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5-08)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这是鱼雷?”

娜莎惊讶的问道,同时也暗暗震惊于石泉的关系网。毕竟华夏可不是俄罗斯,别说鱼雷,就算是想拥有一支手枪都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

“这些可爱的小东西可算不上鱼雷”

大伊万颇为惋惜的摇摇头,“它们仍旧是潜航器,只不过额外加了些TNT而已,甚至就连这些TNT,都是我们到了巴拿马之后,由那位酒楼老板的人帮忙装上去的。”

“别说这些没用的,操控距离多远?”科罗廖夫追着问道。

大伊万从木头箱子里拿出个和无人机遥控器长的差不多的小玩意儿说道,“只要把我们船上的无线电信号接到这个遥控器上,控制距离至少可以达到20海里,但因为它肚子里的大部分空间都让给了TNT,所以电池只能坚持半个小时的时间,最多也只能游出一海里而已。

不过好消息是,它的起爆方式是利用的卫星电话,所以遥控起爆的距离理论上可以相隔几千海里。”

“但这距离...”

大伊万不等科罗廖夫说完,便将遥控器丢进木头箱子,“续航距离确实不算太远,但只要被这些小东西吸住船壳,它的推进器就会在水流的冲刷下持续为电磁吸盘和信号接收器供电。所以理论上,只要对方的船速保持在10节以上,它可以像吸盘鱼一样一直吸在船壳上,同时还会给我们传输实时位置。”

“这是哪个丧心病狂的天才发明的?”科罗廖夫忍不住嘀咕道。

“一群艺术家”

大伊万遗憾的说道,“可惜我们一共只有13枚”。

“真是个让教徒激动的数字”

科罗廖夫用力抹了抹下巴上凌乱的胡茬,“把这些可爱的小家伙抬到右舷的客舱上去吧,接下来如果

一滴都不许漏免费阅读小说完整全文

我们遇到船,我会尽可能的离对方近一点儿。”

“如您所愿,船长先生。”大伊万怪模怪样的来了个复古的贵族礼,紧跟着便原形毕露,扯着嗓子吆喝着涅涅茨帮手们过来帮忙搬箱子。

接下来的几天,冰糖号一门心思的朝着德雷克海峡的方向航行。而哈士奇号则一头扎向了南极大陆边缘的海冰区域。

至于平头哥号破冰船,则继续带着身后那几条不死心的远洋船继续在西风带的滔天巨浪里兜着圈子。

时间一晃过了一周,闪耀着绚丽灯光的冰糖号顺利抵达了水文复杂的德雷克海峡,而船速相对快一些的哈士奇号,也终于在南极大陆的边缘找到了一片符合苗船长要求的海冰区。

在狂躁的寒风中,几十号涅涅茨人穿着俄罗斯极地部队才会配发的雪地迷彩防寒服,用大脚车拉着火箭弹和发射器,一边碾压着海冰往腹地前进,一边将食用色素勾兑出来的红色海水撒在了身后的车辙印上。

在这些涅涅茨汉子们的忙碌中,一条长达数百米的醒目红色标记出现在了冻结的海冰上,随后这些涅涅茨人便在红色标记两侧隔着大概两公里的距离,动作麻利的卸下炮弹、发射器以及各种补给。

还不等大脚车开走,这些从小在北极圈长大的涅涅茨人便已经轻车熟路的利用冰面上的积雪,构建出了一个个虽然狭小,却足够挡风以及隐藏火箭炮的掩体。

除了搬下来的六套发射器构成的掩体之外,他们还将多余的火箭弹用冰雪固定住,同时将连接在尾部的导线一路走一路埋的延伸到了那六座隐藏着发射器的掩体里。

一切准备就绪,这些涅涅茨人才有时间将厚实的防潮垫铺在掩体的最下方,再用可以反射热辐射的太空毯把周围粗糙的围了一圈,最后用提前准备的冰块彻底堵住掩体的洞口。

此时能给这些狭小掩体提供光亮的,便只有顺着发射器中央唯一空置的发射管里透进来的稀薄阳光。

不过这对于涅涅茨汉子们来说已经足够了,他们纷纷将带来的厚实熊皮铺在了脚下,随后再往身上盖了一张,这才慢悠悠的从包里掏出个装着滚烫茉莉花茶的大号史丹利保温壶,以及一个大号的铁皮蜡烛。

这还不算,在那些充当枕头或者靠垫的硕大背包里,更多的则是产自华夏的各种口味的自热军粮以及一瓶瓶的伏特加!

将铁皮罐头中央的四个蜡烛头点燃,这些涅涅茨汉子们裹紧了身上的熊皮,随后或是摸出颗烟或是拧开瓶酒,舒舒服服的等待着猎物送上门。

客观的说,这并不算太好的环境对于这些涅涅茨部落里的优秀猎手们来说已经无异于度假,更何况还不用在晃得几乎让人散架的大海上飘着,这诱惑甚至让哈士奇号上的涅涅茨人为了争夺这仅有的六个名额,差点儿搬出了竞选部落首领时才会用到的各种古老规矩。

相比这六位躲在冰窝子里的幸运儿,哈士奇号在那些大脚车回到船上之后,立刻远远的离开了这片水域。

而作为这个

一滴都不许漏免费阅读小说完整全文

庞大陷阱诱饵的平头哥号破冰船,也早已在几天前就带着身后的追兵,兜着圈子调转了方向。

在接到哈士奇号传来的消息以及每半小时更新一次的海兵位置坐标之后,苗船长仅仅只是扫了眼海图,便肯定的说道,“按照现在的速度,四天,最多四天我们就能赶到那里。”

“阿瓦,通知阿萨克,坚守在冰面上的兄弟们,事情结束之后每人10万美元的奖金。”依旧在晕船艾琳娜想都不想的说道。

“谢谢老板娘”

阿瓦特意用跑调的汉语喊道,10万美元对于那些刚刚从部落里走出来的族人们已经算是一笔绝对的巨款了,甚至就算是做完这一单之后直接退休都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已经跟着石泉好几年的阿瓦却格外清楚,这笔奖金或许更多的是一场考验,如果他们真的拿着这笔钱选择退休,无疑将错失一个进入俱乐部核心圈子的绝佳机会。

但对于那些暂时没有机会拿到如此一笔巨款的新手族人来说,这同样是一个让他们更加忠诚于俱乐部的激励目标。

对于艾琳娜的决定,石泉自然不会反驳,而且就算到时候那六个人选择离开也没什么,反正地广人稀天寒地冻的北极圈里,有的是挤破了头想为他卖命的涅涅茨人。

接下来的四天时间,在苗船长的刻意引诱下,仅剩的那六条船依旧紧紧的追在破冰船身后大概40海里的距离,俨然一副吃了秤砣的海王八相,铁了心的想让跑的贼快的平头哥号享受一把大口径舰炮的热情。

在这四天里,已经抵达德雷克海峡的冰糖号也没闲着,在科罗廖夫和他的那名滴酒不沾的大副的轮番指挥下,24小时不停在十几米高的巨浪中来回游曳,寻找着可能存在的敌方援兵。

现实的情况根本没有出离科罗廖夫船长的预料,不久之后,五条同样没开定位系统的远洋船出现在了雷达的边缘。

“我们靠上去,发送求救信号,注意保持在对方西侧。”科罗廖夫船长毫不犹豫的下达的命令。

得到命令的大副立刻抄起无线电咪头开始呼叫,同时拨动舵盘,操纵着冰糖号开往了对方的位置。

在众人的等待中,两者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但那五条远洋船却根本没有回复他们的求救信号。

好在科罗廖夫也没想着对方能回应他们,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雷达屏幕上。直到两者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五海里的时候,他这才赶苍蝇似的朝着大伊万挥了挥手,随后亲自操纵着船上的射灯查对方打起了求救信号。

大伊万同样没闲着,在他的指挥下,五枚橘红色的潜航器从邮轮背对着那五条船的一侧被丢进了大海。

在狂躁的海浪推动下,这五枚潜航器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那五条船的方向,直到两者间的距离仅剩下不到两公里的时候,大伊万和娜莎,以及思勤、以萨迦甚至加尔金教授,这才各自操纵着自己负责的遥控器,控制着潜航器立刻下潜开启推进器,悄无声息的接近到了对方的船底。

随着无线电信号发出,这些橘红色的小家伙们立刻牢牢的吸附在了船壳上。

同一时刻,科罗廖夫和他的大副依旧在耐心的分别用灯光和无线电朝对方发送着求救信号。

“诅咒你们这些见死不救的混蛋在不久之后就会船壳漏水。”科罗廖夫船长笑骂了一句,这才放弃了发送求救信号的工作。

双方船只在狂躁的海浪中一点点的拉开距离,直到对方再次来到冰糖号的雷达边缘,戏精大副这才在无线电中一通臭骂之后结束了注定无果的求救工作。

“船长先生,我们什么时候让你的诅咒应验?”加尔金晃荡着手中的遥控器颇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不急”

科罗廖夫一屁股坐在松软的沙发上,顺便抢走了加尔金教授手中的遥控器,这才暗暗松了口气解释道,“先让那些船再跑一跑,太早炸沉了他们,对方说不定还会派船过来,到时候我们还要再演一次戏,不划算。”

“老奸巨猾的苏联海军”大伊万咧着大嘴,明目张胆的用汉语骂了一句。

喜欢环球挖土党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340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