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老扒,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翁熄系列乱老扒 第一章

景老太太和封时几句简单的对话,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有一种震颤心灵的触动,哪怕对象不是自己,一股暖流都流淌在心间。

他们真心实意为景冬感到高兴,景冬这样优秀努力的人,就应该有这样的人爱护守护。

“这是我见过最棒的订婚仪式!”一个女生双手合十,对未来充满憧憬。

一个贵妇人看着台上的一对,以及那位伛偻却高大的老人,会心一笑,“做不了被守护的人,我希望自己能够成为那个守护别人的人。”

订婚仪式的规模如何放在一边,单就台上两个人的对话,就让很多人铭记在心。

故而哪怕在多年后,那场世纪婚礼都没能让人遗忘掉订婚仪式上不是誓言的誓言。

如同誓言中所说,老夫人爱之如宝,男人珍之如玉。

这一天,风和日丽。

景老太太在大厅里走来走去,脸上显出急切之色。

若非熟悉的人此刻定然认不出她,现在的老太太一头乌发,脸上尽然有岁月的痕迹,却也十分白净。

景冬经过多年的调养,景家二老的身体竟然一日比一日好,就连脸上都显现不出来,老爷子更是早就将拐杖丢掉,天天去健步走,甚至打算健身呢。

“老头子,怎么还不到啊?”景老夫人皱眉,恨不得站大街上去看。

景老爷子颇为无语,“你急什么,他们说回来吃饭就肯定会回来的。”

“你看着都快到点了。”景老夫人嘟囔道。

景老爷子悄咪咪翻了个白眼,快到点了不也没到点呢吗。

不多会,门外响起车子的声音,景老夫人立马将大门打开,很快就看到一个肉嘟嘟的男孩子推着一辆婴儿车向里边走来。

有佣人要上去帮忙,被小包子一眼瞪了回去,“我妹妹只能我推。”

佣人已经见怪不怪,忍笑向后退去。

随后小包子看到迎出来的景老夫人,眼睛一亮,推着车快走了几步,“征外主母!”

“我的大宝贝回来了,小家伙是不是又睡了?”景老太太听见那口齿不清的奶音,笑的合不拢嘴,伸手抱了抱小包子,然后弯腰到婴儿车前,看着里边粉嘟嘟的一团睡得正流口水,心都快融化了。

“征外主母小点声,我妹妹睡得可香了,别吵到她。”小包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看到这两个小家伙,景老夫人心中满足之极,这么大年纪了,身体健康,儿孙满堂,还有比这个更让人羡慕的吗?

她抬眼,看到褪去少女气,眉眼多了几分母性光辉的景冬,眼中的慈爱遮掩不住。

她的小乖,长大了。

翁熄系列乱老扒 第二章

潇潇~

甜宠爽文,女强,团宠,可盐可甜,搞笑文风!!!

喜欢潇潇的小仙女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快来收藏新书,快来追文~~

【简介】:

秦湘,一位优秀的攻略者。

因为业绩突出,被高价挖到“反派组”,攻略反派,用爱温暖,感化反派,阻止反派黑化灭世!!

【修真位面】:

他是天之骄子,被至亲背叛,灵根被废,丹田破裂,濒死之际……竟看到从小到大最讨厌的死敌“秦湘”。

他以为她是来杀他,送他最后一程的,不料……

【娱乐圈位面】:

他是被父抛弃,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小可怜,为报复渣爹和同父异母的弟弟,他接近她,追求她,利用她。

他以为自己稳操胜券,是最后的赢家,却不料丢了心,失了魂,为她沉迷,为她疯魔,为她放弃一切……

【校园位面】:

他是人见人怕的学霸,她是众人羡艳的乖乖女学霸。

一个赌约,他追求她,表白她,戏耍她,欺骗她……

他以为游戏结束,他和她此生便再无交集。

却不料……小学霸化身大姐大,将他逼进小胡同,壁咚他,强吻他,霸气宣誓主权……

翁熄系列乱老扒 第三章

三人在临江楼一处偏僻的角落坐下,叶姗姗殷勤给二人斟满了茶,笑容可掬,“初宸哥哥,子墨哥哥,你们先喝茶。”

初宸望着面前那杯清茶,一双幽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手指缓缓移至杯侧,慢慢握紧,唇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

叶子墨端起那杯茶,一饮而尽,看着没有动作的叶姗姗,有些疑惑,“姗姗,你怎么不喝?”

“我喝啊!”叶姗姗笑着端起了自己面前的茶水,小口地喝着。

见她喝下了茶水,初宸才慢慢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那杯

文学

茶,同叶子墨一般,一饮而尽。

叶姗姗的笑容变得愈加灿烂,缓缓起身,“不好意思了,两位哥哥,姗姗是不会回去的,所以……”

“你在茶水里下了药?”叶子墨猛然抬头,他怎么把姗姗会使毒这件事给忘了,她那个叫梓扬的师傅,总是教她一些乱七八糟的毒术!

“嗯……”叶姗姗点了点头,心情大好,“两位哥哥,姗姗先走了啊!”

“等等!”一直沉默地初宸忽然开口,那双眸子愈加幽深了。

“怎么了?初宸哥哥!”叶姗姗笑得格外无害,她知道初宸想问什么。

初宸的目光落在那两杯茶水上,他明明已经把二人的茶盏给换了,为何他还会中毒?难道……

“没错!我给你的那杯茶水是无毒的!”叶姗姗耸了耸肩,他知道初宸定然会怀疑她,换茶水这种事他自然是能做出来的,既然如此,她不妨利用一下初宸的怀疑。

初宸眸光微沉,不再言语。

“哎,初宸,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叶子墨有些着急,现在中了姗姗的毒,动不了了,总不能这样看着姗姗这么走了吧!

“等!”初宸也没办法,这丫头下的毒不是一般人能解得了的,他们只能等这药效过了,再去找那丫头算账了!

搞定了两位哥哥的叶姗姗心情大好,哼着小曲离开了临江楼,刚到门口,就看到一个人站在那里,像是等候多时了。

“怎么,还要抢我的花灯?”叶姗姗不悦地看着他,这人还有完没完啊!看她一个人好欺负么?

“你出条件吧!”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尹莫临,经过一番交手,他不敢再贸然从叶姗姗手中抢了,所以只能换个方法了。

“呵~”叶姗姗笑了,不屑地扫了他一眼,“只怕我这条件你满足不了。”

“姑娘尽管开口,在下一定尽量满足。”尹莫临的态度很是诚恳。

“那好吧!”叶姗姗妥协了,“你听好了,一两清风二两云,三两明月四两星,五两花香六两笑,七两雨声八两情,晒干的雪花要九两,冰冻的阳光要一斤。这些,你能满足么?”

“这……”尹莫临眉头微皱,“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她说的那些东西,怎么可能拿到?

“那这就不怪我了!”叶姗姗不以为意,是他让自己提条件的,现在她提了,他满足不了,就不能怪她咯!

“姑娘,这花灯对我很重要,还望姑娘成人之美。”知道她是在故意为难自己,尹莫临暗自叹了口气,微微倾身,态度很是恭敬。

叶姗姗撇撇嘴,轻轻晃了晃手里的花灯,“你为何非要要我手里的这盏花灯?”为了一盏花灯纠缠她这么久,也是可以的了!

尹莫临犹豫片刻,终还是如实相告,“令妹很喜欢姑娘手里的那盏花灯,而今日恰是她的生辰,所以我想将这花灯赠予令妹做生辰礼物。”

这样啊!叶姗姗若有所思,原来是为了他妹妹的生辰礼物啊!若是自己想要一件东西的话,她那两个哥哥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帮她取得吧!

想到这里,叶姗姗将手中的花灯递了过去,“诺,给你了,祝你妹妹生辰快乐!”

尹莫临接过花灯,抬头想说句谢谢却见她已经走远了,只见一个浅青色的身影渐渐远去,慢慢地融于了人群中。

直到看不到她的背影后,尹莫临才提着花灯朝相反的方向离开,他口中的妹妹,是顾念雪。对于林葙水那个母亲,他一辈子都原谅不了,可对于这个同母异父的妹妹,他却讨厌不起来!

叶姗姗迈着悠闲的步子,穿过亭台楼榭,话说,这天宇国的建筑挺有意思的。她的视线落在远处的阁楼顶上,雅而不俗,别具一格,有趣!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叶姗姗眉头微皱,这诗句,好熟悉!循着声音找去,只见一紫衣男子半倚在长廊上,手里还提了个白玉酒壶,一副对月畅饮的模样。

“滟滟

文学

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叶姗姗试探性地回道。

那人回头,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几秒钟后,再次落在远处的临江上,继续吟道,“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