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9)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御宅屋自由阅读网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御宅屋自由阅读网 第二章

一年前开始一年之后结束

八月二十六开始,八月二十六结束。一转眼已经打扰各位整一年了。感谢大家在这一年当中对我昼夜颠倒更新时间的宽容,更感谢大家在这一年当中对我不守时的容忍。让各位牲休息时间在等更新,真是万分抱歉。

当初后转的更新是在计划之外的,本来打算用外传来填勉传的坑,不过头脑一热就将前后顺序颠倒了,现在变成即将要动笔的勉传要来填后转的坑。真是坑来坑往无穷尽也……

在后转当中,我务求写的尽量真实一点,每个出场人物在我心中,都有他们自己的世界。

在沈辣的世界当中,除了吴仁荻和向北之后,一切还是那么的美好。虽然他偶尔也在肚子里腹黑两句……

在孙胖子的世界里,除了沈辣之外,哥们儿我谁都坑

在吴仁荻的世界当中,不管谁的世界,都是我做主……

在向北的世界当中,没有吴仁荻的世界多美好……

在上善老和尚的世界当中,吴勉你等着,这事儿不算完!

转眼一年过去,后转终于完结,感谢各位我的包容和支持。民调局的故事虽然已经该一段落,不过后面还有新的故事在等着各位。

有关新故事的事情,请关注本人的新浪微博----本物尔东水寿,当时候会有第一时间的通知。

最后还是老规矩,祝天下所有人都开心快乐,喜欢民调局的朋友们多开心快乐一点。

陈涛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夜

(本章完)

御宅屋自由阅读网 第三章

“这不够,”我立刻说道:“只要活着,还有希望!”

铁蟾仙丑恶的头,已经越来越干枯,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睛也逐渐无神:“神君记着,他们,不想你回去……”

“轰”的一声,这个地方,整个坍塌了下来。

周围是一片天女的尖叫、

我回过头来:“程狗,带她们出去!”

程星河已经站起来了,赶鸡一样,赶着那些天女就要往外走:“你们还等什么呢?”

有些天女早就想离开了,跟着程星河就跑。

“可是……”还有一些天女犹豫了起来,转脸看向了铁蟾仙:“那他怎么办?”

铁蟾仙无神的眼睛看向了那些天女,阔嘴咧开,露出了一个丑恶极了的笑容:“你们走吧,不过,答应本仙一件事儿。”

几个天女立刻围了过来:“什么事儿?”

它的阔嘴,声音越来越低微:“忘了本仙——尤其,忘了本仙现在这个样子。”

那几个天女怔住了,有几个,大哭了起来。

“轰”的一声响,前面坠落了大量的砖石瓦砾,冷云杉木,金丝白鹿砖,都是最美丽的材料。

现如今,跟铁蟾仙的美貌一样,分崩离析。

“不好……”程星河甩出了凤凰毛,把一大片要坠落在他头上的大理石整个打碎:“咱们不好出去!”

苏寻想摸清楚这地方的阵法,可这地方的阵法不是凡人能搞清楚的。

大汉挡住了虞儿,伸手掀翻了好几块石头:“虞儿你快走!”

“你不走,我也不走!”虞儿拉住了他:“要走一起!”

可大汉回头看了我们一眼,说道:“上次,我已经丢下他们一次——不能再有第二次了。”

可留下来,也没用——大家都出不去。

土地神的声音也一紧:“这铁蟾仙一死,所有的活物,全会活埋……”

白藿香也不走,面对着面前纷乱的一切,她只看着我,镇定自若。

“白藿香,你还愣着干什么——去找程星河!”

“我不去,”她梗着脖子说道:“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我撑住!”这个时

御宅屋自由阅读网,阿宾游记

候,苏寻忽然说道:“你们快点!”

这个时候,洞府的崩塌勉强停住。可苏寻的鼻子,开始淌血了——这不是肉眼凡胎该动的阵法。

哑巴兰的生魂缓过来了:“洞仔,那你怎么办?”

苏寻没吭声。

我站起了身来,掏出了怀里的一个东西。

这是红姑娘临来的时候,给我的红色信封。

说是——等到遇上麻烦的时候,这个东西能帮我。

打开了信封,里面露出了一片红色——好像,是一片红绸。

那个红绸从信封里探出来,却跟活物一样,奔着前头就飘了过去。

“这是……”大汉认出来了:“引路神的带子!”

只要跟着这个,就能找到生路。

是红姑娘提前给我们预留的生机。

“跑跑跑!”

那些天女还要回头看铁蟾仙,可程星河推着她们,没回头:“管好你自己吧——也许,你们管好自己,就是它的遗愿。”

她们被程星河他们连推

御宅屋自由阅读网,阿宾游记

带拥,全跟着红色的带着跑了出去。

“七星!”程星河扬起了声音:“知道你要告别——快点。”

我答应下来,回过头,看向了铁蟾仙。

它的手已经松开了。

“这样,也挺好。”它缓缓说道:“得偿所愿,什么都值——托赖神君,我得到了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这一瞬,他那双越来越干枯的眼睛里,流露出的幸福,不是假的。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古今流传的一个妄想。

可是,癞蛤蟆,就没资格有爱美之心吗?

“你听我的,”我抓住了它的手——那些黏糊糊的东西,全干涸了:“给我个寄身符……”

铁蟾仙笑起来:“我不,我不拖累神君……不是我的,终究留不住,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每天,都拜神君,盼着神君好……”

对了,它每天,都会拜北斗星。

在他心里,那是我的象征?

“我罪孽深重,这一天,是报应,”它抬起眼睛看着我,忽然说道:“但是神君,这一次,要提防白潇湘。”

我的心里陡然一震。

小心,潇湘?

我倏然想起来,一开始他看着我那张跟潇湘相似的面孔时,出口就是“白潇湘”,一点当年的敬意也没有。

“潇湘,她做什么了?”

“是她……是她害的你……”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85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