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5-16)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诸位姜姑娘?

躲在三姐身后的姜慕锦探头看了一眼,见肖庆华一身书生气,耳朵都是红了,又缩回去捂嘴偷笑。姜留机灵的目光扫过卢家众兄弟,便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原来卢夫人近来对二姐姐热情,不是想娶她做儿媳妇,而是侄媳妇!

姜慕容带头还礼后,带着妹妹们往回走。一转过身,她微黑的脸上就挂起了明显的怒色。姜慕燕拉了一下低着头的姜慕筝,“二姐,咱们去那边看菊花。”

姐姐说话时,姜留一回头,恰好发现肖庆华和卢二郎都往这边看。姜留大大方方地点了点头,才跟着姐姐们往前走。

跟在大哥身边的卢三郎看着小姜留跟自己打招呼,连忙用力招手,脸变得红扑扑的。在他看来,康安城最好看的男子是姜二叔,最好看的姑娘就是姜留妹妹。可惜,她还有个世上最坏最厉害的亲哥。

光溜溜的屁股完整版全文阅读

姜凌早就放过话了,谁想娶他妹妹,得先打败他。卢三郎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这辈子再怎么努力,也打不

光溜溜的屁股完整版全文阅读

过姜凌。卢三郎想了一圈,康安城内能打过的姜凌的,或许只有黄剑云了。

黄剑云会娶姜留吗?卢三郎很期待看他揍倒姜凌。

待姜家姐妹走远了,卢大郎凑到表弟耳边低声问,“怎么样,表哥没骗你吧?”

肖庆华的脸更红了,用脚踢着地上的石子说不出话。见肖庆华如此,卢二郎握紧了袖里的拳头,低声道,“大哥,我去方便一下。”

“快去快回,我们就在这附近转悠。”卢大郎头也不回,继续与表弟耳语。

卢二郎绕过花眼墙到了一株青松下,望着地上黄绿色的枯苔发呆。姜伯父会同意把姜二姐姐会嫁给肖庆华么?

另一侧,姜慕容气鼓鼓地抱怨,“肖庆华他爹只是都水监的八品小官,卢伯母也真是的,她……”

姜慕筝低着的头一直没抬起来,姜慕燕制止道,“大姐,人家并没说什么,咱们不要瞎猜,免得让双方难看。”

这不是明摆着事么!姜慕容扯了扯二妹的胳膊,“咱爹不会同意的,你放心吧。”

姜慕筝不想听下去,站起来就走,“我去那边看看。”

“去吧。”姜慕容示意丫鬟青翠和武婢跟去,然后叹了口气道,“我真希望你们几个都能嫁个如意郎君。”

姜慕锦又笑出了小梨涡,“大姐回去把这话告诉大伯母,二姐就能嫁到如意郎君了。”

等着伯母做主,二姐姐的亲事绝对顺当不了。姜留觉得二姐姐的亲事还得祖母或大伯拿主意。

姜慕筝心里难受,在园子里兜兜转转,竟遇到了雅正夫人。姜慕筝上去行礼,雅正夫人笑道,“怎就二姑娘一人?”

姜慕筝低低回道,“姐妹们在园内说话,难得出城,筝儿想四处看看。夫人,筝儿可以在您身边坐么?”

雅正夫人抬袖掸了掸身边长椅上的空位,“坐吧,可要吃茶?”

夕霞立刻倒了一杯茶送上前,雅正夫人亲自接了送入姜慕筝手中,却发现她的手指冰凉,担忧道,“手怎么这么凉?”

是嫡母点明要她穿这身衣裳的,姜慕筝低头,“没想到今日会这么冷,所以穿得少了。”

雅正夫人吩咐夕霞去取自己的披风,姜慕筝谢过雅正夫人,回头看了青翠一眼。

青翠会意,带着两个武婢退后几步候着。

姜慕筝抬起秀气的小脸,低声与雅正夫人道,“筝儿斗胆,夫人觉得以筝儿的琴技,可以做您的入室弟子么?”

姜家五位姑娘中,学琴最有悟性最认真的就是姜慕筝,雅正夫人对她自然是欣赏的,“若二姑娘愿意,雅正求之不得。不过雅正可否问一句,二姑娘为何要拜入雅正门下?”

姜慕筝眼里有了亮光,“筝儿想像夫人一样以琴为生,终身不嫁。”

雅正夫人愣了,轻声道,“你怎会有如此想法?”

姜慕筝鼓起勇气说出心里话,“我不想后半生还看人脸色过日子,我想像夫人一样靠自己的本事活着。”

这孩子是觉得被嫡母压制得太狠了吧?但在雅正看来,姜大夫人在各府嫡母里,已算是没什么手腕的。很多王府、侯府的庶女,日子过得还不及姜慕筝。

雅正夫人握住她冰冷的小手劝道,“嫁人后你只看一两个人的脸色。而如我这般,你却要看几十、上百人的脸色,还要对闲言碎语充耳不闻。做琴师,并没有你想得那般容易。”

姜慕筝握紧小手,“那筝儿便去道馆,呆在里边整日诵经。”

雅正夫人叹息一声,“二姑娘可曾想过,你若不嫁或做女冠,你的妹妹们该怎么办?”

她做出如此惊世骇俗之举,姜家姑娘必定会被人非议,姐妹们的亲事会被她连累。姜慕筝咬唇,眼泪一滴滴落了下来。

雅正夫人接过夕霞递过来的披风,为姜慕筝披好,轻声劝道,“姑娘的祖母和父亲都是明白人,有他们把关,你的亲事不会差的。万一他们看中的人入不了你的眼,姑娘站出来跟他们讲便是。”

姜慕筝抬头,泪眼汪汪地望着雅正夫人,便听她道,“若姑娘的祖母和父亲执意要你嫁,你再拜入雅正门下或出家做女冠也不迟。”

“姑娘都想走这一步了,难道还不敢在祖母和父亲面前表明你的心迹么?”

姜慕筝握紧雅正夫人的手,用力点头,“我敢。”

“这不就好了么。”雅正含笑为她擦泪。

姜慕筝看着雅正夫人,一时激动,轻声问道,“夫人想过嫁人吗?”

雅正摇头。

姜慕筝靠近她的耳边,低低地道,“夫人,我二叔就很好,真的。”

雅正夫人笑出了声,转头在姜慕筝耳边低声道,“雅正知道姜二爷是全康安最好的男人,是雅正身份低微,配不上他。姑娘千万不要再跟人提起这样的话,否则雅正就无法再去贵府教琴了。”

“夫人放心,这话筝儿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姜慕筝出来的功夫不短了,她站起身裹紧披风,谢过雅正夫人,转身往回走。

谁知走了几步,却被从墙角转出来的卢二郎拦住了路。卢二郎直直望着她,恳请道,“二姐姐,二郎可以跟你说几句话么?”

姜慕筝摇头。

“就几句。”卢二郎跟了许久,见到她在雅正夫人面前哭时,他的心都揪到一处去了,他鼓了很大勇气才敢站到姜慕筝面前。因为他怕自己再不站出来,就真得与她错过了。

姜慕筝轻轻摇头,带着丫鬟绕过他向前走去。

与她擦身而过时,卢二郎下意识地抬了抬手,却被姜慕筝身后的武婢抬胳膊挡住,“公子请自重。”

卢二郎颓然放下手,低下头。

喜欢姜六娘发家日常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363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