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外干;肉女心经

被老外干 第一章

九州,是有妖怪的。

北海隐归墟,大漠藏青丘。

极东有昆仑,南蛮蕴涂山。

水帘洞天,万妖来朝,为傲来。

诸般生灵,得天道垂怜皆可化妖。

在九州大地,五方妖国与人族五大皇朝并存世间。

须知,善恶

文学

之分须看品行,不看种族。

人,里面有坏人。

妖,如人一般,亦分善恶。

有妖怪,自然也就有了捉妖师这个职业诞生。

九州门派林立,要说飞仙观也是独树一帜。

道观不大,观中道士从老到小从来没超过十人。

说起来,这飞仙观和其他江湖门派最大区别便是观中近来出了个闻名九州的捉妖小道士。

小道士年纪不大,约莫十七八九,长得也算眉清目秀,至少山下城镇里那些但凡见过小道士模样的待嫁女子有不少害了相思。

别看小道士年轻,偏偏却修习了一身道家玄妙功法,修为颇为深厚,在捉妖师这个行当里如今也算小有成就。

小道士姓白,单名一个玉字,打小就立下重誓要成为名冠九州的大天师。

可能是因为孩童时代受到了那个混过市井江湖,时不时摆摊给人摸骨算命的老不羞师父大人影响,在山上除了修习道法本领,约莫也将师父那一身坑蒙拐骗的本事一并学了去。

虽不说青出于蓝,可也稍微跑偏了那么一丢丢。

故而,如今的九州江湖便有了新传言,‘白玉捉妖,只认钱!’

想一想,这句话也没错。

都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若不为财,理该天诛地灭!、

所以,这便是今日小道士狂奔七天七夜,誓要逮住面前这只蜘蛛精的原因。

只要拿她去北秦衙门…

我去!

那都是按斤两算银子啊!

蜘蛛精约莫是初入江湖修为不高,不知道这臭结巴小道士的厉害。

才半天功夫,逃命的速度已然越来越慢。

终于,蜘蛛精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在雪地里,回过头气喘吁吁,满脸委屈,一双杏眼带着些薄薄雾气。

“妖…妖…怪姑…姑凉,蛮…蛮漂亮!”小道士单手提着桃木剑由远及近,摸了摸下巴结结巴巴对蜘蛛精的美貌表示了肯定,并且同时给她脑门上拍下一张符箓。

“我特么,臭结巴,死道士!”蜘蛛精显然没想到他是如此正直之人,有些恼火,一番碎碎念后,小声骂了句‘小牛鼻子都欠揍…’

“姑…姑凉,所…所言差…差矣,问…问世间…情…情为何物,唯…唯愿有…金…金银满目。”小道士也不恼,笑呵呵说道。

区区一个蜘蛛精而已,在他面前没有半点抵抗力。

拜托!你再好看,能有钱好看不是?

白花花银两,揣兜里那才叫一个实在!

等小道士麻利将蜘蛛精五花大绑了,这才发现,回去的路也过于遥远了。

能咋办,还没和家中老牛鼻子学会御剑飞行,那就走路呗…

于是,业内知名蔫坏结巴捉妖师,白玉。

他,拖着银子,啊不,蜘蛛精,开始了一路跋山涉水,从南到北…

“小结巴,其实,你是个好人!”蜘蛛精可怜楚楚,一双杏眼直勾勾盯着小道士侧脸瞧呀瞧,第一百零一次说道,闪乎着大眼睛,眼泪汪汪的。

“小…小道,要…要钱!”林峰绝说。

“死结巴,看你长的也不赖,这样,你放了我,老娘包养你,在这北域任你嗷嗷浪。”

“我…我不!”

“死道士。”

“狐…狐狸精!”

“老娘是蜘蛛!”

“对,你…你是…是只猪…”小道士甩了甩有些发酸的胳膊,自语道:“无…无量…他…他妈的…天…天尊,真沉啊!”

…….

过了几天,视野里终于渐渐开始有人烟味了。

荒廖的道路旁,出现了一家客栈。

上悬杏黄旗,书有‘忘川’二字。

小道士摸了摸怀中有些鼓鼓的钱袋子,心满意足开了间上房,又将蜘蛛精小心翼翼藏在了房间里,这才吩咐小二烧了热水,自顾自跑去泡澡了。

“我说老大,白玉这臭结巴真捉了只魅绝天蛛?”黑漆漆房间骤然响起一个不合时宜声响。

旋即,两道黑不溜秋身影趁小道士不在,翻窗摸了进来。

“那是自然,我看见那死牛鼻子泡澡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我们给她偷了,老值钱了。”另一个声音小心翼翼讲到。

这会儿,蜘蛛精正在衣柜睡觉,呓语还在骂着死道士,‘臭牛鼻子,不知道老娘怕黑吗!’

被老外干 第二章

“儒道气息?怎么回事?!”

在雪州、雍州各处,诸多大夏人杰,也是被这漫天的浩然正气惊动,纷纷骇然抬头,看向夏皇宫方向。

他们皆是本源道极强之辈,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文道法则在颤栗,仿佛在向某人臣服。

在向着未知的存在顶礼膜拜!

“有先贤降临了!”

“舍生取义,这是孟圣!”

而如李白、范雎、狄仁杰等文道人杰,则是面露喜色。

他们所学,有法、有谋,但这些道,都可统称为文道。

如今有孟子这尊文道亚圣出世,大夏文道本源必定大涨,这对他们也有极大好处。

他们自然是极为高兴的!

同一时间,在青州大秦北部函阳关中,战火如潮水般蔓延,掀起层层波涛!

冲杀声四起,血光如雨,几乎将整座城池染为了血红色。

城池之中,煞气弥漫,隐约之间,仿佛伴随着无数冤魂的哀嚎,如同一副修罗地狱,惨烈无比!

突然!

天际白芒大作,浩然正气如同九天银河,倾泻而下!

顿时间,一名名正在浴血厮杀的士兵脸色恍惚,脑海之中,好似响起了一道道悲天悯人的声音梵唱。

“人之初,性本善。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取诸人以为善,是与人为善者也……”

“哗啦啦!”

顿时间,无数大秦士兵,好似陷入环境之中一般,脸色恍惚,面露愧色,更有甚至,直接丢盔弃甲,抱头痛哭。

“这……”

“这是怎么回事?”

战场四处,王翦等人脸色愕然,面面相觑。

转头望去,受到这股浩然正气影响的,只有函阳关的大秦士兵,反观他们这边,却丝毫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城墙之上,白起眼眸微眯,转身看向大夏方向,似乎隔着无尽虚空,看到了天穹深处那道浑身布满浩然正气的身影。

两道目光,隔着不知多远凌空对视,虚空都好似轻轻震颤了一下。

“儒家,孟子?”

许久,白起收回目光,脸色漠然,低声喃喃。

下一刻,他缓缓转身,看向城内这有些诡异的一幕,冷冷道:“动手,全部斩杀,不留降卒!”

“轰!”

话音落下,他直接闪身掠空,一剑斩出,瞬间数以万计的大秦皇朝士兵消亡在剑芒之中。

“杀!”

王翦、蒙恬等人纷纷回过神来,当即下令,冲到战场之中,战争再次开启!

儒家,或有可取之处,但若想终结战争,靠的可不是嘴皮子!

他们大秦,从来就不信儒道!

“轰!”

天穹震动,杀音四起!

原本便是呈一面倒的函阳关守军,被浩然正气影响,此刻面对大秦的利刃,更是毫无还手之力。

短短半个时辰不到,这个超过五百万人的函阳关,便再无一个活口,宛如一座死城!

“将军!”

“参见将军!”

王翦等纷纷聚拢,朝着白起请示。

白起脸色漠然,丝毫没有犹豫,直接道:“儒家亚圣出世,而且除了儒家亚圣之外,我还感觉到两道仙道气息,想必有不弱的仙魔强者出世,朝中恐怕不日便会有新的动作!”

说着,他看向王翦三人,漠然道:“王翦率一百万锐卒前往北方,若妖族有变,势必要挡住妖族,守住北方,蒙恬、章邯各率五十万锐卒,兵分两路,分别前往西南两方镇压内乱,半月之内,势必要平定青州乱象!”

“诺!”

“生亦我所欲也,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

与此同时。

大夏皇宫,宏大浩瀚的声音,如同天外圣音,从皇宫之中响起,然后仅仅一瞬间,便传遍整个大夏皇朝!

无数人皆闻!

“臣,孟轲,拜见吾皇陛下!”

一道身影好似从天外而来,没有任何一丝丝波动,悄然降临于麒麟殿中。

他身穿一身洁白儒服,头戴纶巾,脸色平静,双

文学

眸之中仿佛有着无尽日月星辰在破灭轮回,又好似有着无穷世界运转不断。

一股奇异的文道气息,弥漫整个麒麟殿中,继而向着整个皇宫涌去,然后包裹了整个大夏皇城,最后又向着大夏浩瀚的疆土笼罩而去!

“孟圣降临,是否去拜见一番?”

商君府内,杜如晦脸色敬仰,看着殿内诸人道。

李斯等人微微颔首,表示同意。

不过这时,商鞅却忽然开口,制止道:“还有几位人杰仙魔强者随孟圣一起降临,想必应该是为了妖魔两族和中土之事,不久后陛下应该就会召集吾等,到时再去拜访不迟!”

“商君言之有理!”

诸人微微沉吟,皆是点了点头。

“嗯……”

商鞅也是点头,不过紧跟着,他忽然眉头一皱,“这股气息,吾大秦的……”

诸人一愣,旋即皆是仔细感应。

忽然,李斯身躯一颤,如遭雷击,他拳头紧握,死死咬牙,“赵高!!!”

殿内顿时一片死寂。

萧何等人面面相觑,然后皆是小心翼翼地看向商鞅的李斯二人。

被老外干 第三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云梦山间,雾气萦绕,山民常道山间有神仙居住,但确无有缘人遇见.常有樵夫迷失其中,三五天后方能脱困而出.

云梦屯中,四季草堂内,一群顽童正在花圃中斗天牛取乐;草堂私塾上,先生正在打瞌睡.徐凡摸了摸鼻子,盯着树枝上一只天牛,正欲爬上树枝捕捉,却惊奇地发现天空中有几道光练划过天际,直坠云梦山间。徐凡常听父母和兄长谈起过山中仙人的故事,在他心中顿时生起了无限向往,徐凡从小就立志想学习仙法,但他从未宣扬。今天看到仙人飞过长空,他莫不做声,仍旧地爬上树梢,捕捉天牛,继续与小伙伴们玩耍。

游戏良久,徐凡收拾好物品,准备放学回家,却发现老学究已经不在堂上。徐凡好奇心顿起,于是绕开草堂,走向先生的书房。渐近书房,徐凡从虚掩的门缝中惊讶地发现,三柄飞剑中环绕张先生快速飞行,底上落有几只飞蝇,细看处,飞蝇翅膀已被飞剑削落。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房内张先生话音顿起。

徐凡激动地推门而进,“咕咚”一声跪倒,“张先生,您收我为徒吧,我想跟随您学习仙道!”

“仙道!”张先生自嘲般道:“仙道?!寂寞,大道坎坷,几人能达!我也只是粗窥门庭。”“你想学,明天再来此处吧”。

“是!是!先生!”。徐凡激动地掩门退出。转身回家。

回到家中,徐凡晚饭后,兴奋地睡不着,躺在床上,盼望着天亮。天将放亮,徐凡朦朦胧胧中,一个机灵站了起来,急匆匆地洗漱完毕,直奔四季草堂而去。

不一会,徐凡就来到草堂,草堂门扉虚掩,里面灯光闪烁,但是张先生却不在草堂。徐凡摸了摸鼻子,深深地吸了口气,壮了壮胆色,推开木门,轻轻走进草堂。草堂上,张先生的书桌上,有一书信压在烛台下。徐凡伸手取出信,展开观看,不禁流流满面。

书信中,简简单单几行字,张先生道出自己仅仅是普通的修仙者,来云梦山仅仅是避祸,但是仇家已经发现他的行踪,他必须要再次离开,所以和徐凡无缘,而且张先生又道,徐凡灵根平庸,并不适合修炼仙道,所以张先生劝徐凡放弃修仙,继续学习,追求功名之道。

“灵根平庸!”“灵根是什么!?”徐凡内心疑窦大起。虽然张仙师已经离去,但是徐凡可以肯定,自己是可以修炼仙道的,只是天赋偏低,但是张仙师已经离去,他要去哪里寻找自己的仙缘。徐凡正在踌躇之间,忽然门外咕咚一声,好象有人跌倒在门外。

徐凡赶紧放下书信,快步走到门外,发现有人趴在地上,月光下,依稀正是张先生。

“张先生!您怎么了!”

“快,快扶我进去!”张先生吃力地说道。

进到房内,张先生从身上取出两张符来,一张贴在伤口上,鲜血立刻止住,一张贴在气海丹田处,隐隐发出荧光。

张先生看着徐凡,眼光闪烁不定,稍过片刻,他眼睛中有决绝之色。其实在片刻之间,徐凡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上了几趟了。

“徐凡,我修仙之道就尽于此了,不久我将兵解,我的仇家已经为我所杀,但我也重伤,已经无法治愈,我的一些衣钵,就赠送给你吧,也算我们的一些缘分,以后你自己能在修炼仙道的路上走多远,就看你的缘分吧!”

话尽于此,张先生就此长眠。徐凡接过张先生的布袋,轻轻将张先生放在地上。在草堂深处,刨出一深坑,将张先生葬在草堂院内,也不敢声张,叩了几个头后,掩上院门,就匆匆回到家中。

一连几日,徐凡也不敢打开布袋,只是将布袋子塞在床底下,也不敢和父母家人说起。只是听到村中村民议论,私塾的张先生被杀在草堂里,尸体在草堂深处找到,但家中并无财物丢失,想来是仇家上门,杀死在家中。村民们纷纷不让加中的孩子出门,并由村长报了官。但官家也不愿意来查此时,一个穷酸书生,没有家眷苦主,又身无多少油水,于是草草结案,再无人来问讯。

时间一天天过去,草堂凶案已经很少有人提起,村中有花了银子,从外面聘来新的先生,继续教村中的孩子们读书认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