不行,必须找个可靠的人盯着。”

阎西山是穷怕过的人,他天生喜欢钻空子搂钱,更不讲良心。

尤其是对那些穷苦矿工们,能哄则哄,不能哄就凶,威逼利诱,赶着他们下窑替自己捞金,而煤窑里要不讲良心,塌方砸死人是分分钟的事情。

其实赚钱不在一时,纵观煤老板们,出头一个死一个,前赴后继,没有善终的,可站在那个风口,大家只想逐风而飞,没人想到风停,摔下来时的暴毙。

“我大哥为人公正,可以。”陈美兰说。

阎肇断然说:“不行,陈德功太傻,当初周雪琴那家子哄了他多少粮食多少肉你不知道?三天他就能让阎西山架空,拖下水。”

大哥别的都好,就是为人太朴实,曾经杀只猪,肉全送给周母一家,带着孩子们吃猪尾巴,猪肝猪大肠,一年精小麦,细糜子下来,一袋袋往城里送,只因为周母一家会哭穷,而陈德功的心太软,只会带着孩子们勒紧裤腰带吃苦。

可她认识的人并不多,阎斌倒是积极的想去,但他更不行,他只会和阎西山沆瀣一气,悄悄捞钱。

“再找找吧,西山不是恶人,但他也不是什么好人。”阎肇说起阎西山,总不免语粗。

“爸爸。”圆圆本来跑了,这会儿又折回来了:“你的礼物,我帮你弄好啦。”

小女孩特意跑回家一趟,用红纸把自己给阎肇买的礼品包了起来,而且包的方方正正,这才要递给他:“打开看看吧。”

阎肇并不以为圆圆会给他买礼物,孩子对亲生父母的感情是不一样的,骨血难离,小旺会帮周雪琴隐瞒事情,圆圆的心里最重要的那个角落就放着西山。

回头,陈美兰在笑,她今天格外开心,目光温柔的像水一样。

阎肇刚才以为是因为阎西山终于给了她股权,但现在有点看不懂了。

亲爸是绿帽,新爸爸则是一个钱夹,皮质钱夹,而且不是单边的,是现在最流行的双边,还是阎肇很喜欢的黑色,里面一层层的可以夹很多东西。

这么一个钱夹现在要五块钱,阎肇曾经想换一个,嫌贵,没舍得。

“谢谢你,爸爸特别喜欢。”阎肇说。

往前走了几步,他又说:“今晚你自己过来,不然我就过去抱你了。”

他耳朵依旧是红红的,质感肯定也很软,为什么这个狗男人总能用最粗的语气说最硬的话可耳朵总是那么软?

陈美兰对那件事一直都没有太好的体验。

上辈子她一直在因此和两个男人做斗争,阎西山是臭不要脸死赖皮的缠,为此经常半夜打架,他还喜欢砸窗户,陈美兰睡觉的时候枕头底下放一把菜刀。

可苦了圆圆,三更半夜看父母打架都有很多回,孩子总给吓的瑟瑟发抖。

到吕靖宇陈美兰就学乖了,不论任何情况下她都不跟吕靖宇翻脸,只照顾好三个孩子,替他在装修队做后勤,管财务,账做得特别好。

是夫妻,但更像战友,合作伙伴,她努力成为了他不敢轻易甩掉的左膀右臂。

即使后来吕靖宇有了很多情妇,据说也有情妇替他生了孩子,想上位,想找陈美兰挑衅,都被吕靖宇自己不着痕迹处理了。

即使吕靖宇在外面经常不着痕迹的抬高自己,打击她,但他不会,也不敢离婚,回家还要装二十四孝好老公。

因为她曾经做过的,配得上享受他的荣华富贵,他公司的一帮元老们,只认她做老板娘。

阎肇是不是个例外目前还不好说。

既然他有那方面的需求,陈美兰不会故意推让,为了家庭和谐,还要积极达成。

这其中最不稳定的因素是小狼,因为他半夜总喜欢尿,要一尿,就会发现她不见了。从幼儿园接到小狼,陈美兰就把他的小水杯给没收了。

免得他喝太多,夜里憋尿。

但总有意外,小旺和圆圆今天带了个小客人回家,一个看起来很胆怯,瘦瘦的小男孩儿,看起来是非常严重的营养不良。

“妈妈,这就是马小刚,我同学。”小旺介绍说。

原来是马书记的孙子,小旺才介绍完,小家伙突然噗的一声,还真喷了个鼻涕泡泡出来,难怪外号鼻涕泡。

“快进来吧,你家大人什么时候来接你?”陈美兰问。

马小刚羞怯的看着小旺,小旺摆手了:“反正我爸又不跟我睡,他说他今天晚上跟我睡。”

陈美兰瞄了阎肇一眼,他转过了头。

他是去接俩孩子的人,这可不怪她,人是他招来的。

陈美兰今天蒸的肉卷,羊肉洋葱馅,卷在面里头做成小馒头,火旺,羊肉卷放笼屉上贴锅沿蒸,再一锅烩一锅用炸过的排骨,肉臊子,以及木耳黄花菜炖成的汤,汤熟了,羊肉卷也熟了,底子焦黄,泡在汤里吃又软又耙,就那么吃,脆脆的香。

马小刚闷不哼哼吃了两碗,居然意犹未尽。

圆圆饭量小,把自己吃剩的半个卷子递过去,马小刚又吃了起来。

电话响了,陈美兰要去接,小旺也跟着冲进门了。

“喂,美兰吗,小刚说去你家做客,我家那孩子不爱吃饭……”马太太在电话里说。

小旺抢过话筒说:“他在我家吃了两大碗,两个小肉卷。”

马太太声音一尖:“真的?”不过毕竟官太太,沉得住气,笑了会儿,马太太示意小旺让陈美兰接电话,然后说:“25号递投标书,你可不要忘了。”

陈美兰没挂电话,依旧听着,官场上的习惯,对方给你帮了忙,肯定有代价,她得听听这个代价到底是什么,如果马太太直接提索要钱财,这个工程她不敢做。

“美兰,你马叔马上就要退休,这个工程是他盯的最后一个工程,就想把大楼建好,质量方面不能出事,报价宁可高点,切记不要为了揽工程就乱报低价。唉,等他退了我们也就是平凡人了。”马太太又说。

“我明白。”陈美兰说。

马书记退了会人走茶凉,马太太肯定想要她有所表示,而她现在,就是想听陈美兰一个表示。

马太太想知道,她会不会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还是说,她是条白眼狼,捞一抹子就走。

美兰想了想,突然灵机一动:“马太太,我这边有个煤矿公司,安全方面没人把控,我不放心让工人们下井,要不等马叔退休了,我聘请他到我的煤窑当经理,给他发工资?”

赠人以鱼,不如赠人以渔,马书记是在国企干过的,法律安全意识很强,知道如何把握大方向,而且依旧是当领导,这可是个好差事。

“你的煤窑?那不是阎西山的?”马太太突然一笑:“那跟你没关系啊?”

“我不好跟您多说,但您要真相信我,我说到做到?”陈美兰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