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3)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感谢书友2021030110413895676月票鼓励)

第二天一早,刘半夏特别起了个大早。

这也是对糖豆的一个小奖励吧,已经好久都没有撒开欢的跑了,也得让它好好放松一下。

其实他也想今天休息呢,还能陪着父母到外边转悠一圈去。

不过这也不是他能说了算的事,干啥都得守规矩才行。刚刚休完,你还想没事就跟着休息,那就有些过分了。

“那个孩子怎么样了?”来到了急救中心后,刘半夏将许一诺叫了过来。

许一诺摇了摇头,“没有任何起色,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也没办法了,再观察一上午。实在不行还得研究别的,估计我也是蒙差了。”刘半夏说道。

“刘老师,昨天晚上我们吃得很好。”许一诺将他的饭卡拿了出来。

“能不好嘛?那是我花的钱呢。”刘半夏无奈的说道。

“诶?不对劲啊,你咋好像有啥事情瞒着我一样呢?交代吧,到底是啥事。惹祸了?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错误,我还是可以考虑从轻发落的。”

许一诺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本来还想来个惊喜呢,又被看出来了。那个孩子今天早晨稀里糊涂的就好了,自己起床上的厕所。”

叮!是装病吗?任务完成

获得经验值300点,荣耀值+2点

本次任务评级为完美级,获得经验值500点,荣耀值5点+5点

刘半夏伸出手指,赏了许一诺一个脑瓜蹦。调皮了,知道自己很关心这个病例,还想给自己惊喜呢。

“刘老师,就知道欺负人。”许一诺郁闷的说道。

刚刚其实想躲来着,奈何没有刘半夏的手快,根本都没躲开。

“走,看看去。”刘半夏说道。

“刘老师,看来您的推测很正确。真的是一种受刺激后的障碍转移,不过详细的过程恐怕也很难搞清楚了。”许一诺说道。

“昨天晚上他们一家三口仔细的谈了一次,谈的时间还挺长呢。究竟谈了啥还不清楚,我也是听护士们说的。”

“就是再厉害的医生,也别指望能够将所有的病症都给查清楚。”刘半夏说道。

“反正现在他好了,那就行了呗。我的要求都不高,患者能康复就行。不过这个病例倒是可以给我们将来的诊断做一定程度的借鉴,但是这样的情况还是非常少见的。”

“即便是一些会出现功能性障碍的人,很多时候也是连神经传导的信号都没有。所以啊,咱们这位小患者还是有些特殊的。”

许一诺点了点头,他们早晨的时候也小范围的讨论了一下。同样觉得这个病例太玄幻了,如果患者在家里再坚持一下,自己想开了呢,估计都不用来医院。

“刘医生,您好,谢谢您。”

看到刘半夏进来,孩子的妈妈赶忙站起身感谢。

孩子也坐在诊床上吃早餐呢,看到刘半夏之后给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挺好的,能吃能喝,现在也恢复了行动。那就别在我这里占床位了,吃完早饭就给你赶家里去。”刘半夏说道。

“刘医生,那你说我们以后要不要多注意一些啊,会不会复发呢?”孩子的妈妈问道。

“正常来讲,应该是不会的。”刘半夏想了一下说道。

“我不是精神科方面医生,但是我觉得我们都有自己的抗压属性。这次的情况之所以会造成很大的刺激,还是因为原因太特殊了。”

“要不然正常的惊吓顶多是在当时有一些反应,比如说脑袋发懵、手软脚软之类的,不会影响那么大。”

“刘医生,我想明白了,我跟我妈一样过。”咬了一口油条的小患者说道。

“别人爱说啥就说啥去呗,他们俩都过不下去了,谁也别耽误谁。要不然就算是还跟以前一样,也是天天生气,犯不着。”

“看来是真的想明白了,不过啊,这些事情也得你自己想,别人的意见都是不准确的。”刘半夏点了点头。

“人这一辈子,哪里有什么一帆风顺啊。总是会面对一些挫折,有生活中的、有学业上的,还有工作中的。”

“小伙子啊,慢慢加油吧。吃完了饭就办出院吧,我这里的环境再好,也不如家里边的环境好。”

小患者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开心的吃早餐。

“还好,他们没有纠结昨天的那些仪器检查。”从病房里出来后许一诺说道。

“不是所有的患者都会那样的去计较,他的这个病症也特别。即便真的遇到了纠结的患者,我们这也不属于过度医疗。”刘半夏说道。

“规培医生都安置好了吧?也得盯紧一些,让他们尽快适应咱们这里的工作节奏。从现在开始就得让他们打起精神才行。”

“刘老师,您就放心吧。落到了我的手里,别想过舒坦的日子。”许一诺笑眯眯的说道。

“也被太严格了啊,要循序渐进的来才行。”看着她那略显兴奋的样子,刘半夏都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嘿嘿,刘老师,订车有啥讲究不?”许一诺笑嘻嘻的问道。

“没啥,昨天晚上乔乔也跟那边联系了。虽然不是老邱家的,但是跟乔乔关系也都很不错。”刘半夏说道。

“现在车子的价格不说是透明的也差不多,只需要在他们店里上保险,价给落到最低,不会强制要求加装。”

“你要是想加装也可以,到时候会送些保养啥的。好像不加装的话,也有现车,你到时候自己拿主意吧。”

许一诺兴冲冲的点了点头。

这也是大件啊,可不敢马虎喽。

回到了大厅里,刘半夏扫了一眼。他跟陈学海下边的标注已经改了过来,现在都是副主任。只不过陈学海是主抓业务的,排在他的前边。

这些他也不注意,能当副主任就行呗,要啥自行车啊。

“还找你呢,过些日子还有马拉松比赛,需要咱们院也派人到现场去。你去不?”这时候陈学海走了过来。

“这个不错啊,相当于过去溜达玩了。”刘半夏笑着说道。

“可别马虎了,带两个人吧。马拉松现场也是容易出状况的,今年的天气还有些热。”陈学海说道。

“行,到时候我就过去,顶多也就是一些拉伤、中暑啥的。”刘半夏说道。

“那我就不管了,这也是咱们急救中心第一次正式外派出任务,有你在我能放心一点。”陈学海说道。

“商量一下,你就不能明天晚上再安排大家伙吃饭嘛?”刘半夏问道。

“为啥啊?”陈学海好奇的问道。

“明天晚上我值班啊,这不就能省一顿饭钱了嘛。”刘半夏说得是理所当然。

陈学海翻了个白眼,决定不搭理他了。

“刘主任,过来一下。”这时候儿科的陈红阳喊了一句。

刘半夏赶忙跑了过去。

许一诺瞅了瞅,还是先过去瞅一眼吧,等一会儿再去4S店也行。

“啥情况啊?”赶过来后刘半夏问道。

“早晨带着孩子过来的,七个月大。据父母反应,这两天哭声很低,还不爱动。初诊的时候发现眼睑有轻微下垂,血常规和血液生化一切正常。”陈红阳说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你是怀疑肌无力?做了胸腺检查了吗?”

“刚去拍CT,也是考虑到你最近接诊的患者中有肌无力症状的比较多,所以让你来参详一下。”陈红阳说道。

“如果真的是先天胸腺瘤,这么大的孩子,你有没有手术介入的把握?我觉得应该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刘半夏咧了咧嘴,“虽然我也有心往小儿外科上摸一摸,不过在没有见习过的情况下,现在也不敢说有把握啊。”

“还是等等看检查结果吧,可别给我这么大的压力。而且这个小宝宝的血检还正常,胸腺瘤的几率应该也不是很大。”

现在的刘半夏真的有了些压力,想和做,完全就是两码事。

别的都不说,现在的他哪怕仅仅是想象一下,点点大的小宝宝就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那个场面都有些揪心呢。

“我觉得应该也没啥,其实生理结构是完全相同的,只需要在手术过程中多小心一些就可以了。”陈红阳说道。

“你也的给他们带好队啊,你都不敢上的话,他们就更不敢了。没准你一努力,就能带出一拨非常优秀的小儿外科医生呢。”

“刘老师、陈老师,那个啥,我得往4S店赶了。”许一诺丢下一句,落荒而逃。

“看到了吧,心里都没底呢,光听到就直接给吓跑了。”刘半夏说道。

陈红阳也有些无奈,“反正这个病例你得跟诊,我刚刚问了,今天也没有挂你号的患者。要是真的是先天性胸腺瘤,我觉得由你主刀最合适。”

刘半夏这就很无奈了,“我是普外科的啊,你应该去找老陈。”

“你也跟着上过胸腺瘤的手术,我真正的想法其实是你们俩一起上。”陈红阳说道。

“还是等等看结果是啥吧。”刘半夏说道。

他也没想到陈红阳对于小儿外科竟然会这么惦记。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355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