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20)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这莫枫师侄真有精神啊。’

吴妄哈欠连天地走出了师父的小院,朝镇外一路小跑,速度逐渐加快。

昨晚聊了一夜,都是些关于武道修行之事。

吴妄也尽了一个师叔的本分,指点了一下莫枫;只要莫枫师侄回去之后,按照他指明的路一步步向前走,那肯定就会有一番成就。

这点自信,天道首领还是要有的。

天刚蒙蒙亮,镇上的街道空空荡荡,清晨的凉意钻入身体,让吴妄迅速变得清醒。

天内天外两边倒,还真是够累的。

天道最近挖掘大道的速度明显变快了些,吴妄本体掌握大道的速度也变快了些。

确实是这般,随着天道本身的增强,对一条新大道的‘研发’速度自然就会增快;此时来算,想在大劫来临之前掌握三千大道,也并非难事。

但关于‘万星’的领悟,吴妄却陷入了瓶颈。

星空如果是虚无的,只能从整体去领悟星空大道——星神的道便是如此——那自己该如何去在万星之中寻找一线生机?

一切是虚无的;

一切又是真实的。

钟安排自己的化身来武神这里从头开始修行,是不是也存在了某种‘意图’?

这口越发调皮的小钟,应该也见证了那两次‘自己’渡过天地大劫,很有可能知晓大劫的真相,却一直引导自己去领悟、去感受。

究其原因,那就是小钟自身并不能解决大劫……

她自始始终都是在帮自己这个主人罢了。

吴妄倒是都明白的,所以化身投身到天外之后,修行就变得格外卖力且勤勉。

他需要快速提升实力,此时争分夺秒、早些拿到天外世界的控制权,今后说不定就能多几分胜算。

“时不我待。”

吴妄低喃了声,已是跑到了镇外小树林中。

伴着秋日清晨的微寒,他解开上衣,只穿短衫,双手抬起、慢慢摁压,一缕缕灵力在身周显化,化作了几只繁复的符文,烙印在了吴妄的背部、脚底。

瞬间,他就仿佛扛起了一座小山,而双脚也并未给大地太多压力。

“哈!”

吴妄一声大喝,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了许多,身形左突右冲,一套并不复杂的拳法却耍的虎虎生风,打出了霹雳炸响。

但此前已做到呼风唤雨、腾云驾雾,乃至后面已凭借天道做到言出法随的吴妄,此刻着实寻不到太多快乐。

这或许就是‘快速通关’的不好之处吧。

在大荒天地内,吴妄在钟的辅佐下,极速地成就了天帝之位,屹立于大道之上,执掌天道、号令天庭。

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吴妄本身在如今走出的这条岁月线上,处处完美,自身心境历练尚不足够,故有了天外的这次历练修行。

所以吴妄就算感觉不到快乐,也必须一步一个脚印,把这条路走坚实了。

修行,修心,修自我。

在这个过程中,吴妄凭自己‘一点点’经验,在锻体的同时提前开始提升自己化身的神魂强度,补全武道的不足,不合理吗?

这很合理。

轻轻呼了口气,吴妄闭上双眼,一缕缕灵识自他身周弥漫开来,笼罩了整个小镇。

他感受着自身灵力的运转,感受着天地间的灵气流动,双手轻轻前推,全身肌肉处于松弛、紧绷之间,已开始打起了自创的‘太极拳’。

少顷,掌推灵气、拳撞虚物。

方圆十里之内的灵气开始以圆形旋转,吴妄嘴角露出了浅浅笑意,只觉浑身舒泰,怡然自得。

这伟大的蓝星老祖宗。

……

莫枫从未感觉过如此压力。

一个同龄人,且还是一个刚正式修行半年、比自己年纪稍小的同龄人,对武技的理解竟超过了他这么多。

而且与小师叔接触的越多,莫枫心底就越发震惊。

这当真是个猎户出身、在山里长大的少年吗?

总觉得,就算是那些从小侍奉在琉璃神大人身旁的孩童,也不太可能有这种层次的武道理解吧?

昨夜彻夜相谈,着实让莫枫受益匪浅。

最开始时,莫枫嘴上说请吴妄指点指点,心底还是有点傲气的,想着自己修为境界毕竟还高深些,可以反过来给小师叔指点一下修行,给小师叔一点经验。

但等吴妄真的指点了他几句,解释了武者体内灵力潮汐的入门,纠正了莫枫几个招式上的发力技巧,一针见血地说出了莫枫招式衔接中的十多处不足……

渐渐的,莫枫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小师叔莫非真的是武神大人转世?

这武道理解,怎么比自己师父还高一些?

更离谱的,还是莫枫带着这般疑惑去找自己师父春鸾时,春鸾又笑吟吟地说了小师叔那堪称离谱的‘童年经历’。

“你这小师叔就是个妖孽,莫要跟他比。

你师公曾派人调查过你小师叔的家底,就是这些年如何成长的……”

“小师叔的来历有问题?”莫枫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春鸾摇摇头,摸着莫枫的脑袋,温声道:“此事莫要声张,若是传出去对你小师叔的名声不好,他八岁前还……是个傻子。”

“咳!咳咳!”

“这?”

“你小师叔在一个山谷村寨中长大,抚养他长大的是两位猎户,那两位猎户就定居在镇上,小金薇与他没什么血缘关系,两人以兄妹相称罢了。”

春鸾笑道:

“你秋师叔与这家人最是熟悉,明里暗里探听了许多,你小师叔是没什么秘密的。

只能说,这就是武神大人赐给我们琉璃界的良才。

其实每过几百年,都有可能诞生这样的存在,有着不凡的资质,有着强大的悟性,而后迅速崛起,成为一界的顶梁柱,此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

等你见得多了,自然就不会多怪

韩国18禁床震吃胸喝奶 邻居不戴乳罩的寂寞熟妇

了。”

“是,老师,弟子明白,”莫枫低头应着,“只是小师叔太过优异,让弟子一时有些无法适应。”

春鸾道:“多跟你小师叔相处相处吧,我们只在这里再待三天,我突然接到了军中召唤,边界有些不安稳。”

“只待三天?”

“等会你师公要传授崩云劲,你能学多少就学多少,学不会也无妨,”春鸾笑道,“为师早就会了,这也算是为师压箱底的绝技,平日里都不显露的。”

“嗯。”

莫枫刚想请辞离开,就听师父也在小声呢喃:

“你秋师叔与冬师叔都快将你这个小师叔夸上天了,稍后老师施展崩云劲,倒要看他第一日能掌握多少。”

莫枫若有所思,却是兴起了比较之心。

他稍后也要仔细观摩,看自己能否领悟这般绝技!

莫枫离了师父跟前,在院落角落找了一块磐石,盘坐其上开始感悟灵力流转,倒是异常的勤奋。

他在努力放松心神,蓄养精神,让自己用最好的状态去接纳师公的崩云劲。

如此过了大概半个时辰。

日头高升,天空中飘来了两朵白云,秋老房前的木门被人缓缓拉开,秋老背着手迈步而出,嘴边带着得意的微笑,精气神都比平日里饱满了许多。

显然,老师父此前也做了半天准备。

“都来院中,咱们去镇外吧,免得惊扰了旁人。”

各处木门拉开,春、秋、冬三弟子一同外出,芙洱与金薇也早已收拾妥当,跟在秋梨身后。

莫枫自打坐处跳起,环视一周,纳闷道:“我小师叔呢?”

“打拳去了吧。”

秋老笑道:“走,咱们这就去找他。”

金薇小声问:“我哥啥时候出的门呀,我怎么没听到。”

“天还没亮他就去修行了,”秋梨笑道,“平日里,他每天都是清晨来此处,每次来时都是浑身大汗。”

“天赋高低只是决定你上限高低,”秋老缓声道,“想要快些触碰到自己的上限,并拥有更多机会突破这个极限,就需夜以继日的努力。

你这小师叔,可比你师父年轻时要勤快多了。”

换上战甲、背着长枪的春鸾小声抱怨道:“师父,您别没事说我年轻时候怎么怎么样,我现在就不年轻了吗?”

“哈哈哈,”秋老抚须大笑,嗓音颇为爽朗。

冬篙安排了两辆牛车,载着众人慢悠悠地朝镇外的山坡林地而去。

沿路街巷,行人三两。

习惯了大城繁华景色的莫枫与芙洱,此刻感受着小镇的静谧悠闲,心境也多了几分恬淡。

这里的岁月很慢,这里的日头很长,每个人做好一件事就能养活自身。

莫枫小声道:“十二界大比输的次数再多,似乎也不会影响到此地的生活。”

“嗯,”春鸾道,“那些聚集了大量族人的城池,才是真正着急的……而且各界都是这般,只有那些大城才算城,才能被上面的大人们看到。

这些小镇、村落,本身就等同于不存在罢了。”

莫枫一时不知该如何评说,总觉得略有些无力。

秋老见了,笑呵呵地说了句:“这个问题,你可以去问问青山。”

“是,师公。”

莫枫恭敬地应了声,心底又泛起了师父的话语。

‘你小师叔八岁前是个傻子呀。’

傻子?

不,这有可能就是那些传闻中的‘先天圆满大自在’之境,师叔从小在旁人眼中,行为怪异、举止怪异,是因小师叔是天生的武道强者。

对,定是这样!

莫枫目中渐渐多了几分狂热,恨不得现在马上去师叔身旁蹲着,仔细研究青山师叔的修行方式。

过了不知多久,冬篙笑着道了声:“就在这了。”

前方山坡上,吴妄小跑着迎了下来,敞开的胸怀流淌着汗水。

金薇顿时来了精神,跳下牛车就冲向了吴妄,口中还哈哈笑着,也不知她在笑什么。

小孩都这样。

吴妄把小金薇扛起来转了两圈,逗的金薇不断尖叫;

几人依次走下牛车,秋梨和春鸾想去搀扶秋老时,被秋老抬手推走。

这老武师自是越老越不想服老,此刻背负着双手,健步如飞地走在山坡之上,体内灵力也久违地流淌了起来。

吴妄向前迎着,恭恭敬敬地喊了声老师。

秋老找了一个树荫,招呼着徒子徒孙聚在身前,开始讲解武道,传授崩云劲。

吴妄张开神魂之力监察各处,细细分析着老师每一句话的语意。

他突然感觉身旁有两道火热的目光。

小金薇这家伙,还没进入青春期,怎么就开始心怀萌动了?

吴妄扭头看了眼,额头挂了几道黑线。

呃,是莫枫。

这要是芙洱,吴妄虽会有不适,但勉强也是能接受的。

可莫枫……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

“小师叔。”

趁着秋老喝水的空当,莫枫小声叫了句。

“怎么了?”吴妄下意识离他远了半寸。

莫枫深吸一口气,又压低嗓音,用气声问:“你小时候是傻子吗?”

“咳!咳咳!”

秋老喝水呛了一口。

吴妄暗自松了口气,原来是因为这,他还以为莫枫这孩子……

“算是吧,”吴妄笑道,“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或许我在旁人眼中是个傻子,但有时,我只是在遵循自然。”

莫枫激动地攥起拳头,看吴妄的目光,更炙热了几分。

秋老淡定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小家伙别说悄悄话啦,老夫来给你们讲解一下崩云劲,再给你们示范示范。”

春鸾忙道:“老师,让我来示范吧,您别震颤气血。”

“哎,无妨,”秋老笑道,“你的功夫还不到家,为师提前运几趟气。”

吴妄欲言又止,还是遵从老师的意愿。

吴妄所不知的是,距离他们头顶不远、缓缓飘来的一片云上,两道身影坐在云内,喝喝酒、听听曲儿,好生自在。

没办法,吴妄这化身的神魂之力并不算强,灵识就算能看到这云,也无法看破云上的障眼法。

这两道身影,一个身材中等,浑身肌肉鼓胀,蓄着络腮胡、穿着金色战甲,浑身上下散发着浓烈的雄性气息。

一个胖成了球……或者说,这就是个球。

此刻,两神一杯酒一杯酒地下肚,穿着战甲的先天神一声轻叹,那球神目中满是感慨。

“水神,”这壮汉叹道,“你要是有事就说事,这喝了我多少酒了,就这么一幅幽幽怨怨地模样,你说你这!要喝酒就说嘛,我给你管够行不行嘛!”

“唉。”

水神道:“这也不知从何说起。”

武神纳闷道:“咋了这是?”

“我女儿……”

“苍雪妹子咋了?”武神眼前一亮,身体微微前倾,“你且说,苍雪妹子回来了?”

“是,”水神叹道,“是回来了,但不见了。”

言罢,水神端起一杯酒,仰头灌了下去,那张连哀愁都颇为温和的胖脸上,写满了纠结。

水神道:“大荒天地内,帝夋不是败给那个新天帝东皇太一了吗?”

“我也愁这事,”武神叹道,“当日东皇太一与天内诸神出手,我也感觉到了,好家伙,这个东皇太一有点了不得,把几百条大道都收编成了自身之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简直。”

“我外孙。”水神小声嘀咕了句。

武神眨眨眼:“啥?”

“我外孙,”水神道,“东皇太一,是苍雪的孩子。”

武神双眼瞪圆,浑身气息差点暴涌而出,咬着后槽牙喊了句:“苍雪嫁人了!?”

“啊,”水神嘀咕道

韩国18禁床震吃胸喝奶 邻居不戴乳罩的寂寞熟妇

,“在大荒天地内找到了心爱的男人,是个人族。”

“我!”

武神用力锤了两下自己的心口,随后幽幽地一叹:“还好我当年没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苍雪妹子身上,还有其她几个心仪的妹子,喝酒喝酒,祝她幸福……不对,你说苍雪不见了?”

“就是此前陛下撞击天地封印,与东皇太一交手时,我在海底的神殿被人闯入了。”

水神叹道:

“我赶回去之后,已经没了苍雪的身影,她的本体——万古一青,就是天地间第一块玄冰被掳走了,还残留了远古封印的波动。

显然,趁着两个天帝博弈,有人暗施算计,而根据残留的波动,只有至强者能做到这一点。

只有帝夋,被东皇太一赶走的帝夋,有机会来天外。

我用了各种手段,一路追踪,最终寻到了我女儿的本体万古一青的所在。”

“在烛龙那?”

武神反问了一句。

水神轻轻颔首。

武神把酒杯筷子扔到了那方桌上,面色有些难看。

“我就说,烛龙并不是想回去报仇,而是想天帝之位,他现在竟然还能跟帝夋合作!忘了当年怎么被赶出来的了?”

水神忙道:“莫要这般说,莫要这般说,陛下终究是陛下。”

“你怕他干嘛?”

武神一拍大腿:“要不是他用混乱大道强行压我大哥一头,当年我大哥就给他干明白了!”

水神尴尬的一笑,嘀咕道:“陛下毕竟是对我大恩。”

“我看你就是太软弱了!咱俩联手,跟他碰一碰又怎么了?”

“不可,不可,”水神叹道,“这天外已经就剩下我们了,若我们还不能团结一心,如何走回去?”

武神道:“新天帝不是你外孙吗?”

“这不一样,”水神道,“你可别把这般消息露出去,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放心吧,这是我的地盘,”武神淡定的一笑,“谁还能当着你我的面,掀了我的桌?”

话语刚落,武神突然一皱眉,低头朝着屁股底下看了眼。

水神也感觉到了什么,低头朝着下方看了眼。

忽然!

这朵白云中间塌陷,一股狂暴的劲力冲过两神之间,将那只小木桌直直撞向高空,啪的一声炸碎。

二神大眼瞪小眼,同时自云上的破洞看向下方,隐隐间看到下面有几个‘弱小’的生灵,有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高举拳头,正用力咳嗦;旁边几人连忙围上去扶着这老人。

武神暴跳如雷!

“我!嗨!”

“冷静,冷静,这些可都是你的子民啊!”

水神随手把云朵填平,连忙向前拉着武神,温声道:“他们如何能察觉到咱们俩在这?”

“这不是故意的?”

“这肯定不是故意的,”水神忙道,“不信你听。”

武神竖起耳朵,一缕神韵笼罩在了地面,果然听到了那几人的嗓音……

地面,吴妄心底满是狐疑地看了眼那朵白云,心底有几分不太美妙的预感。

秋老笑道:“无碍,无碍,这年纪大了,气血枯败,不复从前了……青山,你看懂了几成?为师再给你施展一次这崩云劲。”

吴妄扶着秋老,忙道:“老师您别示范了,我已经会了,已经会了。”

秋老吹鼻子瞪眼:“一遍就会了?”

“也没全会,”吴妄笑了两声,“让我大师姐给我演示下吧。”

“也行,”秋老缓声道,“春鸾你来,给你师弟,也给你徒弟们露一手,就打为师刚才打过的这片云。”

吴妄刚想说句:‘要不换块云,那块云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但他心念一转,哪怕是凑巧碰到了一些强者,自己也不能显露出这般特异之处,改口道:

“师姐你能打多远?”

春鸾摸着下巴斟酌一番:“六十里。”

吴妄指着远处的一片云:“那打个看看嘛。”

“打那个你能看到效果吗?要打就打头顶这个!看好!”

春鸾一声轻喝,身形跳到了数丈外,扎稳马步、双拳蕴力,口中轻叱、脚下大地突然深陷,一股股劲力自身周向上喷涌,扎成马尾辫的长发竖直飘起。

她双手画了个圆,突然跃起,攥起右拳猛地前砸!

崩云!劲!

砰!

拳锋之前宛若出现了‘空气炮’,吴妄敏锐地捕捉到了乾坤‘线’的震颤,以及这震颤的向上传导。

头顶那片云无声无息破开了一只大洞。

吴妄立刻定睛看去,神念之力也探入其中,却没发现半点异样。

刚才是他感觉错了?

正如此想着,空中掉下来一块碎屑,落在吴妄眼前,砸出了小小的坑洞,是一只酒杯的底座……

春鸾掐腰走了回来,对吴妄挑了挑眼:“怎么样?”

“厉害!”

吴妄竖了个大拇指,整个人内里都紧绷了起来。

“来,”秋老招呼道,“为师与你讲解讲解,如何打出这崩云之拳。”

不远处的树丛中,两道身影注视着这一行人,身形各自融入了空气中。

水神赞道:“不说其它,你培养武者也是颇为厉害。”

武神嘴角带着不加掩盖的得意微笑:

“一般,武修之道终究不如我大哥的灵修之道,天地内的人域都能跟帝夋打,我的武道就算是他们突破武帝之境,也不过是堪比灵修的天仙罢了,不值一提。”

“那你笑什么?”

“哈哈哈,”武神捏着自己性感络腮胡,“桌子被人掀了心情愉悦,你看那个少年,唇红齿白的那个。”

“看到了,”水神笑道,“似乎是那老者的徒孙,为何还有一点点你的气息。”

武神得意的一笑:

“他叫莫枫,是我早先选中的一根好苗子,给了他一点精血改善体质。

等五十八年后,他刚好能代表这个琉璃界参加大比,到时候就能为琉璃界取得不错的名次。

我也就是借着这般方式,来平衡这十二神界的分配。

手心手背都是肉,我那个小世界产出有限,不得不让他们挨着过过苦日子啊。”

水神含笑点头,突然问:“不过,为何我感觉,旁边那个最小的小姑娘,好像体质更好一些?”

“咦?”

武神定睛一看,眼前满是亮光,赞道:“转运了转运了,我竟在此地找到这般苗子!这是什么体质?这可不是我赋予的!”

“啥?”水神笑道,“这都能让你捡到宝?”

“好像是跟火之大道暗合,又有天之轻与水之柔!”

武神不断摇头,嘴巴裂开一阵大笑,拍了拍手掌,感慨道:

“生灵当真是夺天地之造化,未来真的是生灵的时代,咱们不服不行。

我亲自培养出的体质,竟然还不如这小姑娘自身天成的体质,这灵气通透劲,你仔细看,那些灵气仿佛诞生了精灵,在围着她不断转动。

这当真是人族?

我都以为是哪个古神活了!

这要是培养好了,我这是不是可以开辟第十三神界?”

水神笑道:“那就要恭喜武神了。”

武神喜滋滋地笑着:“虽然苍雪妹子嫁人了夫君不是我,但意外捡了一个资质在三大宝体之上的小姑娘。”

“哎!”水神赶紧道,“你这老匹夫,还想动歪念头?”

“你看看!”

武神满脸嫌弃:“你这老球球,我是那种神吗?我收徒不行吗?”

“当真吓老夫一跳。”

“让我看看,这些人里面,还有没有资质不错的……这个手怎么废了?这个脚咋还不行了?这个倒是不错,就是年纪太大了,可了可塑性,这个……”

武神话语一顿,怔怔地注视着那个被称之为‘青山’的少年。

有一瞬,这老神的目光充满了疑惑;

下一瞬,他的目光满是温柔;

而后,这温柔化作了绵绵的感动,甚至抽了抽鼻子,轻轻叹了口气。

“咋了?”

武神喃喃低语:“逆天造化,生灵超限,怎么办……我想……”

水神皱眉道:“你故意安排的?我来你这讨个酒,你就拿这些小家伙来刺激我?我又没开修行之法!话说,你,你想干啥?”

“我想夺舍!”

“诶!”水神骂道,“你能不能正经点!”

“开个玩笑,”武神抬手蹭了蹭鼻尖,目中泛起了浓浓的回忆神色,“老水,我看到我大哥的体质了。”

这次轮到水神怔愣,抬头看向吴妄的背影。

“那个青山?”

“青山。”

武神喃喃自语,目中回忆更浓,久久不能回神。

喜欢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797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