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杂乱合集第一部

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 第一章

《南风知我意》

马车一直往南,但由于寒冬渐临,没过几日,天飘起了绵绵小雪。

南浔掀开了车帘,看到了沿途的雪,簌簌的,白茫茫的一片,很好看,她忍不住把小手伸出了窗外,冰凉的小雪点淌落在手心上,很快融化成冰凉凉的水滴。

玉黎见了,赶紧把她的手拿了下来,又拉下了窗帘说,“公主,外头太冷了。”

南浔只图一时好玩,毕竟能够难得出格一下,所以,手被收回来以后,她又低头用鼻尖轻轻碰了碰手心上的冰冰凉凉的几滴雪水,眉眼浅浅地弯了弯。

玉黎也是难得看到公主这样放松的姿态,忍不住说:“公主,等回了南国,国王看到您一定会很开心的。”

南浔拿了帕子轻轻擦拭了下手,点了下头,又很期盼地望向冷风微微掀起的车帘外,脸上带着浅浅的梨涡,开口说:“我只愿父王身体安康。”

“国王看到了公主,身体定能好转起来,”玉黎笑眯眯说道。

她这样一说,南浔的心情自然也变得更好了。

到了驿站歇息时,天色已经不早了,所以南浔便让底下人停下来,在附近客栈住一晚再走。

不过,客栈毕竟人多口杂,南浔自己也没想到,她碰巧就让这片山头的山匪头子看上了,那山匪头子嚣张得很,又正好喝酒喝得酩酊大醉,一看到南浔那样好看的美人儿,一下子就起了色心冲到南浔身边去,一把抓住了南浔的手,大笑着要南浔从了他当他的的压寨夫人。

南浔哪肯从他,当即大声喊了他的人。

此番帝禹怕她路上有危险,特地挑选了六名侍卫一路跟随她保护她,所以,南浔一叫喊,那几名侍卫立刻冲了进来,但他们进来的同时,山匪头的一干手下也全都拔了刀从酒桌起来了,几名侍卫不得不与那些拦着他们救人的十来名山匪交手,而山匪头则得意地笑着要拉南浔去楼上的房间,玉黎救主心切,也离南浔最近,想冲上去救南浔,却被那山匪头一脚踹开了。

山匪头再抬脚想踹开面前的那扇门,谁知那扇门从里头被人一脚踹开,一把剑从屋里飞出,精确无比地刺进了山匪头抓着南浔的那只手,

文学

山匪头大声惨叫一声,被迫松开了手,下一刻,南浔被按进了一个怀抱里。

客栈外瞬间涌进了二十多名侍卫,很快将那些山匪一一拿下。

南浔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道熟悉的慵懒冰冷的嗓音,“让当地官府滚过来收拾烂摊子。”

是……帝远尘的声音。

南浔吃惊有余,下意识要挣扎开他的怀抱,但她一挣扎,却被男人的手搂得更紧了,帝远尘低头抵着她的耳垂低笑,“你可别逼我当着这么多人乱来啊。”

南浔咬唇:“你放开我……”

帝远尘不放。

“帝远尘……你非要如此吗?”

大概是刚受了惊,南浔此时的气息很不稳,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点鼻息的颤抖,似乎是压抑极了的。

并且……这还是她头一回叫他名字。

这样一个冰清玉洁的小美人叫他名字,帝远尘居然觉得很带感,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感觉。

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 第二章

“运动下嘛!”

夏至灿烂一笑,瞅着他。

“你饿不饿?”

冷天挑了下眉头。

“晚上没怎么吃!”

夏至瞪眼,“你不吃饭,你胃受得了啊?”

“有吃,不多!”冷天看了看她,“吃习惯你做的饭菜了,那些吃着不好吃。”

夏至嘴角抽了下。

“以后我给你做饭,回去吧,你想吃什么?”

冷天打开副驾驶座车门,让她上车,等夏至坐好他拉过安全带给她扣上。

“不是面都可以。”

夏至笑了笑。

路上,她买了一些烧烤,夫妻两才回去。

时母过去苏宛筠那边了还没回来。

家里很安静。

冷天放了唱片。

浪漫的曲子。

夏至洗了手去冰箱那边看了看,“吃牛排?”

这个做的也快。

“行!”

冷天去拿了酒,先醒着。

又点了一根蜡烛,气氛出来了。

夏至看了一眼,笑了笑。

她切了西蓝花,番茄点缀盘子,然后开始煎牛排。

西蓝花也稍微烫了下,又热下芝士酱料。

不到十分钟,冷天的晚餐就做好了。

冷天深呼吸了一下。

“香!”

夏至转头看了看他,把牛排递给他。

冷天端出去。

“你不吃?”

夏至煎了两块给他。

“我吃啊!我吃别的。”

夏至给自己来个海鲜炒饭。

她把冰箱里面的米饭拿出来,炒了一大盘。

冷天坐在餐桌上等她。

身上的西装没换,犹如在餐厅用餐一般。

“你先吃,我还要一会。”

“嗯!”冷天切了一块吃了起来。

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 第三章

天*天*小*说m.“他是我的徒弟,又不是我的奴隶,何

文学

况大家也知道,之所以叫我师傅,只是我对他们还好,他们也找不出别的尊称,就这样叫着了,所以他们的终身大事,我是不能做主,也不可以做主的。”

我很无奈谢青婉的话,只能很耐心给她解释了一番。

“你都没有说,怎么知道他不答应呢,你不会是怕我把他拐走了,你少了帮手吧?”谢青婉没完没了,追着我,一定要找小五谈谈。

看她这么纠缠,我也终于明白了她送的礼物并不是感谢我了,而是想要拐走小五,给下的聘礼。

不过这事可真要小五答应,如果小五乐意,她是什么都不送,我一样会让小五跟她走的。

“你可以自己问他,我说就会让他生气,以为我嫌他碍事,所以赶他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帮她说。

而且在回绝她后,赶紧又以有事为由逃走了。

不过一直这样的躲着也不是办法,我趁那天午后,在给素素送完药后,我便去找了一趟小五。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和小五说明白的,指不定小五真乐意也可能呀。

“小五,准备睡午觉吗?”我进去的时候,看到小五在泡脚,一时没有好的话题开口,就只好这样和他打招呼了。

“师傅,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通知一下,这样多难为情呀。”小五手忙脚乱的拿着毛巾擦着脚,赶紧要站起来。

“你客套什么,我们之间这样客套你不觉得生疏吗?”我将他推的坐了下来,微笑着说了他一句。

“不是,师傅来,是该提前说一下的,这样不太礼貌。”小五也笑着,但还是解释了一句。

“小五,我们从认识到现在已经很久了是不是?”我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跟他客套,而是将话慢慢往正题上拉。

“师傅,你想说什么?”小五已经穿好鞋,下人也挺灵活的,赶紧将水端走了,给我们说话留下了空间。

“我就是想问你,要是有一天你喜欢上一个外地女孩子,你会原因跟她离开这里吗?”我试探的对他问道。

不敢一开口直接将谢青婉的事说了,免得他立马翻脸,那样我们就争取的机会都没有了。

“师傅说什么呢,你知道我不可能喜欢谁的。再说呢,就算有一天真想结婚了,那也一定是那个女孩子嫁过来,我可不做上门女婿给别人欺负。”

小五听到我的话,开始还沉默了一下,然后果然还是拒绝了,不过后面这半开玩笑的话听来,倒是让人觉得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的。

“我愿意为你嫁到王鼎山,不要你做上门女婿。”

就在小五话刚落下,听他口气有缓和,我还准备慢点和他说明白的,没想到谢青婉就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

“原来是你呀?”小五看到突然冲进来的她,脸色立马就变了。

“师傅,就算你嫌我碍事,没有给你帮上什么忙,你也不要弄这么一个老女人敷衍我,这么着急把我赶出去吧。”

小五果然是生气了,不过他说的话就有点小过火了。

对一个女孩子这么直接,说人家是老女人,这真有失礼貌。

“小五,你过分了啊,别说师傅一直都当你们几个是骄傲,就算是你真不出息,像小霞这样,就是嫁不出去,娶不上,只要你们肯留在我身边,我也会养你们一辈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