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宝贝越来越紧了,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

唔宝贝越来越紧了 第一章

除夕夜!

妈妈张罗了一桌好菜,爸爸打开了一瓶好酒,一家人围坐在餐桌前,边吃边聊边喝,其乐融融。

一向不喝酒的徐梅,齐天美,齐天丽,都喝了点酒,至于齐天贤和陆晓年龄太小,自然不能饮酒。

齐书新和齐天圣一会一举杯,一瓶飞天茅台都干掉了一半。

“齐书新,我警告你,你不准灌醉我儿子。”徐梅没有好气的瞪了齐书新一眼。

“典型的有了儿子忘了老公的人。”齐书新朝徐梅撇撇嘴。

齐天美,齐天丽,齐天贤憋着笑。

齐天圣一直在悄悄的观察陆晓,发现她有点自闭,别人都在笑的时候,她顶多抿一下嘴唇,如一座小冰山,不苟言笑。

“依然姐要和我视频。”齐天美可是韩依然的小跟班,她去清河市都是韩依然全程陪她吃喝玩乐,两人的关系非常的好。

齐天美是能看透韩依然对齐天圣的心思的,她也暗示了哥哥几次,可是哥哥是榆木疙瘩不开窍,她也放弃撮合两人了。

“依然姐,查岗吗?”齐天美咧着嘴一笑,打趣韩依然。

视频那方的韩依然一身洁白的衣裳,她望着齐天美及齐天美身后的徐梅,齐书新,立即打招呼:“叔叔,阿姨,除夕好!”

“依然,除夕好!”齐书新对着视频摆了一下手。

“依然这孩子越长越俊俏了。”徐梅夸了一句。

“妈,你别这样,好不好!你见了谁,都是说这一句,我耳朵都听出老茧来了。”齐天美白了徐梅一眼,对着视频中的韩依然说道:“依然姐,你给我和天丽邮寄的化妆品很好用哦…”

齐天美和韩依然聊了半个小时。

“天美,你左面的小女孩是谁啊。怎么长的好像天圣呢,不会是天圣的私生女吧。”韩依然在视频里和齐天美开玩笑。

“没准是的。”齐天美压低声音,“她是陆晓,陆雪琴的女儿。”

视频中的韩依然如炸毛的猫一般,立即低声问道:“陆雪琴就是你说的拉你哥哥进残障卫生间一分钟才出来的女人?”

“依然姐,妈说的好像是天圣哥拉雪琴嫂子进的卫生间。”齐天美纠正韩依然的话。

“天圣怎么会拉那样的女人进卫生间,肯定是那个女人主动的,是阿姨看错了。”韩依然坚信自己坚信的。

“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这样傻吗?”齐天美心中想到,她觉得韩依然挺聪明的,怎么一遇到天圣哥的事就像个傻瓜一样,这就是女人遇见自己爱的人立即变傻的魔咒吗?

“明天我去你家给叔叔阿姨拜年。”韩依然最后说了一句,才挂了视频通话。

“妈,明天依然姐来咱们家给你和爸拜年。”齐天美朝电视机旁的徐梅喊道。

“知道了,明天让你哥陪着依然和陆晓玩。”徐梅正在看联欢晚会,随口应道。

“我怎么感觉要遭啊。”齐天美嘟囔一句,与闺蜜视频聊天去了。

齐天圣除夕夜看了一会联欢晚会,在韩依然和齐天美聊天的时候就上了二楼,继续设计他的图纸去了。

新年的第一天!

齐书新和徐梅早起就开始给孩子们和晓晓发压岁钱。

“拜年了!”

“磕头!”

唔宝贝越来越紧了 第二章

收起国宝——左轮手枪。

苟圣扫视众选手那一双双泛红的眼睛,冷笑连连。

都在想屁吃呢?

此等国之重宝,那是给你们的吗?

多大个脸呐?

是八荒易不要了、还是八荒易不要了、还是八荒易不要了?

论杀异兽的效率,就算几百个人加一起,够八荒易一只手打的吗?

当然,这种话苟圣不可能说出口。

毕竟想让马儿们跑,自当要下点重饵……

整了整衣领,苟圣继续开口:“该说的,都说完了。容我苟主任最后再讲两句。”

“一,比赛过程中,会有悬浮摄像头全程拍摄。请各位不要攻击。”

“二,本届是竞技赛,而不是生死赛。虽然允许彼此攻击,但败者只要认输,便不可追杀。违者取消参赛资格。”

“三,比赛时间为24个小时。每隔两小时,响起一次钟声。时间到了却还没出来的,同上,取消资格。”

“四,第一至第九名的奖品,会当场发放。第十至第一百名的奖品,会在本届高校赛结束后发放。”

“没了。你们还有什么问题。”

京城大学的区域内,陈宇举手:“我。”

闻声,苟圣看向陈羽,眉头微不可查的挑了挑:“问。”

“您说当场发放,是在第一场的淘汰赛后发放吗?”

“对。”

“那擂台赛之后,决出的冠亚军呢?”

“擂台赛冠亚季军,会另有奖品。”

“哦。”点点头,陈宇又问:“为什么第十和第一百名的奖品,却不能当场发放呢?”

在陈宇的预测中,他们2班,最大可能性,就是这第九至第一百区间了。

“因为这些人的奖品都是增灵丹和增气丹。数量庞大,需要整理。所以改为高校赛结束后发放。”苟圣背手:“有问题吗?”

问题大了!

陈宇心中疯狂鄙视。

高校赛结束?

兽潮都特么冲进来了吧……

‘果然,政府那些大佬根本就没想给。’

‘至于那前九名奖励的宝物,如果死在兽潮里,自然又回到政府手中了……’

念头至此,陈宇露出一抹微信里中老年人的微笑,道:“行了,没有其他问题了。你们开心就好。”

闻言,苟圣深深看了陈宇一眼,转回头:“那淘汰赛就开始吧。直升机来!”

最后四字,他运用了特殊的发声技巧。

声波犹如实质,瞄准一个方向徐徐扩散……

“升机来……”

“机来……”

“来……”

不多时,天,就暗了下来。

众人抬头,就见鸟窝体育场的开口上方,并排飞来数十家重型武装运输机!

“突突突突……”

几十台发动机,共同释放的噪音,令观众席里的人群纷纷捂住耳朵。

“一会可能要跳伞。”陈宇表情凝重的对段野和八荒姚说道:“我们到时候拉着手,千万别飞散了。”

“你说什么?”段野侧着耳朵大喊:“螺旋桨声太大了。”

“我说呀!”陈宇大喊:“一会拉着手!别飞散了!”

“啊?”

“拉着手!别散了!”

“你再大点声!听不见。”

“……我艹你大爷。”

“对,这不就听见了吗。就是后面两个字还有些模糊……什么?!”段野突然震惊:“你竟然想……”

随着运输机群的不断靠近,陈宇也听不清段野再喊些什么了。

“全体,按照各自的顺序,登机!”唯有苟圣劲气加持下的吼声,才能盖住一切噪音。

戴上兜帽,迎着猎猎狂风,八荒易第一个有动作。

只见他没有选择爬绳子,而是双膝微微弯曲、绷直,整个人如一支箭矢,准确跳入机舱内。

“B装的不错。”

东南亚某小国的学生见此,撇撇嘴,爆发了2级巅峰的劲气,也双膝弯曲、绷直,跳向空中。

但他显然忽略了运输机主螺旋桨的恐怖动能。

随着身形攀升,巨风干扰下,他立刻失去了重心,只能惊恐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撞上高速旋转的桨叶……

“砰!”

头颅爆裂,身躯粉碎。

漫天的血雨随着风卷四散飘下。

“扑通。”

数秒后,残尸落地,溅起血花。

苟圣举手:“一位选手装逼失败,提前倒下。”

众人:“……”

伸手,抹了抹落在脸上的血迹,陈宇语气幽幽:“似乎……不是很吉利。”

“宇哥你说啥?”

“滚。”

“嗯。”

……

有了前车之鉴,剩下的选手们大多都老老实实爬绳子。

很快,就轮到了陈宇三人。

抬手,隐晦的与远处马丽打了个手势,陈宇攥紧绳索,灵活的爬上去,坐进机舱内。

接着,段野和八荒姚也上来了。

这些运输机,是由运-20魔改而来。能装下至少200人。

但为了保证长途运输的舒适性,只保留了120座椅。即便如此,装下京城大学所有班级,还是绰绰有余的。

唔宝贝越来越紧了 第三章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家被堵住了,这家伙干啥呢,李栋把车子停靠下,这一看愣住了。

堵门的全是老熟人,王家坝的王贵队长,谢家生产队大队的谢春苗队长,还有桃家码头生产大队的桃范直,汤家口的生产队大队长唐国正。

这是干啥,怎么全跑自己家门口来了,李栋有些懵逼。

“李栋回来了。”

好家伙,李栋一露头全跑过来围着,这家伙干啥,为啥觉着眼神不对劲。

“栋子。”

韩国富一脸无奈,这些人不知道咋就这么快得到消息,一早就过来堵人,好在李栋早上去池城了,可这些人不走,一个个都嚷嚷办厂咋的不带上他们。

这事闹的,别说韩国富没办法,梁书记和高书记都哭笑不得,这一个个跟你不说别的,只是把队里情况一说,困难一说,梁天没办法,名额不好分配。

十个名额哪里够,梁天和高书记这边不好突破,那就去韩庄,去找着韩国富,李栋,这不在韩国富这边说破了嘴没办法,这不想着李栋年轻,脸皮薄跑过来堵李栋来了。

完蛋玩意,李栋一看这家伙差点没掉头就跑了。

“谢叔,唐叔……,大家都进屋喝茶。”

先招呼好了,至于其他的,李栋不好说话,一会直接推给国富叔,韩国富刚打了眼色,李栋一下就看明白了。

“李栋,你们不声不响搞出这么大动静,你可要带上你叔俺啊。”

谢春苗不要面子,率先开口了。

“要说,韩庄离着咱们王家坝可不远,要带上那也是先带上俺们。”王贵吧嗒一口旱烟,李栋和韩国富对视一眼,心说,这家伙闹腾起来了。

李栋不表态,自己年纪小,不好说话,好在国富叔在,李栋权当带着一双耳朵的工具人,微笑,啥都不说话,你们爱咋说咋说,喝茶抽烟,厂长是国富叔有事找国富叔。

“几位老叔心情,我理解,可这厂子,我真没参合,再有两天我就开学了,哪里有功夫参合这个。”

李栋可不傻,正式工现在已经五十个人,再多就麻烦了,一年工资都至少六千了,加上多的提成,至少上万工资,这要是赶上年景不好的时候开工资都难。

李栋心说,开竹编厂是给大家谋福利,可有多大能耐吃多少饭。

“这娃子,那家伙规章制度,一看就是你的手笔。”

得,李栋不想暴露都不行,实在规章制度写的太好,这不是韩国富风格。“几位老叔,这事我真没办法,现在厂子还没办起来,这就有五十个正式工了,再多,这还咋弄,一月工资好几百。”

“唉,这是俺考虑不周全。”

韩国富说道。“这厂子,办不了就算了。”

大招,国富叔你牛逼,李栋一听恨不得直接比划大拇指,这家伙太狠了,这一说得,其他人对视一眼。“国富,这话咋说的,事情好商量嘛。”

李栋刚和韩国富比划几下,最多再拿出几个名额,最多十个,没办法,昨天回来李栋就和韩国富,韩国兵几人讨论过这事,公社十个名额肯定不够。

这些生产大队队长啥人,肯定要跑来找韩国富,这事不用想的,甚至高大程和毕庆祝都要来。

“是啊,事情好商量嘛。”

大家一看不能逼急了,撂挑子可不成,到时候梁书记还不得骂人了。

“这样吧,国富叔,几位老叔人都来了,这样,咱们再拿出几个名额吧。”

韩国富一瞪眼。“你年轻懂啥,这厂子还没办起来呢,这就背上这老大责任,能成嘛,别到时候厂子没办好,还落了一身埋怨。”

“国富,这话咋说的。”

“谁埋怨,俺第一个要为你说句公道话。”

最终拿出八个名额,几人分了分乐颠颠回去了,加上公社给的一个大队二三个名额虽然不多,可不能逼急了,要是人家撂挑子还不得怪到自己身上来了。

“这下好了。”

韩国兵登记名单的时候苦笑说道。“这厂子还没办起来,倒是想要给五六十人发工资了。”

“国兵叔,这事不是这么说的。”

李栋笑说道。“这以后,咱们厂子算是大厂子了,至少十里八乡都知道了。”

“这倒是。”

“对了,栋子,你一大早干啥去了?”

“这不办厂嘛,我搞点布回来,先给大家把工作服做了,这样看着也齐整。”

“工作服?”

好家伙,韩国富和韩国兵心说,这家伙搞大了,还有工作服。

“布钱咋算?”

“我托人弄的大零,不要布票,价格还便宜。”

李栋笑说道。“国兵叔,你按着一尺四毛记账。”

厂子搞起来,再说钱的事,韩国兵一听得,虱子多了不怕咬,都要给五六十人发工资了,还在乎一件工作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