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7-25)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老板,再来两瓶青岛,十个羊肉串!”

高宇凡言语含糊,但嗓门大的离奇。我翻了个白眼,拍了他后脑勺一下,“卧槽大哥你还喝啊!”

店里只剩下三五个顾客,服务员已经开始准备打烊。躁动的夏夜逐渐沉静下来,和着窗外悠远的蝉鸣,我半迷离地靠到了墙上。

“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高宇凡半抬起头,傻笑着问我。

“和秦佳分手啊……”我不得已又翻了个白眼,再次感叹他鱼一样的记忆。

高宇凡忽然直起身来,抓起一根肉串咬了一大口,“有什么好后悔的。毕业分手,各奔前程,再正常不过!”说着,他大手一挥,冲着店里大喊,“你们说是不是?!”

我赶忙跳起来一把按住高宇凡的胳膊把他重新拉回来。不过好在店老板服务员以及诸多食客都很习惯毕业季的场面,所以无人问津。

他噼里啪啦给自己又开了瓶酒,然后顺溜地给我和自己满上。他端起杯子冲我又傻笑,“李林立,你还记得四年前我们在那个门口说的话吗?”

他指着空气,但我知道他指什么。没等我回答,他就自顾自地说,“李林立,你该现实一点了……”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赶忙生硬地用酒打断了他的话,尔后和他一饮而尽。

以为只看小说就能看到爱的颜色

这算是什么生活

我们留在自己的沙漠开始魂不守舍

等待时间流过

如果你像天气总对我不冷也不热

我不能选择沉默

爱情只是个泡沫脆弱得一触即破

你要好好把握

……

凌晨三点的北京夏夜,风还是燥。我和高宇凡在这里四年,骨子里都渗进了帝都血液。用魏兮兮的话就是彻底进化成了皇城根下的豪气和不拘小节。而高宇凡的愣头青气质更添加了三分北京爷们的直爽。清华园门外最知名的西门烧烤的局,这恐怕是最后一次了。身后店里的音响突然从五月天转到梁咏琪的嗓音,他就静静地搭着我的肩膀,我静静地靠在他胳膊上,半依半斜着望着帝都西北的河汉星辰。

“咱在这喝过多少次酒?”

“这谁记得,一个月……至少一次吧,四年……”

“我他妈四年竟然跨越整个帝都来陪你喝了五十次酒?!”

一阵风佛面,我突然醒了,一拳头砸在已经瘫坐在墙根的高宇凡头上。

“哎哟卧槽李林立,你喝了酒劲儿怎么更大了?”高宇凡龇牙咧嘴,“放心,没有以后了,行吧,没有以后了……”

“我就不能找周泰喝酒吗?我就不能找秦佳喝酒吗?我,再不行,就不能找唐静云喝酒吗?”我也跟着他倚靠到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只想和你睡1v 1

墙边,“少得瑟了,老娘在北京又不只认识你一个!”

“那你这四年怎么没和他们喝过……?”

我不说话了,又仰起头看着星空。高宇凡嬉皮笑脸地凑过来,在我耳边轻声笑道,“你不会是暗恋……”

“恋”字刚出口,我又一记重拳砸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只想和你睡1v 1

在了他的头上。

这些年我和高宇凡的酒局几乎成了每个月的习惯,就好像春天花会开,秋天要落叶那般自然。前几年我会在没课的下午穿越京城的地铁和公交蹿到他天书一样的课堂上睡觉。或者作业没写完的时候先陪他在自习室里看窗台上形形色色的猫。然后最后,都会去西门烧烤撸串喝酒。大三时他和秦佳恋爱了。但她却从不参加我们的酒局,她总抱着厚厚的书扶着眼镜微笑着说我不会喝酒,你替我喝一份。我面露难色,她却无所谓地在我耳边笑道,我放心的,你看不上高宇凡。

我想了想,我和高宇凡的感情是超越性别的,北漂着源于对相识相知十多年的人自然而然的依靠。我想我不会喜欢高宇凡,高宇凡也不会喜欢我。我转过脸,看着凌晨三点跟我念叨伦敦和北京星空差异的木讷的脸,他依然在碎碎念,我就笑了。

“兄弟,说个正经事儿,去剑桥找个洋妞儿吧,最好是英国贵族那种,自带几个城堡庄园。”我半嘲笑着打断了他,借着酒劲儿用食指勾勾他的下巴道,“让姐们也跟着享享福。”

高宇凡一懵,没反应过来,我就接着说,“你学学人家周泰,一进北大校门就被班上一政要千金爱的死去活来,人家那前途,必一片光明啊。喂,我可听说外国妞儿就好你这种憨厚质朴的中国小伙儿。可惜,就是您这身体……怕是要再练练……小心被榨干咯……”

“你丫闭嘴吧,老子这是精瘦懂不懂?”

高宇凡拍着胸脯大喊,急了。“倒是你,四年都没找到个男人,你看看你看看,本来就是个男人婆,现在被帝都改造的浑身上下现在也就剩个胸还能看得出是个女的了。我跟你说,我走了就没人陪你喝大酒了,你别随便吹牛逼说自己一顿半斤听见没?不然你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还有,不是每个男的都和我一样把你当兄弟的知不知道?半夜三更少在外面鬼混。也是马上读研的人了,不小了,周围的青年才俊挑一挑,祁骁禹那样的麻烦您开开眼别迷恋皮囊了。实在不行,江书墨马上就从科大保研来北大了,你凑合凑合,再续前缘?不要老对邱城……”

邱城这个名字脱口而出的瞬间,高宇凡表情就突然铁青。我们的酒好像一瞬间醒了。夜深沉,和我瞬间垂下的眼眸一样。他有点慌乱,手不知道怎么放,嘴巴开开合合,也不知道应该蹦跶什么字儿合适。最后只能猛地一把搂过我的肩膀,推搡着我故意仰天大笑,“哎呀困死了,走吧走吧,我送你回去。”

我躺在秦佳床上辗转反侧。她转过身来面露歉意地问,“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我赶忙摇头,“没有没有,好好写你的毕业论文吧。”

她倒是彻底丢开了电脑,整个人都转过来。她看了我几秒钟,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于是先问道,“你是不是想问高宇凡好不好?”

高宇凡送我到北大女生宿舍楼下,不等秦佳下来就匆匆走了,美名其曰女汉子不需要陪护以及自己晕的不行。感情的世界里其实根本没有平等。拿到牛津offer的时候,秦佳也获得了保研资格。本是大学四年最值得高兴的一天,没想到换来的是秦佳的一句“分手”。在高宇凡的直男思维里,提分手的是她,自己便是不受待见的那个。我冲秦佳安慰地笑了笑,“你还不知道他,十足的现实主义加乐观主义理工直男,能坏到哪里去?”

秦佳听完,嘴角微微动了一下,讪讪然笑。

“可是”,我突然一咕噜从床上坐了起来,“秦佳,你不怕有一天后悔吗?等他毕业回国就不可以吗?非要……”

“那你呢?”秦佳突然打断了我话反问,“你后悔过吗?江书墨,祁骁禹,还有……”

她没有再说下去。

我也没有。

……

错过我们都有过错

在幸福的角落还要再奢求什么

直到一天遗憾开出它的花朵

谁都会明白从前才是最快乐

错过上天都有过错

创造悲欢离合要我们承担结果

每一个人是另一个人的景色

在寂寞的时候什么比爱更赤裸裸

……

喜欢我在最初等你后来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566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