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自熨全过程,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女人自熨全过程 第一章

第1582章你是我的谁啊?

“你懂车?”

“略懂一点。”

沈蔓歌谦虚的说着。

男人看了看她,然后说道:“我叫辛子豪,你这是要进片场?”

这下轮到沈蔓歌惊讶了,不过她点了点头。

“是,进去找个朋友,可惜现在进不去。”

沈蔓歌有些无奈的笑了。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还会面临着这样的处境。

辛子豪却无所谓的说:“跟我进去吧,我是这部戏的制片人。”

“谢了。”

沈蔓歌倒是没怎么矫情,直接关了车门跟着辛子豪超里面走去。

因为有辛子豪带路,保安也不好意思拦着沈蔓歌,沈蔓歌也就一路畅通的进了片场。

辛子豪给沈蔓歌留了一张名片,淡淡的说:“我好像记起你是谁了。凯瑟琳设计师对不对?我记得我看过你的一次设计大赛,很出彩的。可惜两年了你都没有新的动态和作品出来,很多人都说你隐退了。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你。不瞒你说,我还有个车队,关于车子方面的事情还想要抽时间请教你,到时候希望凯瑟琳设计师能够给我一点时间提拔一下小弟才好。”

沈蔓歌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粉丝,不由得有些惭愧。

“这两年私事儿太多,所以没怎么钻研这东西。”

“你很有才华,别埋没了。我知道你结婚了,但是一个女人不能结婚之后就不管事业和理想了是吧?”

辛子豪这事儿倒是说到了沈蔓歌的心坎上。

她这两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好在一切都拨开云日了,该惩处的也惩处了,接下来她确实需要为了自己的理想拼搏了,毕竟家庭主妇的日子并不适合她。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抽时间考虑你的车队的。”

“那我先谢谢你了。”

辛子豪显然十分高兴。

沈蔓歌将名片收了起来,然后去了一旁的片场。

蓝灵儿正在拍戏,两年没见,蓝灵儿的演技简直是突飞猛进。

她是歌星出道,按理说演技不是太行,可是现在沈蔓歌看着她现场飙戏,却有了一种被带入了进去的感觉。

看来这两年蓝灵儿为了事业付出不少。

“卡!”

一场戏总算是收工了。

随着导演的一声令下,所有人顿时松懈下来。而和蓝灵儿飙戏的小鲜肉则顺势牵住了蓝灵儿的手,笑眯眯的说:“蓝姐,一会去吃饭啊?我请客。”

沈蔓歌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微微一愣,眸子顿时沉了几分。

“灵儿!”

她的声音有些拔高,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蓝灵儿在看到沈蔓歌的那一刻,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将自己的手从小鲜肉的手里抽了出来,然后朝着沈蔓歌走来,眉头却有些微皱。

“你怎么来了?”

“我如果不来,你打算跟着那个小鲜肉走?”

沈蔓歌的话十分不客气。

小鲜肉被蓝灵儿给甩开了有些不高兴,此时听到沈蔓歌如此说话,不由得冷声说道:“你谁呀?谁让你进来的?保安,把人给我赶出去!”

女人自熨全过程 第二章

林辛言和桑榆从放进里出来,然后就看到庄嘉文抱着沈歆瑶从走廊,正要往这边走。

新房原本在别墅的,因为发生了那件事情,宗言曦就在酒店重新布置了新房,林辛言和桑榆怕宗言曦不懂一些习俗,上来看看有没有不妥之处。

沈歆瑶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忙的从庄嘉文的怀里跳下来,她身上穿着敬酒服,红色的长裙,她这一跳,高跟鞋不小心踩到了裙摆,整个人都歪下去要摔倒。

庄嘉文伸手去拽她,结果自己也被她带倒。

两人双双摔倒在走廊,那模样可谓是滑稽的很,桑榆叹气一声,“你们都是大人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

庄嘉文男人,脸皮厚,不像沈歆瑶脸皮薄,此刻趴在地上都不愿意起来,觉得丢人。

他坐在地上看着桑榆,“两位妈好,我这不是头一次入洞房嘛,紧张,请见谅。”

“你这孩子……”桑榆挽着林辛言的胳膊朝电梯走去,“赶紧起来,让人看见像什么样子。”

庄嘉文笑笑,完全不在意。

等到电梯的门合上,他才拍拍旁边的沈歆瑶,“起来吧,她们都走了。”

沈歆瑶低声道,“你别骗我。”

“我没骗你。”庄嘉文去拉她。

沈歆瑶偷偷地瞄,发现人真的走了,才抬起头,此刻她的脸还通红呢。

“都怪你,都怪你。”沈歆瑶抓着庄嘉文的衣领。

“怪我,怪我……”庄嘉文抓住她的手,“不想丢人,就赶紧起来,等下有人看见你坐在地上,更丢人。”

沈歆瑶立刻收手站起来。

动作快的庄嘉文都没反应过来。

他仰头看着沈歆瑶,“媳妇儿……”

“快点起来。”沈歆压朝他伸手。

庄嘉文握住让的手,看到她如此害怕被别人看见,故意使坏,手上用力将她拉下来。

女人自熨全过程 第三章

暮色笼罩苍穹,天边云雾逐渐聚拢成乌云,细密的雨丝倾斜而下,雨势渐大。

黎玖出来之时,头发瞬间被淋湿大半,散落在胸前,眸色冷凝,浑身上下透着生人勿近的戾气。

景一原本在车内等着他们,见她出来,连忙撑着伞过来迎接,到了近处,却被她眸底的冷戾吓了一跳。

文学

“……夫,夫人?”

他低低唤了一声,一起小心翼翼,不知为何,现在的黎玖,身上的气场简直比爷还让他胆战心惊。

这是怎么了?

黎玖淡淡瞥了他一眼,语气冰冷:“车钥匙给我。”

“……啊?哦,好。”

景一愣了一瞬,被她的眼神惊到失去了思考能力,下意识地将车钥匙掏出来递给她。

然而下一秒,又被人横空夺走。

是祁景辞。

他肩上同样也湿了大半,一路追过来,头发略微凌乱,发梢还滴着水珠。

祁景辞:“你要去哪儿?我陪你。”

黎玖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径直上了车。

这算是默认了。

景一觉得他们两个人的气氛不大对劲,皱着眉问:“爷,这……”

到底怎么了?

是酒会出什么问题了吗?

然而祁景

文学

辞现在没空解答他的疑惑,只说了句:“你先回去。”

随后跟着黎玖上了车,发动车子,车身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景一站在原地满脸茫然,不由得嘴角一抽。

“想去哪儿?”

窗外景物飞快倒退,雨水打在挡风玻璃上,模糊了视野,不断晃动的雨刷器,清晰地倒映在黎玖的眸中。

她垂了垂眸子,说:“我想去海边。”

“……”

祁景辞有些哭笑不得:“玖玖,这个天气去海边,被浪卷跑怎么办?”

他的语气带着点开玩笑的意味,然而黎玖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更别说笑了。

事实上,祁景辞也没指望逗笑她,只是想分散她的注意力。

不过现在看来,一点效果都没有。

祁景辞眸底划过一抹深色,轻声道:“不如……我们回家吧?”

提到“家”这个字眼,黎玖的神色终于有了些许变化,淡淡地嗯了一声。

家?

原来她还有家啊。

回到公寓,祁景辞第一时间去了浴室,拿了条干毛巾扣在黎玖头上,轻柔地替她擦干头发。

他捧着黎玖的脸,视线和她对上,温和地道:“玖玖,先去把衣服换了,再洗个热水澡,不然要生病的。”

黎玖的神色有些心不在焉,低头应了一声便进了卧室。

门被关上,没过多久,依稀可以听见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祁景辞站在原地没动,目光盯着卧室陷入了深思,他微微眯起眸子,周身气压猛地一沉。

以前,他知道黎玖不是黎泓的女儿,所以对于黎家的事并没有过多关注。

可是现在,黎玖却莫名其妙变成了黎沉的女儿,看来,有些事,他不查不行了。

祁景辞回到房间,脱下淋湿大半的外套,拿出手机拨通了老宅的电话。

“老三?”祁老爷子对祁景辞这个时间打电话给他十分诧异,“今晚的酒会还顺利吗?”

祁司瑾他们还在回家的路上,此时并没有一点关于今晚的事情传出去,祁老爷子自然什么也不知道。

祁景辞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望着外面渐大的雨势,沉声道:“发生了点意外。”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