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12)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184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封丞北……
竟然是封丞北!
时隔五年,叶暖以为就算再见到他也能够平静面对。可真到了此刻,她才发现做不到!
五年前,他对她说过的那些话犹回荡在耳边——
“31床,2611号,这将会是你以后的名字!”
“叶暖,我要让你为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当时的他,亲手将她关在精神病院,整整半年,不见天日!
直到她“死”!
阴暗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仿佛要压的她喘不过气一般。
她抑制住心底的慌乱,在男人走过来之前,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封丞北,时隔五年,你心里有没有一丝后悔过那样对待我?
……
封丞北快步走来时,咖啡厅门口早已没了叶暖的影子。
是他的幻觉吗?
随便一个路人而已,他竟会觉得像极了叶暖……
“封总,很抱歉,我们另外那名记者临时有事,恐怕来不了了……今天我独自对您进行采访,可以吗?”
陈姐带着歉意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
闻言,他轻蹙下眉宇,“来不了了?”
“对,叶暖临时有点事,她说……”
陈姐解释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男人陡然变了的脸色,湛黑的眸子,更是瞬间落下层层阴鸷。
“你说她叫什么?”
“叫,叶暖啊……”
叶暖?
竟然也叫叶暖!
是她吗?她没死吗?
还是,只是名字一样的巧合?
五年前的那场大火过后,虽然没有发现她的尸体,但他知道,困在那场大火中,生还的可能性极底。
如果真的是她,那她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突然,封丞北有些不敢想。
更让他震惊的是,在知道叶暖可能活着的时候,他心底那抹不容忽视的狂喜,太过明显……
……
叶暖从咖啡厅离开,便拦了辆出租车离去。
坐在车里,从后视镜看着远处的男人,她的心口,是密密麻麻的痛,压得她不能呼吸。
封丞北于她来说是毒药,她不敢再碰。
她仅剩的愿望,就是将小七月好好的抚养长大,毕竟,小七月是她唯一的依靠……
可她不知道的是,这最后一个愿望,也即将要破灭。
此刻的封家老宅已经闹翻了天,起因就是——
封家三小姐做儿童经济人的时候,拍了一组照片。
一组小孩子的照片,看的出来,是找童模拍的。
只是那童模……和封丞北太像了!
像到说不是封丞北的种,都没有人信!
“这个孩子……现在在哪里?”年迈的封老爷子,盯着照片看了许久,声音带着一丝哑然。
“在市中幼儿园上学,我问过了,这个孩子,没有父亲……”封安然答道。
话落,众人默然。
没有父亲,又和丞北这么像,那可就太过巧合了。
可是,如果丞北有个这么大的儿子的话,又是和谁生的?
叶何欢吗?怎么可能!要知道,叶何欢的肚子可从来没大过。
许久,一阵沉默中,封老爷子发话:“去,喊丞北回来!”

当天下午,叶暖就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提前请假回家了。
许是知道她家的情况特殊,对于今天的爽约,陈姐也没怎么责怪她,很快就准了她的假。
放了假,叶暖就早早的去幼儿园接了儿子回去。
“啧,叶女士,你旷工,不乖哦。”
小家伙才见到叶暖,就板着小脸教育起来。
闻言,叶暖点头,道:“是是,七月小先生教育的是,我是因为太想七月了,才迫不及待想来接你。”
听此,小家伙矜持的扬了扬唇角,道:“那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了,谁叫我宠你呢。”
叶暖强忍着,才没让自己笑出声。
回到家后。
小七月看着去厨房忙碌的叶暖,精致的眸子微微眯起,突然问道:“小叶女士,我可以问问我爸爸的事吗?”
闻言,叶暖手上的动作顿时一僵。
她转过头,看向门口的儿子,张了张口道:“怎么……突然想问这个?”
“七月……想要爸爸了吗?”
小家伙摇头,道:“不想,一点也不想。”
“那为什么?”
叶暖有些意外,她以为,他会很期待和别的小朋友一样,有个爸爸接送他上下学的……
“因为他冤枉你,我不喜欢。”
听此,叶暖身子颤了颤,问道:“你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愿意相信妈咪吗?”
“当然。”
小七月勾了勾唇角,道:“叶女士可是我心尖上的人哦。”
闻言,叶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果当时封丞北有儿子一半信任她,他们之间会不会就不是这个结果?
叶暖这个想法只冒出来一瞬,就被她否定了。
根本没有如果。
伤害已经造成,封丞北恨她入骨,根本不会信任她。
她和封丞北这辈子,应该不会有再见的机会了。
和儿子吃完饭,叶暖就哄他去睡觉了,因为昨天请假耽误不少事情,第二天她早早起来将儿子送去幼儿园后,就忙不迭的赶去了公司。
不远处,黑色车子里,封丞北一路跟着叶暖,见她送了孩子去幼儿园,又来到公司。
看着女人和孩子之间有说有笑的模样,封丞北只觉得刺眼极了,尤其在看到女人的时候,他发现叶暖变了。
五年前,叶暖虽然是叶家千金,却从上到下都透着唯唯诺诺的感觉,现在,好像不一样了……
封丞北将手中的资料摔到一边,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叶暖才到公司门口,就隐约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目光逼近。
余光淡淡一瞥,她的身子蓦地一僵。
封丞北!
五年的时光,没有给这个男人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矜贵依旧,也疏冷依旧。
“叶暖,还真是你。”这是封丞北看到她说的第一句话。
叶暖呼吸窒了窒,才压下那抹心痛,她转过头,淡淡的道:“先生,你认错人了。”
闻言,封丞北冷笑:“叶暖,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
叶暖放在身侧的手,无意识的收紧,又放松。
随后她蓦地笑了,却笑得讽刺:“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还敢问他有什么事!
呵,五年不见,这女人也学会了欲擒故纵。
“你难道不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封丞北一步步走近,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姿态,气势逼人。
“你想要我解释什么?”
叶暖没有跑,语气又淡了几分,这和封丞北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心底突然有些不舒服,沉了脸,道:“你自己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
“呵。”
叶暖突然笑了,比刚刚还要讽刺。
封丞北还不懂她笑什么,就见女人红了眼眶,看着他的目光,异常冰冷!
“封丞北,你想要我解释什么?解释我当年是怎么从那场大火中死里逃生?还是解释,我是怎么被你们冤枉,又怎么差点被你们给……害死!”
女人的声音很沉,很哑,她双手攥紧,说的十分艰难。
封丞北的眸光顿时一滞,随即沉了脸道:“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了你?”
“你觉得呢?”
叶暖冷笑,却笑不达眼底。
封丞北脱口便想否认,但是莫名的,他看到叶暖愤怒的目光,心口一紧,难得怔住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301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